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19):教育篇(下b)

2019-09-04|来源: 大纪元|标签: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教育 共产主义 

(3)以“學生中心”為名,否定教師權威和傳統
教育最重要的功能之一是保持和承傳人類的正統文化,教師在教育過程中具有承先啟后的樞紐作用。“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杜威的進步主義教育思想取消了教師的權威地位,降低了教師在教育過程中的重要性,其實是反智、反常識、反教育的。

進步主義教育工作者聲稱,教育要以學生為中心,讓學生自己進行探索,得出答案。傳統教科書上的內容是人類幾千年文明的積淀,豈是年幼無知的學生在短時間內能夠探索出來的?這種荒謬的教育思想的真實用意是切斷學生和傳統文化的聯系。否定了教學過程中教師的權威就是否定了文明的傳承。在這里魔鬼的險惡用心昭然若揭。

黛西?克里斯特都魯的《關于教育的七個迷思》分析批駁了七個流傳甚廣的錯誤觀念,包括:(記憶)事實有礙理解;老師主導的教學是消極的;設計和活動是最好的學習法;教知識等于灌輸等。[19]這些迷思大多是進步主義教育遺留下來的,但是經過幾代人的承傳,變得根深蒂固,成為危害教育的痼疾。克氏是英國人,其著作使用的大多是英國的例子,可見進步主義教育理念已經貽害全球。

僅以第一個迷思為例。現代美國教育把傳統的重視記誦、練習的教學方式貶低為“機械記憶”、“死記硬背(rote learning)”、“練習到死(drill to kill)”,相信對此每個人都不陌生。盧梭在教育小說《愛彌爾》中率先提出反對記憶和書本學習(verbal lessons)觀點之后,杜威以降的進步主義教育學家都從不同方向進行發揮和闡述。1955年美國教育心理學家本杰明?布魯姆(Benjamin Bloom)提出著名的“布魯姆分類法”,把人的認知分成從低到高六個層次:記憶、理解、應用、分析、評價、創造,其中后三種能力因為涉及到綜合運用,被稱為“高階思維(higher order thinking)”而備受推崇。我們這里不擬探討布魯姆分類法本身的優劣得失,只是想指出,自從該分類法被提出之后,進步主義教育家就以培養“高階思維”為借口,越發淡化學校里知識的傳授。

任何具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具備一定的基礎知識是綜合創新的基礎,如果沒有相當的知識儲備,所謂“高階思維”、“批判性思維”、“創造性思維”都是自欺欺人的囈語。布魯姆分類法恰恰為心懷叵測的進步主義教育家、不負責任的教師和懶惰的學生提供了一個貌似科學的借口。

“學生中心”教學法的一層含義是,學生憑著自己的興趣選擇學什么、不學什么,老師也應該教學生感興趣的東西。這種說法似是而非。寓教于樂當然是每個老師都想追求的境界。但少年兒童知識尚淺,眼界有限,對于什么是必須要學的重要內容不具有足夠的判斷力。老師應該擔負起引導學生的責任,使他們不斷超越自己膚淺的興趣和狹隘的視野。一味迎合學生膚淺的興趣,只會造成學生的永久童稚化,這樣的老師是在昧著良心欺騙學生和家長,其實也是對社會不負責任。研究發現,美國社會出現了成年人幼稚化的傾向。美國國家科學院2002年把青春期界定為從約12歲到30歲這段時期,麥克阿瑟基金會甚至走得更遠,試圖論證一個人34歲才算走向成年。[20]成年人的幼稚化,教育和媒體應當負主要責任。

進步主義教育降低教學要求的一個借口是,隨著教育的普及,更多人上中學大學,不能要求他們達到以前學校的平均水平。這是一種錯誤的認識。使教育適應民主社會,是要使從前沒有機會接受教育的人接受教育,而不是降低標準、讓所有人平等地接受摻了水的劣質教育。進步主義宣稱,用更有時代氣息的課程取代沒有用的古典課程,比如希臘語和拉丁語,但結果是大部分學校并沒有引進高質量的與現代生活有關的課程,比如有一定深度的數理化課程、經濟學、現代史等,被進步主義教育青睞的是跟學術無關的駕駛、烹調、美容、事故預防等等。進步主義教育倡導的課程改革、教法改革大多披著花哨的外衣,欺騙了不諳世事的學生和對學校、教師、專家心懷敬意的家長。

