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東】絕不讓中共把香港當利益爭奪工具

2019-08-27|来源: 大纪元

得益于現代信息傳播的發達,香港三個月的民眾抗議活動中出現的各種不可思議的罪惡,一件都沒有逃過國際社會的關注。而這些罪惡背后的那雙黑手也漸漸暴露在世人眼下。

前幾天坊間剛剛傳出中共主席習近平發話:“誰惹的麻煩誰解決,別給中央加壓力。”顯然他很清楚血腥鎮壓香港,會成為壓倒中共這頭瀕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據說一些中共前黨首及現總理李克強都反對在香港重現“六四”血案。但是在香港,鎮壓卻一直在進行。三個月來,中共對香港抗議民眾的手 段,一直詭異地飄忽不定,起落很大。說明在中共內部還有一些更邪惡的內幕。

中共在香港抗議活動中有兩個聲音
香港民眾抗議發生以后,全世界很清晰地看到,中共在香港問題上存在著兩個聲音。6月初,中共外交部和香港林鄭政府,幾乎在第一時間毫不猶豫地宣布市民游行為“暴動”,警察暴力行動迅速而猛烈。面對上百萬民眾的意愿表達,林鄭堅持宣布繼續惡法二讀。這種反常的強硬遠遠超出了正常政府的合理反應。顯然有一個強硬和兇狠的聲音在事件發生之前發出。這樣決絕的聲音絕不可能出于林鄭這樣并無太多政治經驗的傀儡特首,這個聲音一定來自北京一個老辣兇狠的權貴人物。外交部首先發聲以及后來北京埋怨情報不準確都說明了這一點。

令人驚異的是,幾天以后,中共突然通過駐英大使傳遞了一個“送中”惡法不是中央政府要求的信息,導致林鄭政府緊急剎車,宣布暫停惡法二讀,警方也可笑地宣布只有五個暴動者。自以為令箭在握的林鄭,被突然出現的中央不同聲音搞得有點措手不及。在駐英大使的聲音以外,一定還有一個中國內部的命令渠道,態度強硬的中共外交部也突然失聲了。在這以后大陸媒體經歷了一個對香港嚴密封鎖消息也不發布信息的失聲時期。同時駐港部隊司令主動知會美國“絕不出兵”等等,都表明中共最上層出現了另一個聲音。接著,中共港澳事務最高領導韓正就是在這個時候“到深圳調研”,顯然,“情報不準確”讓這位最高主管承受了壓力。

現在假定,如果北京獲得“準確的情報”或者香港市民提出的五大訴求“并非追求港獨,完全存在對話交流空間”這樣的真實調研結果,中共拿出平和姿態,積極對話,也許香港的抗議活動在普選基礎上,會出現香港民眾一直沒有放棄過的“大和解”。但是,邪惡的利益集團,出于利益需要,他們并不打算讓香港安寧下來。韓正這個港澳事務最高首長的“調研”以后,香港事態居然急轉直下。

6月30日香港突然出現了詭異的、有黑社會和大陸人士組成的“撐警大會”,出現了對抗議民眾的挑釁活動。很顯然這是一次預設,目的是挑起抗議者憤怒,為第二天精心設計的“暴徒沖擊立法會”做鋪墊。現在已經完全清楚,所謂的“暴徒沖擊立法會”根本就是中共內部亂港勢力精心策劃的“國會縱火案”的翻版。與此同時,中共突然開動一切輿論機器,高調侮蔑“暴亂”、“港獨”、進行“愛國”煽動,對香港發動了一個完全拂逆國際社會了解的事實真相的政治運動式信息攻勢。很顯然,有人要在中共內部奪取話語權,并期望香港事態惡化。

接著,常駐香港西環、從抗議活動開始一直沉默的中聯辦,突然變得十分活躍。高調發聲支持關系長期不睦的林鄭月娥,有中聯辦干兒子臭名的黑幫議員何君堯也突然上竄下跳,中聯辦甚至直接動用了何君堯掌控的元朗黑幫勢力,在香港警察的配合下,制造了7.21元朗恐怖襲擊事件。同時香港警察再次啟動對抗議民眾暴虐型鎮壓。香港一夜之間進入了警黑合作的惡性暴力狀態。

關注香港的人,突然發現香港警察中出現了大量顯然來自大陸的軍警力量,他們完全不了解香港原有的法制約束,呈現更嚴重的非法暴力行為。他們肆無忌憚地使用謀殺式射擊、喬裝抓捕、侮辱女士、致傷致殘等等犯罪手段對付民眾。鎮壓者喬裝混入抗議人群,故意制造和引導嚴重暴力反抗行為。中共的特務間諜以及與中共惡意煽動和鼓勵的大陸黑幫勢力,大批混入香港,攻擊市民。他們強迫香港企業開除抗議員工,他們在關口抓捕抗議者,制造紅色恐怖氣氛。很顯然他們的意圖是要讓香港市民因為憤怒失去理智,釀成無法挽回的暴力沖突,為更大的暴力鎮壓尋找借口。如果不是因為香港市民擁有良好的公民素質,在中共惡勢力這樣不擇手段陰謀攻擊下,香港應該早已是血流成河。其實在血流成河以后借機直接占領香港,這才是中共惡勢力千方百計禍亂香港的真實目的。用心極毒!

