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暴徒跟警察什么關系?

2019-08-26|来源: |标签:暴徒 警察 

8月18號,流水式集會,在香港應該是創造了個奇跡。流水式集會的概念,還是在BeWater的背景之下,在香港警察明確以干擾的方式,只同意集會,不同意游行的背景之下,出現了170萬或者超過200萬,因為實際的狀況,很多人稱是超過200萬,也因為是集會的方式,在計算數據的時候,難度相對比較大,因為很多人根本進不了會場。這是當時的狀況。

而這200萬人進入了維園,又出維園,叫輪回式集會,也就把整個香港島就會占據了。

那天下大雨,拍下來的很多照片,你會看到,當時的狀況,很可能會超過6月16號當時200萬的大游行。200萬大游行,是按照一條街區固定的游行路線。但是18號不是,18號是把會場中心周邊的路全都占滿了。

那是警察不同意游行而出現的場面。

警察一天沒出頭,所以創造的奇跡也就是,在那個背景之下,非法占領街區,按照香港警察的話,充滿了和平,充滿了平靜和人性的自然的表達。

星期五,8月23號,是30年前,波羅的海之路,200萬人參加,長達650公里,波羅的海三國要求離開蘇聯,促成蘇聯崩潰的第一波。

大概在整個全香港,出來21萬人,原計劃需要4萬人,結果出來21萬人,全長走了60公里,創造了相當大的奇跡。在整個香港地區,人拉人,在不同的街區出現了。跟原來設定的三個街區,結果在不同的街區都出現了人。

比較震撼的就是在獅子山頭,估計得有千八百人,點亮了獅子山。這是很特別很特別的象征。而獅子山本身卻不在當時他們計劃之內。

而這種人鏈在我印象中不需要申請警察的不反對通知書,他既不是集會,也不是游行,而是人手拉手,不妨礙交通,不占據任何公共場合,不影響到其他人的生活。所以非常壯觀。

這是23號,在香港發生的。同樣沒有警察沒有暴力。

結果24號游行,25號游行,在不同的街區,而警察發了不反對通知書,警察卻要求香港地鐵關閉游行的主要的街區,為什么?說防止出現暴力沖突。

所以這是完全對立的一種做法,什么叫出現暴力沖突?警察去清場,就出現暴力沖突。而警察去清場,是要讓人走開,而不是讓人給圈在那兒。人走開,就需要公共交通,可是,它卻把地鐵給關閉了。這就造成想走都走不了啦。這就是香港警察干的事。

這種做法,是7月7號,一個多月前,在九龍游行完了之后,幾千人去了旺角,在旺角發生沖突的,結果兩個英國籍的警察的總警司,卻叫包抄式的清場,它不讓人走,而是圍起來去打那些抗議的人。

24號,25號,它重新用這種方法。

一個多月之后,警察的操作的辦法也完全改變了,在抗議的隊伍中,里面包括了上百個警察本身扮裝的抗議者。警察裝成抗議者,為什么?它為什么要這么做?

它說,是為了抓捕真正的那些暴徒背后的黑手,昨天抓了一個12歲的孩子,而抓這個孩子的警察,穿的就是便衣。這就是香港警察做的事情。

所以當你看到香港警察,看到新華社,看到香港的中共控制的媒體,包括香港警察的發言人痛斥暴力行為的時候,你會發覺暴力的源頭就是香港警察,暴力的升級是它所做,一切它真實的做法都是促使暴力升級。

香港警察需要暴力升級。在一開始的時候它沒有這樣,當走到兩個多月之后,它需要這樣。因為時間流動的過程,警察展現出是中共的公安里面摻雜了太多的邪惡的東西,包括對老人的虐待,包括對女士們直接進行的性侮辱的做法。香港警察做的。以摻假的方式,以自身制造暴力的方式出現。

咱就這么講,香港警察裝成抗議的人,手里拿著棍子,他干嘛?拍的照片,錄相都是這樣。它香港警察是這么干的。然后自己有標志。這就是很簡單的道理。又拒絕成立任何獨立調查委員會。所以就是它們自己干的。

很顯然,在今天,如果峰回路轉,今天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換掉警察的總指揮的話,那么警察過去做過的一切都將是在后面被調查過程中的罪證。

