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病毒面前人人平等 中南海這回能躲過武漢肺炎嗎?

2020-01-21|来源: 阿波罗新闻网|标签: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 肺炎 萨斯 

近日,世界衛生組織已將武漢肺炎正式定名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如果說前一段時間很多國人對于武漢出現的新冠狀病毒比較漠然,那么1月19日和20日中共官方爆出的消息敲醒了不少人,許多人擔心2003年SARS時的恐懼場景重現。

據新京報20日的快訊稱,北京市大興區衛健委證實,該區醫療機構接診了2名有湖北武漢旅行史的發熱患者,已確認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9日,中共國家衛健委也首次證實,廣東省確診了1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同日,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疫情通報稱,當天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新增77例,治愈出院1例。18日,新增病例59例,死亡1例,治愈出院5例,另有170例仍在院治療。17日,浙江證實5例。而武漢市在兩天之內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患者就多達136人,這意味著什么?

此外,根據海外媒體報導,包括香港、澳門、新加坡、臺灣、韓國、泰國、日本和越南等在內的中國周邊國家或地區,都出現了疑似感染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例,其中已經確診多例。據悉,患者大多到過疫情源頭——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其中僅香港一地,截止到17日已發現81宗個案。

除了中共官方和海外媒體披露的信息,網上還有一些網友們提供的內情,但大多已被屏蔽或刪除。這些信息傳遞的內幕讓人細思極恐,爆料的一是醫護人員或與之認識之人,二是患者和家屬。

一、來自醫護人員或與之認識之人的爆料。

某疑似來自呼吸科發熱診室的醫護人員在聊天中透露,在一天中該呼吸科就有幾個人死亡,但不讓查是否是新的冠狀病毒,所以“沒有”新增病例。

某網友16日發帖稱,自己朋友的父親在武漢協和醫院工作,這兩天又新確診了40例(新疫情),已經死了3個,但當局瞞著不讓通報,好多醫生被“請喝茶”。

另有一名疑似武漢醫生給他人的手機短信顯示:“新型肺炎醫生真不是不想報,是不敢報,可是主任下通知了,讓我們不要亂說,情況真的比通報的嚴重很多,我們醫院就有好幾個醫護人員都中招了,多的不敢說了。”

此外,網上還傳出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有2個疑似病例被隔離治療;廣州的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以及陸軍總醫院均傳出有醫護人員感染。中山第六醫院先是在微博公開否認,但隨后又刪除微博。

二、來自患者和家屬的爆料。

有網友發貼說,自己母親死于“武漢肺炎”,在武漢漢口殯儀館下葬,當天在同一家殯儀館,跟她們同樣的家庭,等待火化領骨灰的就有三家,但這三家的死者,生前都不在專門隔離治療患者的金銀潭醫院治療,也不在武漢當局公布的病例名單中。

武漢網友“樹先生sss”也爆料,自己父親患病毒性肺炎,到同濟醫院發現全是發熱病人,人多到躺在走廊的地上。醫生說沒有床位,叫其父回家隔離。幾經周折才送至金銀潭醫院,但自己和母親近日也患上同樣的癥狀。

另一位武漢網友也披露,他表姐的爸媽全部被感染了武漢肺炎,醫院不收,求院長進了ICU,腎衰竭,但不予確診,已病危。路透社要來采訪,警察就馬上上門。

武漢網友鄧**也在微博上發文稱,朋友的親戚逛了一天商場,感染上“冠狀病毒肺炎”,被送至金銀潭醫院。其老公和兒子去送飯也感染了。現在一家三口都靠呼吸機支撐。

還有網友透露,黑龍江也出現疫情。其二姨剛因肺炎去世,在ICU躺了21天,打抗生素打到腎衰竭,樣本送檢北京,無結果,最后還是走了。該網友稱,醫院里有很多相似癥狀的病人搶救,然后進ICU。

