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豬瘟在中國大陸失控 經濟鏈條內幕大起底

2020-01-11|来源: 阿波罗网

剛剛過去的2019年是豬年,但諷刺的是中國大陸一整年都籠罩在豬瘟的陰霾之下。非洲豬瘟造成的直接損失超過人民幣1萬億,其影響“不亞于一場戰爭”。到底是哪些原因造成了非洲豬瘟在中國大陸的肆意橫行?更令人擔憂的是,中國大陸過去有4.4億頭豬,幾乎占全球存欄量的一半,如今這個數量已經減少了至少一半。然而,根據中共官方最新數據,“2018年以來總共撲殺120萬頭染疫生豬”。這其余的2億多頭病豬的豬肉都去了哪里?

中共農業部數據最大疑點:病豬去向哪里?

2020年1月8日,中共農業農村部副部長于康震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當前非洲豬瘟防控形勢依然復雜嚴峻。2019年,全國共報告發生了63起非洲豬瘟疫情,共撲殺生豬39萬頭。從2018年8月3日,中國大陸確診發生第一例非洲豬瘟疫情,到現在全國共報告發生了162起非洲豬瘟疫情,共撲殺120萬頭染疫生豬,全國還有云南省一起疫情尚沒有解除封鎖。

這是一串耐人尋味的數字,暗藏中國百姓飲食安全之驚人危機。

此前,根據《紐約時報》、《南華早報》、《環球時報》等多家媒體報導引用的資料,共同指向一個基本事實:“2018年8月初,遼寧沈陽首次報告了非洲豬瘟病例。到2019年8月底,中國大陸的生豬存欄量下降了約40%。2018年,中國大陸的生豬存欄量占全球的一半以上,僅那里的疫情就導致全球近四分之一的生豬死亡。”

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的資料顯示,中國大陸過去有4.4億頭豬,幾乎占全球存欄量的一半,但如今這個數量已經減少了一半甚至更多。

4.4億頭豬的一半是2.2億頭。

中共農業部公布的撲殺120萬頭染疫生豬占中國大陸存欄數減少量的一個零頭都不夠。那么,這2億多頭“消失”的病豬都去向了哪里?

根據《紐約時報》2019年12月8日的文章報導,官方資料顯示,目前只撲殺了120萬頭豬,不到全國存欄總數的0.3%。雖然目前不清楚中國大陸其他的消失了豬群去哪兒了,但食品專家說,其中許多可能在屠宰后變成了食物。這會加劇傳播,因為這種疾病能在肉中潛伏長達幾個月的時間。

世界動物衛生組織主席、澳大利亞首席獸醫馬克.西普(MarkSchipp)說,澳大利亞已經發現,最近到訪的旅客攜帶或從國外郵寄來的香腸和其它豬肉制品中,有近一半受到了感染。

如果在推特上搜索“病豬”,可看到從大陸流出的視頻顯示,不少農民在病豬死后還在籌劃著如何賣掉,更有黑心的肉食加工廠和販賣者趁夜間將已經掩埋的病死豬挖出來,去屠宰販賣。

這驚天的道德淪喪行為背后,又是誰在施放煙霧彈,為這些嚴重危害百姓生命安全的行為開脫?

2018年8月,美國之音就曾指出,最新的怪異新聞是中共官方媒體似乎是在公開呼吁中國大陸公眾大吃瘟疫死豬的豬肉。這里所謂的中共官方媒體是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該報旗下的人民網的人民健康網頻道8月24日轉發官方《錢江晚報》的報導,標題是“非洲豬瘟不會感染人豬肉可以放心吃”。

中國問題專家秦偉平日前在社交媒體發出警告稱:“訊息源告訴我,目前全中國可能已經有2000萬頭豬感染病毒,各地防疫部門根本沒有足夠人力物力監管撲殺,大量病豬可能會出現在老百姓的餐桌。情況已經失控,官媒依舊太平。”

中國大陸豬瘟失控內幕大起底

2007年,俄羅斯曾爆發過豬瘟,首先是在南高加索地區。雖然俄羅斯與中國大陸現在一樣,只有一個不完善的動物疾病監測和報告系統,然而,非洲豬瘟仍花了大約10年的時間才傳播到距離疫情爆發地約5600公里的西伯利亞東部。

非洲豬瘟病毒僅通過接觸感染,其傳染性和傳播效率較低。為何它能在短短8個月間蔓延至中國大陸大江南北?

