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會對香港采取軍事鎮壓嗎?

2019-08-29|来源: |标签:习近平 香港 军事镇压 

Bewater,香港人用這個詞,現在想起來比較深了,就是比較厲害了。

與神同行,那只是一個單純的人,等到了萬劫不復,佛家里原來這么講的,輪回轉世中,你得到了人身。輪回轉世中得一次人身不容易,意味著什么?其實就是地。我們說的三界之內,人出不去了。一會兒那個是你爹,這個是你爸。你又托生成狗,因為你上輩子欠那女孩子情,你給人做一只狗,扶持她。輪回轉世就是這么個意思。所以它講到,當走到萬劫不復的時候,正好就在7月1號那天。其實是天地人的地。

等到后來又過了一個月,就天滅中共了。天滅中共走的就是天了。香港人在這個過程中,已經進入到,他可以把自己的生命定格到完全是境界中。

我們橫著比向的話,當7月1號說出萬劫不復的時候,就象軒轅黃帝找了72個駐世之法的師父,但他想修的是離世之法。當香港人喊出天滅中共的時候,就相當于離世之法。里面大的本質的差距就在這兒。

而這個Bewater為什么厲害呢?Bewater是從李小龍那兒講來的。就我個人來講,我只是覺著,其實人們分析也這么說,就是里面有著哲學的概念。只能說理解的人他只能理解到它有哲學的概念。而Bewater厲害在于,今天的香港,在地域的角度的環境中,它是一個地方,完全是水。從任何角度解釋,它都是水。而從人們的角度,孩子穿的黑衣服,黑是水,孩子本身代表著生命之根本之根源,而水是生命之源。

師父原來教誨過,不是原話,石頭都能榨出水來。

原來道家的修煉故事當中是有這故事。我個人都沒看過,只是師父這么教誨過。

所以突然意識到,Bewater實際就是回歸生命之根本。而共產黨的共,就是火來的,它完全是火來的,而習近平是屬小龍的,屬蛇的,完全是火來的。

所以這么講,這同樣叫天滅中共。

而川普等所代表的是另外一個概念,就是說,他的距離相對更遠,又相對牽掛。意思就是,英美被中共作為這次香港事件當中的背后黑手,而英美本身是相互關聯,有著歷史的故事。

而美國成立的本身,就是一群與神同行的人,拋棄物質上的一切,從英國當時對他們進行迫害的,以政治的角度,迫害信仰者的角度,與神同行的人從英國來到了美國,建立了美國。所以美國是建立在一群與神同行的人純精神的,因為他們沒有攜帶任何東西,拋棄了自己的家,拋棄了有形物質的一切,成為了今天的美國。

所以今天的美國相生相克就成為物質上最強大的,因為他的境界是與神同行的人,而與神同行的人是圍繞這個世界環境,所以這都是一環套一環的。

你在一組的香港人身上,你可以看到,在他自身身上,走入了這個過程,但當走到一個更大范圍,你會看到英美本身是與神同行的人,而香港卻是天地人的地,把中共會困死其中。它做什么無所謂,你相信定數,你就知道這是困死,如果你相信天滅中共的話,他的Bewater境界就上來了。

所以這是一個相輔相成的,第三點就是中共國自己。所以天滅中共發生在中共境內。中共自己的核心部門,中共自己今天賴以最吹牛皮的地方。中共的起始,中共的輝煌,中共的一切,都在其中。而它的生命本身是火,可是最終它會死在水上,而水在大陸表現出是一種回歸的概念,方得始終的概念。

所以在我個人眼睛里,中共國會出現大難。這種大難就象改天換日,不止是改天換日。大難的出現,會重塑世界格局。是什么?我不知道,又知道又不知道,但未來不是你我說了算的。所以只能這么講。未來是未來佛的概念。在我眼睛里,可能是佛家里說的彌勒,應該就是西方說的彌撒亞。

所以今天就經歷過這么一個過程。

有人說,你越說越遠了。

如果我說的遠,那香港的抗議人能夠在紫荊花那個位置上噴上天滅中共,而兩次噴的都是那地方。你說他的做法是遠是近?那些年輕人如果當時被抓,會打斷他們的四肢。今天的香港警察,當被抓的某些人基本都是這么對待的。

你說,我剛才說的遠。你說那些年輕人遠不遠?如果你說他瘋了,天滅中共是瘋子。那今天晚上你媳婦做夢跟別的男人相好了,她跟你說我昨天晚上做個夢,我遇見了我初戀的情人,相當不錯。你覺得她是真的?你覺得她是假的?你覺得對你有影響還是沒影響?

