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勇武女孩的感受(下):香港美好是因香港人 中共要毀人奪地

2019-12-02|来源: 希望之聲

11月28日感恩節香港抗爭者揮舞“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旗幟。(AP photo)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1日】(本臺記者馨恬采訪報導)從今年6月開始的“反送中”運動,香港抗議者提出“五大訴求”,包括正式撤回《逃犯條例》、撤銷以“暴動罪”來定性他們的示威、撤銷對被捕抗議者的起訴、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方處理抗議活動的方式,以及落實“真普選”。

到目前為止,除了撤回修例以外,其它的訴求都沒有得到滿足。

港人要求“五大訴求”的和平抗議活動也一直持續到現在,警方與抗議者之間的對抗不但沒有減緩,反而是日益升級。在這次抗爭中,最令人矚目的是香港青年學生占了抗議者的主體,大學校園也成了和警方開展抗爭的“戰場”。那么,站在“反送中”最前方的勇武派,他們是什么樣的人呢?

馨恬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里采訪到一位香港“反送中”勇武派的一員,沒有想到的是,她是一位長得非常嬌小玲瓏的女孩子。雖然她說自己只是代表她個人,但是馨恬覺得,通過跟她的近距離接觸,我們來聽聽她的心聲,可以幫助我們來了解這場發生了將近半年的“反送中”運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勇武派“抗爭者又是怎么想的。

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就簡稱她是J了。

香港警方的催淚彈是往頭射,警棍是對頭打——種種跡象表明警方要毀滅抗爭者

馨恬:當時為什么覺得他們不是在驅趕你們,而是要毀滅你們呢?

J:正常來說,以國際標準,他們的槍必須要向天,或者向地,因為催淚彈的一些使用證明已經說明了,你只要對頭打,一定會造成死亡。警棍也是,警棍不能對頭打。可是種種的畫面都會告訴我,他們的警棍是往你的頭打下去,而且每一棍都非常有力。而且催淚彈都是水平線對準你的頭射,你從任何一個直播畫面里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警官、指揮官都會說,“往頭射!往頭射!”。

這些種種的畫面、種種的跡象都能告訴你,他們根本就不是想要單純地驅趕你,他們是想要我們的命。

中文大學二號橋的那一天,讓我感受到最強烈的就是因為我們擋在那邊不讓他們進來,他們想要攻下我們,第一是因為他們面子問題,第二是因為他們這么多天,已經早就想要去滅掉我們任何一個人。

香港警方里混有大陸警察,港警也不遵守自己條例,沒有讓抗議者看到他們是按法處事

馨恬:面對那些警察的時候,你們感覺他們這些警察平時也差不多這這樣嗎?還是說…?

J:我覺得里面已經有不是香港警察的人混進去了,香港的《基本法》里面有規定說,香港警察,如果有市民或者任何一個人在你執法的時候要求你出示你本人的委任證,你必須要出示,你是不能拒絕的。因為這是法定之一。可是這場運動他們已經沒有想要展示他們的委任證,而且在他們的制服有位置放委任證的地方,他們都會隨便塞一張卡片進去。就會讓人覺得說,我就是沒有委任證,我就是沒有號碼,你管不了我,你不能奈我如何。就是因為這個方法,導致他們到底是不是真的香港警察,我們也無從得知。

我們有聽過,在現場有警察是說普通話的,有警察稱呼對方是“同志”的,或者是聽他們說,“自己人,自己人”。香港人正常來說,是不用普通話溝通的,為什么你會用普通話跟你的同伴溝通呢?那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是不是真的香港警察?我們根本就查不到。

香港警察下班時間是不能參與任何一場抗爭活動、示威活動,就是你不能有槍械或者警棍,(不能有)任何一個你值班時候的工具在身上,可是現在警察你說你是休班,或者你是穿便服,為什么你還有警棍在身上?為什么你還能拿槍?你還能拿警盾去阻擋人群?

香港警察內部的警察規條全部都是沒有用的,對他們就好象是一個條例放在這邊,可是他們沒有必要去執行的樣子。那這個紀律部隊是真的正式正規的紀律部隊嗎?完全就沒有啊。你根本整個警隊都沒有要遵從你們自己的規條,你還跟我說你是按法處事,你是站在法律那一邊,我們完全看不到。

香港的美好是有香港人的存在,現在說粵語的香港人像二等公民

馨恬:有些人就說,現在這樣搞,不是把香港搞亂了嗎?搞亂了香港對香港人也沒有什么好處啊。你怎么看?

