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獎頒獎儀式 韓國影片成大贏家

2020-02-10|来源: 美國之音|标签:奥斯卡奖 颁奖仪式 韩国影片 《寄生虫》 

奧斯卡金像獎頒獎之夜極具特色地讓許多獎項的獲獎者達成了男女均衡,盡管少數族裔在很大程度上被排除在外。不過韓國電影《寄生蟲》(Parasite)獲得了四項奧斯卡獎,包括最佳導演和最佳影片獎。

對于韓國電影制片人奉俊昊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夜晚,他因為電影《寄生蟲》獲得了四項奧斯卡金像獎,包括最佳導演和最佳影片獎。這部影片諷刺了韓國社會不平等現象。

奉俊昊對美國影藝學院將原“最佳外國語電影”類別改為“最佳國際電影”類別的做法給予了積極評價,表明美國影藝學院對非美國電影的包容性更高。 他還評論了學院獎認可韓國電影《寄生蟲》的重要意義。

薩姆·門德斯的電影《1917》(1917)是奧斯卡的領跑者,影片講述了兩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士兵爭分奪秒地傳達信息,以挽救戰爭前線1600人的生命,影片獲得了包括最佳攝影獎在內的三項奧斯卡獎。

布里·拉森、西格妮·韋弗以及加爾·加朵特都以扮演超級女英雄而聞名,她們開玩笑說要成為好萊塢的女人是多么困難,而韋弗說“所有的女人都是超級英雄”。

希爾杜爾·古德納多蒂爾憑借影片《小丑》(Joker)獲得了奧斯卡音樂獎。在她的獲獎感言中,鼓勵女性要有信心堅持自己音樂的熱情和才華。

另一些女性也在當晚獲獎,例如紀錄片《美國工廠》(American Factory)的導演之一的朱莉婭·里徹特,以及….

紀錄短片《如果你是女孩的話,在戰區里學習滑板》(Learning to Skateboard in a Warzone if you’re a Girl)的導演卡羅爾·戴辛格等。

在主要表演類獎項中,布拉德·皮特因在昆汀·塔倫蒂諾的電影《好萊塢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中扮演一個窮困潦倒的特技演員而獲得了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 在他的致辭中,他就參議院未在特朗普總統的彈劾案中召集證人的問題發表了政治評論。

他說:我被告知僅有45秒來說完獲獎感言,這比參議院本周給博爾頓的時間還長處45秒。

華金·菲尼克斯贏得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他說出了關于包容性的深刻信息。 他說:“我有時覺得大家在支持不同的事業,但對我來說,我看到的是共同點。我認為無論我們談論性別不平等,種族主義,同性戀權利,還是動物權利,我們關注的都是不公正。”

勞拉·德恩因在《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中扮演殘酷的洛杉磯離婚律師而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她也對學院獎排斥女導演,例如格蕾塔·格維格有非常強烈的感受。

最終,瑞娜·策爾韋格憑借她對《朱迪》(Judy)中偶像級女演員兼歌手茱迪·加蘭的詮釋而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

奧斯卡獎一個弱化之處是NETFLIX,它沒有獲得預期中的那么多獎項。

頒獎儀式充滿了魅力和浮華,但表演相形見絀了......

簡·方達宣布了最佳影片的獲獎者后,結束了這次光彩奪目和熱烈沸騰的儀式。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創造歷史 韓國電影《寄生蟲》成92屆奧斯卡最大贏家】 2月9日星期天,美國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在洛杉磯好萊塢的多爾比劇院舉行。在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頒發的24個類別的“學院獎”,也就是俗稱的奧斯卡獎中,韓國故事片《#寄生蟲》成為最大贏家。 #美國之音中文網 ?? VOAChinese.com 在本次由“美國廣播公司”ABC直播的一年一度的美國電影界最大盛會上,韓國導演奉俊昊的故事片《寄生蟲》,奪得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外語片和最佳劇本共四個獎項,成為最大的贏家,也是首部贏得最佳影片獎的非英語影片。 韓語片《寄生蟲》為什么如此大放異彩?它如何反應社會的某些政治現實? 美國之音記者雨舟專訪了好萊塢制片人和劇作家亞當·馬科維茨(Adam Markowitz)。 馬科維茨:這部電影的名字“寄生蟲”就具有雙向含義,指向哪邊都可以,既可以是那家窮人,也可以是那家富人。一方面是窮家通過不正當方式滲透進入富家占便宜,以寄生的方式茍延殘喘,另一方面卻是富家四體不勤,需要寄生于“勞動人民”才可以衣食住行。 這個影片雖然說的是發生在韓國的故事,但是反應的是世界的共同問題,就是社會的兩極化。這點也很打動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的心,可以說是擊中他們的心坎兒了,因為美國現在就處在這么一個階段,至少我們這些好萊塢自由派是這么認為的,而華盛頓的保守派不希望我們說出來。應該說,這點上,它與《小丑》異曲同工,雖然路徑迥異。 影片中的窮人一家生活在捉襟見肘中,富人家卻是朱門酒肉的境界。財富的不公平導致地位不平等,從而在精神上和社會中產生不可逾越的鴻溝。窮人一家四口其實都各有專長,甚至身懷“絕技”,而且人人都能把自己的角色飾演得爐火純青。但是,他們卻因為階層的固化而無法通過正常途徑來“翻身”,只有靠暗度陳倉才能獲得施展技能的機會。這正是社會的悲劇,就像影片中的兩家人都在悲劇中收場一樣。就是說,不平等是所有階層的陷阱。 總之,隨著自由社會傾向于多元化,大家都渴望表達自己,同時也有更強烈的愿望來認識自己和自己所處的環境。我們好萊塢認為,自我表達是每個人的權利。幸運的是,我們生活在美國這樣一個自由的國度,這里為所有人都提供表達個性和展現差異的空間。這就像“小丑”在行為上早已離經叛道甚至不可饒恕,其心靈的創傷卻總能博得同情一樣。同樣,《寄生蟲》里那家窮人盡管一直在坑蒙拐騙,導演卻并不讓觀眾恨他們,而讓觀眾不自覺地與他們同呼吸共命運。 完整報道請參照 #美國之音中文網 ?? VOAChinese.com #oscars2020 #寄生蟲 #寄生上流

A post shared by 美國之音中文網 (@voachinese) on




VOA英語視頻: 奧斯卡獎頒獎儀式 韓國影片成大贏家
記者:普勞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