實證科學跟聰明人的愚蠢,我怎么看他都是一塊爛肉。

香港時間的凌晨1點鐘,香港跟中國大陸之間有幾個口岸,大概也就三四個吧。從口岸進來,被人們拍到,是裝甲運兵車。這樣的裝甲運兵車就是在城市的戰爭中使用的。我印象看過它大概可以拉10幾個人,應該不到20個人。這種裝甲運兵車,它的頂上帶的是重機槍。它的下面是汽車輪胎的那種,所以它適合于公路,適合于城市里面運作。它的行駛速度相當快,你汽車開多快,它可能跟你有的一比。

被市民拍到的至少50輛。在香港大概夜里2、3點鐘的時候,在香港的不同地域和不同的公路,都被老百姓發現有軍車。

這香港人也是哈,早晨喝早茶,中午喝午茶,下午喝下午茶,晚上吃宵夜,搞不清楚,他不睡覺。所以一大組照片就出來了。

我看到的主要是這個照片就顯得非常的清晰。

結果在凌晨4點鐘,新華社駐香港發布消息說,看到軍車,這是解放軍進行正式的輪班輪換。它說的輪換的意思大概是回歸之后第22次,那就一年換一回兵。8月18號,是我們當時看到的大集會,本來是游行,它不讓游行,結果變成了集會,流水式集會。流水式集會是三次超過百萬大游行當中的第三次。在這個背景之下,當時在市內也出現了軍車。所以就顯得很奇怪。

可是這一次,新華社在凌晨4點鐘發消息,少見。因為如果它是正式換防的話,你干嘛要著急那么一大早就說呢?北京也好,香港也好,終歸它是深更半夜的事。在海外它是有個時差的問題,但你為什么急于要說它們不是進來殺人的,它們是進來正式換防的呢?

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講,你可以解釋兩種方向,一個是欺騙,原因就是,在當天夜里,同時間在香港的不同地區,相差很遠的地區,都見到了軍人。如果是類似這樣的話,那就是在大陸的軍人進入香港,已經即刻各就各位。如果換防,它的軍人應該整個進入它的兵營就完了。換防進入兵營,有進有出,沒看到有人拍到說,軍車出去了。第二個,換防應該是把人拉走就完了,為什么有這種裝甲運兵車呢?所以這是欺騙來的。

另外一個說法就是說,中共真的是不想給國際環境中造成任何它要鎮壓的這種概念,它也真是不想鎮壓。所以新華社就這么說出來了。

所以可以從兩個角度去理解。同時它又具備兩個可能,因為10月1號要來了。如果這個事情就這么延續過來,習近平也不解決,林鄭月娥死抗,那10月1號,如果在香港爆發上百萬人上街,在警察不允許的背景之下,上百萬人上街的話,會怎么樣?

北京做盛大的閱兵儀式,它都到不了100萬,它肯定不讓它到100萬,控制不了。如果香港有上百萬人上街,“慶祝十一”,這事肯定是麻煩。所以它不會讓它出現的。也就講說,這些軍人進來香港,有著鎮壓有著開槍的可能,但是盡最大可能不開槍不鎮壓。這同樣是一種選項。

所以這是一個剛剛發生的很特別的。

《美國之音》:《中國駐港澳部隊完成輪換》。

我不知道原來是不是有報過。這就是我剛才說的新華社講的很特別很特別的。

結果與此同時,在《紐約時報》紀思道寫了一篇文章,《正義會再次被坦克碾壓嗎?》

他講的就是今天的香港。

《紐約時報》駐香港的記者在25號晚上,拍了一張一個中年人手拿雨傘攔在持槍警察的面前的照片。這個人是一個傳道者,傳道者應該是香港基督教的人。傳道者在教會當中級別是最低的。這張照片是他跑過來,就跪在持槍警察面前,這個持槍警察是開槍的人,就是當天晚上拔出槍之后,他是率先開的槍。所以他跑過來就擋在了開槍人的面前。

他們之間距離只有三步遠,警察往前走了三步左右,一腳就把他揣滾過去了。所以當他揣滾過去之后,他就又站起來,攔住開槍的警察。他說,千萬別開槍啊,千萬不要這么做!

所以《紐約時報》的記者在背后拍的這張照片。時間點上就顯得非常特別。

第一,象天安門廣場,就象8964,6月3號的時候,類似,開槍了。第二,他的形象,再現了坦克人。

王維林在當時的狀況,跟這個概念是完全類似的,所以它的意義完全類似。結果應該是有差距的。

在天安門廣場,那是一群維護共產黨統治,要求改革的抗議者。維護共產黨統治,無神論灌輸了一切,以現代科學,以教育作為基礎進行社會制度改革的人爭取民主社會制度的改革,包括當時已經死掉的胡耀邦和活著的趙紫陽,包括方勵之他們,都是這一類的人。

香港不是,香港從6月9號開始之后,到6月10號,11號,就開始唱圣歌了。到了12號的抗爭,報導就開始出現與神同行的人。

20天之后,7月1號,萬劫不復出現了。8月4號,出現了天滅中共。在大概兩個星期之后,第二次再次噴上天滅中共,前后大概是兩個周末的時間噴上了兩次。

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多一句話,8月31號的大游行,已經被警察拒絕,那會是怎么樣?天滅中共第三次被噴上,有沒有可能?

