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加強洗腦教育中國教師不“講政治”將受處罰

昨天,我們當地開了一個涮羊肉的館,叫快樂小羊。據說國內挺有名的,有朋友說,濤哥,吃飯嘗嘗人家快樂小羊。說不上好壞,給我的感覺,那個店是在一個原來舊的店的基礎上開的,也是涮羊肉的。

我覺得挺感觸的,進去那店一看,除了是新的,其它沒有任何特點。說沒特點的意思其實它里面沒有一種生命內在的文化的東西,就是為了掙錢嘛。但是很顯然是一種缺失。缺失的意思做個比較很多人愿意去買意大利人做的皮鞋也好,就是人的日常的消費品。其實包括意大利做的那個煙斗。

男人嘛,你看那個煙斗還有刮胡子的那個,你就看那東西,你能看出它100年200年。現在那東西,啪,電動的,我個人從來不使,沒有任何生命感觸。你知道拿電動的刮胡子,給我的感覺就象那羊剃毛一樣。我沒有反對任何人去用這個,不是這意思,我是說,生活的過程是一種品味的過程,是一種自己生命存在的過程。

今天太多的朋友在利益上去追逐,那電動的嘩一禿嚕多給勁啊,就象那個新西蘭人剃羊毛似的,就給禿嚕沒了。

現在很多店鋪基本開的是這樣的,有些館子想開出一些傳統的文化的味道,但是就我個人感觸,開的時候,他想追尋,開不了兩天,就變樣了。四川館大多弄個臉譜,掛上辣椒。然后就沒了,其實你再看,什么樣的都有。

所以,就我個人來講,是一種體會,意思在哪兒。在表面上這個餐館是這么個過程,進去了就吃飯,吃完飯出門的時候,因為幾個朋友去吃飯嘛。然后我就給開門,我注意到當時吃飯的時候人多嘛,有人進進出出的。進來倆人,出外頭打電話抽煙的,那年齡可能都比我大,人家進來,我就給人家開著門,他們來了一句:謝謝,石濤老師。我這話就跟不上了,他就回頭沖我一笑。

這里還是跟大家講,這個不能稱老師,我個人不太接受。早跟大家解釋過,如果你覺得在我們節目中,你能接受這一份說法的話,接受我個人認識的話,這是彼此之間的緣分,第一個。

第二個,我跟大家分享的一切,不在任何書上存在,只在自己個人很愚笨的跟隨著師父的教誨,自己的體悟,其實也根本不是體悟,就象我們講節目,沒有任何稿。有人問,它哪來的?它自己出來的,腦袋里自己出來的。怎么出來的?不知道。就跟大家這么聊天的時候,它自己出來的。

所以不是我個人如何,而是師父給予的。所以師父在上,我沒有資格被朋友稱為老師。

這個咱們講清楚這事,這個不敢接的。你要讓我說,在《封神演義》里講過,違背誓約的,違背師父的,那叫欺師滅族之罪。

可能有朋友覺得說,哎呀,太嚴重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那是朋友的認識,我自己的認識是我個人自己的認識。在任何一個問題上,有著個人的看法。

與此同時,也跟大家分享,其實在民間,很多朋友有著生命的認知。所以到了一個店鋪,店鋪里裝修的一切,我看不到任何生命的感觸,但是吃飯的人當中,卻有著同道之人,有著大家認可的這種生命的認知,這是今天現實環境中我覺得是非常有的一比的。在中國的社會充滿了這個,在中國人的環境中也充滿了這些。所以反過來,既沒有希望,又是充滿了希望。而最好的東西在民間,就在最日常的,人們舉手投足之際,能夠展現出生命的故事。

就在我碰到這個朋友之前,到超市——就是國內上海剛剛開的那個Costco——去那買東西,有倆年輕的小姑娘,一個小小子,我不知道他們在那兒干嘛,我從那兒過,突然就問我說,你是韓國人?我就搞不懂。人家用英文問了,我說我不是韓國人。他說,難道你是中國人?我說,什么難道我是中國人?我當然就是中國人。她說,喲。我說,你啥子意思來?她的原話:先生氣質很好,我以為是韓國人。

我不知道他們是干嘛的,說句難聽話,在今天的Costco,在我住的當地,用中英文寫的,請保存好你的手包,你的手機。

我原來沒見過,那意味著什么?有騙子,有偷東西的。

出來這么多年,很少在Costco見到這種提示,但現在有了。我不想說那幾個人是騙子,但他們到底為什么這么做?我不知道。也可能朋友之間年輕的嘛,大家去打賭啊,說猜猜看這個人到底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

