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中共不是容易事 港人還要堅持“和理非” 全球布局未到攤牌時

2019-08-28|来源: 希望之聲

圖為8月25日香港警方首次使用水炮車清場。(AP Photo/Vincent Yu)

【希望之聲2019年8月27日】(本臺記者子涵採訪報導)香港民眾對“反送中”條例的抗議到目前為止已經兩個多月了。在剛剛過去的一周時間裡,香港警方的態度出現了一個很大的變化。子涵在周一(8月26日)連線了本臺駐香港前線的記者李晶給我們講述香港發生的具體情況,然後連線了本臺時事評論員蕭恩對香港局勢進行分析。

香港民眾有共識和平表達希望國際社會關注

子涵:在剛剛過去的這幾天,香港最新的情況是什麼樣的呢?

李晶:從香港過去的情況來說,大家是有共識的,香港民眾的共識是要以和平的方式表達。8月23日是“波羅的海之路”30周年,所以香港民眾也有效仿,總共有21萬人參加,大家手牽著手來成一個人鏈。

那天,人鏈的長度加起來總共有60公里,也因為參與的人數眾多,所以市民還自發地延長了路線,擴展到獅子山,在獅子山上也看到示威民眾。

大家就是為了展現給國際社會一個團結的氛圍,也希望國際社會關注香港議題。所以民眾是有共識的,要和平參與。在23日晚9點的時候,大家都已經很自發地散去了。

有示威民眾破壞智慧型燈柱發現疑似人臉識別系統

李晶:到8月24號,香港在觀塘區舉行了一個遊行集會。當天在遊行之後,還是有爆發警民衝突。因為大家都覺得,林鄭月娥政府並沒有正面回應“五大訴求”,之後示威者覺得,還是要跟警方有一個衝擊。

另外在觀塘區,遊行也有另外一個意義,就是,觀塘區是香港政府的一個試驗點,那裡放置了幾十個智慧型燈柱。大家都在疑惑,那個燈柱是不是有人臉監查系統,那裡面也有鏡頭,裡面的材料也可以感應到香港將要推行的最新智能身份證。於是有部分示威群眾破壞智慧型燈柱。

再有示威者眼睛被警方流彈射傷

李晶:當天警方其實很早就已經清場了,大約下午就已經清場了,還在一些民居的地方發放了催淚彈跟胡椒噴物。

在這場衝突之中,有一位男青年被警察流彈打中右眼,很可能是流彈,這成為香港混亂局面中,第三位被射中眼睛的民眾。另外遊行之後,也有大約29名示威者被捕,當中有一些甚至只是來聲援的街坊,並沒有武力衝突的。

讓示威者比較質疑的是,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晨有說,要跟示威者,跟一些有心的人士包括一些青年族群建構一個對話的平臺,希望了解大家的想法,但是在8月24日的遊行之中,港警卻是再次使用武力清場。

香港警方首次使用水炮車和真槍實彈清場

李晶:在8月25日的遊行之中,也是再度爆發警民衝突,也爆發了武力清場。警方也是使用武力一再升級。這次警方首次使用了水炮車來清理路障,但是沒有用到示威者的身上。另外,警方也是首次使用到真的子彈,並不是橡膠子彈或是布袋彈。

另外,香港的地鐵作為一個集體運輸工具,在遊行舉行之前,就已經把遊行經過的某幾個地鐵站給封住了。讓人質疑說,港鐵的做法是不是為了避開一些麻煩?因為港鐵作為一個集體運輸工具,它會犧牲掉一般民眾搭地鐵的便利性,另外也會影響市民參與集會,甚至是在衝突之後,民眾能不能順利離開集會的一個交通工具。

所以這個也在香港社會引起了很多爭議。

水炮車可對人體造成永久性的傷害

子涵:水炮車是一個什麼東西呢?