J:中文就有一句話,“糖衣毒藥”,“金玉表面”,你只能看到的就是他們想要你看到的。這個地方里面的腐敗的地方,你不是當地人你是感受不到的。可是生活在香港的人,你真的生活下去,你就會知道,你買不到房屋,香港身份證——如果證明你是香港人,你是說粵語的話——你沒有辦法得到好的待遇,覺得自己就是二等公民。

我拿一個例子來說吧。香港的藥房,多到比(便利店)7-Eleven還要多,多到不是一個正常的比例的存在。現在香港人看到很多藥房,要結業了,要關掉了,其實他們是很開心的,因為香港正常不是這樣的。因為(那些)藥房是給內地那邊的人做買賣用,他們有內線、有很多人是提供這些藥物,藥房的名字叫藥房,可是他們賣的有些是奶粉、尿片或者什么的,他們開這些藥房其實真正受益的不是香港人,而是內地人,因為它們可以幫他們拿到最便宜的貨物,然后他們一大箱一大箱行李的運回去。

就是這樣簡單的例子能告訴你,香港人的生活真的是完全失去了平衡,我們不覺得會失去了國際都市的這個地位。簡單來說,國際都市這個地位,一直都存在,在英屬的那個時候一直都存在了。而且香港美好的地方不是香港本身,我想說香港美好的地方是香港人。(哽咽)

香港人是我見過的最友善、最可愛的一群人,就是因為有這種人的存在,才會讓香港變得特別。如果這種人都完全被滅掉了,香港就不會再有她的美好。

香港是香港人的家、香港人的根,保衛香港,不能讓中共毀滅了香港人的家

馨恬:所以你們認為你們是在保衛香港是嗎?

J:對!香港的獨特和香港的特別,不是香港本身這個地方,而是住在香港的這一群人賦予的。如果你說你上海、深圳,要Copy(復制)香港,你Copy的只是她的外表,你不能完完全全Copy她的本身該有的美好。因為這個地方所帶出來的美好是這個地方生活的人賦予的。你不管是怎么Copy,你都是Copy不到的。

現在很多人說,不如我們就買一個地方,買個島嶼,然后香港人搬出去住,建立一個真正美好的地方。可是,很多香港人不想走的原因就是,香港是我們的地方。香港不是你們的地方,香港是我們的根。我們生活在那邊,我們生長在那邊,我們出生在那邊,這是我們的地方。

為什么!?就好象這是我的家。旁邊的人跟我說,鄰居跟我說,你不行了這個家,你可以搬走啊。可是,這是我家,為什么我要搬走?而且我不是不喜歡我家,是你在毀滅我的家。那為什么不是你去離開?為什么不是你去停止?在你要毀滅我的家的時候,還要我去離開我的家?這是什么ridiculous(荒謬)的理由?

中共用半年時間把文明、善良的香港人變成它們口中的“暴徒”,這只能是中共的問題

馨恬:香港以前是英屬的,都是有一個宗主國的,你到底怎么看香港人呢?

J:如果你說英屬的時候,英國將一個野蠻的種族,用了100年的時間,變成了文明、善良、和善的種族,可是九七之后,不用說九七吧,就從(今年)6月份開始,中共用這半年的時間,讓這個種族,這個文明、有禮貌的種族變成了它們口中的“暴徒”。我就覺得你能讓一個這么文明這么友善的地方的人能反抗起來,能拿武器去跟你對抗的時候,這是這個種族的問題嗎?還是你的問題!?

中共對香港是踐踏、是傷害,讓人感覺不到“香港是中國的”這個像是家人的說法

J:再來說,香港的教育制度,還有香港人所賦予的那種自由權利,在中國(大陸)根本就沒有。我們對這個地方(指中國大陸)以前我們一丁點的那種家人的感覺,勉強來說,我還是有的。我在很久之前,我都會覺得,哦,中國,好吧,這是我的祖國。可是,你說現在,我不代表其他人發言,我只代表我自己,你說我現在還覺得這是我的祖國嗎?我不覺得。

