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香港頻頻死人 香港警察殺的還是中共軍人?

2019-09-26|来源: |标签:香港 频频死人 香港警察 中共军人 

在節目中我們經常借助《封神演義》觸及到道家的也好,佛家的也好,我個人聲明,對于我來講,都是最樸素的認識,《封神演義》是個故事,咱也沒聽說過誰照著《封神演義》去學,北京的白云觀里頭他們學封神演義,應該說沒有吧。武當山五臺山學看封神演義,應該也沒有。人家有人家自己的經文。所以我們就是聊天。里面觸及到神佛道的東西,我個人完全站在我個人的樸素的概念上,是跟大家分享的。

《封神演義》對朋友們看起來就是一個神話故事,對于我來講,是在神話故事的背景之下,咱看這神話是不是真的,其實就這么點事。這其中可談不上修煉的,但是里面包括著修煉背后的個人的因素,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個人的理解多少,是在這里頭。

你說太極兩易四象八卦,我一點都沒看過。我連這個八卦我都讀不出來,所以根本沒有任何這個那個的,這里頭根本不存在。

當然也有朋友說,濤哥你凈說預言啊,預測啊,到時候兌現不兌現那事不好辦。

就我個人來講,人的存在就是一個過程,我個人的存在同樣就是個過程。

在《封神演義》里面,二郎神他們是七個肉身修成的佛,修成神了。那七個,等事干完了,拍拍手走了。啥意思呢?他們在人間的時候,非常的輝煌,但輝煌這一趟來講,是不存在和沒有用的。根本就談不上對與錯。在他們自己本身修行的過程中,其實都有錯誤。

廣成子掉在黃河陣里面,你說他是對他是錯?姜子牙被姚天君射魂魄射走了三魂七魄只剩一魂一魄的時候,廣成子去救他的時候,嚇壞了他了。等后來破陣的時候,燃燈道人就非得要廣成子破這個陣,給他嚇得夠嗆,害怕。作為元始天尊的弟子,他本不該存在害怕。害怕是人,一個神他怎么會在人的角度去害怕呢?但當時他害怕。所以害怕的本身,也就奠定了他一定在那個過程中走一個過程,它都是過程。

有朋友說,濤哥講得高。其實在香港這件事情上,當人們喊出與神同行的時候,萬劫不復的時候,一直喊到天滅中共的時候,我自己蠻感觸的。在人世間,在普通的人當中,他內在的純凈的概念可能超過了很多其他朋友想象的。他的生命的源泉遠遠超過了很多人以為的那樣。那是在這么大的范圍內游行過程中喊出來的。噴在紫荊花上的天滅中共,那是年輕人噴的。

而當初我們講天滅中共的時候,很多人就說,哎呀,濤哥你講這個了?沒事吧?有人罵我說,你叫神棍。我說,你用那個詞你自己都造業。那今天香港人都叫神棍嗎?

我個人理解,如果真的象我們說的,這是創世主再現人間的話,現在成為人中的那些普通的人,他的境界恐怕是我們個人的人心的概念,我們人以為的利益上的探討,根本觸及不到。

我個人能理解的就象跟朋友說,濤哥講得挺那個的。我說如果你要成的話,你就做我師弟師妹。你做了我師弟師妹了,你根本就不看我節目了。講得啥都不是。這個話可不是今天才說的,這個話咱早就說過,我講得啥都不是。

所以人為自己的利益而存在的時候,會顧及得失,人在生命過程中走的時候,你會看到自己生命的另外一面,但你根本不在乎他。也正是基于這個原因,所以我個人也跟大家解釋過,我自己做的節目,我從來不看,我也不會跟任何人去對比。人家有存在的價值,我個人有我個人存在的理由。兩個生命是不同的,對比的文化就是妒嫉,這是修行中的大忌諱。

當初的夏娃出事,就在這個心態上。而她出了這個事情的時候,就在伊甸園上,她不是伊甸園之下。而這個妒嫉的本身,卻跟撒旦,他是耶和華殿前的六翼大天使,他出于妒嫉,才出事的。所以人中的爭持,人中的過程,人中的很多道理,如果你遵循人中的道理,你絕對不是一個修行者,你是一個理論家。

