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學者:美國現在到了要與共產中國脫鉤的時候了

2019-10-23|来源: Sound of Hope/希望之聲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23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報導)美國智庫學者本·溫加滕(BenWeingarten)周二(10月22日)發文說,西方的商業與共產中國的利益和金錢攪在一起越久,中共就會越強大,並且是以美國的長期利益為代價。他認為美國現在到了要與共產中國脫鉤的時候了。

本·溫加滕是美國多個智庫的研究員,他是位於紐約的“倫敦政策研究中心”(theLondonCenterforPolicyResearch)的高級研究員和位於加州的“克萊爾蒙特研究所”(ClaremontInstitute)的研究員。他還被選為“美國研究基金會”(FundforAmericanStudies)2019年度“羅伯特·諾瓦克新聞業”(RobertNovakJournalism)的研究員。

目前,本·溫加騰正在寫一本關於美中政策的書。周二他在保守派網站《聯邦黨人》(TheFederalist)上發表文章說,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中最重要的部分是認識到美國政府假設的一個歷史前提是錯誤的,那就是:支持中國的崛起,及與戰後國際秩序的融合將使中國開放。近期的幾件事情表明,這個作為美中政策50年基石的理論不僅僅是錯的,可能反著說才是對的:支持中國崛起及其融入戰後國際秩序,實際上是讓美國淪陷了。

換句話說,自從尼克松總統1972年訪問中國後,美國變得更像共產中國,而不是中國變得更像美國。我們可能一直在自掘墳墓。

許多著名的西方公司因為商業利益而向中共屈膝並自我審查。這些公司的業務包括汽車、時尚、酒店等。NBA也是其中一個,而且是特別諷刺的一個,他們有許多虛偽十足的“社會正義勇士”,當他們與共產中國的巨大利潤和資金聯在一起時,很難找到一個願意允許可能惹惱中共的聲音出現。

與中共的聯繫加重美國商業腐敗

曾擔任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首席中國戰略家的斯伯丁(RobertSpalding)最近出版了一本新書,名叫《隱形戰爭:(共產)中國如何在美國精英沉睡時崛起》(StealthWar:HowChinaTookOverWhileAmerica’sElitesSlept)。斯伯丁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在書中披露說,在美國的“政治正確”之風盛行、文化衰退、大公司自我審查、言論自由被侵蝕的情況下,那些對揭露中共暴政本應極有興趣的美國組織卻在保持沉默。

中共不是美國言論自由被侵蝕的根源,但卻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也是主要受益者。毫無疑問,在所有外國勢力中,中共對美國的自由威脅最大,與中共的商業聯繫導致的腐敗尤其嚴重。

國內外雙重審查

我們在幫助中共審查我們自己的時候,中共甚至對來自美國、沒什麼威脅的東西也進行審查。據《好萊塢記者》(TheHollywoodReporter)雜誌報導,塔倫蒂諾(QuentinTarantino)的影片《從前,有個好萊塢》(或譯“好萊塢往事)(OnceUponaTimeinHollywood)之前得到批準在中國的影院上映,但最近被中共監管機構莫名其妙地叫停。

據說是李小龍的女兒(ShannonLee)直接向中共國家電影局申訴,要求修改影片中對其父親的描繪,因為她認為影片沒有反映李小龍的真實人生,只是滑稽的模仿。

據國務卿蓬培奧的一則推文,塔倫蒂諾拒絕按中共監管機構的要求修改影片,可能面臨數百萬美元的影片發行損失。

中共最近還禁演動畫片《小熊維尼》(WinniethePooh),因為小熊維尼長得像習近平,被認為是在嘲弄習近平。

那麼偏執狂,就真得很厲害嗎?

回頭想想,中國當局禁演一部有關中國明星的電影,這顯示了中共的強大還是脆弱呢?

如果外國人的一點並不強烈的評論,就會遭到中共控制的媒體的威脅,要採取懲罰行動;如果與中共論調有任何不符,無論國內國外都必須被消音、譴責或威脅要受到懲罰,那麼習近平就是無所不能了?

暴君的暴政時間常常比反對者預期的要長。但如果一個政權必須用鐵腕統治,那麼它的基礎還牢固嗎?當一個政權不能容忍不同觀點時,不就導致脆弱嗎?用恐懼來控制的馴服文化和信息封鎖也許是一種優勢,但不也會變成劣勢嗎?

美國開始採取行動了

對待共產中國的態度,川普政府與美國的企業截然不同。

美國司法部打擊來自中共的國家安全威脅已有建樹。例如,一位中國公民因密謀從美國向中國非法出口軍事和太空技術而被判刑;證券交易委員會對許多中國個人和有關聯實體提起申訴,指控他們參與了大規模的市場操縱計劃,影響了3,900多種證券的價格,從而賺得數百萬美元的非法利潤;馬薩諸塞州地區檢察官辦公室對其中的兩人提起了刑事指控。

同時,有消息說美國國會和川普政府可能正在考慮行動,將影響到中國公司進入美國的資本市場,這是中共賴以生存的中國經濟的命脈。美國國務院說,將要求所有中國外交官“在與州政府官員的正式會議、與地方和市政官員的正式會議、對教育機構的正式訪問以及對研究機構的正式訪問之前,須通知國務院”。鑒於美國外交官在中國的行動受到限制,這一措施的目的是要求對等。

這些行動只是美國政府加快改變整體政策的縮影,旨在扭轉導致美國協助和支持共產中國非和平崛起的政策。

主動脫鉤是最好的選擇

今天,西方面對紅色中國時的軟弱,以及中共窒息國內民眾的聲音,顯示出習近平和中共的強勢。西方文明社會的成員與共產中國的利益和金錢攪在一起越久,中共就會越強大,但卻是以我們的長期利益為代價。

如果我們想保持我們的自由,美國人和所有西方社會都必須回答一些棘手的問題:我們是否想主動與一個最終想統治我們的政權合作?有什麼辦法可以在不被中共腐蝕的情況下,在具有戰略意義或社會影響力的領域進行商業合作?對一個具有全球霸權野心、並欲以超限戰實現目的的政權,我們能與之建立一種“雙贏”的關係嗎?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