在我親眼目睹,家人是不應該傷害家人的。(哽咽)。如果你真的是覺得香港是你們的地方,為什么你要去侵踏他們?他們為什么會生活得如此的艱難?如果你說,香港是你們的,那你們不是應該去關心、去讓他們變好嗎?為什么你要瘋狂的去殺害這個地方的人?我感覺不到香港是中國的這個說法。現在我不能接受,因為我不覺得他們是真的愛這個地方。

中共只喜歡在香港免稅天堂里貪污、洗錢,他們只想要香港島,不想要香港人

J:香港是一個免稅天堂,他們喜歡,他們想要有這個地方,就是因為這能讓他們去貪污,去洗錢,除了這樣東西,我完全看不清他們真的愛這個地方。而且我親耳從警察的口中聽到,他們只是想要這個島,他們不要這個島里面的人。這就是兩地之間出現了強大的對抗意識的其中一個原因。

“港獨”是中共散布的口號,香港人抗爭的就是“五大訴求”

J:在中國里面,大家都是看不到香港現在的情況,香港人所說的,一開頭所說的“五大訴求”里面,完全沒有一個東西是要“港獨”。可是中共卻把這個事情演變成“港獨”。“港獨”是中共散布的口號,完全不是我們去散布的口號。所以如果是清醒的,明眼人里能看得出,到底是誰要“港獨”?是他們提出的這個term(名詞),不是我們,我們要的是“五大訴求”。

可是直到現在,已經半年了,我們不管做什么,我們跟你解釋多少,我們說要“五大訴求”,我們要解散警隊,我們只要我們的東西,還我們自由。你們都說我們是“港獨”,不管我們提什么,都是“港獨”的話,那就好吧,我們就如你所愿。我們就”港”給你們看,我們就獨給你們看。這就是我們現在想要抗爭的,一開始我們根本就沒有。

香港人對抗的是中共政權,拜托中國人認清這是個什么樣的政權

J:我還想說一點就是,香港人其實不討厭中國,我們的目標非常的正確,我們目標也非常的清晰,我們目標非常的一致,我們要對抗的是這個政權,我們對抗的是中共,不是中國。所以很多在國內的中國人,我想跟你們說,你們要繼續踩我們,或者傷害我們也沒有關系,可是拜托你們認清楚,你們現在所依附的政權到底是一個怎么樣的政權?為什么華人要去傷害華人?我不想說我們到底是中國人還是不是中國人,如果你真的愛你的家人,你不應該去傷害你的家人,這就是我的看法。

香港“勇武派”年輕人每天都當成最后一天過,要保住自己的家,保住香港最后的自由、尊嚴和民主不被中共毀掉

馨恬: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會怎么樣收場,香港的前途會怎么樣,你有什么樣的看法?

J:我不能代表所有的人說這件事,我只能以我自己的看法來說,但我覺得很多人的看法跟我差不多一致,就是前線的人,其他后勤的或者“和理非”的,我不能代表他們。我就只說出我自己的看法。

對香港的以后會怎么樣?或者這場抗爭會演變成什么樣?我也不知道。因為我們作為前線出來抗爭,我們每一天都當成是最后一天在過。因為我們會覺得今天我們出來了,我們可能會被消失、被捕,或者會死在警署,又或者不知要死在哪個海面上,被發現浮尸,或者被高處墮下。

我有想過很多,遺書我也寫好了。(哽咽)。但我不會被我的家人知道,所以遺書我也交給我的朋友。其實很多人出來都是做好了要坐10年牢的準備,也有做好了今天就是我最后一天的準備。所以我們不知道往后會怎么樣,但我們也不會退縮,我們會再繼續作戰下去。我們說過,只要還有一個人抗爭下去,我們就不會退下去,只要有一個人還支持我們,只要有一個人還往前沖,我們也會繼續往前沖。因為我們要的是香港不要被中共給毀滅,我們要的是“香港我們的家”,保有這份最后的自由,最后的尊嚴,還有最后的民主。

為什么會說最后?就是中共已經沒有民主和自由,可香港還有,到現在這一刻我勉強說她還有,所以直到最后一刻,我都還會再繼續抗爭下去。

香港人在創造歷史,每一天都可能成為新的紀念日,香港人也在給港警暴力做記錄、收集罪證

馨恬:今年2019年是中共建政70年,也是“六四”學生民主運動的30周年,還是柏林墻倒塌30周年,也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20周年,所以今年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年份。香港“反送中”運動就發生在今年,你覺得以后她在歷史上會是怎么樣的一個位置呢?