二郎神問姜子牙叫師叔,那是肯定的。但師叔只能做人中仙,因為他有師父元始天尊,而二郎神拍拍屁股走了。一句話,二郎神修成了,姜子牙修不成,這是一個生命之間的相互關系。

人中更注重姜子牙,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充滿了利益、占有、侮辱的成分。這是現代人已經歪曲了生命,他沒有能力理解那個故事。而《封神演義》里在講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寧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那是命運來的。今天的人連這都看不懂。

在這個背景之下,只要朋友看我節目,能夠相信神的存在,尊重自己的靈魂,我覺得這就是了。能夠在這種誘惑跟利益的過程中,意識到它是惡的,我個人覺得僅此而已。

所以,天滅中共這個詞,喊得很大。但今天香港人就這么喊。

昨天在香港的大學里,還把“天滅中共”,“全黨死精光”貼在地上踩。當然也把習近平的像給放底下了,那是大學生。

所以在這種背景之下你看到的在人間顯現的故事,就是何為善?何為惡?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美參眾兩院外委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周三中午到下午的時候,美國的參眾兩院的外交委員會同時通過。我看到后來的評價,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是全票通過。因為這個星期完了之后就休會,休會之后,下個月才開始再重新復會,下個月復會的時候,他們會最快時間去討論,要送交眾議院投票。眾議院要討論,然后投票。因為參議院眾議院在有關該法案本身上,他們做了大幅度調整,而調整的本身,針對迫害香港人權法制、自由與權利和人性的官員做出了非常直接,更加辛辣的制裁,相當嚴厲。凡是參與濫捕、酷刑、濫權、虐待,侵害到國際人權規章所規定的任何人的基本權利的都將遭到具體人具體事情的制裁,直接聯系到他們直系親屬。

那意味著什么?在香港街頭,任何一個警察的濫暴,美國政府會借助他所有能夠拿到的資料,人肉搜索,找出這個人,這個人就沒有可能進入美國。如果他在美國有房子,可能會凍結。

給你說個具體的例子,一堆警察去侮辱保護孩子成員的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踢他。他作為這些成員,他們都穿上黃馬甲,表示他們的身份。警察知道,但還是給他拖到小巷里去打。新界北區的總警司,是個英國人,在記者會上被人們問到的時候,他說,我看不清楚,你也不能說他一定是個人。但可能是人,也可能就是個東西。

所以后來網上罵他,說你是個白東西。因為你罵人家是個黃東西。

就這個人,他是個英國人,如果他現在在美國有房產,在美國他的銀行賬號當中有錢,被打的那個人,他今天在考慮是否有司法程序,只要一提出證據,美國如果這條法律通過的話,這個英國人在美國的所有資產,都可能被凍結。而被打的那個人,如果在美國法院,按照這條法律,告到法院去,那個房子很可能屬于被打的人。沒有人這么做過,這個法律還沒有成行,如果法律成行的話,按照我,我都可以想到會走到這一步。也就是說,一旦這條法律成行,今天在香港遭受警察濫暴侮辱,遭受林鄭月娥的人,都可能有機會以這條法律為根本,告到美國法院,拿掉他們的財產作為賠償。

警察也好,今天的香港政府官員也好,都是為了利益而存在的下賤者。打擊他的利益所在,比他離婚都痛苦。

這就是今天我們說的相生相克的道理,報應來得賊快。

所以現在的程序就是完全通過了,但眾議院跟參議院在修改條文當中,中間有些差距,將在下個月移交到眾議院里面,眾議院會把最終的這些差距,在眾議院討論之后,重新彌合成一條法律,在眾議院投票。眾議院投票通過之后,由參議院投票。如果兩院的投票數據超過了他所有議員人數的三分之二,這條法律自然成行,不需要總統簽字。如果只是簡單的過了半數,它需要總統簽字。基本就是這么個程序。

