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08 不為巧語所動-狐化婢女還債

2020-01-04|来源: 希望之聲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廣播電臺“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苑怡。《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

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紀曉嵐的敘述在我們面前展現了中國前輩祖先敬天信神,舉頭三尺有神靈,相信善惡有報的民族風情,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不為花言巧語所動

石洲說:有一個書生家的園子里有個亭子,一個雨夜書生在亭子里獨坐。忽然一個女子掀簾子走了進來,說自己家住墻外不遠,心里對他愛慕很久了。今天冒雨來和他相會。

書生問:“雨下的這么大, 可你的衣服鞋襪一點兒不濕,這是怎么回事呢?”

那女子無話可說,只好承認自己是狐。

書生又問:“這一帶年輕人很多呀, 為什么獨獨來找我?”

答:“我們倆前世有緣。”

問:“這緣分是誰記載下來的?誰來掌管?哪朝哪代哪一年結下的緣?請你詳詳細細說出來。”

那狐倉卒之間回答不上來,吭哧了半天,

說:“你經年累月也不在這里坐,恰巧就今天坐這里;我見過成百上千的男人都不喜歡,唯獨見到你才有了愛慕之心;這就是緣分,這不是很明顯了嗎,請你不要拒絕我。”

書生說:“既然說有前緣者必定互相愛慕。我剛坐在這里,你自己從外面進來,而我心里漠然不動,對你沒有絲毫感覺, 可見我們沒有緣分已經是再明顯不過的了。請你不要停留在此, 你還是走吧。”

正在這狐女進退不定之際,聽窗外有聲音喊道:“這丫頭怎么這么不懂事,何必非得找這種木頭疙瘩男人!”

這女子舉起衣袖一揮,搧滅油燈而去。有人說這是湯文正公年輕時候的事。我說狐貍妖魅又怎么敢靠近湯公呢? 估計是有人把發生過的這種事附會到湯公身上去了。

(湯斌,字孔伯,別號荊峴,晚年又號潛庵,河南睢縣人,清順治九年進士,曾任陜西潼關道、江西嶺北道、江蘇巡撫、禮部尚書、工部尚書等職。諡文正。為官清正廉潔,是歷史上有名的清官。 )

====

狐化婢女還債

清遠先生也說過這么一件事:朱某有一個婢女,很粗蠢,象紅樓夢里的那個傻大姐一類吧。隨著年齡的增長,漸漸變得聰明起來,眉眼也漸漸變得秀氣明媚起來。于是朱某就把這個婢女收房做妾。不成想這個妾卻頗有心計,料理家事井井有條,柴米油鹽日常瑣屑,都管理的絲毫不差,家中仆人誰都不敢耍心眼,稍有貪占就一定會被她發現。又善于做生意,囤積居奇,凡是她買回來的貨物,第二年肯定會漲價。朱某因為她的緣故,日子漸漸富裕起來,就對她十分寵愛,都不接近妻子及別的妾了。

忽然有一天,這個妾問朱某:“你知道我是誰嗎?”

朱某笑著說:“你傻呀?”開玩笑的說出她的小名:“你不是xx 嗎 ?”

妾答:“不是啊,xx 逃走已經很久了。現在在某地嫁給某人作妻子,生了個兒子也已經有七八歲了。我本是狐女,你在九世以前是個巨商,我為你管賬做會計。你那時對我很好, 待遇優厚。可是我卻侵吞了你三千多兩銀子。死后在冥間被罰托生成狐貍。到現在我修煉成人形已經數百年了,有幸得道,但因為侵吞你銀錢這一項罪業,終不得升仙。所以借著這個婢女逃走的機會,化成她的模樣來侍奉你, 以還舊債。這十多年來,總計我所賺取的收入,足以償還當初所侵吞的數目了。現在我就要用尸解的方法成仙而去。我去之后,留下的身體必定會現出狐形。請你把我的尸體交給仆人xx 去埋葬,這個仆人一定會剖尸留皮,也請你不要處罰他。他在四世前饑餓而死,我那時還沒有得道,曾經吃了他的尸體。所以請你任憑他割碎我的尸身,這樣怨債才可以解除,惡緣才能善解啊。”

說完,化成一只狐貍倒地而死。同時看到有一個身長幾寸的漂亮女子,從狐貍的頭頂上出來,冉冉飄去;這女子的容貌全然不是原來的樣子,是另一個人了。

朱某還是不忍心,就自己親自把它埋了。但很快就被狐女說的那個仆人偷偷的把狐貍挖出來,去骨剝皮,把皮賣掉了。朱某心知這是前世冤孽所致,自己竟不能給避免, 也只有感嘆而已。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