李晶:水炮車是可以發射水力的車,在歐美國家也是一個常備武力,在韓國的示威運動之中有使用過。

以香港的水炮車威力來說,如果是10米距離直射示威者,水力可以達到175磅(約79公斤)。示威者被水炮車射擊後,過去有視力跟聽力受到永久傷害的報導。水炮車如果直接射到身體,包括眼睛、嘴巴,可以導致軟組織受傷,而且這個受傷是永久性的。

很多人質疑說,香港街道狹窄,水炮車直接把人射飛,很可能撞到街道上,或是撞到硬物上,可能會引致更多更嚴重的受傷,受傷的程度是沒有辦法估計的。

韓國以前有示威者因為被水炮車射中,頭部受到重創而死亡的案例。

香港目前還是試用水炮車的階段,警方只是射向路障,並沒有射向群眾,所以還沒有辦法判斷,以後如果使用的話,會對示威者造成怎麼樣的傷害。

有網絡直播和其他媒體證實:警方向天開槍

子涵:動用真槍子彈是怎麼一個情況呢?

李晶:當時是警方舉槍向天開槍,經過一些網上的直播片斷,我們可以看到警方是向天空開槍。但是還沒有辦法完全證實,因為大家還沒有找到子彈殼,不過別的媒體都報導說是真子彈。

接下來子涵連線本臺時事評論員蕭恩,就前線記者李晶剛才談到的幾點情況,請蕭恩給我們做一個分析。

港警此前的剋制可能是中共整體布局的一部分也可能是暴風雨前的徵兆

子涵:在上上周日的8月18號,當時有170萬人的流水式集會,並以和平結束,沒有發生衝突,直到上周的前幾天,香港警方一直都是比較克制的。為什麼在那些天,香港警方的態度軟下來,表現得比較克制呢?

蕭恩:很難說香港警察比較克制,這有可能是香港警察和中央布局的一部分。在大家都很關注的8月18號,如果港警和中央方面還沒有完全準備好,就象剛才記者提到的,如果水槍等還沒有布置好的話,或者是有其它策劃,他們還沒有布置好,那他們可能暫時讓你做一個流水式集會,不見得要引發衝突。但是如果他們設計好了,什麼時候要把衝突升級,那他們就會製造出來。

所以未必就是香港警察現在就開始克制了,或什麼時候他們就不剋制了,這不是現場的臨場反應,而是整體上他們有自己的一個步驟和策略。

換一個角度來說,也可能這種克制就是一種暴風雨前的臨近徵兆。以前我在評論中就說,香港人要做一些長期打算,這個局面仍然是很令人憂心的,不要以為港警有一次放鬆下來,就是他們開始克制了。

港警暴力升級很像是策劃好的可能為後面的戒嚴或鎮壓升級做鋪墊

子涵:剛才前線記者李晶也談到了,果然到這個周末,香港警方第一次動用了水炮車和真槍實彈,第一次用真子彈,雖然是對天空射的。那麼你覺得香港警方的暴力為什麼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又升級了呢?

蕭恩:這一定程度上體現中央方面對香港問題如何解決還沒有一個確確實實能夠看得到出路的方案,港府方面也同樣面臨這樣一個困境。如果香港政府或者是中央對示威民眾讓步,那當然它們自己就覺得這會直接威脅到政權;如果用暴力進一步鎮壓,它們現在還沒有口實,就是還沒有充分的證據,那麼它們會走中間路線,就是用武裝警察、用港警進一步對民眾進行施壓,希望暴力衝突能夠在表面上看上去象是在升級,然後它就可以採用更強大的鎮壓民眾抗議的武器,象水炮槍等等。這等於是給外界看,你看抗議升級了,我要採用更升級的裝備來防止民眾暴亂等等。

另外還看到,昨天(指8月25日)中共媒體渲染香港警察被毆打的情況,雖然比較客觀的媒體曝光的是,警察在毆打示威民眾,是警察在開槍、在用水炮槍,但是中共方面的宣傳卻說有警察被毆打等等。這是中共的輿論方面在配合暴力的升級。

所以我覺得,這都是策劃好的,港警暴力升級也是想為後面有可能實施戒嚴,或者是其它鎮壓方式做鋪墊的。

中共對香港的智能監控系統早已存在現在是在加強監控

子涵:剛才香港前線記者也談到觀塘區的智慧燈柱,大家第一次發現它有人臉識別,現在還不清楚是不是傳回大陸了,但是人們已經看到它的製造商是上海三思路燈。三思路燈也是中共天網工程的一個承辦商。你怎麼看大陸用的監控系統現在被搬到了香港?

