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緊急狀態法”是殺掉共產黨的開始

2019-10-08|来源: |标签:“紧急状态法” 共产党 

有朋友提到說現在越來越像新版的《封神演義》,因為談到鬼了,談到英靈了,那習近平也這么干了,香港也這么干了。其實《封神演義》一開篇提到一個概念,當商容跟紂王說明天是3月15號,是女媧娘娘的誕辰日,要去祭拜女媧,應該去給女媧上香的。然后紂王就說了一句:女媧是何許人也?商容就答了一番。然后紂王說好,如果照老宰相這么說的話,我們明天就去。

然后《封神演義》就說了一句話:漫江撒下鉤和線,從此釣出是非來。短短的一段陳述,紂王卻不知在他的概念中,當他走到滅亡,就是商朝滅亡的時候,作為商朝的王卻不知祖宗,卻不知是女媧造了人,卻不知女媧能夠煉五彩石來補天與公共事之間的這種沖突。里面暗含的就是紂王的狂躁,那種自大、目中無人,用現代話可以這么說。

在他的角度里,我就是王,我無需知道女媧是誰,我也根本不知道。而當時的討論的本身,紂王本身的狀況,三宮六院72賓妃,非常的和睦,非常的風調雨順,所以這是一個在當時的環境下出現的場面。那商容勸告紂王,在紂王第7年的時候,在勸告紂王去給女媧上香的時候,結果紂王答應之后,他的評價就是:漫江撒下鉤和線,從此釣出是非來。

對應的是姜太公釣魚:寧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漫江撒下鉤和線是人的貪婪,人的欲望,人的肉欲,人的自我能力的表達。用現在的話,現代精英的一切都為了獲得,什么意思?逆天意,彰顯個人的能力,彰顯個人的權力。

從此釣出是非來,任何一個人在現實的環境中,無論你自己的權利的名義,女人的美貌的名義,今天你的地位跟身份的名義,你都是一個真正的是非逆天意而為之自取滅亡的過程。對應的就是姜子牙的,我們說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不是,他沒鉤,愿者上什么鉤?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同樣是人本身的利益之求。說句難聽話,下賤的理論。

它原意叫寧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順天意,什么叫順天意?順自己的靈魂而走。說句難聽話,今天的人讀不懂,為什么?在利益中,他只在利益中說。在欲望中,他只在欲望中說。那在境界,還有著不同的境界。

所以林鄭月娥、習近平在10月1號請來鬼之后,緊接著林鄭月娥看見鬼很高興。林鄭月娥在北京非常開心,來到香港就撂臉。然后突然10月4號就頒布了“緊急狀態法”。10月5號、10月6號香港人上街抗議,十幾萬人,幾十萬人。比較有名的一張照片,這是在星期日10月6號抓了一個孩子,這個孩子14歲,因為他戴了頭盔了,因為他戴了口罩了在馬路上,旁邊是香港警察。香港警察的偉大,香港警察的權力透過這個方式表現出來。

太多的人在轉這張照片,他還有一組的照片。你看到的是這個女孩的正面照,還有一組照片女孩給懟在那個墻角上,給女孩嚇壞了。三五個大老爺們,她看不著那些警察的臉,那些警察去抓她。這是今天在實施“緊急狀態法”之后,我們看到的今天香港警察的邪惡,這是邪惡來的,對吧?正是這樣力量的對比,你可以看到作為香港警察與鬼同行的時候,他表現出來的滅絕人性的一面。另外一張照片是一個人,這是剛才我們看到的抓那個10歲的孩子,這很可能在警局了,警察抓了之后,用了鐵鏈子跟警察拴在一起,用了鎖頭。我相信朋友們看到之后會有不同的表達,我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已經給放了,通常應該很可能是已經給放了。

