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香港逃犯條例爭議人物出獄

2019-10-25|来源: |标签:香港 香港逃犯條例 陈同佳 

其實每個人對問題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而且你可以看到在時間為軸的背景之下它的立體性。我講它的立體性,在時空的角度來講,如果能夠體會的話,確實能夠看到立體。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在封神演義里的開篇的第二句話就是太極兩儀四象懸。懸空的懸,不是玄妙的玄。我當時看到那個字的時候,我覺得太奇妙了。

《封神演義》沒人知道它是誰寫的,你查吧。查半天,查到什么許仲琳,然后是陸西星,說他是個老道,而且創造了道教里面的什么門派,然后說他又娶媳婦有孩子什么的。就這么一出溜就出溜下去了。也有人說大概是是王世澤寫的,一夜之間寫成的,說什么的都有。我覺得在某些解釋當中,他為了說全,他什么都告訴你了,什么都沒告訴你。

我們做個對比,諾查丹馬斯出生的年代是16世紀,而他對等的就是日心學說,哥白尼的日心學說。哥白尼的日心學說完全物質化,而諾查丹馬斯卻以預見的方式,否定了他的物質上的論證。那日心學說奠定了今天科學的基礎,科學論證的一切。你往上查吧,人們會說哥白尼當初的日心學說奠定了這個基礎,它是一個巨大的理論的框架。人們走向了民以食為天,完全以溫飽思淫欲的方式,是這么個意思。

它完全在西方是個科學發達的概念,但是科學發達的概念又被很多人面對著諾查丹馬斯的大預言《諸世紀》。人們充滿了興趣,我無意中看過一個紀錄片,一說諾查丹瑪斯,10個月的時間就講了一段故事。但整個影片將近三個小時,500多萬人看過這個電視片,就在YouTube上,所以這是一種撕裂。

而在中國《封神演義》是人修成神,神仙重新布局的故事,也在16世紀,是跟諾查丹瑪斯是同一個年代,完全同一個年代。而對等的是明朝的四大名著當中的最惡的《金瓶梅》。

《金瓶梅》就是對應了當年的哥白尼。《封神演義》就是對應著當時的諾查丹瑪斯。東西方文化在人間的傳遞,在時間點上是并行的。所以中國人走到今天,色欲充滿上下一切的環境中。而在西方科技充滿了一切,所以華為只能偷。華為只能偷,用女人、用金錢,這是共產黨的方式,它不可能創造,不可能。

人家說中國人聰明,全去給人家打工的,在硅谷一帶都是給人家打工的,這是很有趣的。有人說那人家有微信有微博,人家也挺厲害。全是抄來的,全是偷來的、抄來的,模仿出來的,不是他們創新出來的。而大預言影響著一切,而今天大預言在西方影響著一切。

而在中東方共產黨無論多邪惡,它的魔鬼的力量超不過《西游記》跟《封神演義》背后神的力量。如果它能超過這兩本書背后神的力量的話,早就給破四舊破了,對吧?《金瓶梅》在環境中全都給封殺了,結果毛澤東印了200本大開本,讓共產黨的核心人員男人們自個看,它存在的根本。所以毛澤東在參加陳毅的追悼會是穿著睡衣去的,搞不好就沒穿內褲,他費事。它的存在就這么存在。

我以為就在文藝復興,在明朝的時候,就定下了這規矩。那毛澤東最崇尚的就是朱元璋的“廣積糧、緩成王”。你看今天鄧小平說的什么“韜光養晦”跟毛澤東的推崇的“廣積糧、緩稱王”是一樣的。所以習近平犯了大忌,整個毀了,這一圈就完了。

我不知道朋友能不能理解,所以我剛才講的意思就是說當時代的一切出現之后,眼前發生的全是過程。但它是立體來的,什么叫立體來的?在《封神演義》里面有元始天尊、老子,這是出現在環境中直接動手的神仙。其實包括女媧也都動手了,女媧把狐貍招來都動手了。