孤立來看,進步主義教育提出的某些教學方法,對于一些學科或某些教學內容而言,不無用處。但聯系進步主義教育運動的具體背景和其效果就會發現,進步主義教育是利用一套說辭打擊傳統教育,從而變異教育并最終毀掉教育。

3)利用教育把學生變壞
1999年4月20日,美國科羅拉多州科倫拜高中兩名高三學生在一場精心策劃的屠殺當中,殺死了10名同學、1名老師,造成20多人受傷,兩名學生在和警方對峙互射后自裁。慘劇震驚了美國社會,人們紛紛反思,是什么造成這兩名學生如此冷血地反社會,竟然對自己朝夕相處的同學和老師痛下殺手?

留心歷史的教育工作者觀察到,上世紀60年代以前,美國學校的主要紀律問題是上課遲到、未經允許交談、嚼口香糖等微小的行為問題,80年代以后,是酗酒、吸毒、婚前性行為、懷孕、自殺、幫派犯罪,甚至是開槍濫射。這種可怕的趨勢令有識之士憂心忡忡,但卻很少有人知道這個變化的真正根源,更不要說開出合適的藥方。

美國青少年道德的變異和下滑是共產邪靈利用其人間代理人有意敗壞的結果。

(1)灌輸無神論和進化論
《本性難移的共產主義者》一書的作者、美國反共運動的先驅施瓦茨博士敏銳地觀察到:“共產主義的三個基本信條是無神論、進化論和經濟決定論。美國公立學校的三個基本信條是無神論、進化論和經濟決定論。”[21]也就是說,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竟然成了美國學校的指導思想!

神造了人,同時給人制定了道德規范,并規定了人的生活方式。信神敬神是一切道德的基礎,也是人類社會得以存在的保障。共產邪靈敗壞道德的最重要方式就是在學校里強行推廣無神論和進化論。在中國和前蘇聯這樣的共產國家,這種強制方法不難理解。而在美國,進化論也同樣被強制推行。

共產邪靈的代理人在美國打著政教分離的幌子,反對在公立學校教授“神創論”,而只能教“進化論”。公立學校不敢越雷池一步。這種教育無疑造成信神的人越來越少,人們越來越把進化論當成“科學真理”。

除此以外,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美國各地法院以“政教分離”為借口,把閱讀《圣經》等行為從學校里驅逐出去。比如某地法院裁定,除宗教話題以外,學生享有言論和新聞自由,而一旦涉及宗教,這種言論就是違憲的;在1987年的阿拉斯加公立學校里,學生被告知不能在學校使用“圣誕節”一詞,因為里面含有“基督”的字眼;1987年,弗吉尼亞州的聯邦法院裁定同性戀報紙可以在高中校園里分發,而宗教報紙不行;在1993年的科羅拉多斯普林斯,一個小學音樂教師被禁止教唱圣誕頌歌,據稱這違反了政教分離原則。[22]

整部教育機器的反神傾向再加上幾十年來“政治正確”之風的影響,美國在教材和考試材料方面的審查苛刻到荒謬的程度。教育史家黛安?拉維奇(Diane Ravitch)1997年曾在教育部下屬的一個部門參與考試內容的審核。她驚訝地發現,一個著名寓言的寓意原來是“上帝幫助自助者(G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由于其中出現了“上帝”一詞,這句話被改寫成:“只要有可能,人們就應該自己努力解決問題。”[23]

美國的公立教育系統一方面以“政教分離”的名義把對神的信仰從學校里驅逐出去,另一方面以“科學”的名義,把毫無科學根據、漏洞百出的“進化論”當成不證自明的真理灌輸給沒有思想準備和抵御能力的孩子。大家都知道,孩子往往更相信老師的權威,有信仰的家長也常常教導自己的孩子尊敬師長,但被強制灌輸進化論之后,孩子會挑戰父母的信仰教育,至少不再把父母的信仰教育當成一回事,其后果就是學校把孩子從有信仰的父母身邊硬生生地奪走。這是很多有信仰的家庭在子女教育方面所面臨的最大問題,也是學校的反神教育最邪惡的地方。

