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香港淪為軍警的城市

2019-09-16|来源: |标签:香港 军警 城市 

時間是個神。今天是100天,從6月9號之后走到今天,香港抗爭100天。

昨天9月15號,在整個港島出現了抗爭林鄭月娥的惡法,有人說是幾萬,有人說是十幾萬,有人說幾十萬。因為在整個過程中,9月15號,民陣申請了集會跟游行,被警察完全給拒絕了。狀況跟8月31號幾乎類似,幾乎是8月31號的一種重復。它中間稍微有一點點差距就是軍警,就是警察沒敢大規模的,就象太子站那樣的事情沒有發生。但是香港警察黑社會跟香港地鐵港鐵成為一個完整的利益集團,就是統治者執行的工具,對幾十萬香港民眾的抗法的抗爭。游行在整個執行過程中,表現出維護資產階級,維護利益階層的那一份殘暴殘酷的做法。而這些人,他的利益的概念卻跟中共的體制的概念是一致的。

所以今天看到的故事是共產黨,今天中共最權貴階層的這些人背離了共產黨原來的無產階級理論的概念,無產階級身份本身的概念,它們成為了最大的富有者。香港是,香港的港鐵出于利益的需要同樣是,警察也是。與中共中央合為一體。

所以普通人被它們壓迫的人卻是它們曾經提到的賴以的力量的源泉——無產階級。所以今天看到的是共產黨的方得始終的最后結束的那一面,共產黨人表現出來是完全背離了共產黨原來的本身,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也是方得始終的概念。

《蘋果日報》拍攝了昨天大游行的場面,從場面的本身來看,人們是按照本來申請的路線,以散步的方式占據了整個街區。我相信幾十萬人肯定有了。從規模從形式的角度來講,跟8月31號基本都是類似的。

在灣仔地區,也就是香港警察總署所在地,整個的港島中心就這么大,所以香港的警察總署金鐘,銅鑼灣,它基本就是一個環繞的。

大概在下午1點鐘2點半的時候,人們陸續開始出來,等到4點到5點鐘的時候,警察就開始出來。警察主要是金鐘,香港的立法會,香港的政府所在地,灣仔的警察總署所在地以及它主要的街區,象銅鑼灣。

游行的人大概在5點鐘到6點鐘左右跟警察就開始出現了沖突,昨天的沖突就比較火爆了。我們看到的一個基本的概念就是有武力對武力,主要集中在北角,福建幫所在的地方,福建幫相當于黑社會,跟警察合為一體,對抗議的人,對進行報導的記者,以侮辱的方式進行打殺。但整個程度看起來比8月31號要差很多。

我看到一張照片,其中我們跟大家解釋過,有一些警察穿著翠綠的衣服,那個翠綠的衣服其中有一個警察被記者拍下來的照片,它上頭用紙條寫的編號,SOO什么0幾,沒有香港警察的標志,沒有香港警察的委任狀,沒有香港警察任何應該有的標志,用紙條寫的。

那張照片有人說,這到底為什么?

我個人覺得應該是從國內來的軍人們他們的服裝的編號,因為它是通常是會混雜在一起的。當混雜在一起的時候,只能叫編號,它叫不出名字。比如說5、6個從國內來的軍人,在7、8個當地警察的帶領下,進行圍剿圍殺,這個我覺得是完全能夠成行的。但他們之間都是陌生的,只能靠編號。就跟監獄里的概念類似。

所以在昨天同樣出現了這些人。但整個程度要比8月31號要差很多,但整個方式規模都出現了。

所以你讓我說,我一直以為在香港抗爭中共,天滅中共的過程中,香港扮演的這個角色基本就這樣定格了。

而民陣已經提出來了在9月28號和10月1號大游行和集會。

我們在節目中講過,10月1號,如果香港人提出游行,你同意不同意?你警察不同意,你今天出來50萬,那天就可以出來300萬,沖著你北京的,同一個時間出來,你看你怎么辦?你幾點弄,我幾點弄。你把香港都給封了?不可能。

