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27d):全球野心(下)

4)全民諜報戰
中共把所有的信息都當成可以利用的武器,不管是政府的還是私人企業、個人的,也不管是哪個領域、哪個環節的,都可用來實施其戰略野心。中共還用立法的方式把全體中國人都綁架到這種超限戰中。中共人大常委會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情報法》明確寫道,“國家情報工作機構可以要求有關機關、組織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協助和配合。”[54]這意味著任何中國公民都可以被中共強迫要求搜集情報,成為間諜,這種間諜戰規模前所未見。

2018年12月12日,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中共“非傳統間諜活動”的聽證會,FBI反情報處副處長比爾?普里斯塔普(Bill Priestap)揭示了中共這些活動的特征:中共有時玩弄規則,另一些時候則扭曲規則,并且破壞規則達成自己的目的;他們也試圖重寫規則,按自己的要求塑造世界。司法部國家安全處(National Security Division)助理檢察長德默斯(John Demers)在作證時直言,中共的“中國制造2025”表面是“創新指導”,實質是盜竊指南。他披露,從2011至2018年,在該部調查的據指涉及或有利于某個國家的經濟間諜活動案件中,有超過90%與中國(中共)有關系;而該部處理的超過三分之二的貿易機密盜竊案也與中國(中共)有關系。[55]

我們在前面的“偷出一個制造強國”里提到了中共利用黑客和利誘高科技人員盜取西方知識產權的例子,其實中共的諜報戰遠不限于知識產權領域。

中共在國內控制所有的重要私營企業,在國際上則利用這些被控制的名義上的“私企”進行情報收集。美國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說:“華為是蒙上一層電信公司薄薄面紗的共產黨間諜機構,它的監視網絡跨越全球,它的客戶是諸如伊朗、敘利亞、朝鮮和古巴這樣的流氓政權。”[56]

法國報紙《世界報》(Le Monde)2018年1月份發布的一項調查指出,位于埃塞俄比亞的非洲聯盟(AU)總部的機密資料每晚都被發往上海,持續了五年之久。中共被指為幕后操手。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7月13日發布的一份新報告披露,華為是AU總部大樓一些網絡技術基礎設施的提供者。[57]

來自哥本哈根大學軍事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lit?re Studier)的博士后雅各森(André Ken Jakobsson)說:“令人擔心的是中共可以獲得非常關鍵和敏感的資訊,它們能進入控制我們整個社會的系統。所有的一切在未來都會連接到5G網上。我們擔心的是,提供這樣的設備的國家──中國(中共)控制著開關。”[58]

中共在中國運用裝備人臉識別技術的攝像頭、電腦網絡、人工智能,打造了一個無處不在的監控大網,如果不加以制止,中國的今天就很可能成為世界的明天。

同時中共大規模使用黑客攻擊。早在1999年中共國安部黑客就偽裝成法輪功海外網站進攻美國交通部網絡,交通部聯系法輪功網站得以澄清事實,隨后相關人員追蹤回溯,查到真正的黑客來自中共國內的某特務情報基地。[59]2015年6月,美國聯邦政府遭到中共黒客入侵,大量機密資料遭竊取,有超過2150萬美國民眾的資料被盜取。受影響者包括1970萬政府雇員,以及180萬上述政府雇員的家庭成員。萬豪國際集團(Marriott International)2018年11月宣布,多達5億客人的包括護照在內的私人信息遭到黑客攻擊,發生的時間最早可追溯到2014年。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2月12日證實是中共所為。萬豪是美國政府和軍方人員的最大酒店供應商。

5)其它超限戰
中共同時也全方位使用其它超限戰手法,擇其大端,列舉如下。

外交超限戰。中共慣于使用“分而治之”的外交手段。世界批評中共人權狀況,中共于是邀請各國分別對談人權問題。各個國家都與其在私下談過人權問題,但是這對中共沒有任何制約力。它只是和各方拉鋸、扯皮,絕不會也從未做任何實質改變。世界維護人權的力量無形中被中共分化瓦解。中共用此手段從被譴責和制裁的困境中脫身,旋即加入世貿,馬上開始用經濟誘惑各國,再次嫻熟運用“分而治之”的外交手腕,在各個領域里大舉突破。

