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傳染源出現了大移動 習近平扛不住了

2020-02-12|来源: |标签:传染源 大移动 習近平 扛不住了 

“窮人一萬留一千,富人一萬留二三,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劉伯溫講的,據現在五六百年前。五六百年前那時候在中國既有道教也有佛教,各門各派都有,天主教也有,西方傳教士已經到了中國。無論是天主教和基督教,其實都有去過中國。也就是講說在劉伯溫寫下這預言詩的時候,已存的各門各派的宗教在中國都已經存在了。

那以劉伯溫自己的本身他的智慧、他的聰明跟他的官位和他的眼界,他又何嘗不知道誰是這個世上行大善之人呢?當固有的宗教,人們在這種信仰的文化中,宗教的文化中,各自崇拜著自己的神的時候,各自修煉的自己門派的時候,那劉伯溫這時候再說“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那這個大善是誰?這是個問題。因為他在預言著這樣的一次大瘟疫大劫難,那是對中國人而言那是一個大劫數,對吧?

一萬個窮人里頭留下一千個人,一萬個富人里頭留下兩三個,這是個形容,但它有著時間的過程。豬鼠年,豬年,我們看到了,鼠年剛開始。所以這就提到了一個問題,那在我個人的眼睛里,我不認為劉伯溫所講的這個行大善之人就是在他當時已經存在的,但中間應該是有關聯的,要不然沒有關聯的話,被切斷的話,人們就失去了判斷善的概念,我相信這個能理解。

即使在中國大陸,中共統治了70年,切斷了人們對信仰的認知,這是表面的。但在人的內心中依然留下了這種或多或少,甭管是留了多少殘片式的這種記憶,人們對宗教對信仰依然有著一種眷念,有著一種淺薄,甚至偏移的認識,但是心目中他有爭議,他認為那個是善,對不對?無論你把它叫做善,叫做愛,叫做慈悲,你叫什么都成,每個人站在自己的角度,有他的理解。而每個人的理解千差萬別。所以就我個人來講,我一直跟大家講,在釋迦摩尼佛的概念中,他自己說他上面是燃燈,他是現代,那未來有未來佛彌勒。也就是說在人的文化中,彌勒一定出現,取代他釋迦摩尼佛。

佛教里可能有人聽著不舒服,那他釋迦出現的時候,他取代了燃燈,對不對?燃燈在3000多年前,他還是道人,他還不是佛家的,他就這么回事。人自己狹隘貪婪自私,老怕自己吃虧的心態,固守著自己以為的東西。那什么叫吃虧?我信佛祖,信釋迦,信了20年了,你現在說明兒出來別的了,彌勒出來了,那我那20年虧了。他怕吃虧,雞賊,跟你說就是雞賊,上廁所都回家上去,肥水不流外人田,憋死他。那東西成不了事了。你看他什么都往家攬,家里破家萬貫,什么都有,什么都沒有用。因為他什么都不知道,因為他的生命沒有選擇,他才什么都拿,是不是?一個生命沒有選擇的,就是沒有一個定斷,他內心中什么都沒有,才叫破家值萬貫,他都改了回去。

他不知道自己未來是什么,他改了回來干嘛?誰知道什么時候能用,對不對?全改回家去了,很實在,很迷途,這是一個迷途的生命,所以我以為是這樣。那在西方的宗教,無論是猶太教、天主教還是基督教,基督教稍微有點改變,所以他們談到彌撒亞,那彌撒亞也被認為是未來的。天主教跟猶太教都認為彌撒亞沒有出現,偏偏基督教說彌撒亞應該就是耶穌。可是誰都知道耶穌是神的兒子,而不是神的本身。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淺薄的,但是很多人就固守他自己的東西,這事沒有什么對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

季羨林,北京大學的已經作古的老人,被中國公認是最后一個國學大師,后面就沒了,包括他的學生都稱不上國學大師。他特別同時是中國的佛家的著名的學者,他研究佛教。他留在人世的最后的一個主要的作品:彌撒亞跟彌勒是一個人。那我以為劉伯溫講的“世上有人行大善”就是季羨林老先生說的彌勒、彌撒亞在世,來應對著今天因共產黨在中國出現的這種大瘟疫,所以這是每個人的選擇了。我覺得這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當中國人遭此大劫的時候,同樣是大福分。因為在這種人人面對死亡束手無策的時候,人們會思考生命。

今天的人,利益與現實和墮落就到這份上,他才會反思自己的生命的本來,否則的話他牛叉牛大了。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習近平:針對疫情影響施財政對策李克強:防止大規模裁員》。他們其實在路透社早就報了習近平的一番講話,說現在防疫不能太過了。我跟大家講說那個雞賊的家伙,這個人太雞賊了,太過分,太雞賊了,這可不是什么男人不男人的事了。27號李克強去了武漢,他逼著李克強去的,李克強去了,28號他見了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然后說是我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你神經病啊你,那是你的總理,他去送死去了,然后你說我讓他送死去了,我讓他去視察去了,然后你呢,不見人了。活了60多歲了,你對得起自己女兒嗎?明兒你女兒嫁個男人跟你似的,就雞賊到這份上,北京話罵人不好聽,對吧?那罵人就是不好聽了,摳什么東西,都嘬嘬手指頭,就這個。說完了,知道說話說錯了,出事了,出都是你指揮,現在失控是不是都是你啊?不放屁了,對不對?后來在李克強去了武漢后的14天,一種世界衛生組織認為14天這是一種安全期了。他到北三環的安華里露面了。

