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05 沉淪之鬼- 謹飭之狐

2019-12-22|来源: 希望之聲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廣播電臺“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苑怡。《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
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紀曉嵐的敘述在我們面前展現了中國前輩祖先敬天信神,舉頭三尺有神靈,相信善惡有報的民族風情,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沉淪之鬼
景州人李晴嶙說:有位劉生在一個古寺中教兒童讀書。一天晚上,月色微明,他聽到窗外有窸窣聲音。從窗戶縫隙往外一看,見墻缺口處好像有兩個人影。
劉生急忙喊:“有賊!”
就聽隔墻有人說:“我們不是賊,是有事情求您呀!”
劉生吃驚地問:“求我什么?”
墻外答道:“我們因為前生罪孽,墮入餓鬼道中,將近一百年了。每當聞到廚房中的飯香,就饑火如焚。您有慈悲心,能否用殘羹剩飯祭奠賞賜我們呢?”
劉生說:“佛教徒們整天誦經念佛超度懺悔,足以周濟陰間的鬼,你們為什么不求和尚救助超度?”
餓鬼回答:“鬼逢超度也得有前因。我倆前生在官場鉆營,誰有勢就巴結誰,一旦衰敗了,就轉臉形同陌路。我們得意時,也沒做過濟貧救弱的好事以積下功德,如今又怎能得到善報呢?幸運的是,當初對所得不義之財,還不那么吝惜,對親朋好友、饑寒孤寡也小有周濟。就因為這,有時也能得到些小小的憐憫,吃上一口殘羹剩飯。不然,一定會像目連的母親一樣,被關進大地獄。食物到了嘴邊都化為猛火,就是神佛之功,也無能為力呵。”
劉生可憐這兩個餓鬼,就答應了他們的要求。鬼感激地嗚咽而去。從此以后,劉生經常把殘羹剩酒灑向墻外,也能聽到墻外有蟲一樣的叫聲,但見不到形,也聽不見說話。過了一年多,夜里聽到墻外有人說:“感謝您對我們的長期賜予,今天特向您告別。”
劉生問:“到哪兒去?”
鬼說:“我們倆沒辦法求得超脫,就想做點好事以求自拔。這片樹林里野鳥很多,有來射殺的,我倆先驚嚇鳥叫它們高飛;有用網捕捉的,我倆就事先驅趕它們,不叫入網。因為這一心念,感動了神明,已允許我倆轉輪托生了。”
劉生曾把這段故事講給別人聽,說:“沉淪的鬼尚且能用微薄之力救濟生命,為什么人卻借口力不能及,推辭不肯去做呢?”

===

謹飭之狐
李慶子說:山東一家百姓,有狐仙居住在他家已經幾代了。狐仙不見身形,也聽不見聲音。有時夜間如果有火情或者盜賊,狐仙就敲門搖窗,讓主人知道加以防備。屋子漏損,就有銀錢鐺啷一聲落到幾案上。用以修繕房屋,所費總是能富裕十分之二,好像是對主人的酬謝。
到了過年時,狐仙必定贈送些小禮品,放在窗外。主人有時以食物為禮答謝,放在狐仙所住屋子的窗外,便轉眼不見了。
狐仙從來不擾人,有時候小孩子去惹狐仙,往里拋擲磚頭瓦塊,狐仙也只是再從窗戶扔出來。有時小孩子要看里面怎么往外扔,便不停地往里投,狐仙也不過不停地往外扔,始終不發怒。
有一天,忽然聽到房檐上有人說:“您雖說是農家,但是兒女孝敬,兄弟友愛,婆媳、妯娌和睦,常被神保護著,所以我長期居住在您家里,以避雷劫。如今大劫已過,敬謝主人,告辭了。”
此后,再也沒有狐仙了。狐仙居住在人家,從來也沒有這幺小心謹慎,自我約束的,大概他們體會了老子關于“和光同塵”的要旨了吧!他們終于因小心謹慎,自我約束保全了自己,避免了被符咒法術制服的禍患,這種見識可以說高人一等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