所以它已經表現出今天中央政府,就是習近平所左右的人執著偏執與無能。除了口號,堅定的決心,咬牙切齒的那種利益上受到損害的憤恨,它沒有任何其它的,在這種現實,在這種天意背景之下任何處理事情的辦法。

今天16號,到了100天左右的時間,《蘋果日報》有一個總的報導,就是在這么多天里面,一共抓了多少人,一共起訴了多少人。

剛剛出來一個籠統的報導:抗爭100日,超過1400人被抓,但只有189人被控,大概狀況就是警察濫捕。被控的當中,7月28號那一天,突然緊急的進行訴訟,那一天是比較大的,那天一共抓了49個人,放了5個人,然后進入法律程序的44個人,第二天就進行了。但自那之后,它們就沒敢再這么干。在當時來講,它敢那么干,是想壓住整個抗議的勢頭,但并沒有壓住。

這里講說,被控的人數太少,所以這是個意向,可能很多人以為這是香港警方跟政府律政司心慈手軟只是把事情壓住。

不是。這里面有一個背景,香港警察對被他們曾經抓捕過的人進行司法訴訟,是沒有時間限制的。

2014年的占中運動,是到了今年占中九子被判的。它沒有一個過期。你開公司弄賬,人家也說5年期限7年期限,就是說你的賬目得留這么長時間,但過了這個時間就完了。它們沒有,香港的法律沒這個,過20年它想整你它也可以訴訟。

所以應該說在暴行的過程中,它里邊包含著某種含義就是本想以最快的速度采取司法程序,但是,我以為,執法的人,就是香港警方是執法的,但它無法撼動香港司法相對獨立的場面。它們控制不了法官,今天的法官的結構本身,它們控制不了。如果它們大規模的進入司法程序,結果大部分被法官給否定了,否定了警察執法的概念的話,那就會使這件事情更加激發。

《環球時報》的總編胡錫進曾經到香港去了幾天,就是8月31號那幾天,中間有人進入了司法程序,結果法院就給放了。然后他傻瓜的說,這是香港司法的軟弱跟香港司法本身缺少正義什么的。

挺笨的。他笨的原因是他生活在自己自以為是的創造的空間里面,因為他扮演的角色,今天他的官位,他有錢,有勢力,有影響,一切他都有,所以他就覺得他就是天地了。他可以不顧及別人的思考,任意去評價,而他評價的本身,卻暴露出中共體制之下法律是權力者打人殺人的工具,他沒有這個意識。

所以這里面關鍵的問題,大家要明白,是表明今天的中共權貴家族,今天的香港政府,無力影響今天的法官法院本身,在有關執行司法程序過程中,執法者知道自己是邪惡的,律政司也知道自己是邪惡的,他們也知道自己是違法的,也知道在法院的過程中,他們恐怕很難定罪,卻反而可能被那些被他們施予司法制裁的人反過來再告他們。民陣已經提出了司法復核,就是說,在9月15號的大游行被警察拒絕之后,他們已經走入了司法程序。

另外一個被打了眼睛的女孩子,同樣走入了司法程序。因為警察強行獲取了她在醫院所獲得的個人的資料,這是違法的。所以當進入司法程序之后,警方明顯會受到具體的打擊。這就是在過程中使用的技巧。

《蘋果日報》剛剛寫出的內容,作者叫劉細良,是香港比較有名的評論家。《逆權,香港的1984》。

1984是引述了一個電影過來的,一個預言,就是現在是軍政府的概念。

【香港淪為軍警的城市。】

文章寫得相對比較簡單,但它分了三集。可能是從它的一個視頻節目中講下來的。

【還沒有啟動緊急法,但已經進入了戒嚴狀態,警方可以隨時封鎖港鐵,闖入私人的地方,進學校抓捕。警方武力不斷更新,超過2000枚催淚彈,亂棍毆打市民,用真槍示警,最近出現了罕見的水炮車。】

