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南方公園》在中共國遭禁

2019-10-11|来源: |标签:《南方公园》 中共国 

我們還說10月1號習近平招鬼,招鬼上身。我記得我們原來講過故事,就是我個人曾經經歷的故事,那是10多年前,我忘了是2001年還是2002年,去德國,在德國的柏林市政府門前有一個大花壇,那個花壇跟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兩個雕像是一體的,那是獨立的一個概念。

跟柏林市政府中間是廣場,很大的一個廣場。很奇怪,共產黨的體制下很多都是大廣場的。你看看美國紐約那個時代廣場,那也太摳緊了。中共體制,共產黨的體制,號召的體制,洗腦的概念,都是由大廣場裝人的來表示它所謂國家的強硬。柏林市政府如果在這邊的話,這是這是房了,然后這是廣場,所以那個花壇水壇跟馬克思恩格斯的像是在這個角上。

那年去的時候,有個朋友,美國人,洋人來的,有本事,他說這個地方有鬼。我說你怎么知道有鬼?他說我看見了。那是在那待了幾天之后最后一天,最后一天晚上他說咱們到那捉鬼去吧。那時候這個東西對于我個人來講我沒有任何害怕的。當時大概去了4個人,到了那之后沒什么人,那都夜里八九點鐘小十點了大概,那地方沒有人。

當到了那,他就指說在哪,他就指那個花壇。由于那個水壇,它是8個方位的,向中間噴水,而這8個方位本身包括有8個動物:蛤蟆、蛇、鱷魚、螃蟹都是這類的。我們一般來講認為這種東西都是比較惡的。所以就用那些修煉人的概念,說除它,那一般都是打坐了。

我印象蠻深的,這個花壇是在這個位置上,馬克思跟恩格斯的像是在這個位置,我坐的位置正好插在它們中間,就4個人,4個方位,插在他們中間。我往下坐的時候,就這個肩膀,你知道冷風寒風,只能叫陰冷之風,嘩打著我的肩頭過去,那是能感受到的,完全能感受到的。那是就我個人來講,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陰鬼之風。我當時過去了我還說這鬼跑了,就是那個意思了。就是跟鬼之間,不搭邊的鬼,跟鬼之間有個明確的交往。

后來我印象蠻深的,第二天就回家了,回到家之后本來就是在進海關的時候,從柏林那邊往回飛,往北美飛的時候,德國那個海關說你這護照有問題,給我卡在那,非說我護照有問題。后來當地的朋友問我濤哥怎么回事,我說沒事,我說鬼跟上來了。

真的,我當時明確講就是鬼跟上了,肯定沒事,你看一會就沒事了。朋友說想辦法。我說不用,你根本不用想辦法,你就等那鬼,把鬼干掉就完了。大概耽誤了一個多小時,那飛機也耽誤了一個多小時。等我回到這邊,后來回到這邊晚上了,朋友們說出去吃飯,我說走,吃飯去,就說鬼的故事。

我開車一打那個車,然后那車前頭噗就冒出一股煙來。我現在忘了是點火器燒了呢還是電瓶燒了,我忘了。但當時我自己的概念就是鬼跟著來的。那個時候很早了,那個十十六七年前了,鬼跟著來的,它進不了我的屋,但它可以在外面,但是很有趣很有趣的一種經歷。

所以當習近平招鬼上身基本就完蛋了。很多親朋好友家里有死過人的,與死去的親人有過交往的,很多人死去的時候不是平安的,不是平平靜靜的,有著各種的表現,在某些情況下是討債的鬼上身,這個咱們原來也講過這故事。所以今天中共就是這么個狀況,所以我個人跟大家解釋過按天死,它是數天的。

貿易戰是按照多少個月的。那香港是按照多少個星期的。共產黨,天滅中共,光復大陸。時代革命,光復香港。天滅中共,光復大陸,中華民國很可能就回去了。中間可能會有一些很激烈的碰撞,但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這是命運。

紐約時報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南方公園>在中共國遭禁,發表“道歉”聲明》。那基本上現在看到的故事,NBA、《南方公園》跟電游,這些大腕們開始出來反抗。《南方公園》是一個卡通片,那我個人從來就沒看過《南方公園》。但這一次出事情,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所以一開始在推特上看到了那段故事,我只是覺得蠻有趣的。

他制作了一些道歉的說法,而在整個影片新的影片中就講述了現在香港的事情。所以香港的事情走出了香港的地界,現在是影響到北美各個行業,那很快會影響世界各地。在我做節目的時候,我看到消息NBA在中共國應該是湖人隊跟籃網隊可能在上海虹橋體育館比賽,據說是爆滿。在此之前很多人講說要抵制它。

