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美國國會對香港抗議者給予全力支持

2019-09-19|来源: |标签:美国国会 香港抗议者 全力支持 

9月17號,幾個香港的年輕人,主要是三個人,另外再加上兩個人到三個人,是來自于其它不同的機構,來到美國國會行政中國問題委員會,召開首次聽證會,針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三個人的發言相當具有水平,國會聽證會是有時間限制的,不象咱們這兒聊天似的,人家也就三五分鐘,但整體的聽證會,本來計劃是兩個小時,十點鐘到十二點,結果他們延長了半個小時到40分鐘。

不能不說,這個年輕的香港人,他們所展現出來的那份素養,從香港的街頭來到華盛頓DC,進入美國國會作證,中間我們可以做一對比,在現實的環境中,很多團體都希望進入美國政界,美國國會,能夠獲得美國社會的支持,美國政府的支持,美國政界的支持,但這個旅程,這個跨度相當大。就是說,他們很難取得這一份過程。

當然這里面有一個很大的背景,就是時間是個神。而這一次香港的故事不太一樣,它的概念就是從香港街頭走到美國國會進行國會聽證的話,就象走了一個街區,我的意思就是說,很順理成章的就去了。

對于其它的政治團體,對于其它的民運人權團體,這個難度太大了。很多人到現在他也沒機會到美國國會作證,但他們可以。而作證的本身,當時提前半個多小時,整個作證的會場大概100多人,全都坐滿了。

開始作證的時候,先是議員發言,就是這個委員會的主要的成員跟主席發言,然后他們一共5人輪流發言。

黃之鋒表現出自幼的有點象伴隨著中共收回香港之后今天共產黨的天敵,他的政治素養與生俱來,是個天才。因為他從最早的時候,大概13、4歲的時候,在香港中學跟小學的教學課本要進行更改的時候,他帶頭帶著那些孩子,楞把這件事攪黃了。那是當年的他。

5年前的他16歲的時候,帶著學生挑起了整個雨傘運動的真正的起頭是他。不是成年人,成年人的利弊考慮太多了。

有人說,年輕人太幼稚。

輪回轉世中他幼稚嗎?輪回轉世中你幼稚不幼稚?當一個生命,年輕時他的生命是肉身這邊的利益考慮得少,而秉承著他生命的本來的成分高,那也叫天意了。

所以等走到今天你看到的,他的這種政治仕途非常的明確。而他前后已經三次來到美國國會,所以他的談話,是一個政治領袖。有人說,他應該去選特首。很有那意思。

何韻詩,很多人對她有爭論,與她的個人生活有關,但她確實是表現出那種深厚的閱歷。她的眼界既有廣度,也有非常的深度,而深度的本身卻有著她不同的立足點。她的觀點,她的看法,別人看不到。她明確講,香港是整個人類為人性而斗爭的最前線。這不是政治,她是生命來的。

作為一個成熟的女人,在影藝界有著他們自己習慣于這個環境和自我性情奔放的做法,她敢那么做。可是,她的另外一面,又表現出非常生命的一種認知。何韻詩同樣有這一份東西。可能跟她早年從師梅艷芳,在香港利益界影藝界混的時間的過程,看到的東西的過程,有著她自己獨立思考的一面。有人說,到現在她還是獨身,她年齡比較大,應該可能到40歲了。她的閱歷促成她,又有她內在生命的認知。其他任何人沒有她的觀點,而她的觀點很直接,很恰到好處。

另外一個張昆陽,他是大專院校的發言人,所以他的發言就更象8964時的學生,代表著學生團體和他的認知,就是學術界的認知。學術界的認知很多是理論上的,非常概括的,著傳立書的那種表達。

三個人狀況不同,但三個人組合一體的時候,他形成一個整體的BeWater的一個,在整個他的發言過程中,在之后我們看到的評論,大家都是贊許。

贊許的背景之下,人們大多提出一個問題,今天大陸的中國人,大陸的男人們,女人們,精英們,你們是什么?他們是肉與錢。他們擁有一切手段和做法,為的是肉和錢。

而這些年輕人為了什么?他為了生活的真實,看不見的真實。大陸人為了什么?為了眼前的實惠。他就這么點區別。都是人,生活在自己的魂魄上,認知自己的魂魄,還是對這塊肉左一口右一口?

