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27a):全球野心(下)

【大紀元2018年12月23日訊】第十八章 魔鬼安排下中共的全球野心(下)

目錄

3. 最具中共特色的“超限戰”
1)“大外宣”:把黨文化推向全球
(1)全世界最大的宣傳機器
(2)把全世界的媒體都變成“新華社”
(3)文化和文藝洗腦
2)“統一戰線”:從內部瓦解自由世界,組建共產同盟軍
(1)收買西方政要、商界人士
(2)滲透學術界、智庫
(3)拉攏、利用、控制海外華人僑領、商人、學生
(4)利誘電影娛樂界
(5)威脅恐嚇海外持不同政見者
3)“國之重器”:經濟技術超限戰
(1)“技術換市場”的陷阱
(2)“偷出”一個“制造強國”
(3)集人才爭奪戰與諜報戰于一體的“千人計劃”
(4)邪惡的舉國體制
4)全民諜報戰
5)其它超限戰
4. “中國(共)模式”是邪靈綁架人類自毀的超級快車
5. 教訓與出路
1)錯誤的綏靖政策
2)西方為什么看錯了中共
3)出路何在

3. 最具中共特色的“超限戰”
中共在實現其全球野心的過程中,完全沒有道德底線,不講任何規則。正如《九評共產黨》中所說,中共的起家歷史,是一個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惡之大全的過程,其中包括九大基因:“邪、騙、煽、斗、搶、痞、間、滅、控”。[1]這些基因在中共全球擴張過程中承傳不斷、隨處可見,手段和惡性程度不斷強化和發展。而中共的超限戰思想就是這些邪惡特征的集中體現,也是中共步步得逞的重要原因。

超限戰思想一直貫穿中共的軍事實踐。1999年,兩個中共將領正式在其軍事著作中提出“超限戰”一詞,并將其總結為一套軍事理論體系。超限戰,顧名思義,就是“超越一切界線和限度的戰爭”,“用一切手段,包括武力和非武力、軍事和非軍事、殺傷和非殺傷的手段,強迫敵方接受自己的利益”,“手段無所不備,信息無所不至,戰場無所不在”,“超越于一切政治的、歷史的、文化的、道德的羈絆之上”。[2]超限戰意味著“一切武器和技術都可以任意疊加;意味著橫亙在戰爭與非戰爭、軍事與非軍事兩個世界間的全部界限統統都要被打破”,“超越一切界限并且符合勝律要求地去組合戰爭”,用超國家、超領域、超手段、超臺階的方法進行,金融、貿易、網絡黑客、媒體、國際法等都將成為可能的戰場,包括恐怖戰、生化戰、生態戰、原子戰、電子戰、毒品戰、情報戰、太空戰、走私戰、心理戰、金融戰、貿易戰、媒體戰、網絡戰、意識形態戰、制裁戰等等。[3]

《超限戰》作者認為,戰爭的“泛化”是未來必然的結局,必須將所有的領域都軍事化。他們認為,大量不穿軍裝的非軍事人才是超限戰的關鍵,政府必須盡快介入所有的無形戰爭領域,為戰爭預做準備。[4]

人們把很多領域稱為戰場,但那只是一種比喻。中共卻是在真實意義上把一切事務戰爭化,它把一切領域都視為戰場,任何時候都處于戰爭狀態,任何人都是戰爭的參與者,任何矛盾沖突都被視為“你死我活”的斗爭,動輒上綱上線,動員舉國之力,使用戰爭手段達到目標。上世紀40年代,中共曾經在奪取政權的內戰中,用經濟戰導致國民政府經濟崩潰,用諜報戰先于國軍部隊直接拿到國軍作戰計劃,用各種陰謀輔助軍事行動打敗國民黨。這些歷史上的超限手段,今天中共仍在使用,而且規模更大、范圍更廣。超限戰意味著破除通行規則和道德底線,這使大多數西方人、西方政府和企業無法理解中共的行事方式,更難與之抗衡。

