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26a):全球野心(上)

【大紀元2018年12月10日訊】第十八章 魔鬼安排下中共的全球野心(上)

目錄

前言
1. 中共野心是取代美國,稱霸世界
1)中共稱霸世界的野心一以貫之
2)欲稱霸世界,必打敗美國
3)全方位滲透和圍堵美國
4)長期煽動仇美情緒,為戰爭作輿論和心理準備
5)放棄韜光養晦,對美國高調“亮劍”
2. 中共稱霸全球戰略
1)“一帶一路”──以全球化的名義擴張版圖
(1)“一帶一路”登臺
(2)“一帶一路”的全球擴張
2)“大周邊外交”戰略圈──把美國擠出亞太
(1)澳洲是西方薄弱環節
(2)中共覬覦太平洋島國之戰略價值
(3)中亞五國:用債務陷阱掌控和掠奪資源
(4)打造支點國家,不顧道德搶占資源
3)對歐洲分而治之,分化歐美同盟
4)殖民非洲──輸出“中國模式”
5)進軍拉丁美洲──在美國后院挖墻角
6)中共的軍事野心

前言
上世紀初,魔鬼安排其人間代理蘇共以暴力奪取政權,同時為其在世界舞臺的最后一出大戲的主角做了鋪墊──這就是當時由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一手建立的中共。此后數十年間在國際舞臺上扮演主角的是蘇共,和西方自由陣營正面對抗的是蘇共,西方人也一直以蘇共和東歐共產黨為樣本來認識共產主義。這給了中共充分的時間發展壯大。

上世紀90年代初蘇共解體,中共登上國際舞臺替換蘇共唱主角,用難以察覺的非暴力方式利誘人們與之共舞。此時的中共搖身一變,宣稱不再糾結意識形態之爭,而以“改革開放”的旗號極力擁抱全球化、發展極權制度下的權貴資本主義經濟。許多西方學者、企業家和政客們因此并不把中共當作共產主義政黨看待,至多認為它是一個“另類”的共產黨。

但事實上,中國共產黨集中了共產主義的“假、惡、斗”和人類幾千年政治權謀中最狡猾最陰險的部分,用利益誘惑人、用權力控制人、用謊言欺騙人,把這些魔鬼的工具掌握得爐火純青,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中國擁有五千年的悠久歷史和輝煌的傳統文化,世界上很多人具有很深的中國情懷,對那片古老的土地和中國人民抱有好感和敬意。中共充分利用了這一點。在其篡取政權后,綁架了中國人民和整個國家,混淆“中共”與“中國”的概念,把自己的野心隱藏在中國“和平崛起”的外衣下,這也構成了國際社會識別中共的難度。

但萬變不離其宗。中共的經濟合作策略只是為了用“資本主義肌體的營養”[1]養肥自己的社會主義軀體,為穩固其統治、實現其野心服務,并非為了中國真正的繁榮富強,其具體做法處處與普世價值相悖。

人類正常國家的立國之本來自于歷史上的先哲、來自對神的信仰,要求遵循創世主所定下的行為規范、保持高尚品德、保障私有產權、恪守普世價值。正常社會的經濟發展也都要有相應的道德水準支撐。魔鬼有意在中共黨國里反其道而行之,在中共道德最敗壞時,打造了一個快速崛起的“經濟怪胎”。邪靈安排這場“經濟奇跡”的目的很簡單:沒有經濟上的強大,中共就沒有對世界的發言權。邪靈并不是為了中國強大而安排這一切,而是要利用人對金錢和財富的崇拜,讓全世界在經濟上和國際事務上有求于中共。

中共對內用暴政和資本主義中最不好的部分來運作這個體制,顛覆人類的道德,賞惡懲善,讓最壞的人在社會中最成功。其政策把人性中惡的一面放大,又用無神論造成人無所畏懼的徹底墮落。對外則極力在全球鼓吹“中國(共)特色”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利用經濟利益誘惑,讓自由世界的人們放棄道德原則、默認其在中國實行的大規模信仰迫害和人權侵害。很多西方國家的政要和大公司為了利益向中共妥協出賣良知,按中共的規則行事。