而外交委員會同一天通過了該條法律,該條法律對中共對港府打擊巨大。

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在星期三上午討論該會,全票通過該法律。這里說叫無異議。隨后給了參議院,參議院也就通過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它就成為事實。參眾兩院外交委員會都是全票通過該法律,應該說這是很少有的狀況。

共和黨的眾議院議員史密斯說,眾議院全體表決將在10月份,很可能是在10月14號,哥倫布日之后。他是主要的提出者之一。

而《經濟學院》雜志認為,該法律會在今年年底之前成為真正的法律。

【港澳辦即刻發表聲明: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嚴重踐踏國際法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

這句話的邪惡在哪兒?在警察的具體的做法中,很多涉案的警察故意侮辱女孩子,不止一個女孩子在她們被抓到警署之后,被扒光衣服,做出某些動作。那些最小只有十幾歲。

什么叫粗暴干涉內政?港澳辦發言人的意思,他們家的老公,他們家的老爹,任意強奸他們家的子女,那是他們家的事,外人不得干涉。舉一個誰都聽得懂的例子,這就是粗暴干涉中共內政的核心。

它的理由是什么?當爹的強奸了女兒,那是我們家里自己的事,你看著了嗎?你有證據嗎?所以它可不是人渣,它不配做人渣。人渣前頭還有個人呢,它不是人!

當它講出這種事情,發表聲明的時候,它說的冠冕堂皇。

【耿爽:罔顧事實,顛倒黑白,公然為香港激進分子和暴力分子張目,粗暴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對此表示強烈憤慨和堅決反對。】

你在家偷雞摸狗你爽了,還不許別人跟你動刀動槍啊?還不許別人跟你說不啊?

“置若罔聞,顛倒黑白”,是。一個當爹的亂來,他說了,誰讓她是個女兒呢?如果她不是女兒,我為什么要干那事呢?你說它叫混蛋嗎?不配!

我剛才舉的例子就是我們直接對等的,因為香港的女孩子遭到了侮辱。

在近期的時間里,香港頻頻死人,每天都死人。所以很多港人認為是被香港政府被香港警察殺了。是不是香港警察,還是中共的軍人?我們不知道。但以秘密的手段做出來的。

前后的故事是這樣的。它卻說叫顛倒黑白。對啊。今天黑社會全穿白衣服,今天警察全都是黑社會。

【該法案是6月中旬由共和黨議員史密斯和魯比奧分別在兩院提出,希望修改1992年通過的《香港政策法》。】

香港政策法就是特殊政策了。所以現在的意義是獨立關稅區,如果一旦通過的話,作為美國的國務院每年要向國會證明,他現在不叫報告,報告是可執行和不可執行,而他現在法案這個詞是國務院的國務卿要向國會提交證明證據,證明香港政府中共官員切實執行了按照《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在兌現對待香港的一切。

所以證明的意思就是說,如果美國國務卿證明不了今天香港政府跟中共政權在切實按照《基本法》執行的話,只要他證明不了,那么《香港政策法》將被終止。

原來的報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報告完了之后,可以沒有下文。但證明是必須有結果的。

這個詞一改,就把該條法律變得極其具有可操作性。

【按照法律程序,要接著到眾議院通過,眾議院通過之后,參議院就會通過。】

大概基本上就這樣的。

文章中提到了在此之前,何韻詩、黃之鋒等人到美國國會作證。

有人很愚蠢,說美國人很偏袒,為什么不讓支持警察的人去作證?說這是一種平衡。

見過下賤的,沒見過這么下賤的。

如果說這話的人,你家太太在馬路上遭到了侮辱,作為美國,美國不是法院,美國只是按照他基本道義去執行的,難道還要讓那強奸者去聲明到底是你的太太誘惑了他,使他不能自已還是如何呢?你愿意接受嗎?

所以我說,利益的人必下賤。在沒觸及到自己的利益的時候,冠冕堂皇。而我們講節目直接放到他自己腦袋上,有人聽著就不舒服了。你要舒服了,我坐這兒干嘛呀?我跟大家講這個干嘛呀?

所以利益者必下賤。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