中共的這種超限戰思維和做法貫徹在各個領域中:通過大外宣對全世界輸出黨文化謊言,管控全球媒體,進行意識形態上的超限戰;用名利、美色、人情、賄賂和淫威,拉攏統戰聯合國領導人、各國政要、智庫學界名人、財團大亨、各界有影響的人,培養“中共的老朋友”,為中共站臺,幫助它度過統治危機;扶持、煽動、聯合流氓政權來牽制美國和西方政府,用訂單外交來分化自由國家,實施政治超限戰;用十幾億中國人的市場作為誘餌,與各國在經濟上深度交融,達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利用這些國家對中共的經濟依賴,“一榮共榮、一損俱損”,來捆綁各國;用破壞WTO貿易規則和虛假的改革承諾,積累貿易順差和外匯儲備,用資本主義的營養,養肥社會主義的肌體;用市場、外匯和財力做武器,通過經濟超限戰壓制人權,逼迫各國放棄道義責任和普世價值;信息技術上使用人海戰術,強迫國民和私企盜竊發達國家的信息;外交上對各國有拉有打,分而治之,一手是經濟誘惑,一手是威脅報復,并任意把本國和他國國民變成人質等等。很多看似平常的小事,都被中共利用來達成其邪惡目的。

1)“大外宣”:把黨文化推向全球
中國一家國營廣播公司在倫敦設立的分支機構,開張之后招聘,有近6,000人申請了90個要求“從中國的角度報導新聞”的職位,中共遇到了一個讓人羨慕的問題:應聘者太多了。[5]人們對中共喉舌招聘的趨之若鶩,反映出西方傳媒業的衰落,更襯出中共大外宣對這個世界的威脅。

(1)全世界最大的宣傳機器
毛澤東曾要求,新華社要“把地球管起來,讓全世界都能聽到我們的聲音”。[6]過去中共做不到的,現在就要做到了。

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西方媒體面臨財務困難破產危機,中共抓住時機部署了一項“大外宣”戰略。《人民日報》、《中國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臺(CCTV)、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等中共喉舌紛紛“走出去”,把報社、電臺、電視臺直接開設在世界各地。《南方周末》新聞部前主任長平表示,從2009年開始,中共當局劃撥450億元人民幣進行所謂的“形象公關大外宣國家戰略”。而據中國媒體人披露,450億還只是公開披露的一小部分。[7]英國媒體估計中共每年花費100億美元在對外宣傳上。[8]2018年3月,中共整合中央電視臺、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中國國家廣播電臺,組建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由中宣部統一領導,對外稱“中國之聲”(Voice of China),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宣傳機器。

新華社曾在紐約時代廣場租用了一塊面積最大、位置最優的巨型廣告牌,為中共宣傳造勢,轟動一時。2016年,中共特意把中央電視臺在海外的名稱從CCTV更改為CGTN(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中國全球電視網)。

中共的對外宣傳手段“與時俱進”,其喉舌媒體的海外記者站實施“本土化”戰略,主要招募當地記者和主持人。一張“習近平通過視頻訪問CCTV美國站”的照片顯示,90%的記者都不是華人。[9]節目內容制作從國內全面轉移到國外,在當地雇用記者,在外國人的地盤上,用外國人的面孔、用外國人的聲音、用共產黨的思維,混淆中共和中國,用洋人來“講好中共(不是中國)的故事”、“傳播好中共(不是中國)的聲音”。這是中共大外宣中最有特色的一幕。中共還給年輕一代國際記者提供獎學金,包吃包住讓他們到中國參與培訓或者讀學位,給他們灌輸中共的新聞觀。

伴隨著在非洲的經濟新殖民,中共的媒體也已經把黑手伸到了非洲的各個角落。來自中國的電視和媒體集團四達時代傳媒有限公司(StarTimes Media Group)現已在非洲大陸的30個國家里開展業務,號稱是“非洲發展最快、最具影響力的數字電視運營商”。烏干達的一位計程車司機說,“越來越多的非洲人通過觀看當代中國電視劇了解中國社會。”[10]

中共的喉舌因為缺乏信譽、自說自話而造成對外宣傳效果不佳。讓外國媒體自愿成為中共喉舌的代言人,對批評中共的媒體和個人給予無情打擊,讓所有人都來為中共搖旗吶喊,是中共大外宣的另一記猛藥。

