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亞太助卿:沒有針對華裔群體抓間諜

2019-11-02|来源: 《真相中国》周刊

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退役空軍準將史迪威(DavidStilwell)表示,美國政府沒有針對華裔群體抓間諜,但會關注特定個人。

史迪威日前在華裔組織“百人會”的公開演講,涵蓋美中關系、科技合作、人才交流以及間諜活動。他清晰闡述川普(特朗普)政府的對華策略——汲取過去的教訓,并客觀公允地對待挑戰。

他說,無論走到哪兒,都發現大家關心一個話題——中共國(Chineseparty-state)為何至今未履行許多國際承諾,為何至今也沒有轉變為一個尊重自由規則的大國。

史迪威熟悉中國與亞洲事務,曾在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擔任武官,擔任過五角大樓聯合參謀部亞洲政治與軍事事務副主任,也曾在更名為印太司令部的太平洋司令部任職;能說韓語、中文和一些日語。

美中關系處于歷史關鍵時刻需重新評估

史迪威在演講中梳理了美中之間日趨緊張的競爭與合作關系。“我們處于歷史的關鍵時刻,這要求我們重新評估過去的一些假設——對某些外國政府在價值和意圖上的假設是否還成立。”他說。

在歷史上,美國援助歐洲和日本戰后重建時,也同時在當地建立了促進自由和民主基本價值觀的制度。所以美國認為,如果幫助各國發展經濟,如果邀請社會(甚至是前對手)加入負責任的國際社區,那么他們的“不良”行為將減少,而其所在的地區將日趨穩定,以及這些國家將采用民主價值觀。

但這些善意嘗試對中共治下的中國不適用。數十年來,美國政策都堅信,支持中國崛起和融入戰后國際秩序將有助于實現中國自由化;但事實上,中共以犧牲他國主權為代價來擴張自己的勢力,它收集和利用數據的規模讓其它國家瞠目結舌,中共同時四處傳播其腐敗和監視民眾的威權體制。

而中共的軍事現代化和經濟增長更是在一定程度上利用了美國的經濟創新,包括美國的世界一流大學。

“美國的這些崇高愿望被證明是錯位。這也是為什么這么多美國人一直在問,當前的國際秩序是否是美國咎由自取——(讓中共)不用擔責任,并允許其作為不良行為者利用國際自由秩序,以滿足自身的利益發展。”史迪威說。

他的看法跟川普政府2017年公布的首份《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保持高度一致。

作為美國國家安全與外交戰略的重要文件,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指出,美國政府需要重新思考過去二十年來實施的政策——與競爭對手訂立合約,讓他們進入國際機構和國際商務后,就會讓他們變成良性行為主體并且成為值得信賴的合作伙伴——這個前提很大程度上已被證明是錯誤的。

史迪威指出,科學是一項全球努力,科學領域的國際合作至關重要。但是,一旦這種國際合作被濫用,就如歷史教訓一樣,科學技術也可能成為挫敗國際和平、繁榮與人權的原因。

他表示,科技界就像國家之間,必須尊重某些最基本的價值觀和規范:自由探究、開放、透明、對等、道德和獎勵優秀競爭等。

史迪威說,這些價值觀和保障政策對建立有效的國際科學技術“秩序”至關重要,各國需要在誠信、尊重人文價值、知識產權的基礎上進行公平競爭。

但并不是每個國家都會遵守這些規范。史迪威指出,基于此,美國必須重新審視過去的假設,不是美國提出規范,其他人就會采用,現狀是美國提出規范,仍有人在破壞和鉆空子。

美國情報和執法部門近期發現越來越多的案例,外國情報機構選擇學者、研究人員和學生來美國進行情報活動。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Wray)曾在參議院作證說,聯邦調查局在全美進行的1,000多次“涉及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調查……幾乎全部都指向中國。”

中共情報部門通過各種非傳統角色在美開展工作,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了明顯威脅。

史迪威表示,這些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活動有的是借助合法合作方式開展的,例如與外國公司聯合研發,或與外國大學合作。