推遲暴力升級,以至達到最后逼迫習近平出手,派軍隊進入香港。軍隊只要一進入香港,香港警察做的一切,就煙消云散,所有的媒體,所有的人將關注到軍隊進入香港,而不是香港警察做過什么。

香港政府林鄭月娥,包括香港警察的頂上頭,其實在我眼睛里就是這樣。

昨天,香港警察終于開槍了,開了第一槍。

《蘋果日報》有一個視頻,講述了星期六跟星期日兩天,視頻中可以看到,抗議的人手里拿著棍子,拿著鐵條,什么樣都有。但沒人知道他們是誰。

網上曾經披露出一段警察跟抗議者之間的打斗。

說心里話,抗議者打斗的行為的動作,相當專業,所以在我眼睛里,是相當質疑的。警察跟抗議者之間打斗,就象電影里演的日本武士之間的打斗,非常象。拍的視頻,你看就跟電影里的概念差不多。這些人打斗的動作,甚至某種程度上超過了7月21號,在元朗的那些白衣人。

到了昨天,兩次使用了水炮車,等到晚上的時候,為什么拔槍?在某個街區里面,大概有20幾個人跟7、8個警察之間發生了直接沖突。我們看到的大概有7、8個視頻,從不同角度在介紹。20幾個人拿著棍棒,就把警察打跑了。大概其中一個警察看起來是倒地上了,另外二三個警察就撲過來,把槍拔出來了,當把槍拔出來的時候,這個前后動作中,你聽到非常清晰的槍聲,“呯”就一槍。應該是沖天打的,沒有沖人打。但是當警察一拔槍,20多個人就往后跑,這一組警察就往前沖,但是拔槍動作的時候,在我眼睛里覺得警察嚇壞了。所以他拿著槍非常茫然的指沖所有周邊的人。旁邊大概有2、30個記者,他拿槍沖的時候,你看到不同的視頻那些人,都往后跑,立刻就往后退。

就我個人來講,我以為是警察被嚇壞了。當然用的是真槍,用的真正的是左輪手槍,放了六發子彈。

所以警察在過程中,真是一個濫捕的過程。

有一個小伙子跟女朋友走到這兒遇到了警察,小伙子跟女朋友就靠著墻。結果那個警察上來就攔他,說他是干嘛。然后就看到在抓他。

這是一個警察濫捕的過程,就是警察認為你是暴徒,你就是暴徒。香港基本就出現這種場合。當出現這種場合的時候,相應的就出來而抗議者里面又有警察自己裝扮的。

所以在這種前后出現的背景之下,完全是一種混亂的場面。而警察占據了公權利,占據了自己就是維護社會秩序,自己就是執法者。法律成為了它一切行為的借口的理由,就造成了今天的場面。

其中另外一個比較有名的,那個小伙子看起來也就20歲吧,打破了頭,已經給打倒在地上,警察拖著他,而且大概2、3個警察,同時間還在打他。那個視頻看起來,就相當明確。

國內對有關香港警察拔槍開槍這個事,也挺看重的。我在另外的節目當中播了,前所未有的看到很多人說,你這個視頻是假的。你應該看完整的視頻。

后來,我開玩笑,胡說八道!什么叫完整的視頻?完整的視頻一定是編出來的。現場是警察拔出槍來,對著所有的人,在這之前開了一槍。你家叫完整的視頻?胡說嘛!那不是拍電影,上哪出來完整視頻的說法。那不是拍電影,有完整視頻就有導演。

但國內派出來的人,基本都這么說法。放在Youtube上,混淆視聽。

當然就我個人來講,我覺著就是個樂子,現場的視頻真正的完整的是不同的人拍的不同的樣,各個角度,有的拍得好,有的拍得不好,但它是真實記述的,有的拍了5秒,拍了10秒,有的拍了1分鐘。你們家來完整視頻?