我不開玩笑,8月31號是星期六,是6月9號以來,大游行的第12周的結束的最后一天。

今年的時間很特別,一個星期的時間,一個月的時間,跟這12個月當中一年的一個季度,半個季度的這種變化,非常的首尾相扣,這是我說的很特別的。就是說,它的小到一個星期,大到一個月,再大到一個季度,它的轉動,它的時間的起始跟結束,是完美的結合的。

這是一個很有趣很有趣的現象。我個人悟不太懂。但時間是個神,這是一種過程。所以我想說的意思就是,你看8月31號,會不會噴上天滅中共這幾個字。那是第三次。

這就是一個回歸了,我講的是一個回歸,它對30年河東,30年河西,30年前天安門的事件,到30年后的今天的人,在香港發生的是與神同行的,在香港是整個被水包圍的一個環境。

紀思道是《紐約時報》非常有名的記者,文章寫的不是很長,但是,他只不過描述了整個環境的過程。我個人覺得問題不大了。他把這個環境的過程本身對比了他在30年前,當時他就在北京。他也經歷了整個之間的過程,他認為,香港跟中共當局今天的處理概念,就象當年李鵬他們處理的概念一樣,從一開始就處理不當。而這個處理不當的原因跟香港人的抗爭就跟習近平自己的做法是完全等同的,是習近平一手造成的。他基本就這么說了。

【當一個身著短褲和背心的瘦小男子伸出雙臂,試圖保護被一名警察拿槍指著的抗議者——這是一張令人難以忘懷的照片——我們怎能不被感動?】

【但我也有一種不祥之感。或許過不了多久,就會有人被殺,由此掀開新一輪聲討、升級和暴力。相比我30年前在中國報道的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其中有太多相似之處——我在想北京最終是否也會部署部隊,也許是人民武裝警察這個準軍事部隊,去鎮壓這些抗議活動。】

無論是解放軍還是武警,一定會有軍人進入了香港。他大概就說,最終他們會出現的。

而在整個抗議的活動中,在港府的處理背景之下,出現的這種嚴重失當,因為林鄭月娥表現得太傲了,極其傲慢,從沒見過的。

早在節目中跟大家解釋了,我覺著大家要能懂這個道理,7數字在香港,是很特別的。直接是走到了最底點,她是罵男人罵得最侮辱性的一個字,結果卻出在了這個特首女人身上,這是純純的陰陽反背。所以人們罵她三七婆,其實這是純純的陰陽反背。

如果反著說,泰國的人妖,他是男人來的,結果看到的人妖比女人漂亮多還溫柔,就不能說話。

而梁振英2012年上臺,689,一個大男人卻沒有7,可是他的陰歷生日是陰曹地府的鬼節。兩個特首對應著今天的習近平。

所以這是一個完全大逆轉。

【與1989年一樣,這些抗議活動由于政府的處理失當和態度傲慢而出現了滾雪球似的增長。中國的強硬態度也令香港人產生了深深的敵意。譴責“納粹中國”(ChiNazi)的涂鴉隨處可見,而當我用“香港中國人”的老說法指這里的人時,也遭到了批評。不,人們反對說:我們不是中國人。請說“香港人”。】

【因此,習近平的政績之一是:他毀了“中國人”這個詞。】

又講了警方的做法。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魅力好比粵菜館水箱里的魚,普遍認為她從一開始就搞砸了這件事情。】

粵菜館水箱里的魚,我也說不好,她是一個被吃的魚。沒吃之前歡蹦亂跳的,而水箱里的魚,你看起來它擁有一切,其實它什么都沒有。誰是水箱呢?習近平。

【另一方面,抗議者也升級了他們的策略,變得越來越暴力。】

越來越暴力這是林鄭月娥一手干的,香港警察一手干的。在處理過程中,處理失當,所以走到后面,它開始掩蓋,最大的掩蓋。

香港人在抗爭過程中,跟8964當時出現的狀況極其類似,沒有人相信,習近平會對香港采取軍事鎮壓。

所以他認為,這是最懼怕的。因為從各個角度,都不認為,就是習近平有了但凡的想法,他也不會用軍事角度去鎮壓香港。

【完全沒錯,人們也常說中國絕不會殺會生金蛋的鵝。但正如香港最后一任總督彭定康(ChrisPatten)曾經冷冷地指出的,這個習語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歷史滿是被砍頭的鵝的尸體。”】

【在1989年大屠殺前夕,充滿理想情懷的抗議者常對我說,他們的事業是堅不可摧的。直到后來,我眼睜睜看著正義被坦克碾壓。】

我自己以為,形式上會出現類似的場面,但不會是在8964那樣的死人的概念。因為今天的香港,是一群與神同行的人。類似出現的時間點上會怎么樣?那就看天意了。

因為這個概念是擺在了天滅中共的概念上。表面的人的角度,你會看的是一樣的,但你從生命的角度,你看的就不一樣了。形式會有,就象傳道人用手擋住了槍,而那槍剛剛放了一槍子彈。所有人都覺得極其震撼,30年前的回歸,但它不是!又是,又不是。

有人說,30年前的坦克兵,是值得贊許的,因為那個坦克是要躲開他的。30年后的這個警察,你要不要贊許,他并沒有在打上一槍。所以我以為,表面形式有,但已經在一個設定的時間里,會發生更大的事情,人們會看到這個演變的過程,只不過應對了習近平的一句話:方得始終。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