【周曉輝】更換湖北主官 習近平仍難解疫情危機

2020-02-13|来源: DJY|标签:武汉肺炎 应勇 疫情失控 湖北官场 

針對湖北武漢肺炎疫情,習近平“將嚴懲不服從領導的、不敢擔當的、推諉扯皮的、瀆職失職的官員”的話音剛落,2月13日,中共官方就突然宣布:上海市長應勇接替蔣超良出任湖北省委書記,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馬國強出任武漢市委書記。

蔣、馬被免并不出乎人們的意料,因為他們在疫情防控方面的隱瞞和無能,已經多次被人們看到,不過蹊蹺的是,同樣在高危名單上的武漢市長周先旺,此次并未被免,而其1月27日在接受中共央視采訪時,透露之所以沒有及時披露疫情,是因為沒有得到(中央)授權,并稱在1月20日國務院召開會議,將武漢肺炎確定為乙類傳染病,進行甲類傳染病的管理,要求屬地負責后,“工作就主動多了”。

旅居美國的學者和中國問題專家韓連潮1月26日也發推文說,國務院1月初就建議參照SARS防治方案,提升武漢地區傳染病戒備,但中共中央以怕破壞中國新年氣氛為由而拒絕批準。

因此,從武漢市長的“甩鍋”和韓連潮透露的內幕,也可以說,蔣、馬被免從某種程度上也是中南海丟卒保帥、意圖爭取民心,并希望控制疫情,從而解除疫情引發的執政危機的一大舉措,按照《人民日報》的評論員文章,就是“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

免除湖北、武漢兩名高官,是不是可以達到中南海戰勝疫情、解除執政危機的目標,一是要看兩名新任官員的治理能力,二是看瘟疫是不是愿意聽中南海的話。

兩名空降湖北的官員中剛剛卸任上海市長的應勇,被視為是習近平的舊部。習近平2002年10月至2007年3月在浙江主政期間,應勇先后任浙江省公安廳副廳長、紀委副書記、浙江高院院長等職務,他們有近5年的交集。習近平2007年調任中共中央后,同年應勇調任上海市高級法院黨組書記。十八大后,應勇被先后任命為上海市委常委、組織部長、上海市委副書記、上海市長,如今又到武漢火線救火,足見北京對其的重用。不過,應勇在上海的口碑似乎并不好,其離開上海的消息公布后,有上海市民在網上表示“歡送”。

而剛從濟南市委書記轉任武漢市委書記的王忠林,出身政法系統,長期在山東棗莊市公安局工作,曾任棗莊市檢察院副檢察長、滕州市委書記。中共十八大之后,王忠林仕途大躍進,先是擔任地級市聊城市市長,后來擔任山東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2016年空降濟南市長,2018年5月升任濟南市委書記。當年就有消息稱,其要被調到北京,擔任公安部副部長、北京市副市長、北京市公安局局長。但最終,北京市公安局局長仍由習近平的舊部、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的王小洪兼任。這似乎說明,王忠林并未得到習的完全信任,但其能力或許已被習知曉。

據大陸媒體報導,政法系統出身的王忠林被不少人評價為“作風硬派”,曾言“要不怕得罪人,善說不行”。是以推斷,其此番臨危受命,或與其強硬的工作作風有關。

無疑,習近平換將,就是要解決武漢嚴重的疫情問題,而且為支持二人,將再增派軍隊2600名醫護人員支援武漢,首批1400人已于13日抵達。截至目前,軍隊共派出3批次4000多名醫護人員支援武漢,另外全國還有大量醫療隊對口支援,總人數超過2萬。習頗有孤注一擲保武漢,保湖北的架勢。

而應勇和王忠林到達武漢后,首先面對的問題就是如何恢復當地政府指揮、協調功能,保證收治所有確診和疑似患者,使他們得到有效的治療,同時不再瞞報相關數字。由于中共對疫情的隱瞞和封鎖,官方統計數據并不能反映實際情況。大紀元記者近日對武漢多家殯儀館調查發現,僅2月3日一天,湖北數家殯儀館火化的新冠病患遺體數量約為341具,就超過了當天中共當局公布的武漢肺炎死亡人數的總和。此外,網上還有許多武漢人的求救帖子,反映看病無門,甚至面臨死亡的境地。

盡管習近平一再重申不許瞞報,但可以想見的是,如果當局將武漢疫情的真實情況,包括死亡人數公布出來,將引起人們更多的恐慌和更多的憤怒。因此,筆者對于兩個新任官員的到來就會改變中共的作風,并不抱任何指望。即便他們會在控制疫情方面做些努力,但為了維護“習中央”,維護習口中的“穩定”,還是不會將真實情況告訴國人和世界的,畢竟政治高于人命。

或許,在習近平動用全國醫護力量的情況下,在應勇和王忠林拚命努力下,未來武漢疫情可能會有所緩解,但由于習近平還是不愿誠實面對這場大瘟疫因何而來,不愿承認病毒來自中共的實驗室,不愿接受上天的警告,即不愿接受天譴與中共過去二十年間對眾多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毒打、虐殺,甚至活摘器官的罪行緊密聯系在一起,從而改弦更張,修正自己的錯誤,捉拿迫害元兇,解體禍國殃民的中共,那么,未來將按下葫蘆浮起瓢,不聽中南海話的病毒,不一定又在哪里開始肆虐,又一個“武漢”出現。到那時,還有多少醫護人員可以頂上去?還將要死多少人?真相還能隱瞞多久?

除此之外,美國鷹派人物納瓦羅剛剛代白宮向中南海放話,將在確定病毒來源后,追究中共的責任。而北京當局以為將罪責推到實驗室的相關負責人和地方政府要員身上,就可以逃脫自身的罪責,未免想的太簡單了。很可能被點燃的中國人的怒火就能摧垮中共。

天理昭昭,天象正顯,難道到了懸崖邊上,中南海的人還不想回頭嗎?要知道,人從來沒有戰勝過天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