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19):教育篇(下d)

2019-09-04|来源: 大纪元|标签: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教育 共产主义 

(5)以“自尊”為名放大自我中心主義
上世紀60年代以來,一個新的教條在美國教育界大行其道,在教育大滑坡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這就是所謂“自尊(self-esteem)”。

“自尊”的表面意思是因自己的能力或成就出眾而產生的自信和尊嚴感。但是美國學校倡導的自尊卻似乎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司徒特(Maureen Stout)博士的《自我感覺良好的課程設計:以自尊為名降低難度》中描述了目前學校非常普遍的現象,學生們關注自己的分數,而不是關注自己到底學到了什么和付出了多少。為了迎合學生的分數要求,教師們不得不降低教學要求和考試的難度,但這只會讓不努力的學生更加不努力學習。作者的同事們對這種現象習以為常,甚至認為學校如同子宮一樣,是一個隔絕外界的所在,以便學生獲得心理安慰,而非智力的發展。所有的關注點都是學生的“自我感覺”,只是照顧學生的情緒。[44]

正如很多論者指出的,“自尊”的教條混淆了原因和結果──自尊是努力的結果,而不是取得成功的前提條件;換句話說,不是因為感覺良好而成功,而是因為成功而感覺良好。

這種錯誤的“自尊”觀念是上世紀60年代以來心理治療式教育的副產品,其后果是培養了大批具有“權利意識”的“受害者意識”(sense of entitlement and victimhood)年輕人。司徒特博士用通俗的語言刻畫出這種常見的心態:“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想什么時候做就什么時候做,沒有人或事可以阻擋我。”[45]

美國教育以貌似充滿溫情與關愛的“自尊”之名放大自由觀念和自我中心主義,培養出不講道德、不負責任、只關心自我感覺而不考慮他人感受、只重享受不想付出的年輕一代,已經對社會道德造成了巨大的破壞。

5)魔鬼滲透教育的多條路線和復雜手段
(1)美國中小學教育的控制權不斷上移
美國建國后很長時間之內,聯邦政府并不插手教育,教育是教會和各州的事情。聯邦政府成立教育部始于1979年。此后教育部的職權不斷擴大,時至今日,教育部對教育政策的操縱權、教育經費的劃撥等方面的權力都遠超從前。曾經對教育擁有很大發言權的家長、學區、州政府,不得不越來越多地聽命于聯邦政府的官員,換句話說,家長和學區漸漸喪失了對教什么、怎么教的決定權。

必須指出的是,權力是中性的;權力的擁有者可以運用權力做壞事,也可以運用權力做好事。單純的權力集中不一定是壞事,還要考察擁有權力的人和機構是如何運用權力或者運用權力達到什么目標的。美國教育的權力集中之所以成為一個問題,是因為共產邪靈也千方百計地滲透進各級政府,尤其是政府高層當中。在這種情況下,一旦做出錯誤的決定,影響面就會很大,并且少數清醒的個人很難與之抗衡。

教育集權化帶來的一個后果是,主管教育的官員在短時間內無法看到教育政策的歷史發展過程和其影響范圍。很多人的業務范圍十分有限,即使一些事件引起了他們的疑惑,但大部分人都沒有時間、精力、資源和勇氣去追根究底。即使有些人對政策表示質疑,但手里沒有拼圖的其它部件,他們面對上級的時候除了唯唯聽命,很難有所作為。[46]每個人都成為龐大機器上的一部分,他們不易看到自己的決策或者行為會給學生或者社會造成什么后果,慢慢地淡化了自己的道德承當,邪靈此時正好乘虛而入,各個擊破。

此外,教師學院、出版社、教育認證機構、教師認證機構等部門都對教育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因此也成為魔鬼滲透的目標。

(2)教師工會獎勵平庸,阻礙改革
本書第九章討論了共產邪靈對工會的操縱和利用。美國的教師工會也成為教育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教師工會關注的不是如何提高教學質量,不把學生的成績與教師的業績掛鉤,而是成了獎勵失敗、保護不稱職雇員的職業組織,讓許許多多想要在教育事業上有一番作為、真正為學生付出的教師成了犧牲品。

