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梅講古 】俞伯牙與鐘子期 (上)

2020-01-25|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冬梅讲古 俞伯牙与钟子期 

人們一說起朋友,就會用“知心,知己,知音”來形容。更有“高山流水覓知音”,這句話。豈不知這里還有個感人的故事呢。

春秋時期,有個叫俞伯牙的人。自幼與名師連成先生學琴。日久練習,伯牙操琴日益嫻熟。一日,師父成連聽了他彈曲后說:我只能傳授你彈琴的技藝,教授你曲譜,至于曲中蘊情,則非我所能了。不過我有個師父,名方子春,他不僅善于琴藝,更能寓之以情。他現在在東海上,你愿不愿意與我一同去見他,向他學習呢?伯牙欣然與師前往。

兩人來到蓬萊山,成連對伯牙說:‘你在這里先自己練習,我去迎接師父。’于是成連駕船而去,留下伯牙自己。

伯牙在島上等待,每天自己練琴,過了十幾天,也沒有見到師父回來。自己面對大海,每天但聞海水洶涌,海浪滔滔,看日出日落,山林杳冥,海天一色,不由心中發古之幽情,愴然長嘆,‘先生移我情矣!’于是操琴而作歌,名曰‘水仙之操’。

伯牙從此盡得琴藝之奧妙,名聞遐邇,成世間高手。被周天子拜為司樂太師之職。他奉命修樂譜,遍游各地采風。

一天,俞伯牙帶著琴僮及仆從乘船順漢水而下來到漢陽江口,突然烏云蓋頂,狂風大作。霎時之間,波涌浪翻,驚濤怒吼,暴雨傾盆,江面上雷鳴電閃,金蛇狂舞。船夫速將船搖到山崖下江灣處拋錨系纜,單等那風雨過后,再行開船。

這風雨來得急,去得也快。沒一個時辰,就只見風停浪靜,雨住云開,那深藍色的夜空中,靜靜的推出了一輪圓月,瀉下了遍地銀光。

伯牙此時獨坐艙中,面對如此皎潔一輪滿月,覺得不可辜負,就命隨身童子,擺上琴案,捧上香爐,自己凈手焚香,童子取出琴來放到案上,伯牙坐在案前,調息靜心,轉軫調弦,十指隨意,絲竹叮咚,一曲悠揚。那伯牙正彈到意濃處,忽然指下“刮剌”的一聲響,琴弦斷了一根。伯牙不由驚訝。

古時候,彈琴時出現這樣的情況,人們認為是有人在暗處聽琴,而且是聽的人聽懂了,才會出現琴弦斷了的情況。于是伯牙忙叫童子問船家現在停留的是什么地方,有無人家?那船家告訴說因為偶有風雨,臨時停泊于一個山腳之下,四處并無人家。

伯牙心想:“這也奇了。看起來是荒山野嶺了。如果說是城郭村莊,可能會有那聰明好學有識之士,暗中聽琴,所以才有琴聲忽變,琴弦驟斷之異。可這荒山野嶺之處,又是雨后風停之時,會有什么人在此聽琴呢?”想了想,吩咐左右,到那岸上,柳蔭深處,蘆葦叢中,搜上一搜,看是有何人在此?

左右領命,正要上岸,就聽岸上有人大聲應道:“船中大人,不必起疑。在下非奸非盜,一介山中砍柴人也。因砍柴誤時,趕上風雨,避身山崖之下躲雨,適逢大人雅興操琴,在此聆聽了。”

伯牙聽了,心中未免不信,區區一個山中樵夫,也敢稱‘聽琴’?!不由笑笑揮手說到:

“山野樵夫,也只是聽個新鮮熱鬧罷了。哪里就懂得琴音,可知什么才是聽琴?算了,左右的,叫他去吧。”

誰知那人卻不去,站在崖上高聲說道:“大人此言差矣!豈不知‘十室之內(邑),必有忠信’,‘門內有君子,門外君子至。’大人若認為這山野之中沒有聽琴之人,那如此夜靜更深,荒崖之下也不該有這操琴雅客了。”

伯牙聽他出言不俗,心想或者真的是這荒山野嶺之中的隱士高人,也未可知。于是擺手止住左右的呼喝,走近艙門,對著上面問道:“崖上那位君子,既如此說,你可知道我剛才所彈是什么曲子?”

只聽那人回道:“小人若是不知,也就不下來聽琴了。方才大人所彈,乃是‘孔仲尼哀嘆顏回’。曲詞是‘可惜顏回命早亡,教人思想鬢如霜。只因陋巷簞瓢樂,……’到這一句,就斷了琴弦,不曾撫出這第四句來,小子也還記得第四句是:‘留得賢名萬古揚。’”

伯牙聽了不由心中大喜,說道:“先生果非俗士,隔崖遙遠,難以問答。”

命左右:“請那位先生登舟細講。”

此人上船,果然是個樵夫,只見他:頭戴蓑笠,身披蓑衣,手持扁擔,腰插板斧,腳踏芒鞋。

手下人哪知言談好歹,見是樵夫,就低眼相看:“喂!那砍柴的,下艙去,見我老爺要叩頭,問你甚么言語,小心答應。不要冒犯!”

