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習近平警告王滬寧 斷舍離是根本

2020-01-07|来源: DJY|标签:王沪宁 贸易战 香港问题 朝鲜问题 

據中共新華社1月7日的消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在當日全天召開了會議,聽取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黨組工作匯報,聽取中央書記處工作報告。中共最高黨魁習近平主持會議并發表講話。從報導中可以得出如下印象:

一、重申要堅持中共的領導,強調“堅定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重要性。中共不斷召開會議,并勒令全國各級部門黨組學習,折射的恰恰是中共黨內不聽從其領導的人越來越多,面對著即將分崩離析的時刻,無計可施的中共只能繼續通過加強學習、洗腦來為其續命。

二、對五部門黨組評價較2019年和2018年同期召開的同樣的會議稍高了一些,認為在過去一年中,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黨組做到了“毫不動搖堅持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各方面工作取得了新成效”。

而2019年的措辭是“自覺維護”、“堅決貫徹”,2018年的表述是“自覺堅持”、“認真貫徹”,今年的“毫不動搖”暗示這五部門主官在過去一年所為還是令習近平相對滿意的,沒有出現與“習核心”對抗的重大事件。

三、對中共中央直屬辦事機構的書記處在維護最高領導方面評價不高。報導只是說了下在過去的一年,中央書記處“貫徹”了中央部署,“認真履職盡責”,在幾個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而過去兩年的表述基本都差不多,但至少在2018年,還在“貫徹”前加了“認真”二字。較之對五部門的評價,中央書記處的工作似乎令習近平非常不滿意。

四、在新的一年中,對五部門的期望是繼續以“習思想”為指導,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而中央書記處則要帶頭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完成好中央交辦的各項任務。請注意“帶頭”兩個字,這是此前從未出現過的表述。

而2019年的表述是“中央書記處要在加強和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上作表率”,2018年的是“中央書記處要增強‘四個意識’,自覺在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領導下開展工作,自覺維護習近平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

對中央書記處的評價不高,大概就是因為書記處沒有“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沒有維護習中央,而從2018年迄今中央書記處為何讓習近平如此不滿意?

目前中共中央書記處有7人,即王滬寧、丁薛祥、楊曉渡、陳希、郭聲琨、黃坤明和尤權。這其中王滬寧、郭聲琨二人都具有江派背景,其他幾人都為習所信任,因此可以推斷,書記處的“四個意識”和“兩個維護”不夠,主要責任就在于排名第一的書記王滬寧。換言之,習是在對王滬寧發出警告。

此前一些文章已經提到,王滬寧在上海由江澤民提拔到中央,為其炮制了“三個代表”。2002年胡錦濤上臺后,王滬寧晉升為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當選為中央委員。2007年當選為中央書記處書記,2012年成為中央政治局委員。2017年中共十九大,王滬寧上位,成為了政治局七常委之一,取代了劉云山分管意識形態、文宣,中聯部也在其管轄范圍內。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和習近平的“中國夢”、“習核心”與“習思想”也出自其手。

外界注意到,這兩年來,被指是江派棋子的王滬寧對習近平是陽奉陰違,在重大問題上,比如中美貿易戰、香港問題、朝鮮問題等,誤導、掣肘習。

曾經國內有消息稱,習近平曾最為倚重的智囊機構是王滬寧任主任、其弟子林尚立任常務秘書長的中央政策研究室,而其顯然在應對美國川普總統在貿易問題上的強力施壓方面,讓習近平誤判了中共自身實力,誤判了川普政府的決心,從而從開始的強硬、“以牙還牙”,到后來的“服軟”,再到新一波“抗美”,直至今日被迫口頭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負有重大責任。

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初,有港媒援引中共內部消息稱,由于部分中共官員的不當做法和黨媒的不當言論,才導致貿易戰升溫,矛頭直指王滬寧。

此外,在香港問題上,江派曾慶紅藉由港澳辦、香港中聯辦、港府、安全部等,大概給習近平提供了不少假情報,郭聲琨主管的政法委也介入香港的打壓,而黨媒歇斯底里的誣蔑香港與詆毀美國如出一轍。依靠假情報,習對香港同樣做出了誤判,認為港人在尋求獨立,港人抗議是因為經濟出了問題等。直到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才讓習如夢方醒,才有了中聯辦主任被換。

而王滬寧掌控的黨媒在這兩年多封殺習的講話也并不少見。如2019年11月,習近平在上海考察調研期間,提及中共的民主是一種“全過程的民主”,但被黨媒封殺。

2019年6月7日,習近平訪問俄羅斯期間,正值美中貿易戰升級及中共宣傳口大舉批美之時,習在演講中,卻罕見的表示,美國總統川普是“我的朋友”,雙方都不愿看到中美完全割裂。但習的這番講話也遭黨媒封殺。

2018年9月,習近平在黑龍江考察時,重提“自力更生”口號,也被黨媒封殺。

此外,王滬寧在媒體上打造的習近平的“光輝”形象,適得其反,引起了國際社會和許多國人的反感。王滬寧的封殺和吹捧是出于維護政權的需要,還是另有目的,估計習本人應該清楚。

習近平對王滬寧的態度從何時起發生了變化,我們不得而知,但2019年6月20日,習近平對朝鮮首次進行國事訪問時,按照慣例,本應陪同的王滬寧和中聯部部長宋濤,卻不見了身影。在習回國后,與川普通話確認了“川習會”,且央視突播講述抗戰期間一個美國飛行員與一個中共八路軍女戰士間的情感故事的電影《黃河絕戀》,而命令不是來自中宣部,而是中辦。這些動作的背后都不簡單,彰顯的是中共高層間的你死我活的博弈。

如今新年伊始,習再次警告王滬寧要帶頭增強“四個意識”、做到“兩個維護”,效用很難說有多大。而習近平若想擺脫當下困境,不妨學習下生活中的“斷舍離”,那就是在思想上切斷與中共的關聯,舍棄不切實際的意圖通過保黨而保權力的想法,離開那些誤導其的奸臣。倘如是,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