(2)灌輸共產主義意識形態
本書第五章已經闡述了“政治正確”的實質。政治正確是魔鬼的思想警察,其實質是用一套變異的政治標準取代正統的道德標準。從20世紀30年代開始,共產主義思想開始緩慢進入美國學校。時至今日,在美國的教育系統里,“政治正確”幾乎已經取得了一統天下的統治地位,在具體實施當中,它表現出很多不同的形式,有的很有迷惑性。

出版于50年代的《高中的洗腦》(Brainwashing in the High Schools)一書的作者魯特(E. Merrill Root)研究了伊利諾伊州1950~1952年使用的11種歷史教材,發現這些教材把美國歷史說成是富人和窮人、特權階級和無權者之間斗爭的歷史,而這正是馬克思主義經濟決定論的“精髓”。這些書鼓吹建立一個世界政府,全球關懷超越于民族利益之上,最終在世界范圍內實現社會主義。[24]

據報導,明尼蘇達州一個學區2013年采納了一個名為“人人為人人(All for All)”的計劃,把學區的工作重點從教學轉向了“種族平等(racial equity)”。這里的“平等”指的是種族身份政治,這種意識形態把少數民族學生學業欠佳歸因于制度性的種族偏見和歧視,致力于消除“白人的特權”。該計劃要求,所有的教學活動都以種族平等為出發點,只有具有種族平等意識的老師和管理人員才會被雇用。該計劃從幼兒園開始實施,10年級英語課的主題是殖民地化,移民、種族、階級和性別的社會建構(Social Constructions of Race, Class and Gender),而11年級的課程大綱宣稱“本學年結束時,(學生)將學會運用馬克思主義、女權主義、后殖民主義、精神分析的方法分析文學作品”。[25]

加州于2016年7月通過了新的中小學歷史及社會科學大綱,使得原已明顯左傾的大綱更像左派意識形態宣傳冊。原本應該在歷史和社會科學課上教授的內容,如美國立國精神、軍事、政治、外交史都被刻意淡化或省略,反而深情款款地彰顯20世紀60年代的反傳統運動,似乎這才是新的美國立國原則。在家庭和性方面,這個大綱非常反傳統。以11年級課程為例,該大綱聲稱自己的重心為“針對種族、民族、宗教、性少數群體和女性的平等權利運動”,其實甚少提及宗教,反而大筆墨書寫性少數群體,尤其是LGBT群體首度列入歷史課程,成為11年級歷史課程的重中之重。其腔調更傾向于支持“性解放”,如在關于愛滋病的部分里,該大綱暗示人們對愛滋病的恐懼,引發了“性解放運動”的退潮。[26]性占用了過多篇幅,排擠了其它更值得關注的內容,比如一戰,學生能學到的不是美軍在戰爭中的關鍵作用,而是美軍士兵發現歐洲的性觀念大快人心。[27]這個極左大綱充滿對事實的歪曲和偏見,引導學生仇恨自己的國家。這個大綱在加州使用,對全國都帶來負面影響。[28]

4)教育大規模引入心理操控
利用教育把學生變壞,還包括一種重要的手段,就是在教育中大規模引入心理操控(psychological conditioning),灌輸道德相對主義。

1984年3月,數以百計的學生家長和老師參加了美國教育部在包括華盛頓特區、西雅圖、匹茲堡等七所城市主辦的“學生權益保護修正案”聽證會。聽證會的證詞多達1,300多頁,保守派思想家菲麗絲?施拉芙麗(Phillis Schlafly)將這些證詞編輯為《教室內的兒童虐待》(Child Abuse in the Classroom)一書,于當年8月出版。

施拉芙麗用“心理治療式教育(education as therapy)”來概括聽證會證詞涉及的問題。與傳統的以傳授知識為主要目的的教育不同,心理治療式教育致力于改變學生的情感與態度,把教學時間用來玩心理游戲,填寫關于個人問題的問卷,強迫兒童就自殺與謀殺、結婚與離婚、墮胎與領養這類成人問題做出決定。[29]

事實上,這類課程并非為了學生的心理健康而設,其目的是通過心理操控改變學生的價值觀。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