蕭恩:我個人的觀察是,這個監控系統早就在香港存在了,只不過現在大家才發現,大家推倒了藍牙燈柱,發現有相似的設備,其實中共的網絡監控系統在香港已經開發多年了,而且人臉識別系統現在也已經是比較成熟的。象大家知道的華為、中興等等,它們都是積極參與中共的所謂“智慧工程”,且中共鋪設這些網絡監控系統往往很多是在開發智慧城市的幌子下面進行的。象華為、中興它們都有一整套的人馬,專門做智慧城市的推廣。

所以中共方面推出了一個“一攬子計劃”,從監控設備、數據收集、數據分析,到根據大數據進行判斷的一整套系統,相當于從基本數據到大腦分析的系統,全部都可以由一家公司,比如華為或者中興,給你提供。而且它們這種推廣不僅僅是在中國內地,在國際社會上也在推廣。

去年,德國的一個城市叫做杜伊斯堡(Duisburg)就跟華為簽訂了所謂“智慧城市”的計劃,一開始是華為賣給他們設備、一套系統,緊接著到了去年夏天的時候,他們所有的數據都已經轉移到華為跟他們建立的一個叫做“萊茵河雲計劃”(RhineCloud)的雲平臺上面了。實際上,德國這個城市杜伊斯堡的所有信息、所有數據都可以收攏到華為的平臺上面,當然中共的官員也都可以看得到。

所以說,香港是肯定早已在中共的監控之中了,只不過中共方面覺得有些地區可能監控還不夠,現在可能會進一步加強監控。因此不是說,監控現在才剛剛延伸到香港,其實是加強對香港的監控而已,只不過香港民眾現在才發現這些設備,跟大陸的設備是同名的,其實早就在香港存在了。

中共去年的所謂“智慧城市”發展計劃,還有監控計劃的會議,有的就是在深圳舉辦的,就在香港邊上。這肯定是很容易就可以把所有的監控設備早就鋪設在香港很多的公共設施系統裡面,只是人們不知道而已。

和平抗爭效果非常大港人還要堅持“和理非”的抗議方式

子涵:另外大家關注的是,香港“反送中”繼續要採取什麼方式來抗爭,一部分人覺得不要有暴力反抗的行為,因為你如果使用暴力,你是抵不過香港警方、抵不過中共警方、抵不過黑社會的,是“以卵擊石”;但是另外一些人是支持用暴力反抗的行為,因為他們覺得和平抗議沒有效果,而且是警察傷害在先,所以只能夠暴力反抗。你的看法,你的建議是什麼呢?

蕭恩:我覺得香港民眾還是應該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合理非)的反抗模式,如果人們認為現在的和平抗議沒有效果,這是一種誤解,可能有一種著急的心態,其實這種和平抗議的效果是非常大的。

一方面這麼多港人更清楚地意識到了中共的流氓嘴臉;另外一方面,國際社會上很多反共的保守力量也更好地結合起來了。就象剛才前線記者提到的,上個星期五(8月23日),組成“人鏈”的方式,這就是模擬了當年波羅的海國家反抗共產主義暴政的模式,而且當天全球各地也有很多地方有類似的紀念活動。甚至在香港的“人鏈”活動中,也有來自波羅的海的人士專門到香港去支持。

所以香港的運動在過去兩、三個月里,實際上已經讓全球對共產主義邪惡有認識的人們進一步聯合起來了。大家都在關注香港的事情,美國政府的態度也在逐漸變化。

對付中共龐大的邪惡政權不是一件容易事

蕭恩:我們看到剛過去的周末舉行的7國高峰會議(G7)上,至少川普總統和其他國家元首溝通過程中有提到香港的問題,這本身就是香港民眾整個夏天以來不斷地付出所達到的一個很好的國際譴責中共的巨大聲浪,還有中共邪惡整體的態勢也不敢再來一次“六四”陣營,這種效果很多人在香港可能還無法看到。香港運動對內地的影響,對國際社會的影響,可能人們只在香港時還沒辦法完全體會到,所以人們才會有這種挫敗感。

