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全民反迫害 全民反中共 一定是天要滅中共的

2019-09-29|来源: |标签:全民反迫害 全民反中共 

今天是9月29號,我們先拍的。28號它有集會,我們不知道在香港發生了什么。但這些東西在我個人眼睛里都是表象,就是我們節目中一直跟大家講是表象。如果表象大家理解上有所差距的話,江山易改秉性難移,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秉性,而秉性的本身其實里面包含著一種類似使命的東西。

這個人的性格是這樣的,是他在生生世世轉生中,在他的過程中塑造了恩怨其中,給他塑造了今天他的秉性。而另外的有些有使命的,他的秉性就跟他的靈魂的那個概念就更深刻,他來的更高一點,會影響到他現實環境中的行為。所以有些人你會看到他很紳士,但他不是生長在一個紳士的環境中。他對很多內容文化他沒學過,但你也不知道為什么他舉手投足就會給你的感覺就是說蠻有教養的,而且很有深度,對吧?在我眼睛里,如果一個人他的看問題的基點在盡可能的減弱他個人肉身的欲望,他就可以達到這一面。

反過來說人的欲望與紅塵在中的滾滾沉沉直接同樣表現出另外一面,有些人無論他怎么去打扮,怎么去禮貌,你旁邊就這么看著,這是個小人。什么叫小人?利益上的思考,得失上的思考,而他不是從人性道義上去思考。他講的所有的道理都是為了自己的獲得。所以當大批的人以這樣的角度去討論的時候,說在人間主持正義,不存在。而正義的里面包含的利益太高,所以為什么在人間主持正義不存在?反過來說為什么香港人可以走到今天?

天滅中共。天滅中國已經不是利益了。“天滅中共”當真正的普通的人講出這話的時候,他是生命的境界。

香港人隨著時間的推移是“與神同行”這句話里面包含著很多主觀者的利益之心。萬劫不復已經認得命運。天滅中共,沒有個人的任何恩怨,是一種隨著時代這天地間大改變的過程中的一種變化。都是香港人在街頭做出來的,對吧?就像我們節目中提到的“天滅中共”在馬路上喊,很多人是喊不出口的。

在過去的時間里,很多民運的人,很多所謂中國問題專家,在過去時間里,我曾經在同樣的場合下跟他們一起做過一些評論,當我說出“天滅中共”的時候,他們那個嘴能扯到后腦勺來。我遇到的人,不是每個人都這樣。有病,后來我開玩笑,我說病得還不淺。

當今天香港人喊出這句話的時候,你看他們全啞巴了,全啞嗓了。因為他接受不了,他也理解不了,對吧?他只能以敷衍了事的方式說那今天的香港不需要leader,他把自己放在一個leader的角度,放在了一個領導者的角度。所以當不能認知“天滅中共”的時候,他的生命品質大多是自私的。而今天在香港是拋去自我的。

周末的時候《華爾街日報》登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它的開頭說:你并不孤獨,用了這么一篇文章寫的。文章寫的非常長,非常感人,講了今天在香港街頭抗爭的那些義士。他們大多都是在經濟方面非常的窘迫,大多是學生,很多人是背著家里出來的。而這個年齡三十歲往下,十六七八歲往上。這些年輕人正是有著一種逆反心態的生理期,所以跟家里面的交往很少。

在過去的時間里,第5個死去的人就是跟家里因為這件事情討論自殺的,7月22號,跟李鵬是一天。所以這批人在相當程度上失去了家庭的環境,他們背著家里面走上了街頭,那誰去支持他們的日常的生活?那篇文章就引出了7月26號當時“和你塞”,就是來他們要占領機場,結果警察配合港鐵全面封鎖機場,那次運動就沒做成,不太成功。而更可氣、更令人憤怒的,就是在港鐵關閉了從機場到香港港島本島的地鐵快線,那個距離20多公里,有山巒,人們要徒步回家,幾千人上萬人。

結果在香港,有一個網絡上的小組,那個小組大概有10萬人,全是在香港有正式職業、有著相對穩定收入的、有自己的房子的中產階級。香港的交通太狹小,所以能有自己的車輛那是不錯的,因為它相應的費用蠻高的。當港鐵關閉地鐵之后,在短短的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之內,幾千輛接近上萬輛的私家車,站滿了整個從港島到機場的高速公路,完全塞滿了,另外一側沒車。它當時的說法叫爸爸接孩子回家,家長接孩子回家。這個組織就叫家長,把學生叫孩子。

在香港有將近10萬人,每天下班之后,這些人有自己的富裕的生活、安穩的生活,他們都走上街頭,站在這些抗議者的背后,提供錢財,提供吃喝,提供他們所用的必須的用品。那必須的用品,你比如說他們用的頭盔、眼罩、口罩,一套下來要50美金。

在香港街頭,在大概7月份的時候,這些東西就已經沒得賣了。但在我們看到就是“和你塞”這件事情出完之后,在整個抗爭的前線,距離前線不遠的地方,都有大批的物資。沒人知道這是誰掏的錢,所以中共一直講說美國是背后的黑手。那港府的高層和那些利益者也認為美國是背后的黑手。美國用B52轟炸機運來的?

不是,是香港本地的中產階級,乃至有一個富婆,只能叫富婆了,她叫九龍塘,在記者采訪她,她說你就給我寫一個D,我的字母叫D。那D如果是姓的話,你就不好說了,對吧?姓鄧也是D,姓董也是D,她說我就住在九龍塘。住在九龍塘就意味著她是富有者。這個女士,四五十歲,滿手都是大鉆戒。她就在九龍塘進行募捐。

孩子們不好意思要錢,她就到外面去買這些各個餐館的餐券,買這些地鐵的八達通,然后一份一份的包好,讓跟她聯系的那些示威者年輕人把它發下去。半天的時間,她就募捐了25,000美金。那九龍塘就相當于紐約的第五大道,那是富豪區。這是今天在香港出現的場面。

另外一個人是世界五百強的大公司的亞洲區經理,亞洲區的老板。下了班穿著西服,開著自己的車,就跑到抗議的街頭,給那些孩子缺什么他買什么。后來他形容他說在6月12號的時候,那是包圍立法會,迫使立法會沒能進行二讀,在包圍立法會的時候,他意識到警察一定會動手,他就跑。他跑在立法會就是金鐘廣場附近的所有店鋪,把所有雨傘都買走了。

那抗擊這個胡椒水的話,那雨傘是防雨的嘛,那是很好用的。當他買雨傘的時候,沒有太解釋,那店主一看他把所有雨傘買走了,就給他打半折,知道他不是自己用,對吧?他們之間沒有話。而在所有這些抗爭的現場,幾千人上萬的孩子,那我們看到很多人,港鐵都關閉了,但是幾千人上萬的孩子在這種頻繁的沖突中,警察抓人你看他抓起來很費勁的,那些孩子跑到哪去了?在抗爭的現場,距離他很近的周邊,有很多私家車,他們叫校巴。

這些中產階級,抗爭的孩子走在前,他們把車停在背后,警察一來,帶著這些抗議的人就回家了。采訪了一個抗議者,他搭過一次這樣的家長車,他說那個家長車都停在了一些隱蔽的地方,當他走到那的時候他才發覺,比如說有去元朗的,有去新界的,有去各個地方的,上車不說話,你說在哪下車,司機就在哪下車,給你帶到那。

全民反迫害,這是在香港出現的場面。全民反中共,全民走在了一個概念上,一定是天滅中共的。這是香港當走到現在10月1號之前,我們看到的故事。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