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英國倖存者的回憶:一把槌子一隻螺絲刀讓我未死在集裝箱內

2019-11-06|来源: VOA

倫敦—英國卡車集裝箱命案本週再有新進展。繼英國艾塞克斯郡警方聲明說集裝箱內發現的39具遺體據信全為越南公民後,越南義安省警方11月4日宣布另拘捕八名涉嫌的越南籍人士,迄至本週一共有31個越南家庭通報尋求協助。這些受害者中多人持有偽造的中國旅行證件,英國警方和越南政府正合作透過指紋、DNA等方式辨識死者身份。

這起震驚全英的悲劇,勾起英國朝野對2000年發生在肯特郡多佛港58名中國籍人士的集體窒息事件,以及中國官方、官媒對英國政府和西方輿論的譴責。在這些紛紛嚷嚷的背後,那些當年偷渡到英國的中國人,目睹這些越南人正步在自己20年前的路途上,如何看待這椿悲劇,時光若倒流,他們會再做同樣的事嗎?

“這39個人讓我想起以前─在路上的時候,我告訴自己,以後即使看到地上有一粒米也要撿起來吃。”來自福建的王安(化名)對美國之音說。他從廈門經新加坡再到聖彼德堡,生平首次搭飛機就到了俄羅斯,理由是“為了討生活。”他和同伴都不知道行程,只知道付給蛇頭一萬四千英鎊的目的地是英國,“一踏上旅程,就是他們(蛇頭)控制了。”

從俄羅斯王安一行被送上火車,並被告之,火車一停就趕快跳車。大約十多小時後,火車突然停了,一群人急忙跳下,接應人把他們帶到當地農家,十多名壯丁被關在一間屋內,每天只有兩條麵包可分食。他們後來發現自己在烏克蘭,因為接應他們的烏克蘭人粗暴無比。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他們被送到森林中,接下來的日子,就是翻山越嶺,從烏克蘭、斯洛伐克、捷克到奧地利,他們每到一站都有人接應,“一個接一個,就是跟著帶路人走”,餐風宿露,有人不支倒下,也有人開始哭泣。但沒被捉到,沒落單,王安自認算幸運。

艾塞克斯郡集裝箱39名越南籍人士據悉多來自越南中部的河靜省和義安省,兩者都是越南最窮困的地方之一。偷渡到英國的中國籍人士則多來自福建長樂和福清兩地。與王安同行的謝平(化名)承認,翻山越嶺辛苦但把長樂和福清兩派傳統上不睦的人關在同個空間中,有時實在太難熬了。他們一路躲藏,最後到了荷蘭,被送進一間屋子內,那裡有更多不同時間抵達準備偷渡的中國人,“每天吃睡,等安排”。大約兩個月後,才終於聽到一句:“今晚走”。

他對美國之音回憶說,他們搭車到比利時的一個港口,凌晨時分逐一悄悄地爬進停放在那裡的卡車後面貨櫃內,然後被反鎖在裡面,至於這是什麼貨櫃,是否為集裝箱,似乎就全看運氣了。王安登上貨櫃,稍後出發的謝平則進入了集裝箱,“你就那樣感覺到空氣越來越稀薄,直到快無法呼吸了…”幸好,謝平聽取了其他有經驗偷渡者經驗,隨身攜帶了一把槌子和一隻鏍絲刀。他開始打洞,但同行中有人反對,唯恐打洞聲音太大會被發現,“人都快死了,還怕什麼?”。謝平的槌子和鏍絲刀救了集裝箱內20多條生命,包括他自己。

前後經過逾六個月跋踄,王安和謝平最後都到了英國。10年後,謝平把留在中國的妻子也接出來,他們跟大部分到英國的福建人一樣,開中餐外賣店,做裝修工程,存足一筆錢就寄回老蓋房子,並把設法親人一一花錢接出來。問謝平的妻子,讓丈夫冒風險,擔心嗎?她說,“我們鄉下人,沒文化;這條路,是最後的打算。”

如今,謝平和王安在英國均成家立業,他們在英國出生受教育的孩子們不清楚也可能也不會明白父親為什麼要冒險離鄉背井?問他們兩人若時光流轉,還會走這條路嗎?他們異口同聲的說,當年的情況,“讓你覺得沒得選”。不過,謝平坦承,“說是為生活,但那也不是全部的理由,應該還有羨慕和比較。”,但他強調,到了英國也不是就進了天堂,還是要勤奮工作。

那麼,他們現在可以衣錦還鄉?兩人都笑了。他們表示,中國變化很大,“現在出國或從國外回去,沒那麼特別了。”這種情況,過去十年尤其明顯。

那麼中國人是不是現在不必再偷渡到海外打工了?謝王兩人都認為“不盡然”,指出還是會有人出來,但現在中國籍人士偷渡會選擇搭飛機,“應該沒有人再用像這次發生的集裝箱慘案這種方法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