特蕾西?貝利(Tracey Bailey)是佛羅里達一所高中的科學老師,1993年獲得總統頒發的年度國家教師獎。美國教師聯合會主席說他很高興他的工會成員獲此殊榮。然而真相是貝利已經退出了工會。她相信大型的教師工會正是造成美國教育失敗的關鍵原因,工會本身就是問題,而不是解決方案。她說,工會只是保持現狀的特殊利益集團、獎勵平庸和無能的系統的一根支柱。[47]

美國的主要教師工會資金充足、影響力巨大,位列最重要的政治游說團體之中。教師工會成為阻礙教育系統內部良性改革的主要阻礙。以全國教育協會下屬的加州教師工會(CTA)為例,它有龐大的資金,可以通過法律和政治捐款等手段來實現其主張。1991年,加州想要在本州憲法中加入第174號提案(Proposition 174),允許家庭使用政府提供的入學金券(school voucher)從而自由選擇學校入學。結果CTA大力阻撓該提案。一家漢堡連鎖速食店曾為174號提案捐款25,000美元,CTA就強迫學校解除與該公司的商業合同。[48]

(3)在教育過程中排除家庭的影響
共產主義一個很重要的教育理念是從孩子一出生就把他從父母身邊帶走,由社區或者國家統一養育。實現這一點并不容易,但是魔鬼用了很多變通的辦法,悄悄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在共產國家里,邪靈鼓動學生與資產階級的父母斷絕關系,或者用應試教育延長學生在學校里的時間,減少父母對兒童的影響。在西方國家里,排除家庭的影響采用了不同的方式,比如盡量延長學生的在校時間,降低兒童入學年齡,不讓學生把課本和學習材料拿回家,不鼓勵學生把有爭議的內容講給家長聽。

“澄清價值觀”類課程離間學生和家長之間的關系。比如一個參加“探索(Quest)”課程的學生的家長反映說,“好像家長永遠是被用負面的方式呈現的。故事有可能是關于一個父親和他的孩子,父親總是十分專橫、過于嚴厲,總是不公正。”這些課程的潛臺詞往往是:“你父母不理解你,我們才真正理解你。”[49]

有時由于法律規定,學生參加某些活動必須首先取得家長的同意,這時學校往往用一些誤導的、模棱兩可的語言讓家長難知其詳。如果家長抱怨,學校當局或學區有一整套辦法拖延、推諉、敷衍,比如說家長不具備教育的專業知識、別的學區都在做同樣的事、整個學區只有他們一家人抱怨等等。一般的家長都沒有時間和資源與學校或學區耗下去,而且學校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學生過幾年長大也就離開這所學校了,家長一般會選擇息事寧人,隱忍不發。況且孩子是學校的人質,家長不敢過分得罪學校當局,只好忍氣吞聲,不了了之。當家長抗議學校的做法時,學校或者學區就給家長貼上“極端分子”、“搗亂者”、“宗教偏執狂”、“狂熱分子”、“法西斯分子”等等標簽。這樣做可以嚇阻其他家長,使他們不敢發出反對的聲音。[50]

(4)用復雜術語誤導家長和公眾
前文引用過的伊瑟比特的《蓄意使美國弱智化》一書開篇就指出,針對美國年輕一代的戰爭,其主要策略有三:黑格爾式的辯證法(退一步進兩步,必要時妥協,用間接方式達到目的等──引者注);漸進主義;語義欺騙,即重新定義語詞蒙騙對方,使對方糊里糊涂地接受不利于自己的條件。

施拉芙麗也發現了這一現象。她在《教室內的兒童虐待》一書序言中說,心理治療式的課程使用了一種特殊術語,防止家長了解課程的真正目的和方法。術語包括:行為調整(behavior modification)、高階批判式思維、道德推理(moral reasoning)等等。[51]幾十年來,美國的教育工作者制造了大量令人眼花繚亂的術語,像“建構主義(constructivism)”、“合作式學習(cooperative learning)”、“經驗式學習(experiential learning)”、“深度理解(deep understanding)”、“解決問題(problem-solving)”、“探索式的(inquiry-based)”、“以成果為基礎的教育(outcome-based education)”、“個人化學習(personalized learning)”、“概念式理解(conceptual understanding)”、“程序式技巧(procedural skills)、“終身學習(life-long learning)”、“學生—老師交互式教學(student-teacher interactive instruction)”等等,不一而足。單獨看來,有些概念不無道理,但聯系語境考察使用這些術語的后果就會發現,它們背后的真實目的是抹黑傳統教育,推進教育的弱智化。所以究其實質,它們都屬于言在此而意在彼的所謂“伊索式語言”、“奧威爾式語言”。解讀這類語言的訣竅在于“想想它的反面”:“深度理解”就是掩蓋連表面都不太理解;“終身學習”就是掩飾眼下的學習不太成功,其余仿此。[52]