對于上述官方和民間信息,想必很多人更相信被當局視為“謠言”的民間爆料,因為中共的公信力早已在其一再掩蓋真相中消失殆盡。而中共封殺民間信息,折射的更是其內心的恐懼,即害怕人們了解真相,從而將怒火發向中共。

從官方和民間透出的有限信息中,筆者得出了如下結論和需要質疑、探究的問題:

一、從最北的黑龍江到南方的香港都發現了新冠狀病毒,這意味著擴散的范圍超出了人們的想像。要知道,武漢人關注這個話題,是因為確診病例多,但在其周邊城市、省份,究竟有多少病例沒有被確診,或者被當成其他疾病對待,沒有人知道,但數字絕不是官方公示的。據英國倫敦帝國學院全球傳染病分析醫學研究會中心估算,這波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個案可能超過1700宗,遠高于武漢當局通報的人數。

二、官方似乎并沒有采取更多有效措施防止病毒的擴散,而隨著春運的開始,病毒將已更快的速度擴散,一場新的危機在醞釀。

三、一些病例顯示,新冠狀病毒具有高傳染率,而且倚重途徑是人傳人,至于人傳人是通過空氣還是接觸等其他途徑,迄今官方并未給出答案,并且似乎想刻意隱瞞。

四、感染上新冠狀病毒的患者的死亡率究竟有多高,官方依舊在隱瞞。但根據民間爆料,死亡率應該不低。

五、醫護人員感染率高,原因何在?為何當局下令醫護人員噤聲?當局究竟瞞報了多少信息?

筆者推斷,以中共的本性看,以中共一貫將人民的健康安全置于政治穩定之后看,這些問題不會有真正的答案,因為在2003年那場席卷全國乃至全球并造成重大人員死亡的SARS時,這些問題同樣沒有獲得解答。這或許預示著17年的悲劇將重演,而一手造成如此結果的正是中共。

不知道中南海高層是否還記得當年SARS肆虐時,還曾長驅直入攻入了中南海,撂倒了當時的兩名政治局常委。根據當年外媒披露的消息,3、4月份,已故元老陳云之妻的一名女傭人、商務部的一些高官均受到了感染,而前國防部長遲浩田、時任政治局常委的吳官正和羅干據傳也被SARS相繼放倒,新華社長達兩個多月的有關吳、羅的間斷報導,都無法拿出他們的活動證據──照片。

也因此,一些在中南海工作的工作人員和一些黨政高層被隔離,而江澤民更是嚇的逃到了上海,并下令要“用生命保衛上海”。對于來無影去無蹤的SARS,軍隊、警察、坦克、機槍甚至原子彈都無用武之地,為了完成江的命令,上海各級官員只得層層隱瞞疫情,弄得表面上形勢一片“大好”。

此外,還有消息稱,2003年中共中央政府的11名高官死于SARS。據來自北京的消息人士稱,死于SARS級別最高的官員是原中共軍事科學院副院長宋文中中將。他和妻子蓮學雙雙死于SARS。中共官方的資料稱宋文中死于2003年4月26日,死因是“因病醫治無效”,終年73歲。據說,宋文中從其發病到死亡僅僅一個月時間。

歷史焉知不會重演?盡管中南海高官們有著嚴密的安保和細致入微的醫療保健,但沒有人否認的是,當瘟疫來臨時,不管你的地位有多高,不管你有多大的權力,不管你有多少財富,更不管你平時如何小心謹慎,該得的時候,病毒自會找上門來。簡言之,病毒面前人人平等。

不過,歷史上的例子和現代科學實驗都證明,還是有一些人病毒是不愿意光顧的,他們是那些一心向善、保有良知、聆聽上天警示誠心悔過的善良之人。對此,中南海高層們不妨掂量掂量,盡快找到上天早已點出的可以避免病毒光顧的良方。

圖片:武漢一家醫院外身穿一級防疫服的醫護人員。(推特圖片)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