西方國家希望對中共進行和平演變,中國表面上的確現代化和西化了,但是中共的核心從來就沒有被演變過。幾十年下來,真實的結果卻是中共成功地和平蠶食了美國的立國之本和人心。魔鬼就是要在精神道德層面上摧毀人類的普世價值。

中共是共產邪靈在人間的代表,它為了毀滅人類而來。中共是當今世界文明的最大威脅。魔鬼讓中共擴張全球的直接野心是將其毒素散布世界,并最終以強制形式脅迫人背叛傳統、背叛神。其直接的全球野心即便沒有得逞,在這個過程中人們被它用經濟利益誘惑放棄道德原則,或者被它的金融圈套勒索控制,或被它在政治上滲透,或被它的大外宣迷惑,或被它的軍事威懾恫嚇而不敢談道德原則,無論如何,魔鬼都同樣達到了其目的。

面對如此巨大的危險,人們不能不仔細考察中共的野心、策略、手法及其背后的目的。

1. 中共野心是取代美國,稱霸世界
1)中共稱霸世界的野心一以貫之
中共不滿足于做一個地區大國,而是要爭霸世界,這一點是由中共的本性決定的,是與生俱來的。中共的本質是反天、反地、反傳統的,要用暴力打碎“舊世界”,消滅國家、消滅民族、消滅階級,“解放全人類”,這注定它一定會不斷擴張,要以共產主義形態一統天下。因此,共產主義從一出現,就必然是一種“全球主義”的學說和實踐。由于傳統文化的力量曾經相當強大,在某些具體時間、地點,共產邪靈不得不采取漸進的、迂回的方式,宣稱“社會主義首先在一國建成”,“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與西方民主國家的政黨輪替不同,中共一黨獨大,其戰略目標常常以幾十年、上百年為時間段,分步驟實現。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很快就喊出“超英趕美”的口號,搞“大躍進”,后來迫于國內和國際形勢,曾經長期采取低姿態蟄伏。“六四”屠殺之后,中共遭到國際社會的圍堵。當時中共評估形勢后認為尚無法和美國抗衡,因此提出“韜光養晦”、“絕不當頭”的方針。這并非是中共改變了其目標,而只是在爭霸的不同階段采取的不同策略、不同姿態而已。

從另外一個層面上觀察,共產邪靈“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在全球范圍內率先扶植的是蘇聯,其真正目的是要把中共鍛煉“成熟”,作為最后時刻毀滅人類的利器。

2)欲稱霸世界,必打敗美國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也是維護世界秩序的國際警察。任何一個國家要想稱霸世界,必須打敗美國。因此,在大的戰略方向上,中共必然以美國為主要敵人。幾十年間美國一直是中共的假想敵,中共從沒放棄對美國的全方位“進攻”做準備。

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2049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中分析,中共有一個長期的戰略計劃,那就是在中共建政100年時,顛覆美國主導的世界經濟、政治秩序,稱霸世界。在中共國防大學制作的電視片《較量無聲》中,明確表達了與美國較量的野心:中共在實現其主導世界的“偉業”的過程,“必然始終伴隨與美國霸權體系的磨合與斗爭,這是一場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世紀較量。”[2]

中共的全球戰略布局圍繞著對美戰略展開。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林蔚(Arthur Waldron)2004年在國會參議院的一次聽證會上陳述:中共軍隊是當今世界上唯一一支專門對抗美利堅合眾國的軍隊。[3]事實上,不僅在軍事方面,中共的大部分外交活動、國際戰略都是直接或者間接針對美國的。

3)全方位滲透和圍堵美國
為了實現稱霸世界的企圖,中共進行了全方位的布局。其在意識形態上和美國以及自由民主國家進行競爭;在經濟上企圖以強制技術轉讓和盜取知識產權實現“彎道超車”,用經濟發展證明“制度自信”;在軍事上和美國進行靜悄悄的無聲對抗,以“不對稱作戰”、“超限戰”為戰術基礎,積極發展軍備,在南中國海等地小試鋒芒;扶植朝鮮、伊朗等流氓國家,牽制美國和北約。