(5)大規模的學科重組和教科書的迅速更新換代
20世紀60年代出版的《沒有人敢叫它叛國》分析了30年代的一次教科書改革。這次改革把歷史、地理、社會學、經濟學、政治學等不同學科的內容都綜合到一套教科書當中。這套書拋棄了傳統教科書的內容、理念和編纂方式,貶低美國英雄和美國憲法,反宗教、鼓吹對個人生活的社會主義式控制。[53]

這套教材因為過于龐大而且不屬于任何一個傳統學科的范圍而沒有受到各個學科專家的關注。很多年后,當公眾認識到問題起而反對時,已經有500萬學生學習了這套課本。現在美國的中小學,歷史、地理、公民常識(civics)等變成一門“社會研究”(social studies),其背后的思路是一樣的。

堅持原來的學科界限,使任何對教科書的修改都變得一目了然,必然受到專家和家長的質疑和抵制。把原來的幾個學科混雜在一起,新編的教材不屬于任何一個傳統學科,專家難以對超出自己專業的內容進行判斷,使教科書通過審核、被學區和社會接受變得相對容易很多。十幾年、二十年后,也許會有人發現這套教科書背后的陰謀,開始發聲的時候,學生已經長大成人,老師已經習慣于新的教材和教法,要想改回去已經絕無可能。即使有少部分人認識到教科書的嚴重缺陷,他們的聲音也很難被社會大眾聽到,更不可能影響教育的決策過程。如果反對聲音很大,正好趁機發起下一輪改革,進一步稀釋傳統內容,塞進左派觀念,幾輪改革下來,新一代學生已經離傳統隔了好幾個層次,不可能再走回頭路了。

美國教科書的更新換代速度非常快。有人說是因為知識的更新換代加快,但事實上中小學階段學習的基礎知識并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化。那么為什么還要出那么多不同的教科書、教科書還要不斷再版呢?表面原因是出版社互相競爭,為了追逐利潤,不讓學生多年重復使用同一套教材而使出版社沒錢可賺,實際原因和學科重組的原因相似,都是為魔鬼變異教材提供便利條件。

(6)不斷進行的教育改革是退一步進兩步的斗爭辯證法
從上世紀50、60年代以來,美國教育像走馬燈一樣,推出了一系列改革。但是這些改革并沒有帶來期望中的教育質量的提升。1981年美國學生的SAT成績達到了歷史最低點,觸發了《民族在危機中》這個報告的出臺,也觸發了教育的“重回基礎”運動。為了改變美國的教育窘狀,90年代之后的幾屆政府都相繼出臺了規模宏大的教育改革,但都收效甚微,甚至緣木求魚、抱薪救火,不但于事無補,反而帶來更難以解決的問題。[54]

我們相信,絕大部分參與教育改革的人士都真誠地想為學生和社會做一些好事,但由于受到各種錯誤思想的影響,常常事與愿違,很多這樣的改革從效果上都推進了魔鬼的計劃。正如魔鬼在其它領域的“改革”一樣,魔鬼滲透的教育改革并不期待“畢其功于一役”。改革的成功并不是它的目標,事實上,每一次改革從設計之初就是注定要失敗的,好為下一次“改革”提供借口。每一次改革就是更深一層變異,直至徹底讓人遠離傳統。這就是魔鬼“退一步進兩步的斗爭辯證法”。不要以為到那個時候,人們會為傳統的淪喪感到惋惜。不,當你提起這個話題的時候,人們只會天真地問:“傳統,那個詞是什么意思?”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