中共還使用流氓的人質外交,把本國和他國的無辜民眾當作人質。中共在獲得永久最惠國待遇之前,幾乎每次跟美國談判之前,都要抓捕本國的異議人士,然后在談判中用釋放該異議人士為條件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共產黨不顧本國人民的權利和死活,但是卻清楚西方自由社會關注任何國家的人民的基本人權,于是中共動不動就利用本國公民作為人質,把刀架到本國人民的脖子上來要挾敵人,這是真實反映中共超限戰思路的一個案例。

隨著經濟迅速發展,中共底氣越來越足,外國人質也成為其外交籌碼。前文提到的蘇斌2014年被美國指控采取黑客行動,入侵美國軍事資料庫。隨后,加拿大基督教援助工作人員高凱文夫婦被中共逮捕,被指控從事間諜活動。華為副總裁、財務長孟晚舟2018年12月1日在加拿大溫哥華被捕后,引發中共外交部一連串的強烈抗議,中共駐加使領館動員大批加拿大親共華人抗議,此外,中共又拘捕了三名加拿大公民作為報復。[60]這一方面是直接向加拿大施壓,另一方面則是要分裂加拿大與美國的盟友關系。中共行事無法無天,任何在華的外國人都隨時可能變成中共的人質,作為其實現政治、經濟、外交目的的籌碼。中共脅迫海外華人尤其是異議人士的時候,更是常常以他們國內的親人為人質。

軍事超限戰。中共研發非對稱性武器,如反艦導彈、反航母導彈等等,在常規武器方面,企圖用數量優勢超越美國的技術優勢。中共在經濟和技術層面壯大,使其有更大的操作空間施行針對美國的網絡戰、空間戰,以及其它非常規高科技打擊手段。在本章上篇對此問題已經進行過論述,這里不贅。

中共軍方公開宣稱,其向往的戰爭手段“都是以超國家、超領域、超手段方式出現的”。在他們的理想戰爭模式中,“有形的國家疆界、無形的網際空間,國際法、國家法、行為準則、道德倫理,統統對他們不構成約束力。他們不對任何人負責,不為任何規則所限,在目標的選擇上無所不與其列,在手段的使用上無所不用其極。”他們毫無顧忌地宣布:“是否想過把戰場與非戰場、戰爭與非戰爭、軍事與非軍事,具體點說,就是把隱形飛機、巡航導彈與網絡殺手,把核威懾、金融戰與恐怖襲擊,或者干脆把施瓦茨科普夫(海灣戰爭多國部隊總司令──引者注)+索羅斯+小莫里斯(蠕蟲病毒制造者──引者注)+本?拉丹(即本?拉登──引者注)進行組合?這才是我們真正的底牌。”[61]

金融超限戰。中共通過“經濟援助”、幫助私企建立基礎設施等方式,推廣金融支付系統和人民幣,意圖用人民幣取代美元在國際貨幣流通領域的霸主地位。按中共鼓吹的金融超限戰的思路,在必要的時候,中共可以通過海量濫發貨幣和破壞金融系統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中共智囊鼓吹,把外匯儲備武器化。

網絡超限戰。中共通過華為和中興等全力搶占5G技術和市場的份額,努力搶占5G標準的主導權,意圖主導這個新的網絡世界。前達拉斯聯邦銀行行長表示,如果中共贏得5G競賽,“他們就會建立互聯網協議,就像英語取代德語作為科學語言,接著成為全球范圍內所有重要活動的語言一樣。”[62]互聯網已經形成了一個新興的世界,信息在這個世界里按照不同于傳統世界的秩序流通,互聯網世界可以反過來制約和控制我們的現實世界。目前,互聯網面臨著以5G技術為核心的新一輪演化,隨著5G和人工智能的結合,互聯網走向物聯網,將整個世界數位化,網絡對物理世界的控制力急劇擴大,整個世界的游戲規則面臨改寫。如果中共主導5G,魔鬼將在網絡上大行其道,暢通無阻。

此外,網絡上流動著海量信息,中共的大外宣一旦和5G網絡世界成功接軌,其起到的軟性洗腦作用將大大超出現在的規模和效應。

毒品超限戰。在2018年8月16日召開的內閣會議上,美國總統川普表示,來自中國的以芬太尼為主的類鴉片毒品泛濫“幾乎是一種戰爭”。[63]2017年,美國有逾7萬個毒品過量死亡的案例,其中超過40%與合成鴉片類藥物(主要是芬太尼及其類似物)有關。這些藥物主要在中國生產,然后通過美國郵政服務進入美國;或者是先走私到墨西哥,再通過美國西南邊境進入美國。[64]

