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港共區選的歷史性崩盤

2019-11-25|来源: 自由亞洲電台|标签:香港 民主派 普选 反送中 

2019年11月24日,香港歷史當記載這一天,香港的民主選舉終于第一次達到71.2%的歷史新高投票率,約有294萬選民投票;民主派票數約占58%,而親共勢力票數約占42%,然而在單議席單票制下,16%的差距足以造成壓倒性的勝利,令港共得到有史以來最慘烈的一次選舉大敗——在全香港的452區議會選區當中,港共只能贏出59席,加上4席有爭議的建制與獨立之間版塊的候選人,其余389席表面上都屬于民主陣營。建制派由原本絕對控制18區區議會,變成輸掉全部18區的民選半數議席,全靠作為“保護原居民”的鄉事當然議席,令港共借離島區的8位當然議員,加上3個民選議員,控制離島區區議會。換言之,建制失去了17個區議會的控制權。

十八區當中,港共黨派在兩個區全滅──分別是大埔區的19席,以及黃大仙區的25席;西貢區29席當中,親共政黨名義上也是全滅,只余下方國珊的3席;民主派在沙田區只因帝怡選區內訌而敗選,41席取得40席,長期稱霸于沙田的香港建制派政治團體公民力量,在歸附葉劉淑儀的新民黨后,最終全體輸清光,新民黨在區選最終全軍覆沒。

在港島中西區15席中,港共輸剩商界自由黨的山頂選區;港島東區35席輸剩自由黨的寶馬山、工聯會的和富,以及民建聯的柏架山;南區17席只輸剩現任的鴨脷洲邨,以及自由黨的海灣選區;灣仔區13席港共得保4席,分別是位于半山的渣甸山、樂活與司徒拔道,而鬧市則只余下修頓的現任議員;簡單而言,就是半山與山頂的豪宅區,就仍然留在親政府的商家黨人手中,而平地全港島,港共只余下四個選區,這是不可思議的。

因香港高昂的樓價與租金,年輕人不少搬到新界居住,因此新界的年輕人口比市區多得多,亦因此除了大埔這樣極端的賽果之外,就連屯門、元朗、北區等過去由建制把持的選區,港共也幾近完全崩盤;元朗有鄉事勢力,可是39席港共只能保住6席;北區18席,只能保3席;屯門31席,港共也只能保3席,包括近月瘋狂撐警察、成為港共勢力寵兒的雙料議員(同時擔任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也最終在競逐連任時落選。離島區盡管在傳統鄉郊勢力之下,10席民選也只能保3席,這反映了年輕選票夠多,則終于可以沖散港共的鐵票。

港共最好表現的兩區,分別為九龍東的九龍城,以及觀塘;這些地區近年因前啟德機場搬走后,不少以往發展受限的地區改建,搖身一變成為了港共重點投放資源的地區,如受鉛水事件影響的啟晴邨,以至不少紀律部隊宿舍的區域等;九龍城區25席,港共保住10席;觀塘區40席,港共保12席;這反映了港共在個別重點經營的區域,民主陣營即使在最好的民意加持下,仍然無法完全壓倒,絕對值得大家警惕。

選舉結果說明了幾個道理︰在單議席單票制下,香港人原本就可以全面懲罰港共,向港共說不,可是卻在長期忽視,政治人物不努力與內訌,所謂“中間選民”長期事不關己,不去投票的縱容之下,令親共勢力在過去可以為所欲為;另一方面,則港共弄虛作假,種票猖獗,以至大舉殖民的情況下,即使民意如此憤怒,都仍然可以得到百多萬人支持。

“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最后一項訴求就是普選;然而市民要保得住香港的現況,就要長期都對政治,保持如此高參與的熱度,才能勉強保得住一個勝利,去制止港共進一步下手;誠然,區議會選舉的作用,甚至立法會選舉的作用,在行政主導之下,始終有限,如非如此多的年輕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對抗港共的武器,單靠“和理非”的反對,根本已經無力阻止政府通過任何事,因此必須兩樣都做,互相扶持。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