所以這是一種它實際實行過程中的標記,比較突出的是在8月31號那天,穿著翠綠的軍裝的那些警察,在香港街頭在港島街頭隨時截私人車輛,查證私人的東西,隨時查路人,讓他出示自己的身份證。這些都是戒嚴的標志。這不是一個自由社會。這些的行為在新疆烏魯木齊隨處可見。

有人說,紐約也到處是警察。

對,紐約到處是警察,紐約警察不敢這么做。紐約警察牽著狗,拿著真槍,他可以開槍,但他不敢象香港警察這樣的做法。紐約警察他也不敢私闖學校,私闖個人的隸屬之地。所以這是一個根本性的區別。

你一定要理解說,拿了槍的拿著刀的,個人的就是一個天地良心,對人的本身的尊重與關注和對人的本身的一種傷害。這么講吧,對人本身的關注,保護與尊重,是執法立法跟政府必須所尊重的。這就是一個服務人的社會。

而以法律之名,任意去欺侮傷害任何一個普通的市民,一個執法者,我覺得你是小偷,你就是小偷,我覺得你有問題,你就是問題。這就是軍政府。這是共產黨,這是害人的,因為它直接的目標是傷及一個人。

一個年輕的人,一個女孩眼睛被打了,將傷及她一生,這是傷人的。

所以一定要明白這種道理。有著道德基礎的一切,叫婚姻。沒有道德基礎的一切,人的身體形式上是完全一樣的,那叫茍且之事。仰仗勢力的,進行直截了當的,那叫強奸。但它的客觀表現一切都是一樣的,沒有任何區別。所以它的中心就變成了是人的道德之歸屬。而道德的本身是跟人的靈魂相關的。

扼殺信仰者,必是最淫邪的勢力。從這一點上你就知道,中共政權邪惡它跟魔鬼同流。當香港政府香港軍警香港警察以這樣價值觀與中共的價值觀來衡量一切的時候,那它就是魔鬼的代言人。

就象我們說,當男女的結合,沒有了靈魂與道德基礎的時候,那就是邪惡的。

【現在的香港是比戒嚴更加惡劣,戒嚴令是有時限的,某年某月。而軍警有著無上的權力,任意傷害公民社會的自由,它是沒有時限的。】

我覺得劉細良這段話就是蠻點題的。就是他從一個社會學者,一個政治學者去講的。

【香港淪為了一個軍警城市,雖然是特區政府執政,但考慮是以軍警的執法為先。】

是。它的警察執法的力度達到不達到,它從這個角度去考慮。

一開始,7月28號,突然去告那些人,告了44個,在香港民主黨當中很多律師對這種做法提出了質疑。因為那要經過律政司的,如果當時是律政司司長口頭同意,就全都執行了。可是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突然意識到,法官他們是控制不了的。這不是中國大陸,所以法官控制不了的時候,他們意味著將遭受更大的傷害,就是說,它的所謂的走入司法程序的過程,將給香港全民抗爭港府軍警帶來更大的刺激力。它們知道自己是邪惡的,所以反而沒有執行。所以就以第一條軍警鎮壓作為主要的執行。

【軍警政權和軍政府不同,背后執政的可以是文職政府,不一定是軍人。應該是在中秋節那天,路透社流露出新的錄音,林鄭月娥宣稱政府除了3萬警力,什么都沒有。所以徹底的暴露執政者內閣與軍警之間警察之間權力相輔相成的真相。】

我覺得不只是權力相輔相成。當林鄭月娥講出那句話的時候,就代表她是一個傀儡。完全仰仗警察,他們是警察勢力的傀儡。而她沒有任何執政的能力,而且她同樣不想改變。而她采取的方式就是一個在現有的框架下,出現了軍警政權。

劉細良講得也很清楚,它不是軍政府,軍政府還要顧及到相應的社會層面,國家層面的民主社會的程序,而軍警政權是踐踏已存在的所有民主應該顧及到的民生,人民的尊嚴,人們的尊重。作為警察要有自己的節制,有自己不可碰的東西,但今天已經不是。所以被稱為政權的,一定是害人的,是靠武力來強行執行的。

毛澤東的話,槍桿子里頭出政權。這就是今天香港警察的最好的詮釋。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