從上到了廣成子的十二金門,然后再到了二郎神,整個這一波人,所以在神界就出現了四層。而到了人中,就出現了周文王,這是一個層面。周文王跟他的長子是人中的杰,他的長子可以能夠抵御妖怪的陰邪的誘惑。妲己躺在他懷里,他可以不動心,所以他老早就死了。

老早死了,這是人中太少有的。而文王演繹出周易。人可以達到這個境界。而剩下的黃飛虎也好,這些人同樣是人中的好人,人中的杰,他們死后被封成神。而留下的是武王帶著后來剩下的人被封為諸侯。所以正的力量,你可以看到不同的層面、生命層面展現的。

這是斬妖除魔在一個固定的空間里出現了不同層面。今天反共的環境當中,打擊共產黨的環境當中,同樣出現不同層面。

所以我們可以這么講,在此之前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很多人接受或者不接受。法輪功學員有斬妖除魔、天滅中共,這是法輪功學員講出來的。他講的是神與魔之間、佛與魔之間的對壘,而不一定被人接受。但時間走到今天,我們看到太多的人反共,對吧?在環境中各種方式反共,我覺得這就是時間背景之下,在今天固定的空間的環境中我們看到的一面。

那當然正的力量,他最終的生命歸屬跟他的來處相關,跟他的使命相關。如果你看不到這一面的話,我為什么說有些反共的人在利益上反共,你會看到他的局限性,同時他會使用各種各種方式方法,但是在反共的概念中,你是我覺得是可以成立的。但是在生命的層面上,如果你想提升自己生命層面的話,我覺得要有清晰的認識。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這么說的:陳同佳案。這有一個時差問題,我們剛跟大家分享陳同佳案,這是一個很特別很有趣的概念。陳同佳案:今天香港的一切、發生動蕩的一切由他而出現。他被判了29個月的入監,23號他出獄。這就是當時出獄的場面,而接他的人不是他家里人接他。他應該在香港就變成了是個自由身體,是個牧師,而這個牧師卻是中共國政協委員,所以給他弄到了天主教堂去。

那陳同佳案的特別之處就在于它的核心在香港政府,在林鄭月娥。陳同佳當年跟女朋友來到了臺灣,在臺灣的旅店把女朋友殺了。兩個人都是香港人,當他逃回香港,那臺灣多次要求香港來進行司法互助,要把這個人作為個案,要把這個人抓捕歸案,香港拒不執行,第一個

第二個,被殺的人是香港人,殺的人是香港人,香港有理所應當的司法管轄權,對吧?你逃到天涯海角,你們兩個人拿的是香港護照,拿的是香港的身份證,良民證,那你是香港人,香港當然有司法管轄權。

可是香港在這件事情上,在中共的影響下牽扯到臺灣主權問題,它就不去執行司法管轄權,非要把責任推給臺灣。而臺灣又把這個人拿不過來,他跑了嘛,因為中華民國跟香港之間沒有相互引渡條約,所以就拖了這么長時間。而卻以另外的罪名,香港把他關到了香港監獄。結果在23號他刑滿將要被釋放的時候,在今天香港已經出現了如此動蕩的時候。

而香港的動蕩,卻是2019年初林鄭月娥以他作為借口,突然拿出兩岸三地要建立所謂的相互引渡條約,法律上的條約,其實是要把香港人送到大陸去。每一個過境香港的都有機會被送到大陸,所以在司法獨立的本身上,香港將失去它獨立的身份,這是“反送中”的整個事件。“反送中”做不下去了,結果今天陳同佳出來之后,臺灣人要他,這個時候在他出獄之前,結果港府跟中國大陸又給中華民國設套,說他愿意自首。

他已經是嫌疑犯,他自己都認了罪了,在公開場合認了罪了,他怎么去自首?所以當他去自首,以自由行的方式來到中華民國的時候,中華民國將喪失主權地位,同時失去了它的司法管轄權的概念。

