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天呼籲國際社會支持香港革命 指認中共是納粹政權
【希望之聲2019年9月3日】(本臺記者馨恬綜合報導)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的青年領袖、香港民族黨創始人陳浩天(Andy Chan Ho Tin)9月1日呼籲國際社會支持香港革命的視頻發言在網絡上流傳開來。他希望國際社會對香港示威者提供人道支援,並對港府和港警實施全面制裁,包括停止向香港警方出售設備,以及限制香港警察進入你們的國家。陳浩天在視頻里還說,結束共產主義的事業落到了我們這一代人的肩頭上。他希望國際社會都指認中共是納粹政權。

陳浩天的這個視頻發言是為美國保守派聯盟(ACU)與日本方面在東京舉行的J-CPAC年會發出的。“J-CPAC”的意思是“日本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Japanese 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

根據ACU的消息, J-CPAC 2019年會於8月31日到9月1日在日本東京召開。陳浩天原本應是到會發言人之一,但是他在8月29日晚間計劃從香港機場出境時被警方逮捕。ACU認為,這是香港政府為了阻止陳浩天到國際會議上發聲的舉動。

陳浩天后被無指控保釋,他決定不再親身前往日本向與會的2,000名活動人士發言,以防港府對他的更危險舉動,因此他為大會錄製了視頻發言。

在視頻發言中,陳浩天首先提到這是他在一個月內遇到的第二次逮捕,而他只是成千上萬名被捕港人中的一個。他指出還會有更多香港市民也很快將面臨被逮捕的遭遇,香港的情況非常可怕。

因此,陳浩天呼籲國際社會加入香港人的革命,他說:“這不僅是香港人的革命,也是自由世界的革命,是我們時代的革命。” 他認為,現在世界上還存在著如此龐大的共產主義國家(指共產中國)是一件荒謬的事,前輩們沒有完成結束共產主義的事業,現在落到了我們這一代人的身上。陳浩天還強調說:“當獨裁統治成為事實時,革命就成了一種責任。”

陳浩天向國際社會提出三個級別的操作建議,從簡單到複雜,敦促大家支持港人的革命。

第一個是指認現在的中國為納粹中國(Chinazi)。陳浩天說,香港人希望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政權是納粹政權,並將這個訊息傳播到全世界的媒體和互聯網上。

第二個是對香港提供人道主義救援,尤其是醫療支持。陳浩天指出,現在香港正在發生人道主義危機,香港警方發動恐怖襲擊,他們隨意用警棍、胡椒噴霧,甚至在火車車廂和地鐵站里襲擊無辜公民。香港有數百人受傷,但是他們不能去醫院治療,否則,他們會在醫院被警察逮捕,而香港示威者們自己的醫療團隊已經超負荷,快要崩潰了。因此,香港急需外界的醫療支持,特別需要國際非政府組織(INGO)介入。

第三是請求國際社會對香港實施全面制裁。陳浩天說,對中國(中共)的制裁也必須被帶到香港,因為中國(中共)會通過香港逃避制裁。他特別呼籲美國國會,撤銷美國國會1992年通過《香港政策法》,該法律允許香港享有除中國以外的特惠地位。陳浩天說,事實證明這成了自由世界的後門,讓中共可以進入和操縱;此外,超過70%的外國直接投資是通過香港進入中國,香港是中國獲取美元的主要窗口。因此,陳浩天呼籲:關閉香港的特惠地位。

陳浩天還特別指出,在所有對香港的制裁中,香港人最迫切想要的兩個是:第一,停止向香港警方出售設備。第二,限制香港警察進入貴國。他指出,現在已經有中共的軍人(PLA)和準軍事警察在香港警察中臥底。

陳浩天說,香港人已經準備好了並歡迎各種制裁;自由不是免費的;自由和尊嚴總是有代價的;香港在燃燒毀滅中,既然如此,香港要與共產中國一損俱損。

最後,陳浩天疾呼:“給我們自由,或給我們死亡!請對香港實施制裁!”

(編者註:“給我們自由,或給我們死亡!”這句話來源於美國建國先父之一的帕特里克·亨利(Patrick Henry, 1736-1799)于 1775年說出的一句流芳百世的名言: “給我自由,或給我死亡!”(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ACU表示非常自豪地支持香港和整個亞洲的自由運動,建議大家關注陳浩天在這個視頻發言中對全球盟友發出的訊息。

此外,由於陳浩天不能到場參加大會,ACU主席馬特·施拉普(Matt Schlapp)還特別對陳浩天的女友進行了訪談,這個訪談的視頻於8月30日發表在Youtube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