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他要一根筋插到底 一條路走到黑

2019-09-01|来源: |标签:一根筋插到底 一條路走到黑 

今天是星期日,9月1號。2019年的時間挺特別的,我記得6月30號的時候就出現一個場面。在半年的角度來講,它是最后一天。在一個月的角度來講,也是最后一天。在一周,還是最后一天。結果在一個星期,它也合在最后一天。這種事情很少出現。這種前后一天、最后一天都顯示出,在時間的角度來講是一種首尾相扣、方得始終的故事。

那我們現在8月31號,很抱歉我們節目提前做的,我不知道在做節目的時候,31號還沒發生,前后的故事就是一種終結。8月31號昨天發生的事情,應該是6月9號以來的一個終結的結論。今天就開啟了下一個階段,開啟下一個階段為誰?為習近平鋪墊。我講香港香港政府、香港警察與中共相關的所有被它控制的一切,都要塑造習近平的偉大形象,這個決定什么時候來的?8月19號。

8月18號大游行,8月19號到現在他做出的決定。首尾相扣,這是我們講的。其實他自己,我以為也是這么來的。整個8月份,8月18號之前他是消失的。有人說有北戴河會議,有人說沒有北戴河會議,各種說法不同。跟這種報道本身,記者也好,分析的人士也好,他的基點相關。

在我個人角度以為北戴河的形式存在,會議的形式存在,休假的形式是存在的,那做決定的概念也存在著。但它有所不同的是,當初北戴河會議是跟鄧小平顧問委員會垂簾聽政直接相關,現在這東西沒了。

所以習近平在19號突然露面,露在了莫高窟。而露在了莫高窟,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基本上看到這個故事。他要大展宏圖,大展宏圖的意思他要對外宣稱自己是帝王。我用了個詞兒,他要學袁世凱,為什么叫學袁世凱?不顧一切,實現自己帝王夢。這是他今天應該是出現的,而這種帝王夢是超越于中國地域的,這是原來的設想,那能否超越要靠實力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當他走到這個年齡的時候,他會一根筋走到底。很多人呼吁他去做蔣經國,我們在5年前也提到了,香港2014年的雨傘運動的時候也提到了,而呼吁他真正成為蔣經國最好的機會是2015年。2015年9月3號是他進行了首次大閱兵,他借用的是“中華民國”的老兵節,9月3號大閱兵的時候那個老兵節,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沒成立,還沒有呢,它媽沒生它,如果它有媽的話,那是真的。而在同年他計劃見了馬英九,那是一個非常明確的時間段。

他有希望,他希望在他的變革當中,在他的反腐中,把共產黨的核心勢力壓住之后,他走向變革。可是也就在同時間,一個月之后,他就逐漸轉向,我們看到了“中國制造2025”,現在這詞兒沒了。當時呢,看到了希望。中國制造2025,用機器人、用智能化的東西取代現代的人。取代的概念是把活人,把死的當成活的,把活的當成死的。

自那之后到現在,5年之后,家家要刷條碼,上廁所要人臉識別,買豬肉要刷臉,對不對?在北京城,任何地方都有監控器,很多人得家里面在客廳是有監控器的。你說大熱天在家里頭,那男的女的在家,都是家里自個的事,沒有什么隱私不隱私吧,那你家里放的,而放了監控器的人很多都很愛國的。

那你是被監控的人,然后你又一定又愛國,而監控你的東西叫智能化產品,這就是今天的中國,對吧?所以當他在2015年意識到華為、“一帶一路”、“中國制造2025”的概念出現之后,他就不滿足于自己作為一個蔣經國式的改革人物,那沒勁,頂多在中國土地上。我要做希特勒,要做拿破侖式的人物,那是稱霸世界。人生一世。不過如此,永遠在教科書中有我習近平的名字,這是他想的。

你現在捋過來基本就這個,我覺得是理清了。所以在你可以在2013、2014、2015,他在反腐中非常清晰,到了2016就有點模糊了,到2016就相對模糊了。

而這其中呢,他自身受著他過去時間的影響比較深刻,他在佛教中有他自己的看法。他的起因是在1983年到1985年在正定,那臨濟派,正定的臨濟寺是禪宗的最大一個門派。而禪宗,是達摩出來的,達摩是個羅漢,禪宗的東西最接近人,以至于禪宗的很多跟哲學就類似,被人們廣泛流傳。臨濟派在日本影響也蠻大的,而禪宗有6個門派,其他5個門派都沒了,就剩了臨濟派,所以他在這基礎上去對臨濟寺在2013~2015年的時候有著相當的投入。

而“正定”倆字是佛教里的詞,八大定當中的一定,所以它有著佛教的概念。但是呢,在佛教門派中,你達摩怎么也超過不了文殊菩薩,對不對?怎么也超過不了觀世音菩薩,四大菩薩他一個也頂不上去。有些禪宗的朋友,你別介意,羅漢就菩薩低,你有什么高興不高興的,對不對?我覺得你要不高興,那活該了,也就不高興了,人他就這么來的,是不是?所以有時候人小心眼的時候很難說。他習近平就趕上這么個東西。

可是,現在的人學這東西都是為自己所用,包括他自己。這是前后他在我眼睛里他改變的過程。回到8月19號,他突然出現在莫高窟,神清氣爽,看起來心情很好。19號到莫高窟,莫高窟最大的窟61號,文殊菩薩,就是文殊觀,講的就是從正定到文殊菩薩的道場,五臺山,沿途的大壁畫,四面都畫,上面也有。其中西邊的墻壁,整個畫了這個沿途的過程。而文殊菩薩對他習近平的影響,“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這句話是從文殊菩薩來的。

所以19號他到了莫高窟,其他那都是假的,表面視察,扯驢蛋,他有這個心意在里頭。現在看就是到那去既看了正定,又看了文殊菩薩,因為2017年“方得始終”這句話是他說的。他要站在文殊菩薩的“方得始終”的這個概念上實現他自己的帝王夢,所以就給改了。“方得始終”這圈轉回來了,他不要轉回來,他要一根筋插到底,一條路走到黑。

“牢記使命,方得始終”,他改成“牢記使命”,把佛法為自己之所用,他干的。我當時節目中,我說這是了卻佛緣,這事兒結了。從83年的正定到2017年的“方得始終”,他到那去,但他自己為自己所用,可是在我個人眼睛里就結了,結了是什么意思?得罪了神,得罪了佛,得罪了。第二天他就去了嘉峪關,去了嘉峪關,從嘉峪關上照了領袖相,天下第一關。所以他從老龍頭,長城的頭第一關是嘉峪關,長城的尾是山海關。

他從山海關就是北戴河會議,就去了龍頭,去了最前頭。尾巴也叫頭,因為山海關那個是叫老龍頭,那咱30多年前去過很多次。天下第一關照了領袖相,領袖相一下來,一老爺們說“總書記萬歲,共產黨萬歲”,那是拍戲呢。所以這是給他做的,王滬寧給他做出來的。他很笑納,他低著頭樂。

這些是鋪墊,所以拜菩薩在先,跟菩薩說:我是王了,第二天就萬歲。

然后他去了西路軍,很奇怪他怎么去了西路軍?張國燾分裂黨中央,西路軍全軍覆沒在高臺縣,距離嘉峪關大概200公里,他去了全軍覆沒的紅軍的紀念地。而干掉紅軍的人,當時殺掉第四方面軍的人叫馬家軍,全是回民,那是一大家族。他也挺邪門,參觀完,獻完花圈,他去了馬場。

所以給我的感覺就是拜菩薩,總書記萬歲,全軍覆沒。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