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國當今的一切就像新版的《封神演義》

2019-09-24|来源: |标签:中國 《封神演义》 

原來侃過《封神演義》,其實《封神演義》最開始開篇的時候,它有一首長詩叫《古風》。那個長詩的概念跟《西游記》的開篇頭一段的文字敘述的概念極其類似。它是把從開天辟地盤古開始一直說到周朝的出現。周朝八百年,分著不同的段落講述了中間的生命的來處,其實就是中國傳統文化5000年在那之前就是從盤古開天一直到了周朝開始的時候,周文王開始的時候,那個前后1500年到2000年,就是那個前后的故事。

因為周朝出現到有文字出現跟周朝出現是基本在同一個時間,甲骨文大概就是那樣,我們寫毛筆字,大篆小篆基本就是那樣,都是從那個時候,你再往前追沒了。而恰恰那個時候出現的周易,所以周易是文王,是人往上走,一個好人往上走,就是境界自我升華的過程中,他體悟到。

周易是從八卦而來的,文王早就懂得八卦,借助八卦算出來紂王必亡。然后紂王不高興,給他關在了羑里7年。而這7年里面,他在八卦的基礎上,他懂得八卦的基礎上演繹出吻合當時出現了文字之后,人類環境如何管理的那一套辦法,與天地相通的就是周易。通常說的易經,大家算命是用那個算的。反過來說會八卦的,高過會周易的。

但今天那會八卦的,我覺得騙子太多了,根本讀不懂八卦。八卦出現的時候沒有文字,伏羲拿出了八卦早過陰陽,這不是原話,《封神演義》一開始就這么說的。神農嘗百草,給人創造了這一個人的生活的環境。

軒轅帝主持禮儀,禮樂,禮儀,婚姻。所以天皇、地皇、人皇,天皇是伏羲,地皇是神農,人皇是軒轅帝。結果軒轅帝偏偏他主持了人中的婚姻,結果他要修離世之法。所以當軒轅帝去找廣成子的時候,廣成子給了他一句話:人離色不老,木離火不灰。所以廣成子告訴軒轅帝的就是直接針對了他的使命,他的代表。

他就主管男女的,所以叫人。你想想伏羲他演繹的八卦,八卦是與人相關的天地間的,我不知道是不是銀河系范圍的還是三界之內的,它的范圍是在天地人當中的天上。神農嘗百草,為人能夠活下來,生存下來,解決了一切生老病死,為人的生存創造了地域的環境,所以叫地皇。

人皇,結婚生子,軒轅帝,我們統稱皇帝,對吧?所以你看到現在有皇帝陵,有幾個去祭奠伏羲的,沒聽說吧?有幾個是祭奠神農的,沒聽說吧?人只會祭奠皇帝吧?皇帝陵在陜西,對不對?所以人墮在肉上,在天地人上,人落在肉上,而人的根脈卻在伏羲那,伏羲之外,這不就是3嗎?3的數的3,天、地、人。

每個人都擁有這一份東西,每一件事情都是這樣來的,都包含在其中。你要看的明白就看明白,《封神演義》開篇是這么說的,我印象中先說了盤古,說完盤古說的是水火,那里面沒提女媧,在一開始沒提女媧,還談到了有巢。水火是可以吃熟東西,有巢是蓋房子的。

北京有家公司就叫有巢公司,人家挺厲害的,是人類中開始造房子,這個神是叫有巢,防止動物去傷害,那時候是用木頭蓋的。所以這是《封神演義》里就講述這故事,那如果你真正看得懂的話,我以為就看到了自己生命的位置。現在的事情發生的一切都是,凡是敗落的都是肉的,一定落在肉上,一定落在男女亂倫上,縱欲上,一定的。注重了肉,就看不到伏羲,看不到神農,看不到神,就完了。所以今天的中國社會就這樣,而它表現出來的是權力,它表現出來的一切是權力。

這是香港警察實況被錄下來的東西,大家可以看文字,你可以從文字中看到這些警察基本就是社會渣子,情緒極其激動,是社會渣子,是社會最骯臟的最齷齪的東西。他用蟑螂來形容市民,他把人們的抗議,借助自己公權力的概念去任意侮辱普通的市民,而他拿到的工資、領的獎金,都是這些人納稅給的。所以當人們提出這種夙愿的時候,他說你們說的都是屁話,管什么用,對吧?