這背后的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

中國大陸豬瘟失控內幕之一:“南豬北養”戰略導致豬瘟廣泛傳播

《紐約時報》評論文章指出,2015年為了防止水體受污染,中共當局開始在南方水資源豐富的地區嚴格監管甚至禁止飼養牲畜。然而,地方政府不是讓工業化養豬戶有足夠的時間來升級設施,以符合新的廢物處理標準,而是將養豬場迅速拆除,導致南方的豬肉產量大幅下降。此后,中央政府又出于對豬肉短缺的擔憂,于2016年4月制定了一項名為“南豬北養”的戰略:把大部分生豬生產集中在中國北方,然后靠長途運輸把生豬送到南方。

據農業部的資料,2017年中國大陸生產的6.89億頭生豬中,有1.02億頭經歷了跨省運輸。中國東北的遼寧省確認爆發了首例豬瘟之后,這種做法就帶來了重大的生物安全風險。事實上,2018年12月中旬以前報告的87起疫情中,約45%與長途運輸有關。

《新京報》2019年9月11日的報導《超范圍劃定生豬禁養區須立即調整》就對這一做法進行了反省,“在南方部分水網地區把限養區也當做禁養區管理,沒有給養殖戶時間去進行糞污處理設施的改造,直接拆遷,導致養殖規模減少。”

《財經》雜志2019年11月的分析文章《南豬北養利與弊》明確指出:“這個產業鏈配置方式問題在于,萬一發生豬瘟疫情時將對有效防控疫情跨區域傳播擴散帶來額外困難。這一點在2018年非洲豬瘟疫情爆發后現實凸顯出來。

中國大陸豬瘟失控內幕之二:政府補償嚴重不足導致“炒豬團”惡意散播豬瘟

《紐約時報》評論文章指出,雖然豬瘟的傳播仍可以通過準確和及時的報告得到阻止。但是中央財政部門和地方政府對于病豬撲殺的補償嚴重不足,這導致疫情不能及時報告,更引發投機商故意傳播疫情牟利。

中央財政部門只要求向農民提供部分補償,其余的補償由地方政府承擔。但據財政部資料,截止2019年6月底,中國各地地方政府累積了至少21萬億元人民幣的債務,考慮對撲殺所承擔的財政負擔,有不報告豬瘟的動機。

在山東省,2018年8月就出現了疑似疫情,全省生豬存欄數很快大幅下降,但到2019年2月,只有一個農場報告了疫情;另據透露,豬瘟正在廣東肇慶失控蔓延的同時,當地政府并沒有將問題正式披露。地方政府在回復農民的賠償要求時,所提供的賠償金額也往往比中央政府規定的要低得多。

結果,養豬戶本身也有強烈的遏制因素,不愿報告養豬場的疑似病例。他們可能會悄悄地把死豬丟棄或隨便掩埋,避開官方的安全措施。也有恐慌性拋售生豬的現象,農民們拚命想把他們的豬賤賣,不管是生病的還是健康的。

豬投機商(炒豬團)——走村串戶去收購這些生豬,把它們運到其他地方,使豬瘟得以跨越行政邊界傳播。

2019年12月,中共內部刊物《半月談》就撰文指,由于非洲豬瘟肆虐,豬肉價格高漲,但就有人借此牟利,組成“炒豬團”跨省販豬(包括病豬),甚至散播疫情謠言、向豬場投放非洲豬瘟病毒以低價收豬。有“炒豬團”一天可調運4000頭豬,每頭毛利潤1000元,一車運送100頭豬即可獲利約10萬元。而此前有企業發現“炒豬團”以無人機向其養殖場投放非洲豬瘟病毒,遂加設無人機管制設備反制,結果干擾到附近民航GPS信號,被當局處罰。