在此之前就是昨天的時候,星期三的時候,上海已經把所有NBA這一次中國比賽宣傳的宣傳品全都給撤了,但是現場比賽依然是滿場的。有人拿著國旗在外面發國旗,有人去罵莫雷。罵莫雷就用了中共官方的說法,就把他媽內褲給脫了,帶著那東西出來的。

那國旗呢,有個人拿國旗讓NBA的球員簽名,那個人就簽了,旁邊一幫人罵他,你這叫侮辱國旗法,那是侮辱國旗法。所以NBA的最新動向就是比賽現場爆滿,那些普通的民眾把中共姚明挑起來的抵制NBA,就等于給扔掉了,現實的環境中就給扔掉了。

而《南方公園》在同時間出事了,出了一季嘲諷中共國的審查制度以及對美國娛樂業的影響之深遠。隨后這部久播不衰、因其嘲諷引起過不少爭議的喜劇中心畫劇在中國的主要播出平臺被刪除。其實它主要就是其中的一季最新的一季大概第300集出現的,他講說在他最近幾集改變了過去的風格,側重了政治和文化的諷刺,沒有放棄挑戰底線的風格。

當時那個那一季叫做《中國樂隊》,你現在查查“中國樂隊”已經沒了。里面嘲諷了小熊維尼,嘲諷了習近平,嘲諷了在香港爭取自由香港的過程中中共的態度。那《紐約時報》報道主要是介紹事情的本身,《南方公園》的制片人在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跟NBA的概念不一樣,因為它就是一個制作片。兩個制作者發布了一個假的道歉信,其實就是另類道歉聲明,嘲弄了NBA,侮辱了習近平。

我們太愛錢了,我們愛錢勝過了自由與民主,習近平一點都不像小熊維尼,真的一點都不像,我們像NBA一樣,非常歡迎中共國的審查制度來到我們的家園,來到了我們的生命的內心。

這個說法基本上可以講說跟北京人的嘲諷的概念是類似的。它完全是以一種贊許的方式去嘲諷對方的存在。其中提到說馬什飛到中國,希望在那里拓展他的大麻生意,結果在機場被抓了,在勞改營里見到了小熊維尼,小熊維尼為什么被關了?因為有人說像習近平。所以這是它在講述著今天中國的社會環境。

拓展他的大麻生意飛到中國,其實是嘲諷中共國把芬太尼毒品輸往美國的概念。整個是嘲諷今天中共體制本身在國際社會中它的所作所為。然后在南方公園的孩子們組建了一個月,理想是拍一部片子,講述他們的故事。那中共國的審查者接受了,以便他們不會失去進入中國市場的立場,但他只是男孩不要提達賴喇嘛,不要提器官移植,不要提同性戀,除非你想在中國賺錢的話。

所以當他提到這些的時候,說不要提不要提的時候,那就變成了提,對不對?那中共國懼怕達賴喇嘛,中共國做著非法的活摘器官的生意,其實影片里就是闡述這些。很大膽的闡述了這些之后,然后看男孩們厭倦了,我想為我們自己感到驕傲,為了在中國賺錢出賣自己理想的人,你啐一口他吐沫都是對你自己生命的浪費。我覺得人家表達的概念就很簡單,利益,對不對?賺錢是利益,中共用錢砸死人。能夠用錢砸死的,那是人嗎?是人嗎?那是肉,不是人。

另外一個,10號發生的,美國參議員克魯茲訪臺灣參加了雙十活動,他就成為了近幾十年來美國參議院首位出席中華民國建國國慶的主要的美國政界的人員,他是現任的參議員。因為《臺灣旅行法》通過之后,上至美國總統都是有權力直接以正式訪問的方式來到臺北。

那克魯茲出現在雙十慶典上,等于是對中華民國的本身的確定認可。克魯茲是35年來第一位出席中華民國雙十國慶節的美國參議員,臺灣的外交部長說:您的光臨將使我們的雙十國慶節更加光彩,我只想感謝您來到臺灣,在任何場合都要感謝您為臺灣發聲。

克魯茲是堅決反共的,《臺北法》、《臺灣旅行法》、《臺灣保證法》等幾乎他都參與了連署。所以在我角度來講可以看到,中華民國在這個過程中,在中共用錢買下那些小國的過程中,中華民國跟美國本身卻恢復了越來越正常的生命之間、人性之間與尊嚴之間的人與人之間的這種國度的往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