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07 申詡先生-人鬼以禮相待

2020-01-03|来源: 希望之聲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廣播電臺“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苑怡。《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

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紀曉嵐的敘述在我們面前展現了中國前輩祖先敬天信神,舉頭三尺有神靈,相信善惡有報的民族風情,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申詡先生

景州人申謙居先生,名詡,是與我父親姚安公同在康熙五十二年中的舉人,申先生天性溫文爾雅,從來沒有發過脾氣,但他生性孤高特立,一介不取,頗具古君子(狷者)之風。他穿的必是粗麻袍子,吃的必是粗茶淡飯。偶爾他的學生把祭祀用過的肉送給他,他卻把肉拿到市上去換豆腐。

他說:“不是我好與眾不同,實在是我吃不慣這些東西。”

一次他從河間參加歲試歸來,叫小童牽著驢。小童疲倦了,他就讓小童騎驢,自己牽著走。天色將晚,又下起雨來,他們只好投宿在一所破廟里。這座破廟里只一間屋子,屋里什么也沒有,地面上污穢不堪。他摘下一扇門板,橫躺在門前。半夜醒來,

他聽到廟里有人輕聲說:“我要回避您,想出去, 可您在門口擋著,我出不去。”

申謙居說:“你在屋里,我在屋外,互不影響,何必回避呢。”

呆了一會兒,又聽到屋內小聲說:“男女有別,還請您放我出去。”

申先生說:“一個在屋里,一個在屋外,已經是男女有別了,出來反而沒分別了。 ”

說完翻身又酣睡起來。天亮后,村民看到申先生睡在這兒,驚駭地說:“這里有狐精,經常出來迷惑少年,有人進廟就會遭到磚頭瓦塊的襲擊。您怎么能平安無事呢?”

后來他偶然和姚安公談起這件事,笑道:“假如真有狐貍要迷我申謙居,那可是一大奇聞!”

姚安公開玩笑說:“狐精即使媚遍了天下人,也斷然不會迷魅你申謙居。您這副詭狀奇形,狐貍 恐怕從沒有見過,弄不清你到底是什么怪物,所以被嚇得逃跑了。”

由此可見申謙居先生的為人耿直清正了。

===

人鬼以禮相待

葉守甫,是德州地方的老醫生,與我家有來往,經常來我家。 我小時候還見過他。記得他曾經對先父姚安公講:有一次他從平原到海豐去,夜里迷路了,仆從也都走失了。眼看風雨將至,四周也沒有村落,就望見不遠處有一座荒廢的寺廟,就奔過去暫時避雨。寺門虛掩,而門扉上隱隱的有白粉寫的大字。打著火一看,這幾個字是“此寺多鬼,行人勿住”兩句話。

可是當時他是進退無路,沒有辦法,于是他推門而進,對著虛空,再拜說:“在下一介過客,途中遇雨,求神容納暫留一刻,雨停就走,絕不敢久留叨擾。”

就聽屋頂有聲音說:“有感于您的禮貌周到。但今日我喝得大醉,不能見客,沒辦法!您可以靠東墻坐,西邊有蝎子窟,怕它螫著你;如果渴了千萬別喝屋檐留下來的水,恐怕里面混有蛇的涎液;大殿后面的酸梨已經成熟,你可摘下來享用。”

守甫只聽得毛發豎立,一聲兒不敢出。待雨稍稍一停,就慌忙施禮拜謝, 急慌慌的走了。感覺就像脫離虎口一樣。

姚安公說:“在廟門上題門榜告示,必定是因為傷人很多了。而你能夠平安無事,全身而退,并且它還能對你指點告誡,得益于禮啊。 凡是能以禮要求自己的人,沒有不可以以禮征服的;以誠相感,沒有不被誠意感動的;即使是異類也是一樣。你不僅醫術老道,處事為人也很老道啊。”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