(2)把全世界的媒體都變成“新華社”
2015年,10個國家的外長譴責中共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修筑人工島。此時,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西郊的一家電臺卻發出了不同的聲音,不但不提中共的填海計劃,相反卻說成是某外來勢力企圖捏造事實加劇南海的緊張局勢。[11]這家叫WCRW的電臺,其內容很多都是站在中共立場說話的。奇怪的是,這家電臺沒有廣告,唯一的客戶是一家由北京“中國國際廣播電臺”(CRI)控股60%的洛杉磯華人公司G&E Studio Inc。G&E在美國有至少15家類似的電臺,除了華盛頓特區,還覆蓋洛杉磯、鹽湖城、亞特蘭大、費城、休斯頓、檀香山和俄勒岡的波特蘭等城市以及加拿大的溫哥華。

中共喉舌“中國國際廣播電臺”(CRI)借助當地華人注冊的公司做代理,控股后,利用美國本地電臺,為中共做宣傳。這個操作最大的特色就是隱瞞了中共的身份,讓人感覺是美國人自己在發表擁護中共的言論,以此來最大限度地誤導聽眾。2015年CRI至少在14個國家有33家這樣的電臺;到了2018年,CRI在全球35個國家擁有58家電臺。[12]因為是利用當地華人的公司來控股操盤的,雖然從感情上說人們對中共的這種隱蔽宣傳不滿,但是從法律上來講,好像民主國家也無可奈何。中共的大外宣鉆民主社會的空子做大做強,用民主的名義來為獨裁抹粉,鉆自由社會的法律空子給聽眾洗腦,用民主的名義來打倒民主──這正是中共野心的體現。

《中國日報》(China Daily)“借船出海”的夾頁生意,是中共大外宣的又一重要手段。《中國日報》在《華盛頓郵報》上以登廣告的方式,開辟中國新聞專欄,在版面上用盡心思給讀者一個是華郵自己的內容的感覺。[13]除了《華郵》,中共在其它有影響的大媒體上,包括《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英國《每日電訊報》、法國《費加羅報》等30多家報紙,都如法炮制,花錢買夾頁,附體在西方主流媒體上,傳播中共的聲音。夾頁的“廣告”字樣放在很不起眼的地方,讀者很容易誤以為是這些報紙自己的評論內容。2018年9月23日,《中國日報》在美國愛荷華州當地報紙《得梅因紀事報》(Des Moines Register)中也插入了四頁看起來很像普通新聞和評論版面的廣告,公開攻擊美國總統,試圖影響美國中期選舉。[14]

控制海外華文媒體是中共的拿手好戲。中共通過威逼利誘,“招安”了一大批華文媒體,包括一些過去臺灣人創辦的帶有反共傾向的媒體。“世界華文傳媒論壇”是中共主辦的、用來向全世界華文媒體傳達“黨的指示”的外宣工具。2017年9月10日,第九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在福州開幕,來自五大洲60余個國家和地區的460多位海外華文媒體高層人員到會。一家位于美國加州的華文媒體被西方媒體稱為中共的放大器。在中共十九大期間,這家媒體對中共黨代會長篇累牘的報導,與中共官媒如出一轍。[15]2014年秋天,香港發生了民眾爭取普選的運動。此時被中共控制、擁有160多家媒體成員的“海外華文媒體協會”,緊急組織了涵蓋亞、歐、非、美、澳各大州的142家親共華文媒體發表了所謂的《保衛香港宣言》,為中共幫腔造勢,中共海外滲透的廣泛和有效讓外界驚訝。[16]

中共還扶持一些華文媒體扮演“假外媒”,用“第三者身份”、外國記者的名義來幫中共宣傳,營造出全世界很多媒體都在支持中共的假象。

壓制反對聲音是中共外宣運作同一個硬幣的另一面。對敢于揭露中共惡行的媒體和記者,中共會以拒絕簽證和其它方式威脅打壓,迫使這些海外媒體自我審查,不敢越雷池一步。在全球范圍內,能挺直脊梁不與中共為伍的媒體寥寥無幾。