財新網特稿《非洲豬瘟追蹤調查:艱難的持久戰》中就指出:“在過去數月的深入采訪中發現,在最初的“遇瘟即報”之后,許多地方又頻頻出現對“疑似非洲豬瘟疫情視而不見、不愿確認的情況……這些典型的非洲豬瘟癥狀無人關注,被拒絕確認上報,也拒絕給予撲殺補貼;急于減少損失的養殖戶不得不恐慌性低價拋售活豬,引致疫情隨著走村串戶的收豬車四處蔓延,越市跨省,輕易擊穿防控系統,給更大區域的生豬養殖戶造成慘重損失……”

中國大陸豬瘟失控內幕之三:集中屠宰場成傳播樞紐規章制度加劇疫情

《紐約時報》評論文章指出,在這種環境下,就連為確保安全而設計的規章制度也只會加劇豬瘟的傳播。例如,政府要求生豬只能在指定的屠宰場宰殺,這種做法本是為了防止病豬被非法宰殺,然而結果卻把屠宰場變成傳播豬瘟的樞紐:受污染的豬被送到屠宰場,它們得以在那里與更多的動物和更多的人接觸。

另據財新網報導,山東不僅在全國生豬出欄量排名第四,也是僅次于廣東的全國生豬屠宰加工第二大省,江蘇、河南、河北等外省的生豬一直在流入山東。2016年,山東規模企業生豬屠宰加工量占全國定點屠宰加工量的25%,而臨沂則是山東主要的屠宰地之一,故受到的沖擊至為嚴重。

豬瘟損逾萬億傷痕如戰爭重創脫貧夢

法廣刊文評論稱,非洲豬瘟對中國大陸造成的影響不只是豬價上漲,有中國學者推算,非洲豬瘟造成的直接損失達人民幣1萬億元;也有專家表示,其影響“不亞于一場戰爭”。

報導引述財新網消息,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動物科技學院院長、世界畜產學會副主席李德發推算,中國大陸非洲豬瘟的直接損失有1萬億元,“這還不算產業鏈的上游和下游”。

另據報導,中國大陸養豬產業上下游的從業人員及背后家庭加起來超過一億人口,因此非洲豬瘟對中國的影響是全方位的,嚴重沖擊中國當前“扶貧攻堅”工作。隨著豬只大量快速死亡,許多養殖戶也面臨破產。自去年底今年初開始,生豬大量死亡,沒死的活豬被迫以一兩塊錢一斤的低價賣出,造成許多豬場資金鏈斷裂,養殖戶身負巨額外債,一旦無法償還就牽連到多個擔保人。

非洲豬瘟很有可能會讓剛脫貧的農民又重新返貧。

俄羅斯輸送馬列主義與豬瘟

據美國之音報導,眼下在中國大陸北到黑龍江、南到浙江擴散的非洲豬瘟來自俄羅斯。而俄羅斯的豬瘟氾濫并不是新聞或俄羅斯的國家機密,而是早就有國際媒體報導。

眼下外界不清楚究竟是中共當局的無能,對基本的世界新聞不知道俄羅斯有豬瘟,還是中共當局為了跟美國對抗打貿易戰而鋌而走險,明知俄羅斯有豬瘟也要堅持從俄羅斯進口豬肉而拒絕進口美國的豬肉。

中共進口了俄羅斯的豬肉,也進口了非洲豬瘟,給中國的養豬業帶來了巨大的危害。這種局面導致異議人士李江琳不禁想起俄羅斯與中共的特殊關系,想起俄羅斯在過去的100年里給中國帶來的禍害。李江琳通過不受中共控制的社交媒體推特發感慨說:“1917年‘一聲炮響’,毛子給中共送來了馬列主義;2018年一聲不響,毛子給中國大陸送來了豬瘟。”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