那女孩挺大方,說,先生氣質很好,沒想到是中國人。你說這話里是什么意思?說話的是北京話。

這是今天,在現實北美社會當中很普通的概念,可能很多人沒有注意到這樣內在的含義,而內在的含義的本身,無論對方是誰,他隨口講出來的話,他帶有什么目的,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是,在一些大陸人的眼睛里,不具備生命氣質,他才這么講。這是日常生活中碰到的。

我想說,如果真的不具備的話,就是不具備生命認知的,就是我一直跟大家說的,利益至上的人是下賤的,所以你不可能有氣質。

我見過30年前,就在北京城,那時候一套西服1萬5千塊錢,有人這么穿過,我也見過這人。今天一套西服,那是BBC報導的,8萬美金,那是BBC的主持人說,我穿不起。然后這塊肉跟這個西服兩碼事。

我說的意思,這個東西關鍵要看人內在的。一個人內在的對生命的認識,他每個細胞都跟他的生命認知是等同的。沒有這一份等同,對自己就是糟蹋。其實現在就是存在這種大善大惡的概念。

有朋友可能會講說,怎么才能夠達到?拋棄你的利益之心。如果說你找師父,我個人覺得,你只能成為我師弟師妹,沒有第二條路。第二條小路都不存在,甭說大路了。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趙紫陽低調安葬民間公墓,中國領導人“身后事”仍敏感》。

這個我覺得沒什么可講的了。

【10月18日下午一時,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在逝世14年后,與夫人的骨灰合葬于北京昌平區民間公墓天壽園。趙家子女在經歷多年波折后,終于在父親百歲冥誕之時,遵循了中國“入土為安”的傳統。在此之前,趙的骨灰一直放置在他北京的故居。】

據說下這個命令的是習近平,應該沒有第二個人下這命令了。

入土為安這是中國人的傳統。趙紫陽,現在30歲左右的年輕人,完全不了解,完全被扼殺了。而趙紫陽胡耀邦經歷了整個一個年代,是在中共體制之下,相對開放相對人性的年代。從而他死后,只能被放在人的環境中,所以他進入了民間,跟普通老百姓一樣,所以他是個人,被埋了。

八寶山都是獸,高級動物被埋。所以他回歸于人的環境。趙紫陽的歸宿就是對今天所有對共產黨抱有希望的那些人最好的答復:共產黨不是人,想做人,就得被共產黨轟出去。

而人們在現實環境中的討論,是在利益的角度去討論。因為你比如說,換個人吧,李鵬,這是相應對等的。李鵬,他的能力他的一切的東西,都無法跟趙紫陽相比,但李鵬死的時候,死給了習近平看。也就告訴習近平,你到底是跟我這條路走呢,你是被釘死在那兒呢,還是應該象個正常的人。其實任何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兩面。

所以趙紫陽的入土為安,跟今天我們看到的包括李鵬的入土為安,8964結賬。這是當時最上層的兩個核心式人物。趙紫陽入土為安,習近平定位,其實是給習近平同樣一個明示,你是人還是妖?

當習近平把趙紫陽放在八寶山之外,但又入土為安的時候,給習近平自己的概念就是你要做人,你還是做妖?人是趙紫陽,妖是李鵬。

30年河東,30年河西,我覺得其它沒有什么任何意義。所以中共的體制是殺人的,中共的生命的本身也是殺人的,所有與人相對應的,非人類的才會歸共產黨所有。可是它表現的是在利益上,何談氣質?

一個利益下賤之人,就象我跟大家解釋過,在馬路上看到很多人,女孩做不好的事情,就象那個蛇精臉似的,你就這么一看,她就是只蛇。蛇精臉的女孩眼睛一定睜得大大的,不眨巴眼,誰盯著她眼睛,很多男人愿意盯這樣人的眼睛,你自己會感受到一種寒氣,攝你心魄。你看著她是個女孩,拿眼睛看你,搞不好里面就是那只蛇,用芯子來舔你呢。蛇的芯子伸出來的時候,誰看到是一種光芒?看到的都是寒氣。

沒跟你說嘛,大陸盛產傻男人。當年的妲己在臨死的時候,一回頭,就把那5個要去斬她腦袋的大老爺們全弄衰了。今天那個蛇精臉,回頭看你,你在馬路上遛彎,你跟著媳婦逛商場,你坐在邊上看西洋景,你看見兩只三只蛇精臉,兩眼睛一盯你,類似。

有人說,胡說。你問你自己,那眼睛盯你的時候,你自己就魂不守舍,而且你的想法立刻就奔下三路去,不用告訴別人,明白的人一看你,就這個。你說一看你就這樣,正經的人,不就扭臉就走啊?