當然警察在“緊急狀態法”之下可以延長拘禁的時間,但是這件事情的出名,這件香港警察的做法,它帶來的在整個社會的影響,我相信朋友們可以看到,這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作為“緊急狀態法”本身,這是林鄭月娥在秉承著習近平的宗旨之下走到了極端邪惡,完全與人對立的場面,絕不辜負她“三七婆”的稱呼,三七婆就是三條7。所以今天的中國,今天的香港,今天的現實環境中,完全走入一個軍警的社會,一個軍警的環境。

同時他還抓了一個美國的記者,美國的記者戴了頭套,那警察就問他你為什么戴這個,他說我是記者,我為什么不能戴,就這么抓了他。所以今天的香港社會,如果你看過韓國的電影《出租車》,基本上是講述了當時在1987年、1988年和另外一個電影叫《維權律師》講述了那個時代,好像是在釜山。

當時的韓國是以大學生為主體,抗爭軍政府從而出現的荒謬的狀態。所以現在的香港就類似于當初的韓國,1987年當時的場面。《維權律師》那個電影就是一個學生被打死,他組合出維權律師,而那個維權律師就是后來的韓國總統,那是我們看到的韓國在從軍政府走向一個民主社會的過程。那今天的香港就從一個正常的本來的民主社會,人性的社會走向軍政府的一個過程。

香港的一個大律師就是民主黨的立法會的議員對林鄭月娥的評價。香港立法會的民主派的召集人毛孟靜,明確講說“緊急狀態法”給予了林鄭月娥極大的權力,基本上就是一個軍事獨裁的狀況。所以《禁蒙面法》只是“緊急狀態法”框架下,可以任意制定法律,等于摧毀了立法會,繞過立法會。那就變成了一個正常的政府在現實的環境中變成了一個軍警的政權,香港警察可以做任何事情都是合法合理的,那香港警察如果可以這么做的話,就變成了政府是不合法的,是吧?

警察做任何事情都不會被檢討。如果警察做任何事情都不會被檢討,不會被監督的話,那這個政權就是一個邪惡的,它絕對不是一個民選的政權,它絕對是一個軍警的政權,一個害人的政權。這是香港演化過程中走到今天,在“緊急狀態法”的背景之下,林鄭月娥就是一個獨裁者,而她的獨裁的本身卻是個傀儡,真正的獨裁是習近平來的。那習近平的做法是他的無能的表達。無能的表達的基礎就是在于一個權力者展現權力時。展現權力,那強奸所有人的意志以法律的名義,所以法律本身就變成了邪惡,是助紂為虐的。

《蘋果日報》講:濫用緊急法使得香港淪為警察國家,這是《蘋果日報》的一篇評論。“緊急狀態法”可以封掉《蘋果日報》,可以封掉香港的網絡,封掉人們的手機的使用的所有app。社會不但沒有舒展一口氣,反而人心惶惶,市民在輾轉營業的超級市場搶購食物。這是星期六出現的。

大的連鎖超市整天關門,很多地區的柜員機排出了長長的人龍,在星期一,星期一它是假期,星期一很多人去排隊提現金,而在柜員機出現了限制,美元一個人一次只能提300美元,港幣大概900還是700,那在這個狀況下有人在連續排隊,就是取一回再取一回再取一回。因為香港的金融系統明天開市時會出現什么狀況,不知道,可是在8月份大概有1000億的港幣還是1000億美金流出了香港。

雖然算不上擠提,但是心里不踏實,多拿一點現金已經成為事實,地鐵幾乎全部停止,大型商場關閉,戲院停開,那整個香港進入了戒嚴狀態。所以這是“緊急狀態法”頒布之后,所以在香港幾乎處于一種準戰爭狀態。抗爭的氣氛不是因為黑衣者抗爭暴力沖擊,不是因為車站跟部分商場受損,而是因為林鄭動用了“緊急狀態法”,大幅度擴大政府的權力,改變游戲規則,破壞了市民對制度的信心跟信任。那她搞的蒙面法是第一個,那未來會有更多的直接傷害市民的權利、自由、資產的惡法會依序登場的。那是沒錯的。