邊上沒有任何一個中央級干部陪他。一開始國內還報道說劉鶴陪著他那,那是蔡奇,蔡奇在邊上跟北京市的市長。沒有中央級干部,只有地方官員陪他。啥意思?他們之間全分了,他們之間真正的故事是怎么回事,我跟你說你就畫問號吧。通常是劉鶴陪著,現在連劉鶴都不陪了。

他自己露面只是表現自己的存在,他這個露面就相當于2012年他當初出頭的時候,就是剛剛獲選之后突然去吃包子,二兩包子一碗炒干,對吧?跑月壇那吃的,還不是正經八百的正宗包子店,那是分店。離他住的那邊,或者是他活動的那邊是有關系的。正經八百的店在西寺,廣濟寺對面,我不知道有沒有了。所以那一次他沒有帶任何中央級官員,只帶著他的辦公廳主任,只帶著他隨從,突然露面,那這一次類似了。

所以我跟大家解釋這圈就畫圓了,他一開始干過什么,后面結束一定是什么。而當時的一開始的吃包子是表示他的親民,那件事情影響很大,到現在都管他叫包子。那現在這件事情就把這包子這事給圈了,他跟中共的體制之間的關系就完全是隔裂的。就是他的上級官員,他沒有任何一個人相信,他不相信他們,他們也不相信他。那他找了蔡京地方官員陪著他,這是順理成章的。

那北京的京官那對他而言差著級的,對不對?你再怎么樣你是地方官,那你不是中央級大員。有人說那不對呀,那他也是政治委員。兩回事,他那個政治委員跟正經八百的劉鶴那個兩回事,對吧?他就是政治局委員,他也是管天安門廣場那個廁所那得人臉識別,他只管這點事。他劉鶴不是啊,他劉鶴管明天印多少票啊,再印10個億印,快點印啊,他管那個,北京的官管得了嗎?他管不了,對不對?他只能管那個進廁所的時候得人臉識別,怕你上廁所的時候,你要大便大出一個炸彈來,你把天安門廣場給炸了怎么辦,對不對?那是保潔,他只能管這點事。

這就是講習近平自身跟中共上層關切割開了,這是一個很大的征兆了,沒有什么前呼后擁的。他開始自我表現自己的存在,而跟他吃包子時候的概念說我是老百姓的官,那這一次到安華里的時候,我只是我自己,這個國家是我的,我得露個面告訴你們,我還在啊。正好一正一反,吃包子是手心,安華里露面是手背,這個理完全是反的,但是這個圈畫圓了,對不對?手心手背畫圓了。我講的是這意思。

在疫情根本沒有到拐點,還在發展,就包括他自己現在的鐘南山都在講,鐘南山應該在這月底,他一開始說是在正月十五出現拐點,就是說疫情會減緩,那包括世界衛生組織都在配合他說應該出現了拐點,根本沒拐,上哪拐去,對吧?一條大路還往前走的,它的疫情還在惡化的發展,而且在向海外發展。那香港已經出現了那種整棟樓被感染,那是一種疫情擴散,病毒本土化,就是病毒改說粵語了,改說香港話了,它才會出現這種大規模的傳染,而那個傳染隱藏了14天。

正月初二11個人吃火鍋,過了正月十五,正月十六這11個人陸續發病,傳染了他們不同的人,同時有一個是一棟樓100多人被影響,那這個基本就完蛋了。完蛋的意思就是本來是湖北,本來是武漢,對不對?突然深圳那兒垮垮垮人起來了,這就完了,對吧?你說到底是湖北是傳染源還是深圳是傳染源,已經沒有意義了,因為都是傳染源出現了大移動。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習近平扛不住了,他說你們抗疫情不能抗成這樣,還得工作。封城是他說的,他不下令封武漢,誰敢封?