所以人性的認知生命的認知是生命的根本。在生活在所謂的一國兩制的香港自由的環境中,他們走到哪里,都會引起人們的共鳴,包括大陸人的共鳴。而大陸人走到哪里,都會遭到人們的討厭,同樣是共鳴,誰都不喜歡賣肉的,誰都不喜歡貪婪的。貪婪者本身也不喜歡,因為搶了他的買賣。

這是根本,這是生命認知的根本。

大陸人為什么這樣?你跟著黨走了,很實惠,愛國者你看拿著旗子,發完錢去你的,扭臉一撅就扔了,那紅旗放他手里干嘛使?做褲衩又不舒服,他可不就全扔了嘛。很實惠,說愛國主義為什么這樣?為什么不這樣啊?你問的沒用。為什么不那樣?本來他就是換錢花的。這東西不會被人尊重,他自己也沒有什么尊重和不尊重。其實他自己沒有尊重的意識。

圍繞這個事情,緊接著美國眾議院的議長佩洛西召開了特別的新聞發布會。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佩洛西表示全力支持反送中》。

佩洛西主要是做了一個新聞發布會,接見了這些人。

【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18號在國會會晤了正在華盛頓游說的香港代表團成員,并向北京方面發出強烈的信號,那就是美國國會對香港抗議者給予全力支持。】

這里面有一個問題,在西方的中文媒體中,我跟大家解釋過,很多中文媒體滲透了中共的人,而且在這個問題上,就開始越來越顯示出來他們自己的任務。可以看出從編輯到記者,都有在其中的作用。記者的成分相對弱了,你做完東西,編輯不給你上網,他也不好辦,因為大家是掙錢來的。

所以在這里邊有個問題,一些媒體它的立足點去唱衰這件事情,認為美國政府未必能夠通過。

美國國會就現在來講,認為有可能有機會三分之二的票數通過該項法案,按照美國憲法,如果國會三分之二的票數通過該法律的話,川普就沒有能力去阻擋這一項法案。也就是說,川普如果考慮到他自己的中美貿易戰的話,想給中共國以機會的話,他說,我不簽這個法案,別把香港的事帶進來。他已經沒有權力了。這是一個故事。

另外,BBC就寫了一篇文章說,在執行的過程中,美國政府可能相對比較難,她有法律,但她不愿意執行。就如何如何。

在我眼睛里,這樣的說法,都是對今天香港抗爭者的不尊重。香港的抗爭者,當他喊出與神同行,天滅中共的時候,人間的一切,都是一個過程,而不是結果。而今天利益的人都去尋求結果。所以該項法案在這樣的過程中,真正懼怕的是今天香港的官員跟中共的官員,因為當被制裁時,一定是他們被制裁。利益的人他算的是錢,他也不相信天滅中共會出現,他也不相信天上掉下一個雞蛋把他鼻子砸歪了。他不太信。他說不可能。但是你說昨天他放了幾個屁他不知道。他也控制不了。

我說的意思就是,他不相信天。其實他連自己的屁都控制不了。這是人自然的屬性。違背自然屬性的時候,人就是極端的自我。

在評價中,在發言中,應該是何韻詩說了一句,她認為今天的中共政權根本不了解香港人。

我個人覺得這話說得比較到位。

來到海外的多少大陸人,在美國讀書的中國留學生幾十萬,上百萬,有多少了解美國人的生活。在加拿大幾十萬大陸移民,柴米油鹽醬醋茶全到中國人開的店買去,為什么?便宜。洋人店貴。這就是他們家的生活。而很多中國商店它的貨品,特別是鮮貨,是從洋人店里淘汰出來的,所以它便宜。