樵夫卻是個有意思的,說道:“列位不須粗魯,待我解衣相見。”

摘了斗笠,脫了蓑衣,身上是藍布衫兒;只見他那時不慌不忙,將蓑衣、斗笠、尖擔、板斧,都安放艙門之外。脫下芒鞋,潾去泥水,重新穿上,步入艙來。官艙內燈燭輝煌。

樵夫面對伯牙長揖而不跪,朗聲道:“大人施禮了。”

俞伯牙是周天子大臣,平日里交接的都是達官士子,哪有這短衫布衣?要下來還禮,恐失了官體,既然已請他下船,又不好叱他回去。

伯牙微微舉手道:“賢友免禮罷。”吩咐童子看坐。童子取一張杌坐兒置于下席。伯牙把嘴向樵夫一弩,道:“你且坐了。”你我之稱,怠慢可知。

那樵夫亦不謙讓,儼然坐下。

伯牙見他不告而坐,微有嗔怪之意,因此不問他姓名,亦不叫手下人看茶。默坐片刻,怪而問之:“適才崖上聽琴的,就是你么?”

樵夫答言:“不敢。”

伯牙道:“我且問你,既是聽琴,必知琴之出處。此琴何人所造?撫他有甚好處?”

正問之時,船家來回話:“雨停風順,月明如晝,可以開船。”

伯牙吩咐:“不急。且慢些!”

樵夫道,“承大人下問,小子若講話絮煩,恐耽誤順風行舟。”

伯牙笑道:“只恐你不知琴理。若聽你講得有理,就不做官,又有什么,何況行舟的快慢呢!”

樵夫說道:“既如此,小子方敢僭談。這琴是伏羲氏時,見到五星的精華照耀在梧桐樹上,百鳥之王鳳凰飛棲在梧桐樹上,伏羲因而知道這梧桐是樹中良材,可用來做高雅的樂器。命人伐樹,截成三段。取中段,輕重正好,聲音清濁相宜。放在長流水中,浸泡72天,取出陰干。選良辰吉日,請高手匠人劉子奇制成。取名瑤琴。"

樵夫接著說:"瑤琴全長三尺六寸一分,對應周天三百六十一度;前寬八寸,對應八節;后寬四寸,對應四時;琴身厚二寸,對應兩儀。有金童頭,玉女腰,仙人背,龍池,鳳沼,玉軫,金徽。那徽有十二,對十二月;又有一中徽,對閏月。開始是五條弦,外對金、木、水、火、土五行;內應五音:宮、商、角、征、羽。

堯舜時操五弦琴,歌‘南風’詩,天下大治。后因周文王被囚于羑里,哀悼兒子伯邑考,添弦一根,清幽哀怨,謂之文弦。后武王伐紂,前歌后舞,添弦一根,激烈發揚,謂之武弦。先是宮、商、角、征、羽五弦,后加二弦,稱為文武七弦琴。

此琴有六忌,七不彈,八絕。何為六忌?一忌大寒,二忌大暑,三忌大風,四忌大雨,五忌迅雷,六忌大雪。何為七不彈?聞喪者不彈,奏樂不彈,事冗不彈,不凈身不彈,衣冠不整不彈,不焚香不彈,不遇知音者不彈。

何為八絕?總言之,清奇幽雅,悲壯悠長。此琴撫到盡美盡善之處,怒吼的老虎聽了會停止呼嘯,哀鳴的野猿聽了會停止悲啼。這就是仙音雅樂的好處啊!”

聽眾朋友,您聽了鐘子期的這番回答,有什么感受嗎?是不是會想:哇,原來這小小的一把琴,還有這么多的故事在里面!那么,俞伯牙當時聽了這番回答,又是如何想法呢?請您收聽“俞伯牙與鐘子期的故事”中集。

【注:此琴乃伏羲氏所琢,見五星之精,飛墜梧桐,鳳皇來儀。鳳乃百鳥之王,非竹實不食,非梧桐不棲,非醴泉不飲。伏羲以知梧桐乃樹中之良材,奪造化之精氣,堪為雅樂,令人伐之。其樹高三丈三尺,按三十三天之數,截為三段,分天、地、人三才。取上一段叩之,其聲太清,以其過輕而廢之;取下一段叩之,其聲太濁,以其過重而廢之;取中一段叩之,其聲清濁相濟,輕重相兼。送長流水中,浸七十二日,按七十二候之數。取起陰干,選良時吉日,用高手匠人劉子奇制成樂器。此乃瑤池之樂,故名瑤琴。長三尺六寸一分,按周天三百六十一度;前闊八寸,按八節;后闊四寸,按四時;厚二寸,按兩儀。有金童頭,玉女腰,仙人背,龍池,鳳沼,玉軫,金徽。那徽有十二,按十二月;又有一中徽,按閏月。先是五條弦在上,外按五行:金、木、水、火、土;內按五音:宮、商、角、征、羽。堯舜時操五弦琴,歌‘南風’詩,天下大治。后因周文王被囚于羑里,吊子伯邑考,添弦一根,清幽哀怨,謂之文弦。后武王伐紂,前歌后舞,添弦一根,激烈發揚,謂之武弦。先是宮、商、角、征、羽五弦,后加二弦,稱為文武七弦琴。此琴有六忌,七不彈,八絕。何為六忌?一忌大寒,二忌大暑,三忌大風,四忌大雨,五忌迅雷,六忌大雪。何為七不彈?聞喪者不彈,奏樂不彈,事冗不彈,不凈身不彈,衣冠不整不彈,不焚香不彈,不遇知音者不彈。何為八絕?總言之,清奇幽雅,悲壯悠長。此琴撫到盡美盡善之處,嘯虎聞而不吼,哀猿聽而不啼。乃雅樂之好處也。” (此段保留在此,供有興趣的聽眾、讀者參看。) 】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