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23a):環保主義(上)

【大紀元2018年09月04日訊】第十六章 環保主義背后的共產主義推手(上)

目 錄

前言
1. 環保主義的共產根源
1)環保主義發展三階段
2)環保主義與馬克思主義對環境的態度一脈相承
3)生態馬克思主義
4)生態社會主義
5)綠色政治:綠色是新的紅色
6)生態恐怖主義
7)“綠色和平”后面的不和平
2. 氣候變化“共識”的迷思
1)科學“共識”的歷史
2)“共識”的確立和鞏固:在科學界統一思想

前言
地球是人類的生存環境,為人類提供了食物、各種生存資源與發展條件,讓人類繁衍生息,綿延數千年。

人類與自然環境密切互動,中西方傳統文化都強調人與自然的良性共生關系。一方面,“天地之生萬物也,以養人”,[1]即天創造萬物的目的是為了養活人,萬物可以被人類善用;另一方面,人在生活中需要遵循天地之理,用之有度,主動維護人類生存的自然環境。

西方傳統文化認為,自然環境是創世主恩賜給人類并交給人管理的,因此人類對自然環境應當珍惜并善加利用。在中國傳統文化里,講究的是萬事萬物的均衡發展,互不相害。《中庸》說:“萬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

中國古人很早就注意到對環境的保護。據史料記載,大禹時,“春三月,山林不登斧,以成草木之長,夏三月,川澤不入網罟,以成魚鱉之長”。[2] 曾子說:“樹木以時伐焉,禽獸以時殺焉。”[3]這些都表現了取物有節、珍惜、保護生態的思想。

近現代工業革命后,工業污染對自然生態造成了破壞,讓人們開始重視環境問題。實行各種相關法令與保護措施之后,污染得到有效治理,環境大為改善。在此過程中,人的環保意識大為增強,他們對自然的愛護和改善環境的努力都是值得肯定的。

這里需要區分幾個概念:環境保護、環保運動和環保主義。環境保護,顧名思義,就是對環境的保護。自從有了人類文明,就有了人類對環境的保護。這種環保活動與任何政治意識形態無關。環保運動是針對環境問題的社會和政治運動,其主體是通過聲勢浩大的群眾運動、媒體攻勢和復雜巧妙的政治運作,改變有關環境的政策及大眾心理和行為習慣。環境保護主義,簡稱環保主義(environmentalism,又譯環境主義),是一種強調保護環境、人和自然生態和諧共生的哲學思想和政治意識形態。環保運動和環保主義的來源與共產主義并不相同,但共產邪靈善于綁架群眾運動、操縱和利用社會形勢,因此從現代環境保護主義出現之初,共產邪靈就系統安排了對其的綁架和利用。

當今世界范圍內的環保主義背后的因素極其復雜。它用動人的說辭、利用人們善良美好的愿望,掀起了一場席卷全球的政治運動。參與其中的不乏善良、有正義感、真正關懷人類前途命運的人。但這場運動背后的因素卻是共產邪靈,它利用環保的道德制高點來推進自己的圖謀。在這場運動中,環保被高度政治化、極端化甚至宗教化;傳統的道德基礎被忘卻,誤導性宣傳甚至各種強制性的政治手腕成為主導因素。環保主義正在成為另一種形態的共產主義。

本文將著重探討環保主義與共產主義有哪些聯系,環保主義如何被劫持、變形,以及它將帶來何種影響。

1. 環保主義的共產根源
為了最終毀滅人類,共產邪靈做了多方面的周密準備。共產主義發端于歐洲,又發動暴力革命在東方的兩個大國──俄國和中國──掌權,共產陣營和西方社會在冷戰中長期對峙。在蘇聯東歐共產陣營垮臺后,共產邪靈企圖啟動在東西方社會同時布置的共產主義因素,建立管控嚴密的全球政府。為了實現這一目標,邪靈必須制造或利用一個足以威脅全人類的“敵人”,恐嚇人類讓渡個人自由和民族國家的主權。制造全球性的對環境和生態災難的恐慌可以說是其一個必然的選擇。

1)環保主義發展三階段
環保主義的形成和發展與共產主義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具體而言,其發展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理論醞釀期,這一階段可以從1848年馬克思和恩格斯發表《共產黨宣言》算起,一直到1970年第一個地球日(Earth Day)。在這個階段初期,馬克思及其門徒沒有把環保主義作為其理論論述的重點,但馬克思主義的無神論、唯物論觀點天然地與環保主義的主要傾向相吻合。馬克思宣稱,資本主義是跟自然(即環境)相對立的。馬克思的門徒造了“生態系統(ecosystem)”一詞,環保主義在某些學科內部悄悄醞釀。在這個階段的最后十年,即1960年至1970年,兩本暢銷書《寂靜的春天》(1962)和《人口炸彈》(1968)在美國登場,環保主義借“環境保護”概念進入公眾視野。

第二個階段開始的標志性事件是1970年舉行的第一個地球日活動。1972年聯合國召開第一次斯德哥爾摩環境大會。這個階段各種組織迅速產生,各種活動增多,在美國、歐洲都進行了規模不等的宣傳、抗議、“科研”、立法、會議等攻勢。從宏觀上來說,上世紀60年代西方的反文化運動是西方內部共產邪靈因素的一次展示和閱兵,它們以民權運動、和平反戰運動的名義登上政治和社會舞臺,但共產主義因素數量巨大,來勢洶洶,它們迅速蔓延到女權運動、同性戀合法化運動等不同類型的反資本主義戰爭當中。70年代以后,反越戰運動退潮,共產主義因素一部分進入體制內,發起“體制內長征”,另一部分充實到女權主義、環保主義當中,這是環保主義勢力高漲的根本原因。70年代扛起環保主義大旗的一支最重要的力量,正是反文化運動的主力──嬉皮士們。事實上,共產邪靈正在加緊準備在兩大陣營的對峙結束之后,用環保主義的旗幟重新包裝自己,在全球范圍內掀起另一個不叫共產主義的共產主義高潮。