J:我覺得香港人在制造歷史,這一年,對我們來說,是很特別。

這件事情,我不知道最后會怎么樣,因為你現在知道在中國它們從來沒有承認過“8964”這件事情,“8964”只是在國外,就是除了中國這個地方,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會被關注到,都會被列入了歷史,大家都有圖片,都有影片可以看到。所以,每一個地方每年的6月4號,都會紀念這件事情,還有柏林圍墻,每年都有人在紀念這件事情。可是柏林圍墻他們幸運的是,他們在自己的地方去紀念這件事情,我們比較凄慘的是,我們要在其它地方,在國外去紀念“8964”這件事情。

香港今年,2019年,我們的抗爭是從6月9號開始,直到現在。我們每一天都過得很凄慘,我們每一天可能都有新的紀念日出來。就好象我們說的“7·21”——元朗的黑社會瘋狂地拿刀拿棍去打我們,在地鐵站打我們,而警察一直都沒有出現,即使他們出現了,他們也是調頭就走,或者跟黑社會握手,這種事情我們也都記錄下來。

“8·11”就是太古站;“8·31”就是警察出來大規模的廝殺,在地鐵站里面殺人,在太古站里面趕走firstaid(急救人員),把地鐵站的門給鎖上,不讓firstaid(急救人員)進去里面救人,到底里面有死傷多少,目前也無法去考證。這些事情也被我們記錄了下來。10月1號,我們所稱為的”國殤”,我們有記錄下來,那一天也是一個很大的規模。

你問到這場運動往后會怎么樣?我能確定的是,這場運動已經是被國際給記錄下來的。往后我們不管發生什么,我相信香港人也會去紀念這場運動。可是我不確定他們是怎么去紀念,因為我也不知道我明天會不會死掉,會不會死在香港的某一處。如果我沒有死的話,(哽咽),那我也會出來紀念這場運動,不管我人身在何處。

如果(問)記錄哪一天,我就不好說了,因為每一天我們也都在創造歷史。所以我只能說,2019年這一年,我們會把它記錄下來。

我們現在有文宣組的朋友們,去搜集警察的罪證,警察的那些暴力的紀錄,影片和照片也有記錄下來,每一個犯事的警察,就是能拍到他的樣子的,他們也有記錄下來。所以在網路上已經組成了一些小隊去記錄這些事情。傷者和被捕人士,我們也有記錄在案。

世界各地華人不要“自掃門前雪”,請你去了解真實情況,幫助香港

馨恬:節目的最后,你想要對我們的聽眾朋友說什么呢?

J:我想說,不管你們身在何處,你們在香港或者你們在世界各地哪一個地方,不要自掃門前雪,我不管你是中國人還是不是中國人,你是華人,你知道這個地方有困難,香港有困難,那就請你站出來,你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你可以跟你身邊的人講,你可以給他們看圖案,如果你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我建議你去各式的渠道去觀察。你可以說,哦,我不清楚到底哪一邊是正確的,你有可能說香港警察做得不好,或者你們做的不好,你可以去看啊,你可以有很多渠道看啊。現在世界各地有各種的新聞,你不是不能看的,你是可以看的,只要你有心想去看。

拜托海外華人在享受民主自由時不要去贊美獨裁政權,那是可恥的

J:我想說,特別是身處國外的,你們知道什么是自由,你們知道什么是民主,那就拜托你們,你們在享受民主的時候,不要去稱贊暴政做的事情是對的。而且特別是你們是享受著民主自由,而去稱贊獨裁政權的話,這是非常可恥的一件事情。因為你在吃著糖,卻去慶幸別人吃著屎,這是一個非常惡劣的心態。我拜托你們,我拜托你們,救救香港!救救生活在香港里面的人!(哭泣)。我說完了。

馨恬后記:不知道你聽了以后有什么樣的感受,馨恬想到的是昨天(指11月21日)5點的《走入美國》時段,馨恬談到,美國在11月份是國家建國月,馨恬采訪了一位國家憲法中心的總裁,他說,如果用一句話來總結美國《憲法》,《憲法》的精髓是什么呢?他說就是《獨立宣言》的第二段:“我們成立政府是為了保護由神或自然,而不是由政府所賦予我們的權利,當政府不是保護我們的權利,而是威脅這個權利的時候,我們有權改變政府。”這位總裁說,這就是美國《憲法》的精華。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