在這個背景之下,以“緊急狀態法”的背景之下,她可以凍結部分乃至所有人的在香港的流動資產。凍結你的賬戶里面的錢,她會頒布一些相應的銀行法,頒布相關的法規,禁止你在金融市場任意轉換自己的貨幣。為了香港的穩定,就這一句話就行,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禁止《蘋果日報》再次出版,因為它破壞了香港的問題。真相就是打擊和破壞統治者的權力,那統治者的權力遭受威脅,在統治者角度來講就是破壞了社會的穩定,因為他是統治者。市民們無可安心,怎么可能不采取各種方法保護自己和家人,甚至像80年代初中英談判不順時那樣囤積食物、現金跟日用品。

林鄭沒有任何咨詢,沒有任何立法會的審議,強行推出,但真正的禍心在于肆意引用緊急狀態法擴大自己的權力,把立法會僅剩余的一點點監察的作用完全廢掉,香港市民的自由受到巨大威脅,甚至足以摧毀一國兩制中香港獨特的社會制度與價值。是。我自己以為是習近平與鬼同行之后,請出英靈就是與鬼同行,與鬼同行之后鬼出現的某種角度來協助今天中共體制,在香港表現出它邪惡的本質。

可是它維護的一切卻是有錢人的和權勢者的利益,而這一點又跟那些鬼相對立。鬼的生命的本身,鬼靈生命的本身是對立的,那些鬼靈都是窮鬼,共產黨的話是窮鬼。那些窮鬼是真正的無產階級,那些窮鬼是共產黨欺騙他們而戰死的人。而這些鬼的本身,上億的鬼的本身是窮鬼,要跟今天共產黨討賬。那鬼的思維方式和做事的方式跟人肯定不一樣,要不然它就是人,它就不是鬼,對吧?可是它的生命成為鬼的過程卻是無產階級,完全應對著今天習近平所說的“方得始終”,他原來講過他會死在這句話上。

文章闡述了,早在政府醞釀動用緊急狀態法條例時,已有法律界人士指出這條惡法容許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在他們認為有需要時做出各種重大事務的規例,擴大政府權力,甚至可以包括限制個人的各項自由,延長警察的拘捕時間,查封傳媒,宣布整個香港戒嚴,那充公被指違法人士、企業、團體的財產等。比如說誰的被充公,李嘉誠家里面的錢可以被充公的,所以它已經不是一個一國兩制的概念,它完全是一個共產黨的社會。

簡而言之,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幾乎為所欲為,短期內可迅速改變香港的政治、經濟。誰都會害怕,這是一個它闡述了“緊急狀態法”的背景之下人們要承擔的。被問到下一步會怎么樣?很可能會加入嚴控,比如像telegram這種網上的聯絡平臺。那林鄭只說政府不會做任何不符合公眾利益及安全的決定,而她做的本身就是打擊公眾利益。抓了一個10歲的孩子,那是不是公眾利益?你們家兒子多大?你們家孫子多大?如果你從這個角度來講,那些警察是不是裝孫子?其實連孫子都不配。

在我眼睛里,這是鬼魔的做法。這是他請來鬼魔之后的做法。財政司長說絕不會實施什么外匯管制或者資金進出管制,而金融市場也會如常自由運作。那是你一個人說的,對吧?這是你的懼怕,而實際本身,你已經賭進去了。當你頒布“緊急狀態法”的時候,“緊急狀態法”下可以任意抓捕任何人,把任何資產充公的時候,這個東西已經就是這么回事。

所以這是今天我們可以看到,在10月4號宣布,10月5號實施的背景之下,“緊急狀態法”不僅僅摧毀今天的香港政府,“緊急狀態法”是殺掉習近平、共產黨、整個利益集團的開始,是他們的死穴,這是相生相克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