那天滅中共也是,管什么用?說來說去,你們說的都是屁話。把我們形容成納粹,香港人形容納粹是指中共來的。那他們自己自當說,他說香港人不是人,是蟑螂,這就是今天香港警察的素質。把個人的情緒、個人的一切都注入其中,所以這種事情就是被附體的,被亂七八糟附體一樣的。

而當罵香港人,罵普通的市民,從納稅市民的納稅錢上獲得他的工資,而人們去反抗他的時候,那叫襲擊警察,犯法。所以這段視頻你看起來,你就知道今天的香港社會不是人的,香港的公權力的擁有者不是人的社會,不是一個正常人的概念,全把情緒放在其中。

而這一段的做法恰恰是中國大陸人,中共體制之下被洗腦的大陸人往往這么做的。你看愛國人士非常的激情,對不對?他甚至能殺了你,當愛國活動做完之后,扭臉把旗子一扔,去你二大爺的什么東西?所以利益者必下賤,就是一塊破肉,就在這里。他根本不顧及到生命上下的道德的這種相互關聯。他可以罵人家普通市民罵娘,罵人家這個,罵人家那個。

有另外一個視頻就把他直接罵出臟話,香港人罵屌可能是一個很臟的一句話,結果出來一個是在元朗那個地方,出來一個女士,那個女士更厲害,她說我現在把衣服脫了,你過來屌我,這是今天的香港警察。其實就是我跟大家解釋,警察晚上出來,他們也是晚上出來執勤,老激動了,就跟大陸的公安去掃黃一樣的激動。

《習近平首次就香港問題表態》,這是自由亞洲電臺的報道。我個人覺得這媒體做的不容易,這有點太投機取巧。全國政協大會,他上面有一段話:要引導港澳委員支持特別行政區政府和行政長官依法施政,發展壯大愛國、愛港、愛澳的力量,要拓展同臺灣島內有關黨派團體、社會組織、各界人士交往,推注深化兩岸的如何如何,那吸引僑胞代表參加政協活動。

其實就這么一句話,完全沒有觸及到任何香港問題,但他關鍵的是用了一句“要引導”,什么意思?香港支持中共政權的人都是傻瓜,都是狗來的,所以遛狗需要用繩牽著,就這么一句話。他其實完全回避香港問題,這是一個最表面的一句話,對吧?“依法施政”這是一句最表面的一句話,這是一句屁話,什么用都沒有,所以實際是他完全回避香港的問題,那意味著什么?他一切的重心都在十一慶典上。

前天大概連續第3個晚上進行彩排、演排,據說北京城挺慘的。我個人原來經歷過這種大演習,那都是文化大革命的時候,經歷過這種類似的活動,也經歷過戒嚴。因為住在府右街嘛,所以每次戒嚴的時候,那時候你別看年紀小,也覺得挺驕傲的,為什么?你住在府右街里頭,那人都給攔在外頭,然后這個路口都是小腳老太,街委會的,街道辦事處的,那都是鄰居嘍。

所以每個路口都是軍人把看,那時候是軍人把看。然后這些老太太弄個小桌子,弄個椅子,在那坐著,進來的人說,這是幾號院的,那是幾號院的,可以進去了。

唉呀,自己可那個了,現在一想可傻,那時候可驕傲了,就跟自個是皇帝似的,是吧?全給你們擋外頭,你看我進來了。我現在還有那個印象,因為你就看外頭攔的人進不來,辦個什么事兒,哪兒也干不了,你就覺得嘿嘿樂,傻小子給截外頭了。

恨人有笑人無,這是中共洗腦的真正在日常生活中的一切操守的規矩都是這么來的,所以其實是把中國人全都毀了。它現在的做法只不過東西更新了,手段更新了,但它的實質沒做任何改變。

它說長安街的上空有多架最新型的戰機,排著隊,灑著彩色的煙霧,這是原來都沒有過的。我們看過,我忘了在是1969年、1974年有,79年我就忘了有沒有了。69年是20年大慶吧,74年是25年,所以我印象那時候是有過,我看過兩三次。天安門廣場前21號晚上進行第3次演習,天安門城樓被照的通亮,儀仗隊在天安門前走過。

說句心里話會發生什么,咱們不知道。法廣的報道說北京進入了臨戰狀態,二環路幾乎都被封鎖了。二環路如果封鎖的話,那范圍是蠻大的。我們知道原來的可能跟現在交通狀況是有關系了。二環路是原來北京城的老城墻,你就這么想,二環路基本就是紫禁城的內城,如果說打午門的話給我感覺就有點類似了。

所以習近平如果這么做的話,你怎么看都像是皇帝夢,確實是皇帝夢。為了確保國慶期間的景觀,周邊乃至北京、天津、河北地區8月底就開始停產,城區不許貨車通行。

9月30號晚上停止煤氣供應,直到慶典結束。他怕爆炸。我覺得所有朋友可以有機會能夠品味一下什么叫獨夫。“獨夫”這個詞是出現在《封神演義》里面,講的是紂王。

所以今天我們看到的一切,就像新版的《封神演義》。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