第三個階段開始于冷戰結束的前夜。1988年,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下文將使用該機構簡稱IPCC)成立,“全球暖化”這個概念開始進入政治領域。[4]1990年蘇聯解體前夕,莫斯科曾經召開國際環境會議,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在發言中倡議建立國際環境監測系統,簽署建立“環境保護特區”的盟約、支持聯合國環境方案,并在巴西召開后續的環境會議。[5]我們隨后看到,西方環保主義者對這些提議幾乎照單全收。美國政界要人發表公開信《致全球暖化論的懷疑者》,“全球暖化”成為這個階段環保主義者(其領頭人是改頭換面的共產主義者)給人類塑造的主要敵人。利用環境保護借口進行的宣傳驟然升級,環境立法、環境公約數量迅速增多、規模加大,環保主義成為限制各國公民自由、剝奪民族國家主權、限制打擊西方自由社會的主要工具。冷戰結束后,蘇聯東歐前共產黨人、西方的共產主義者和同路人紛紛改弦更張,加入環境保護運動,環保主義和環境運動驟然升溫,變得聲勢浩大,同時具有了更鮮明的共產主義色彩。

2)環保主義與馬克思主義對環境的態度一脈相承
在東西方信仰正教的人看來,人是神仿造自己的形象造的,人的生命也因此具有了高于地球上其它生命的價值和尊嚴。同理,自然環境也是神給人創造的,人有愛護自然環境的義務;自然環境為人而存在,而不是相反。但是在無神論者和唯物論者眼里,人的生命并沒有這樣的特殊之處。恩格斯在《反杜林論》中斷言:“生命是蛋白體的存在形式。”[6]既然這樣,人的生命就是蛋白質的一種特殊的存在形式,與動物、植物沒有任何不同。因此,以保護自然的名義剝奪人的自由甚至生命就是順理成章的了。

1862年,德國化學家、馬克思的同事李貝希(Justus von Liebig)在一本關于有機化學的著作中,抨擊英國農民使用進口鳥糞作為肥料。英國農業受益于鳥糞這種高效的肥料,作物產量大增。到19世紀中期,英國人的食物來源充足,質量上乘。鳥糞生意使各國商人、英國農民、英國大眾等多個方面同時受益。李貝希為什么要譴責這種做法呢?他的“道德義憤”出于四個理由:第一,搜集鳥糞過程中會對大自然造成破壞;第二,商人用低工資剝削了工人;第三,糧食豐產,刺激了人口增長,反過來又需要更多的糧食,這超過了自然能夠承受的范圍;第四,更多的人口和牲畜意味著更多的糞便和垃圾。[7]

當時正在埋頭撰寫《資本論》的馬克思仔細研讀了李貝希的作品,他稱贊后者“從自然科學的視角發現了現代農業的負面即毀滅性的一面”。[8]同李貝希一樣,馬克思把任何使用自然資源創造財富的努力都看成惡性循環,他的結論是“理性的農業和資本主義制度是不兼容的”。[9]

列寧及其布爾什維克在俄國發動政變后,迅速頒布《土地法案》、《森林法案》等,把土地、森林、水源、礦產、動植物資源收歸國有,不準人民擅自開發利用。[10]

美國作家布萊恩?薩斯曼在《生態暴政》一書中一針見血地指出,馬克思、列寧的思路和今天的環保主義者高度一致,那就是:沒人有權利從自然資源中獲利,“不管是拯救森林、鯨魚、蝸牛還是氣候,所有理論的基礎都基于一個根深蒂固的信仰,即這種獲利方式是不道德的,如果不盡快阻止,會最終毀了這個星球。”[11]

這場全球性的環境運動涉及了為數眾多的思想家、政治家、科學家、社會活動家、媒體人等,我們這里無暇一一列舉其思想言論和所作所為,但有一個人不能忽略,他就是聯合國環境署的創辦人、籌辦了1972年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和1992年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的加拿大人莫里斯?斯特朗(Maurice Strong)。斯特朗的姑姑是著名的親共記者、在中國度過余生的安娜?路易士?斯特朗(Anna Louise Strong)。莫里斯?斯特朗深受他姑姑的影響,他將自己描述為“在意識形態上是社會主義者,在方法論上是資本家”。有人認為斯特朗是“一個令人恐懼的權力追求者”,“他的觀點與最激進的環保主義街頭抗議者一樣激進,但他沒有在全球會議上對警察設置的路障聲嘶力竭地喊口號,而是在會場內部以秘書長的身份揮舞著主持會議的木槌。”[12]斯特朗領導的聯合國環境署發表的觀點和馬克思主義如出一轍:“土地私有權是積累財富的主要工具,有助于導向社會不公。因此,土地使用權的公有是必須的。”[13]莫里斯?斯特朗退休后選擇在北京定居,于2015年去世。

已故前蘇聯問題專家、對“謠言戰”有深入研究的娜塔莉?格蘭特?瓦拉加(Natalie Grant Wraga)曾寫道:“保護環境已經成為攻擊西方的一切的主要工具。可以用保護環境這個借口,實行一系列破壞發達國家工業基礎的措施。它還可以通過降低(發達國家的)生活水平和引入共產主義價值觀來實現搗亂的目的。”[14]事實上,環保主義思想不僅僅來自于前共產陣營。共產邪靈在東西方同時布局,在自由世界內部也埋下了毀滅的種子。

環保主義的各種學派、團體、運動、政策,很多都與共產主義有密切的聯系。我們將舉例加以說明。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