你能改變誰?他不會改變自己的。貪婪的人怎么會改變自己?除非他真正是個愿意修煉的人。還真得修的人。愿意修煉是一回事,真修是另外一回事。就象切蘿卜似的,一片是一片,分開的。宗教里的人多了,什么樣的都有。

所以我以為,這是一個關鍵,原來可能通常說,如何如何,我已經來到西方社會了,所以我就如何。沒用的。一滴油掉進了水里面,它永遠是孤芳自賞的,它永遠不會合群的。

啥意思?你要真正改變自己生命的原有的東西,對人而言,主要是觀點觀念。

【佩洛西在會后的聯合記者會上強調:“香港人應該享有他們應得的公義、自治以及免于恐懼的自由。香港和北京中央政府必須保證香港的政治制度為人民服務,這包括普選權,還有調查警察過度執法的情況。”】

制度是為人服務的,國家應該是人民的奴仆,而不是要求人民獻身的工具。那才對。

其實就這么點認知,今天大陸人就意識不到,因為他太利益了。

【眾議院外交委員會成員、共和黨眾議員麥考爾(MikeMcCaul)在記者會上預計《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會在下周在該委員會進行討論。他還鼓勵香港示威者說:“我們會繼續推進《2019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我們會讓中國政府看到無情與殘酷的行動所要付出的代價。美國與香港人站在一起,美國會永遠支持香港人。”】

其實這個說法的本身,在生命的角度,利益的角度,香港正常人早已把中共體制下控制的生命摒除之外了。

我們永遠會支持香港人。這話是這么說的。所以共產黨的愛國理論說,他是香港人,他應該是中國人。我說的話,扯驢蛋!

用這種欺騙的奴役的說法,國家是人民的奴仆,哪有你共產黨的政權去給中國人定性的?這就是對人的侮辱。而今天大行其道。讀了50年書的大陸人都認不清這一點。

說有什么認不清的?共產黨給我飯吃。

你就是驢!十二屬相里面沒有驢,你不配進入十二屬相里面。

這種驢的概念不是說你那么笨,是那么自我的理直氣壯的以為自己是很對的那種自我的侮辱,是你侮辱自己。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共同主席、民主黨籍眾議員詹姆斯?麥戈文(JamesMcGovern)介紹說:“我們預計《2019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會獲得兩黨議員的大力支持。另外我們還會推出《保護香港法案》(ProtectHongKongAct)。這項法案將禁止美國企業向香港警方銷售設備,美國公司不能成為鎮壓和平示威者的共犯。”】

【外界擔心美國國會有些議員可能對通過這些法案存在顧慮,因為支持香港示威者會激怒北京,并有礙于美中關系以及兩國貿易談判進程。】

這就是利益上的考量了。

【美國國會共和黨籍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Smith)向記者表示:我們必須非常強硬,這是北京以及習近平唯一能懂的語言。】

話聽起來就這么回事了。

舉個例子,劉鶴打電話找川普,說拜托,你那個10月1號加稅,別加。你往后推兩天,給我們點面子。就是說,10月1號,你要抽我大嘴巴,先別抽。然后你過兩個禮拜,你就騎我身上打我一頓都成。

這是今天中共的主政者。你想象到嗎?男人士可殺不可辱,哪有自求其辱?自求其辱,回來之后來彰顯自己的權力,說我老有權力了,我老有素養了。我進行了70年的登基大典。

垃圾都不配。

習近平委托劉鶴的做法,你對比過來,這幾個年輕人在美國國會的做法,都是沖著美國,但概念呢?

我剛才解釋了,北京的人,垃圾都不是,不配。

【所以國會必須采取行動。我相信川普總統會簽署這個議案,同時我們應該積極地實施這個議案,這是支持香港最好的方式。如果我們什么都不做,就等于縱容香港發生最壞的情況。】

利益的人,他只會聽得懂利益的棒子和打在他頭上的那一份痛處,因為他是利益的。表面上的一切,都是騙子,而自己受到一點點傷害是天大的事。這是今天與共產黨同流合污的每一個生命的自然表現和自然屬性。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