而這里面的更大的成分就是主權地位。可是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香港給臺灣設一套,既打它的主權地位,同時會促成一個客觀事實,任何在中國大陸、在臺灣、在澳門犯法的香港公民或過境香港的其他人,只要中國大陸提出司法問題、提出法律問題,香港警察就會抓捕他,來等同陳同佳的案子送到中國大陸。

“送中條例”沒通過,但是“送中”事實會被陳同佳的案子給做實。英美的法律叫做什么類案法,就是說在過去歷史時間里面只要有一個類似的案子判成什么樣,后面類似的案子將造訪的那個案子去判來來秉承法律的一貫性。在時間的過程,法律的一貫性。生米做成熟飯,對吧?兩個人結婚沒舉行婚禮,但是已經成為事實,它給弄成這個了,對吧?

所以這是今天大概在10月20號、21號港府跟中國大陸給中華民國設的套。中華民國沒上當,堅持要求司法的這種程序的過程,而且強調陳同佳案是跨境犯罪。強調跨境犯罪,強調這個案子本身必須有著正常的司法程序。所以中華民國的警察、中華民國的移民署都要來到香港境內去接他,去抓捕他。那香港如果接受的話就會成為事實,香港一接受,那香港承認了中華民國的主權國家、主權地位跟司法獨立、司法管轄權。那港府他就害怕了,對不對?當它一害怕的時候,它知道這事惹大了,它就拒絕了陳同佳,拒絕中華民國以這樣的方式來接陳同佳。

它一拒絕這事就麻煩了,因為一個殺人犯在香港出現了自由之身,結果在香港社會里可以自由走動,那當然他沒犯法啊。沒辦法,香港法律又不行使司法管轄權。那現在的場面截止到我們做節目,他還沒有飛到臺灣去。臺灣的聲明就是說他來我們會接受的,我們一定要還給一個香港人一公道,因為被他殺的是香港人。

可是這個孩子對臺灣的法律不熟悉,臺灣是有死刑的,他直接承認這種殺人會被判死刑的,估計他出獄之后,他有可能意識到。所以已經一天多了,23號出獄,按正常應該直接飛到臺灣,他沒飛,24號早晨也沒飛,我們沒有看到飛,那這事就麻煩了,對吧?

而香港本身在處理這件事情非常壞,它在同一天,就像我們剛才我們看到的這個題目,在同一天,香港政府正式來到立法會,宣布“送中條例”撤回。陳同佳如果以這樣的方式會送到臺灣的話,而香港政府宣布撤回“送中條例”正式撤回,而陳同佳來到了臺灣,真正“送中”的實力就是說不通過法律程序被香港警察直接把一個異地犯罪的人直接送回了臺灣,時間上是連恰的,時間上沒有任何司法上的空隙,可是將意味著從今天開始,從23號開始,任何被中共國安部、中共公安部判決有罪的人,香港的警察可以按照這個案子抓人,透過港鐵送到中國大陸。

比如說李嘉誠在北京吃了碗豆腐腦,少給人一分錢,豆腐腦的老板把他告了,那豆腐腦老板告了他,北京東城區法院發出傳票,北京東城分局的公安就跟警務處處長聯系,說李嘉誠少給一分錢,香港警察就到李嘉誠他們家把他抓了,從九龍西站坐港鐵送到北京城東城區。他可以這么做,因為陳同佳是這么做的。

所以現在打來打去就是兩點:第一,中華民國的主權地位跟司法管轄權;

第二,就是中共要以這樣的方式依然做實把所有港人置身于中國大陸的司法體制的威脅之下,所有過境的也就是講說送中條款撤離了,而事實要生米做成熟飯。

現在看來它根本沒做成,因為在中華民國的認識中已經揭穿出它的邪惡。所以這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也就變成了中共魔鬼的力量已經不存在了,魔的力量不存在了。那鬼想戰勝人,而今天的香港人是與神同行的時候,那鬼只有死的份,不可能出現它所期待的結果。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