但是,港人應該儘可能把這種感受放下來,因為要看到對付一個龐大的、邪惡的共產集權政府,這種抗爭是相當不容易的。

如果我們客觀地說,即使在G7峰會上,其實也只有川普總統提出來香港問題,其他歐洲的民主自由國家、西方的民主國家都沒有主動提到香港問題,包括德國、英國、法國、日本。實際上,英法德在過去二十年里,跟中共的貿易往來是非常多的,而且德國和日本在過去幾年裡,在中國的投資也是有增強的。

所以就是對付中共本身,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中共長期以來製造的產業鏈對西方、歐洲國家經濟的影響,錯綜複雜交結在一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美國川普政府有全球布局但還沒完全準備好和中共全麵攤牌

蕭恩:就連目前的美國川普政府確實也在考慮整體的一個全球布局,包括川普總統退出了《中導條約》,但是他要在整個亞太地區部署能夠制衡中共的導彈的話,他還要有一段時間。川普自己還面臨2020年的選舉,他還期待委內瑞拉的變化,他同時還期待朝鮮對於核導彈這方面有退讓等等。

因此,川普政府有全球布局,但是我並不覺得川普政府現在完完全全準備好了,可以全麵攤牌、跟中共全面對抗了。很多分析說,現在冷戰已經開始。當然很可能是開始了,但是不見得就到了全麵攤牌的階段。

全球正義力量集結和抬升也需要過程港人還要做好準備

蕭恩:對於這個過程,人們可能會很心急,想要中共的邪惡政權儘快垮臺,但是整個過程未必會這麼快,而且牽涉到整體國際局勢的發展,也面臨著更多大陸人需要覺醒的過程,還有國際上對共產思想抱有幻想的很多人也需要一個覺醒的過程。就是國際上正義的力量集結和抬升是需要過程的。

所以我覺得,香港人還是要做好心理準備,不會那麼輕鬆就能戰勝一個巨大的、邪惡的中共集權政府,林鄭月娥政府也處在一個很難應對的狀態。所以,港人還是要做些準備。

林鄭同時受北京和香港內部強硬派推動自己可能沒有主動權也沒有良心表現

子涵: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建議說,希望北京給林鄭月娥一定的自由度,這樣林鄭月娥可以去滿足香港抗議者的一些要求。你怎麼看陳方安生的這個建議?北京會給林鄭自由度嗎?

蕭恩:是有這種消息透露出來,說北京要求寸土不讓,好象是北京不給林鄭月娥一個空間,但是實際上林鄭月娥在香港,她還是有一定的彈性,就象她表面上想要建立一個溝通平臺,如果她真想做,她是可以往這方面走的。但實際上林鄭月娥的特首位置是很尷尬的,她同時受到香港強硬派的推動,就象所謂的“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慧珠出來說,要求解放軍進來。所以香港內部出現的大強硬派也給了她很大壓力,也不完全是中央的壓力。中央可以說,你的責任你自己負責,或者是要求林鄭月娥寸土不讓,但是林鄭月娥在這個位置上,她如果真的有良心,她可以辭職下臺,她也可以全力去支持一個對話,但是她本人並沒有這樣的心態。

所以我覺得陳方安生的建議是很好的,但是未必符合現在林鄭月娥的心態,她很可能不想自己成為第一個尷尬下臺的特首。而對中央方面,林鄭下臺後怎麼辦,誰來應對這個局面,也沒有找到候選人。就象當年董建華支持“二十三條”的時候,他也是完全失去了民意,但是董建華下臺是拖了一年之後,才找了一個健康的理由下臺。那麼林鄭自己想選擇一個什麼樣的結局,她現在可能沒有完全的主動權,但是她自己也沒有真地為自己的良心負責。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局面,不象陳方安生建議的那麼簡單。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