有人說,我這身邊人還有好多呢。是,好多跟蛇精臉是同類的動物,表現出人來。

我以為在中國的社會中,今天就是這個。所以今天就是妖怪盛行,狐黃白柳,豬馬驢,什么都有,就是沒有人。而剩下的人就是高貴的,我覺得能剩下就是高貴的。今天你看到的故事就這個。

所以趙紫陽這個事情,他是入土為安了,但他從生命上在告訴他自然是從共產黨當中脫離出來了。共產黨不要他,共產黨不要人,共產黨要吃人。

《加強洗腦教育中國教師不“講政治”將受處罰》。

以政治為說辭,泯滅人性,吃掉你生命的主,吃掉你自己內在生命的根本,這是關鍵的。將受處罰,處罰什么?讓你利益上受損失,你不被我洗腦,你不接受這一份東西,將在利益上遭到傷害。

這個就是強奸的道理。以利益為中心,這就是今天的中國社會。

可能很多朋友會說,那對中國人太不公平了。很多人在感嘆對中國人不公平的角度,全在自己的利益受傷害的角度去認識的。所以這一份被傷害和這一份感觸,申訴著不公平的感觸的本身,同樣是中共體制當中利益觀念所致,你會發覺這樣的感觸的本身卻對自己毫無幫助,你也逃脫不了苦難。因為你的價值觀還是共產黨的價值觀。

換句話說,以這種精神被強奸的概念的存在的方式,同樣是你自己招來的。

如果你聽不懂,我們說那蛇精臉,你在那兒看呢,老婆過去一大嘴巴就給扇過來了:瞎看什么你?哎呀,老婆不能賴我啊,你看她那倆眼睛勾勾的,我受不了啊。你真不能賴我啊。除非把那眼睛給捅瞎了。這就叫利益。

更坦承的說,老婆,我跟你說,她就從那一過,我也管不住我自個兒。

現在的很多女人,更大方,她蛇精臉,老公你等著,你給你弄一把。她自個兒弄一把,人大方。那哪叫大方?那叫浪蕩,放縱與浪蕩。

所以,這是生命環境中造成的。以政治的概念,摧毀對生命的尊重,對自我生命靈魂的尊重,而它的威脅之處,就是不讓你掙著錢,你想在我這兒干活,你就得聽我的。這話天經地義吧?可是它摧毀的是你人,所以民間對應著另外一句話,共產黨養了我,所以我就愛共產黨。豬都不如!

共產黨養著我,所以我就愛共產黨,所以我就得聽共產黨的。大馬路上男人,養一堆女人,女人就得聽他的,有區別嗎?給女人錢花,這女人就得讓他隨意滿足,自己也樂了。

一個道理的。這就叫滅絕人性,這就叫對生命的污辱。

所以我還是說那句話,你不用羞恥于聽這樣的東西,你覺得好象你羞恥似的,其實你自己類似。就象咱說的那話,洗澡堂子里沒流氓,流氓都在高檔的寓所里面。流氓都靠著物質上的一切來美化自己,而赤裸著淫蕩著自己下賤的靈魂。

【中國教育部、中共宣傳部等五個部門近期下發文件,當局要求各中小學須嚴格按要求配齊思政課教師,對在教育教學活動中損害黨中共中央權威、違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以及不能勝任思政課教學的教師,及時調離或退出思政課教師崗位。】

思政課這個年代,是我們當初上大學出現的,如果沒記錯的話。現在叫首都師范大學,原來叫北京師范學院。一個中文老師,那個人姓李,在講著中國5000年的歷史,橫跨到共產黨的偉大。

那時候我們這一波可能都快畢業了。異軍突起,在當地。宣揚的是民族主義,后來聽到的就叫思政課。中間因為間隔很長時間了,咱也沒管這事。所以思政課就是洗腦,強奸洗腦。那個人是否得到好下場,忘了,不知道了。但是北京師范學院出來的。我印象中是中文系的或者歷史系的,他不是政治系的。歷史系用了歷史的故事,在講述今天共產黨站在“歷史偉人”的基礎上,帶領著今天的中國人民走向多么偉大的“輝煌”。

所以中共的邪惡在于,當人們剛剛樹立世界觀的時候被洗腦的過程,所以這份的洗腦,就跟我們剛才說的趙紫陽完全形成對立,就是應對的。趙紫陽是反對中共,就是他所表現的一切是生命的,從而與今天中共洗腦的一切是對立的,所以死去的趙紫陽跟今天習近平王滬寧把習近平的腦袋洗了之后,所推崇的一切完全是不同的。

在中共的體制之下,趙紫陽是人,被洗腦的老師是鬼。就這么講,或者說,王滬寧就是鬼。這么對立起來,就能聽懂。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