中共獲取美國技術的手段不合法

過去十年來美國司法部提出的一系列盜竊知識產權或商業機密起訴已表明,中共瞄準美國公司,以非法手段獲取經濟利益并提高軍事能力。

“接觸美國經濟,包括美國先進工業和技術領域以及美國世界一流大學,已經成為中國(中共)軍事現代化的關鍵推動力。”史迪威說。

他指出,中國(中共)的“軍民融合”政策已藏在國家法律和戰略當中,這讓一些常用做法——像最終用戶的出口許可證承諾,向外國官員承諾控制技術或對外國政府或公司的合同承諾等——無法在某種程度上起到約束作用。

“如果中共官員相信,某種技術只要對中國(中共)的軍事和國家安全體系有用處,如對霸凌和脅迫鄰國以及挑戰美國在全球的領導地位有用,那么可以肯定,(中共)無論如何都要搞到這種技術。”史迪威說。

嚴肅對待學術間諜但沒有針對全體中國學生

“我們嚴肅對待(中共)通過學術界進行間諜活動的威脅,并制定了簽證程序來應對這一問題。”史迪威說,“但讓我明確一點:針對的只是中國學生、學者總數中的很小一部分。”

他表示,2019年的中國學生簽證申請中,只有百分之一的拒簽率。實際上,過去四年中國學生的拒絕簽證總數也在逐年下降。

“我們必須確保來美國的中國學生和學者能與美國同行一起學習、進行研究和學習,他們不會屈從中國(中共)政府的壓力、從事超出合法學術范圍之內的活動。在美國,不能讓任何一個中國學生或學者受到脅迫。”他補充說。

“我們希望繼續成為世界一流人才學習、研究和創辦公司的主要目的地,當然也包括來自中國的人才。”

中國留學生赴美簽證也一度成為中美貿易談判的插曲。10月11日,美中第13輪高級貿易談判結束后,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接見中共副總理劉鶴,在被記者問到“中國學生面臨留美申請簽證困難”時,川普表示,他詢問過安全部門,沒有這回事。

川普還強調,歡迎所有想要來美國的中國留學生,美國不會區別對待中國學生。

“我們的大學系統是開放的,個人憑特質進入。有謠言說,我們將要把學校的大門向中國關閉。這真的是假消息。”川普說。

沒有針對華裔抓間諜但會關注特定個人

史迪威表示,他知道外界關注是否華裔群體正成為美國政府的反間諜目標。“我們的關注點不是針對任何種族或國籍,而是針對特定的個人行為——與外國政府有聯系、個人行為違反了其跟美國研究機構的信托承諾。”他說,“當這類活動被發現后,美國將通過各種法律機構采取行動,保護美國人和美國的利益。”

史迪威開誠布公地指出美國的現實擔憂。“我們擔心美國和中國之間學者之間的不對等關系。在美國校園中,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享有學術自由和開放交流的權利。但是在中國,言論和研究話題受到限制,信息和科學數據流動是一條單向道。”他說。

他表示,中國沒有獨立的司法機構,也沒有隱私權或保障言論自由權。而研究中國問題的美國學者正遭遇各種障礙,包括中共的審查制度、簽證限制、無法訪問檔案以及被控制研究議程等,這些研究正變得更加困難。

“在學術自由如此巨大的差異間,真正的雙邊伙伴關系很難被推進。”史迪威總結道。

而美國政府在與他國接觸時,也必須明確指出,美國要求公平與對等,要求各國能對自己的承諾負責。“如果不尊重基本價值觀,沒有公平的競爭環境,我們將無法充分合作,也無法公平競爭。”史迪威說。

“需要明確一點,我不是說中國公民不應從創新和技術中受益。中國人應該且應當從技術中受益,他們也應當有一個代表他們利益的政府。”他補充道。

百人會是美籍華裔精英組織,長期抗議美國政府區別對待華裔。百人會在9月發表聲明指,美中關系緊張讓美國科學界和科技界工作的華裔和華裔美國人受到日益嚴重的打擊。2009年至2017年,受經濟間諜法案(EconomicEspionageAct)影響的華裔數量增加了三倍,且亞裔因間諜罪所獲判刑時間也比其他族裔高出兩倍。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橫河曾表示,百人會應該抗議的對象是中共,因為是中共政策害了華裔,是中共在把華裔當工具,所以應該向中共爭取不受控制、不受脅迫的權利,而不是反過來向美國政府爭取不受歧視的權利。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