你下令封武漢,大家就照著你封啊,一封了全封了,對不對?就地方割據了,純粹是地方割據了,那地方割據連路都給你堵了。說我騎車買了三根蔥,我想回家回不來了,我這三根蔥不行了,我想再回去,那頭也封,那頭不讓我進,這頭也不讓我進,我不知道是三八線這頭,還是三八線那頭了,我成了國際人士了,很多是這種情況。你封了,人家跟著你封,然后你現在說你不能這么封,因為你還得干活吃飯,他怎么干活啊?話都讓你說了,你龜縮在不知道的一個溝溝里頭,然后你說你們不能這么防疫,那你龜縮的干嘛?連個頭都不露。

李克強說防止大規模裁員。他不裁員,他怎么辦?你們家開館子,我住這地方,那餐館嘩嘩嘩都開始就稀里嘩啦了,連修汽車都稀里嘩啦了,那他每天得給人工錢呀,他給不起,對不對?昨天人說,說濤哥這個汽車配件。我會跟你說吧,就我們這地方,從中國進的買手機的那個配件,對不對?弄個玻璃膜啊,弄個這啊,連這東西都沒了。

美國郵政局宣布即日起從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運過來的郵件全不接受了,它不給運了。那是你遇到這個問題了,那你說你們不能這么防疫,全世界在往死了掐你,所以他透顯出接下來的問題。如果這疫情再來兩個月,中國就出現大規模的吃飯問題。那個時候老百姓,各省的老百姓,各一個行政區的老百姓,就要想辦法活命了。

有人說我有武器,我跟你說拿武器的那哥們把武器賣了換飯吃,把槍賣了換飯吃,你信不信?我們家有米,你把槍給我,你看他敢不敢給?他們家沒米了,那人死了,橫豎都是個死。你嚇唬他的時候是因為他沒死,他聽著你的話,他上街能搶東西,那個城管上街能搶菜啊,搶三根蔥回家了。今天個個都是死啊,他搶誰呀?他只能求人家去,對不對?所以這是當官的。沒跟你說嘛,狗屁都不懂。

截止到今天早晨,他報是45,000,就是說染病的45,000,死亡是1100多人,這是他報的數字,他報的數字是為了掩蓋他更大的疫情,你要乘10,我覺得是可以說的。死了1100人能讓全中國癱瘓嗎?你可以查,北京城一天死多少人?上海一天死多少人,對不對?說得病的,北京城一天上各大醫院看病的,有沒有45,000人?請病假的有沒有45000?這不開玩笑,這是一個很正常的。

就這么點數,就讓你全國全都在家里聞屁吃屎,全都不上班了?蒙誰呀,對不對?蒙你自己玩你自己。李克強開會,國務院常務會議強調部署疫情的同時,要推進經濟發展的任務,調度經濟,出臺落實相關政策和維穩經濟社會。怎么維穩?連你都不敢出門,對不對?你出門之后,你去了趟武漢,連習總都不見你,你所有的同僚都不見你,誰跟誰認識啊?不開玩笑。他李克強去了火神山基地,對不對?你看他照片了,在火神山基地建筑的工人昨天回家之后發病了。

你說他李克強有沒有可能?戴口罩,我早跟大家說了,戴口罩能防瘟疫,就不叫瘟神。

湖北的首要任務防止疫情,保證疫情控制,城市運行等基本運作。現在根本不是湖北的問題,浙江也封了,對不對?你家上海也不讓進了,7個省市的車輛想進上海都不讓進去了,是你家湖北問題嗎?我說這話都是騙人,欺騙別人也騙他自個兒,他自個兒都知道。推動重點醫務防治物資能夠盡快供應。

昨天福克斯的新聞,電視臺采訪納瓦羅,美國白宮的貿易辦公室的主任,記者明確問有一船貨全是醫療用品,包括口罩、手套、醫生用的防護鏡這些日常東西在從中國出口船要離啟動的時候,中國政府把船給扣了,所有物資不許出口,要給國內使用。福克斯新聞網的記者問納瓦羅是否將嚴重影響美國的使用。

這個東西美國公司不生產了,因為中國便宜。那納瓦羅自己在應付這件事情上,很顯然他也沒想到中共國這么干,他沒想到。他只是說那作為美國來講一定會采取什么樣措施,各州要如何如何應對,要做出最壞的打算,共抗疫情。而疫情的本身,現在看來未來的幾周將是如何如何。如果中國中央政府在這樣的問題都是以這樣的方式去做的話,這是今天中國的真實狀況。

不顧一切,它的物資已經短缺到這份上。而原來所有這些東西,相當程度上都是中國制造。中國制造供應世界的主要的發達國家的日常使用,而今天它自己都不能滿足自己的話,你想在全中國到底死了多少人?在全中國多少醫院接受了多少病人。因為它卡掉了美國,卡掉了歐洲,卡掉了主要發達國家日常所使用的這種最基本的醫療用品。

我覺得大家就能感悟出來,但是它現在的問題就是嚴重的開始沖擊經濟了。正月16號星期一的時候應該復工,很多地方都不敢開工,你開了工了,老板敢在嗎?對不對?那個上班的敢去嗎?是不是?你現在披露出來的消息,所有在湖北省披露出來的消息,有名的人,沒名的人家不給記,有名的人有一個算一個,出來一個就是一家,出來一個就是一家。李文亮出事,爹、媽、老婆、丈人、丈母娘、小舅子全感染了。

有個姓蔣的演電影的回武漢,正好過年回武漢,立刻全家都擱那。出來一個就是一家子,出來一個就是一家子,全武漢多少人?900萬人,你說確診的才45,000。你把中國人不當人哪?

這是今天的習近平、共產黨、李克強。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