在外交上,中共推動“大周邊戰略”、“一帶一路”計劃,對周邊國家、歐洲、非洲、澳洲、拉丁美洲各國同時下手,迅速擴大國際影響力和控制力,企圖在國際上扶植一批附屬國,建立勢力范圍,孤立美國。中共以多種方式,在國際上合縱連橫,比如建立上海合作組織(1996)、設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2015)、發起與中東歐國家的16+1合作(2012)、熱衷于金磚五國合作、大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爭取工業標準(如5G網絡)的制定權,不斷擴大影響力,爭取話語權。

與此同時,中共利用美國和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與媒體言論自由,發動統一戰線、大外宣、諜報戰等手段,企圖最大限度地從內部操縱與和平演變美國:建立私人關系收買美國政府官員、國會議員、外交官和退役軍官;用經濟利益驅使美國資本家當中共說客,來影響美國對中國的政策,強制高科技公司配合中共的網絡封鎖和信息審查;威逼利誘大多數華人社團自動成為第五縱隊;滲透美國智庫和學術科研部門,按中共的要求自律,為中共說話;收購和投資美國的媒體和電影業,同時制定“大外宣本土化”戰略,喉舌媒體大舉進軍美國本土,力圖掌握輿論,控制美國對中共的話語權……中共一方面在世界各國建立包圍美國的戰略圈,另一方面在美國本土步步為營,全線出擊,廣泛培植代理人,分裂美國社會,興風作浪日甚一日,成為美國的心腹之患。

4)長期煽動仇美情緒,為戰爭作輿論和心理準備
作為共產邪靈在人間最重要的代理人,中共從仇恨當中吸取維持其自身存在的能量。中共所宣傳的“愛國”,是建立在恨的基礎上的──“愛國”就是恨日本、恨臺灣、恨藏人、恨新疆少數民族、恨獨立教會、恨異議人士等等,尤其重要的是恨美國。在中國網民之間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小事找日本,大事找美國”,意為中共政權遇到小的麻煩就煽動民間的反日情緒,遇到大的麻煩就煽動反美情緒,以轉移民眾視線。通過煽動排外渡過統治危機,這樣的事情在中國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

中共建政前曾多次稱贊美國對中國的友善和美國的民主制度,但建政之后,立刻利用中國近代的積弱和中國人急于自強的心理,挑起仇美、仇外情緒,把自己吹捧成民族的救星。事實上,中共根本不在意中國民眾的死活,也不在意中國的領土,更不在乎中華民族長遠的健康發展。中共迫害中國民眾、出賣國土、破壞道德與傳統文化、毀掉中國未來前途的罪惡罄竹難書。中共對外煽動仇恨,其真正動機有四:一、為自己貼金,標榜功勞,為其殘暴統治制造合法性;二、在遭遇困境時轉移民眾注意力,通過挑起仇恨和民族主義情緒來渡過難關;三、為中共擴張的野心做準備,把其邪惡圖謀隱藏在所謂的民族自強、強國雪恥的幌子之下;四、用仇恨為未來戰爭做輿論動員與心理準備,為毫無道德底線的非理性手段爭取最大限度的支持。

被中共灌輸了滿腦子仇美思想的青年一代,成為中共取代美國、稱霸全球的馴服工具。一旦時機成熟,中共必將利用他們,以各種手段滲透打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自由國家,必要時不惜發動慘烈的戰爭,包括超限戰乃至核戰。“911”恐怖襲擊發生后,中國網民一片歡呼,說明中共的這一貫穿其執政始終的宣傳戰略已經開花結果。在中國的各大時政論壇和軍事論壇上,“中美必有一戰”的叫囂不絕于耳,也是中共仇美宣傳成功的標志。這是中共處心積慮進行的長時段、漸進式的對美戰爭動員。

中共的仇美宣傳不僅限于國內。在國際上,中共與那些反美國家沆瀣一氣,統合全球反美勢力,煽動國際仇美情緒,成為國際上仇美陣營的“精神領袖”和“帶頭大哥”。它或明或暗地支持流氓國家、恐怖主義組織與美國作對,給它們提供經濟援助、武器裝備、理論基礎、戰術培訓和輿論支持。中共是當今世界不折不扣的邪惡軸心。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