一個惡棍,要改變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印象,有幾個辦法。一個是從內著手,棄惡從善,不做惡棍,別人自然就會刮目相看;第二個就是向外著手,鉆到別人的腦子里去做洗腦手術,讓外人再也看不見自己是惡棍;第三種辦法是用系統巧妙的洗腦,把別人也變成惡棍,從而給自己提供了最大的保護。中共同時采用第二和第三個辦法。用各種針對外國人的規模盛大的宣傳活動去給世界人民洗腦,讓他們不再覺得中共是惡棍,甚至把他們拉下水,讓他們愿意與惡棍為伍。通過大量投資和狡猾運作,中共建立起了一套世界洗腦體制。

(3)文化和文藝洗腦
文化洗腦是中共毀滅傳統文化的重要工具。中共近些年來標榜自己致力于恢復傳統文化,但如本書前面章節所述,這一波的所謂“恢復傳統文化”,閹割了傳統文化的靈魂,用假的、變異了的中共黨文化冒充傳統文化。這不只是在欺騙世人,更是對傳統文化的再度摧殘。不僅如此,為了進一步影響世界,中共大外宣的一個重點就是輸出中共版本的“中國傳統文化”,用中國的風土人情與古老文化美化中共,對外進行洗腦宣傳。其代表項目是“孔子學院”。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底,中共在146個國家建立了525個孔子學院(面對大專院校),開設了1113個孔子課堂(面對中小學)。[17]孔子學院的資金來自隸屬于中共統戰部的“漢辦”,資金的使用受到中共大使館和領事館人員的監督。孔子學院顛覆學術機構的自主性及學術自由等重要學術原則,旨在推進中共的官方意志,向學生展示過濾了的中國歷史,回避中共的真實歷史和惡劣的人權記錄。孔子學院一些課堂中高懸毛澤東語錄,名曰講授中國傳統文化,實則推廣共產教義、灌輸中共黨文化。

除了提供文化和語言課程之外,孔子學院還歪曲歷史,甚至組織抗議活動,反對中共認為會威脅其統治穩定的活動。例如,邀請發言者反復宣傳中共的有關西藏的謊言,并聲稱朝鮮戰爭的起因是美軍轟炸中國村莊,中共被迫出兵。[18]

美國政府2018年通過的2019財政年度的《國防授權法案》用強有力的措辭,譴責中共試圖影響美國的公共言論,尤其是其影響美國的“媒體、文化機構、商業以及學術和政治團體”。該法案明令禁止國防部資助有孔子學院的美國大學的中文科系。[19]

中共于2011年9~10月派出300人的大型歌舞劇團在美國華府肯尼迪藝術中心上演中共紅色暴力舞劇《紅色娘子軍》。2016年9月,在美國洛杉磯高調舉辦“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歌舞晚會”。同時遠在大洋洲,分別在悉尼市政廳和墨爾本市政廳舉行“紀念毛澤東逝世40周年紅歌會”。澳洲當地華人組織發起抗議,最后成功阻止了該演出。中共2017年輸出《紅色娘子軍》到澳大利亞,又于2018年將另一個中共紅色暴力舞劇《洪湖赤衛隊》搬到悉尼和墨爾本。

就媒體戰或者說信息戰而言,中共極權與民主政權處在不對等的地位上。中共不讓任何民主國家的媒體進來辦報,而中共卻可以隨心所欲地把所有喉舌都搬到民主社會去;中共不讓民主國家的任何人投資涉足喉舌媒體,而中共卻可以把喉舌的文字、聲音、圖像隨心所欲地塞到民主社會的媒體里,或者直接收購外媒;中共的媒體姓黨,不可能讓西方記者進去工作,而中共卻可以把它的人派到西方媒體里做臥底,或者直接把外國人培養成黨媒的喉舌記者。只要西方仍然把中共的喉舌當作“媒體”,西方在這場“信息戰”中就會一直輸下去。2018年美國司法部要求新華社和中國環球電視網在美國的分支注冊為“外國代理人”。這雖然邁出了正確的一步,但還遠遠不夠,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引狼入室的問題。

“大外宣”是共產魔鬼安排中共用“筆桿子”爭奪世界的一個主要戰略,它已經取得越來越多的話語權并開始主導國際話語環境。中共通過大外宣,在全球散布共產毒素,嚴重誤導了世界對中共、中共模式、中國人權狀況和共產主義的看法。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