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高壓手段恐終結中共體制

2019-11-04|来源: |标签:高壓手段 終結 中共體制 

今天有點原因,所以就給自己放了個長假,我們跟大家分享《石濤評述》,我們還是圍繞著四中全會,因為四中全會剛剛結束。什么都說了,什么都沒說。也有朋友說濤哥你借助點原來的預言、古人的預言,什么《金陵塔碑文》如何如何,《推背圖》。第一,我個人沒有那種基礎,沒跟你說嘛,中文不好,中文就被老師一句話就干掉了,產生了極端的自卑的心理。所以告誡現在的做父母的千萬不要去傷害你孩子,別用攀比的方式去傷害你的孩子。

你看人家張三,對吧?人家張三能考95,你看你才考81,這是共產黨侮辱人的概念,你在侮辱你兒子。唉呀,女兒,你看張阿姨家那女兒長得挺好看,她好看關你屁事兒。今天大陸做父母的,糟蹋自己的孩子,侮辱自己的孩子,全在你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過程中,因為你的生命品質造成的。而這種概念,就是因為你只要獲得眼前的利益。

沒跟人說嘛,唯利者必下賤。唯利者必下賤,生命品質的下賤,對你孩子的直接的侮辱,充滿了你的愛之中,這是大陸家庭的悲劇。

那為什么說很多預言咱不好說呢?你知道很多預言它背后都有原因的,人家有原因的它才能寫出這樣的預言,對吧?諾查丹瑪斯《諸世紀》,你說他背后是誰?殷郊、殷洪的出現,連女媧都惹不起,你說他背后是誰?沒人說,書上也沒那么寫。而殷郊、殷洪的出現是給人中塑造一個文化,背信棄義的將被這宇宙的理、世界的理,什么叫背信棄義被世界的理?殷洪是被太極圖毀的,燒成了灰燼。

背信棄義,天理不容。那是用了一個神仙下到人間要做五谷神,用了他的現實生活中的生命過程,給人間樹立了背信棄義、天理不容的一個道理。所以習近平出爾反爾,用承諾作為欺騙的手段,那是觸犯天條,他是主子呀。而中國人的普世價值是這個。

所以我說的意思那個不好說,你不知道人家背后是什么原因,對吧?所以我一直講我只講我自己理解的,人家是人家的,對不對?對別人是個尊重,對吧?你解釋半天人,家說不是這個意思,這事不好辦,這頭人沒人說,那頭人倒說怎么辦,對吧?所以反過來說,如果今天是完全改天換地的時候,按照傳統的說法,這是未來佛來到人間的過程,對吧?那西方說叫彌撒雅來到人間的過程。

那你從這個角度來講,那我個人就更不敢說了,這不是你我控制的話題,在生命的角度,那是未來的環境,對吧?認可未來佛、認可創世主才能有未來。

有人說那沒用,人只活在過去跟未來。未來又是過去,過去又是未來。這個時間其實是人定的,但你會發覺人是夾在夾縫中,未來就是沒發生的,對不對?而未來的原因,是我們過去的生命的過程,造成了這個未來,這話多別扭。過去了,這時間已經過去了,過去了又是什么?你做對了才能擁有你真正的未來。所以相生相克的理非常絕對。

我們當初才跟大家講說習近平十九大說出“方得始終”這話非常對,那話對在了一個大的生命框架下,他一下就給捋正了。“人之初性本惡”,沒過倆禮拜就被王滬寧給他出主意就給咔嚓了,拼命咔嚓。你自己拉出的屎,你能索回去?他習近平干這事,對不對?他習近平干的這事兒叫牢記使命,你看?拉的屎就要那樣,咱們說拉的粑粑了。所以這是在我眼睛里,這是一個真正要看待問題了,而更何況很多東西在改,變了,其實今天很多人不認識。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里面有個電影是演那個紐約大都會的。紐約大都會的博物館里面有一個個盒子,紅木的,然后在盒子上面雕的是封神演義,用的象牙,用的翠,那都是寶石雕出來的,非常漂亮,演的是什么呢?演的那段那個畫是趙公明大戰燃燈道人,所以把趙國明從妹妹那借來的金蛟剪就扔起來去剪燃燈道人,燃燈道人就化成了一股紅光一種光走了。

這條路就給他剪死了,是這樣,對吧?原故事也是這樣,金蛟剪是什么?是兩條龍交尾。那是清朝的一個寶貝,能放在大都會里當寶貝不容易,他弄了把剪子,他那個雕刻真是兩個剪子,這是剪子在剪,說金蛟剪。我看給我逗壞了。那個剪把用的是象牙的,然后下頭那個疙瘩上大概是玉的還是什么的。它哪兒是這個剪子呀?金蛟剪那是兩條龍。哪吒鬧海的時候,我們見過四海龍王,誰見過四海龍母啊?龍,沒聽說公母的,從來沒聽說過,你想吧。

但在大的場合下,包括太和殿,我印象中它是上下對應兩個龍頭,主殿上只有一個龍頭,這樣下來的。那是個大石壁,那龍頭是這么下來的,誰見過龍母啊?沒見過,對不對?傳說中也沒有。但都說沒見過龍母,可是哪吒卻把龍子給抽了筋了,對吧?為什么?但只有在金蛟剪就是封神演義里面,它是講兩條龍龍尾相交,其實那是指惡的力量,什么惡的力量?色欲。所以金蛟剪是色欲。

三仙姑的另外一個寶貝叫混元金斗。你查吧,查完之后往上追,人家說應該是女人生孩子用的。為什么?趙公明跟他三個妹妹里面觸及到的是錢和財,錢和色。趙公明因妒忌死后出現的是財神爺,武財神。本事極高毀在錢上,而財色是對在一起的。所以他借來的是金蛟剪,兩條龍尾加在一起可以能夠把當時的燃燈道人幾乎毀掉。

那時候的燃燈道人就是后來的燃燈古佛,他已經有能力突破三界了,化成一道光,過不了三界化不了光。這是我理解,你到意大利,你看那些古廟中間都是光。人們知道的神到這兒就是光了,因為人都被扣在三界里頭了,這是我個人理解的。就是他用人中的筆墨能夠描繪出來,所以我以為這是很有趣的事情。等到了清朝做那么個寶貝盒子花多少錢,象牙的玉的,弄倆剪子放那,我說這啥意思?我們看到的很多東西已經回不去原來本該有的。

做那盒子的那哥們和掏錢做這個盒子的那爺們,他喜歡封神演義,他喜歡這段故事,但他卻不知道那段故事怎么回事,在告訴什么。可不是說我能看明白,不是那意思,起碼就我個人理解來講,它肯定不是王麻子或者張小泉的剪子,不可能,對不對?他拿剪子去剪燃燈道人這個畫往這一放就毫無價值,無論那個盒子值多少錢毫無價值。他既侮辱了趙公明,也侮辱了燃燈道人,同時侮辱了封神演義,更加侮辱了每一個人,每一個把他當成寶貝的人,那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里放著。

所以我以為現在是一個完全敗落的環境,要從中超脫出來。

說的概念就是有著共產黨的背書,有著你要能看懂這相生相克的道理,你就什么都懂。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