香港只是中共惡勢力手上豪賭的牌九
在坊間傳言習、李聲音的同時,香港8.18一百七十萬民眾集會抗議活動,沒有警察出現,抗議活動風平浪靜收場,銷聲匿跡的林鄭也突然出現并破例釋放愿意談判的信息。因為又一個聲音的介入,事情好像再次放緩。但是和緩只維持了三天,催淚彈和更兇猛的警察又出現在街頭。顯然另一個希望香港禍亂的聲音又在發力了。這雙邪惡的黑手是誰呢?

是中共內斗的另一方,江澤民體系的曾慶紅、王滬寧和韓正。

后來出任國家副主席的曾慶紅,曾經擔任過國務院港澳辦主任;他刻意在香港拉攏和培育了包括政界、商界、司法界、金融界和黑幫大批勢力。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中聯辦主任王子民都是他的羽翼,他與現在中共掌管香港的韓正、掌管中共喉舌的王滬寧又都是江澤民的羽翼。

香港曾經是江派實施偷盜中國財富轉移海外的中轉點。所以在中共統治權轉移到習近平手上以后,他們最不愿意放棄就是香港這塊進可借勢侵吞大陸資本、退可快速抽逃世界各地的利益攸關之地。在權力平衡的內斗中,他們竭力守住他們這塊最后領地,盡力不讓習、李政權染手。為此內斗不斷。他們的目的是最后讓香港變成他們予取予奪的私有領地。所以在這22年中,他們想盡了一切辦法在香港培育黑幫、警察和各種勢力。

其實對不斷在向海外轉移財產和家族的今日中共而言,什么國家利益、黨的利益都是虛假的幌子,權貴家族團體鉅額利益才是他們真正在爭奪和內斗的根源。對他們而言,“一國兩制”雖然已經被破壞得面目全非了,但是香港依然存在的三權體制以及香港的公民意識,還是對他們的財富搶奪礙手礙腳。他們目的就是一家專制。這就是他們下狠手禍港的根源。

曾慶紅公開說過,香港越亂越好,亂了才能按計劃目標辦。什么是他們的計劃目標?香港亂到無法收拾了,中共出兵戒嚴,然后實行軍管,香港就變成了任他們宰割的家族地域了。他們更期待因為出兵香港遇到反抗,讓習近平現政權雙手染上民眾鮮血,順便推倒現政權再次上臺。

他們是兇殘的,張曉明曾經在公開場合對香港民眾說:“你們現在能活著就體現我們的仁慈了。”而王子民則干脆直接動用黑社會無差異攻擊香港市民。

很顯然,香港這個東方之珠、世界自由貿易港,香港的七百萬民眾,在極端邪惡的中共惡勢力眼里只是他們獲取利益的一個工具而已,是他們在權斗豪賭中的一付牌九而已。禍亂香港,只是這個邪惡勢力奪取香港和奪取政權的一個手段而已。當習近平意識到在香港染血將是中共末日的時候,他的黨內對手們卻毫不在意地推波助瀾唯恐天下不亂,他們都在等著習近平出事,好火中取栗,完成他們最后的沉船計劃。他們像一群魔鬼,張著滴血的大口,貪婪地注視著香港,攪動起一陣又一陣腥風血雨下吃人的漩渦,香港正在這漩渦中掙扎!

由于中共政權的極端邪惡性,以及在后極權搶劫時代的貪婪和殘暴特征之下,中共已經是一只失控的魔獸。在擁有一大群極端邪惡的權貴勢力的中共現時代,人們絕不能以正常的國家、社會和政黨概念來判斷中共可能出現的行為。無論兇狠與平和都只是中共自身利益考量,并不改變他們邪惡的本質。他們就如一群殘暴的惡狼,無論你吼叫或者沉默、無論它們內斗還是聯合,最終目的就是一個:吃了你!

對香港而言,中共出兵或者不出兵,鎮壓或者不鎮壓,已經不重要了,因為邪惡中共的目的就是一個:把香港置于魔掌之下予取予奪。正義和邪惡的困斗其實就是你死我活的,沒有第二條路。

香港必須奮力,命運要掌握在自己手上。相信正義必勝!

圖片:外界憂心,香港反送中恐進一步沖擊香港金融體系的運作,不過學者認為,香港金融體系應不至于因抗爭活動而受到重創,反而是中共出兵鎮壓香港,才會讓香港喪失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 (大紀元)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