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獨立記者疑評論香港示威活動被拘 記者無國界聲援

2019-10-30|来源: RFA

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她在2019年10月17日遭當局帶走,據指被指控「尋釁滋事」,疑與其早前參加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及發表見聞有關。(黃雪琴臉書圖片)

大陸獨立記者黃雪琴參與香港「反送中」遊行後發表評論,本月中被警方帶走後失聯,懷疑已被拘捕。「記者無國界」組織發表聲明,促中國當局釋放所有被拘禁的記者,及「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今年7月黃琦被秘密判處12年有期徒刑,其母親蒲文清被當局嚴控無法聘請律師上訴。目前中國至少有120記者因報道真相被捕,中國在本年度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名中倒數第四。(吳亦桐/程文報道)

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Sophia Huang)疑報道了今年夏天在香港爆發的民主運動,本月17日在廣州被警方帶走。國際組織「記者無國界」周一(28日)發表聲明,要求中國當局立即釋放黃雪琴,以及四川「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和其他被捕和入獄的中國記者。

聲明指出,當局指控黃雪琴的罪名為「尋釁滋事」,這是中共政權的惡意指控,經常用來對付新聞工作者,該罪名最高可判處10年監禁。

「記者無國界」德國分部負責人米爾(Christian Mihr)認為:黃雪琴報道了公眾關注的社會問題,她卻因這種勇氣受到懲罰,當局對她施以懲罰是可恥的。

聲明還指出,一些中國被判刑的記者被關押在獄中多年,受到非人道虐待。他們無法獲得適當的醫療救治。其中包括現年56歲「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今年7月,黃琦被判入獄十二年。下個月是黃琦被捕三周年。司法部門除指控其「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還加控了「洩露國家秘密罪」。

黃琦的母親蒲文清,現時也被中國當局嚴密監控,多位律師試圖代理上訴被阻。本臺記者透過特別渠道獲得蒲文清的錄音,目前她身患重病,但她明確表示要為兒子聘請律師,誓為黃琦洗脫冤案。

蒲文清說:他們就怕我去找律師,就怕我揭露他們的陰暗面,因為黃琦的案子是構陷案,冤案,是綿陽中院的錯判案,所以他們現在對我這樣緊張。因為當時他們宣判的時候黃琦沒有律師,就剝奪了黃琦合法的申訴權。我給黃琦寫了條子,不知道他們是否交到,我說我患了肺癌,無法治療,我堅決要給你請一次律師……太慘無人道了,太黑心了,讓大家知道吧!

現年31歲的黃雪琴曾任職多家中國媒體,是中國#MeToo運動最重要的推動者。今年6月9日曾參加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其後發表遊行見聞痛斥香港警方粗暴,其後她在微信發布的圖片和視頻遭審查,其父母也被員警騷擾。今年9月她擬到香港繼續攻讀法律系研究生,但被沒收了護照。

本臺記者嘗試與廣州白雲區看守所和黃雪琴的律師友人萬淼焱聯繫未果。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在接受本臺採訪時指,中國一方面在國際上推行虛假宣傳,一方面嚴厲打壓敢於說出真話的記者,以遮蔽踐踏人權、打壓新聞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極權作為。

鄒幸彤說:你現在越來越難看到不利於它們政權的報道,外媒想要報也要依賴這種第一手的在地的公民記者,但現在這個管道被封殺得差不多了。國內還有一些人在做這樣的事情,還在傳播資訊,要加大對關注這些事的人的支持。

「六四事件」後多次被捕入獄的記者高瑜,多次得到「記者無國界」的聲援和營救,她認為中國當前的記者處境越來越艱難,而當局面對國際社會的批評充耳不聞。

高瑜說:我是六四開始的,30年了,很多記者來報道一些事情的真相,我們中國記者現在的狀況太糟糕了,中國稍微能夠回答一下國際組織的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就會不一樣。

「記者無國界」的聲明強調,目前在中國至少有120名記者因報道工作而被捕,這一數字比任何其他國家都多。「記者無國界」發布的《2019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名,中國在180個國家和地區中名列第177位。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