中歐大學高級研究員、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訪問學者孔那拉吉斯(Markos Kounalakis)2017年11月撰文指出,“在21世紀中共對美國的鴉片戰爭中,芬太尼充當著武器的角色。”他說,芬太尼已經殺死了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是中共兩面(two-faced)戰略的另一個例子。這種化學品真正的價值是被中共用來作為一種“有利可圖”的鴉片出口品,同時也可被用來“摧毀美國社區,攪亂美國的政治格局”。[65]

人海戰術超限戰。中共也使用人海戰術。2018年9月,一個在瑞典旅游的中國家庭大鬧瑞典酒店并誣稱受警方虐待的事件,經中共大使館及媒體渲染,掀起了中國人抵制IKEA及H&M的風潮。[66]隨后瑞典SVT電視臺制作的諷刺節目導致事件升級,成千上萬的網民翻墻出擊,“轟炸”瑞典大使館、節目主持人隆達爾(Jesper R?nndahl)和電視臺的臉書頁面。[67]

對中國傳統文化連根摧殘以及用黨文化對民眾洗腦灌輸六十年之后,中共確實能夠挾持億萬中國人,靠民族主義大旗使中國“全民皆兵”,成為其人海戰術的工具。中共在2017年建軍90周年前夕,推出一款中共軍裝照互動網絡軟件,數天之內訪問量竟達10億之多。中共之所以能夠以民族主義的名義調動大批潛在力量,正是因為很多人對中共的真實歷史茫然無知,尤其不知道共軍屠戮民眾的歷史。在中共黨文化中浸泡成長的中國人,為了謀生、創業、留學來到海外打拼的同時,也不自覺地成為共產文化的輸出者,成為中共人海戰術的另一種兵源。可以說,中共已經成功培養出一代不用黨監管、可以隨時聽命于黨的第五縱隊。這將大大加強中共用人海戰術在自由社會內部搞大規模顛覆活動的能力。一旦發生戰爭,這種人海戰術的后果極其慘烈可怕。

文化超限戰。中共打著中國傳統文化、中國風土人情的旗號兜售中共的黨文化和價值觀。中國有悠久的歷史和豐富的文化,世界各國人民對中國文化都有濃厚的興趣,但了解有限。中共拿出傳統文化的某些表面形式,把自己偽裝成中國文化的守護者和真正代表。對于對中國文化所知有限的各國民眾來說,中共的這種騙術極難識別。

其它超限戰法。1986年,中共啟動國家863計劃,開展對美國和其西方盟友的“不對等混合戰”,這場“不對等混合戰”的“終極目標是,在經濟和軍事上完全掌握主動權,和美國對換角色”。這是一場“基于欺騙且無視規則的”戰爭,其策略則來自超限戰。[68]

中共在“六四”時,曾自己制造暴亂,嫁禍于北京市民,為“平暴”制造借口。迫害法輪功時,中共自己制造“自焚”偽案,火燒活人來升級迫害;香港占中事件時,中共從深圳運人去煽動暴力,為開槍鎮壓做鋪墊。中共視黑道暗殺行徑為家常便飯,未來不排除中共用同樣手法在西方制造內亂,包括投毒、暗殺、爆炸、破壞電網和交通設施等。

超限戰的核心是敗壞人的道德,再用壞人去一步步毀滅人類。而中共善于利用各種手段來誘惑人違背道德和良知,讓人主動或被動地跟從邪惡。于是,對于在政治、經濟、軍事、媒體、文化、技術、教育等等領域里有影響力的人,中共專門從人性的弱點下手:或者通過利益誘惑,或者通過滿足人的各種欲望來換取其和中共的合作,或者通過威脅和恐嚇利用人的恐懼或被中共誘惑中犯下的錯誤來強迫其和中共訂下契約為中共服務,甚至提供強摘的器官來收買重要人物。

中共用來滲透世界各國的資源之巨超乎人們的想像,被揭露出來的事實只是冰山的一角。各國的各行各業,尤其是政界和商界中,有多少人成了中共的超限戰工具,隨著時間的推移會越來越浮出水面。世界各國都開始實實在在感受到中共的全球野心和邪惡“超限”手段,也感受到中共代理人在關鍵時刻起到的破壞作用。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