所以那是當時的場面,相當的火爆。這些警察在拔槍威懾之后,后面上來4個警察,分別就把那倆拔槍的警察就給抱住了。所以警察自己內部有一些人也非常清楚,這個事非常麻煩。所以給那倆個抱住,然后這些警察走了。

在這期間,大概一個50歲到60歲的中年人,拿了把雨傘,穿著褲衩背心,當警察開了槍之后,兩個警察往前走的時候,他跑到警察前面用手攔著。那警察拿著槍對著他,然后他就給警察跪下了。視頻里就講,千萬別開槍!千萬別開槍!警察過去一腳就給他踹開了。那是非常清楚的,一腳就踹開了。

有很多人說,你沒看到完整視頻。他之前是拿雨傘跟警察去打什么的。

這是兩碼事。開槍沒開槍,兩碼事。在這種表述的過程中,你就知道,中共體制之下,被教育出來的人,他的態度。就是他做事情的概念。他的概念做的擲地有聲的。

而在我個人眼睛里看到的就是,白活了一生的一堆爛肉。

《德國之聲》報的《警察鳴槍示警港府強調示威者襲擊在先》。

我剛才跟大家解釋了,誰是暴徒?我眼睛里,警察就是暴徒。

7月1號,現在所有人討論的是晚上12點進入立法會的人,而7月1號,發生沖擊立法會的是下午1點鐘開始的。幾十萬人都在另外一個地方游行。下午3點鐘準備游行,當時就這么幾百人,突然沖進立法會。而警察龜縮在立法會里頭不出來,里頭放著空調呢。

邪門不?

人越聚越多,等到下午游行的時候,就有人鼓動說去立法會,游行那邊跟沖擊立法會的人完全切割。從下午1點多到6、7點鐘,一直有人去撞立法會的門,砸玻璃,警察就在里頭不管。

到晚上8點鐘了,那邊游行的人結束了,然后在游行隊伍中有一些學生就轉到了立法會附近的太古廣場休息。那個時候在太古廣場外面人就多了。將近萬百千的人。而這個時候立法會里頭的警察走了,幾百個警察走了,說什么,說天黑了,看不著光。而后來警察去清場的時候,都是黑更半夜出來。

那個東西要是人才怪呢。我說都是妖精。當然不是魔,它們論不著是魔。它們是妖精。狐黃白柳這東西。

等到8點半走了,9點鐘有人就把這門打開進去了。這么進的立法會。

所以誰是暴徒?

今天人們討論的是進去立法會的那些人,人們不去討論誰是最早帶頭沖擊立法會的人。

現在沒人討論襲擊警察的那些人跟警察自身有什么關系,而這期間,很多警察是裝扮成這樣,而警察侮辱女人,警察侮辱女孩,警察扒女人的褲子,警察抓下女人的內褲,警察可以把女孩弄到警署把衣服扒光了,外頭10幾個男人在外頭,這都是警察干的。

同期與此事無關的,在6月26號,警察去抓了一個喝酒的老頭,62歲,三個警察在屋里頭跟老頭上下齊手,拿警棍去捅老頭的下身,捅老頭的排泄大便的地方,然后拿警棍捅在老頭的嘴里。這就是警察。男女通殺。不管歲數多大多小。當記者提到問題的時候,回答記者的警察的發言人說什么?說不知道里頭有CCTV。

CCTV在海外就是監視器的代稱,所以中國叫中央電視臺,很有趣。你聽起來你都覺得,這可真是老天有眼。

所以那警察說,不知道里頭有CCTV。也就是說,知道里頭要有的話,咱就不干了。以為沒有,所以我們就干了。

這是今天香港警察走到這份上了。

反過來你說,那些都是暴徒。我就問,暴徒跟你警察什么關系?跟你那些裝扮成抗議者的警察什么關系?

所以現在基本就這樣了。

為什么它完全開槍暴力升級?它打的真的挺狠,下手你看真的挺熱鬧。它升級,越升級,越逼迫中國大陸,就是表現出警察無法控制,那會逼迫大陸出軍隊進入香港,大陸出軍隊進入香港,警察就脫責了。他們就燒高香了,沒他們什么事了。

但其實在我眼睛里,這些香港警察笨蛋。當你逼得大陸出了軍隊之后,這些前線的警察和警察本身高級的這些人,都將會被制裁的。對外是沒有事情的,在里頭會制裁的。為什么?你以為他習近平愿意出兵嗎?你逼我,你把爺給逼出來,然后給你去遮丑,我也整你。

可是香港政府的高級官員,很多都是外國人來的,英國人啊,加拿大人啊,所以這是一個相當復雜的背景之下,出現的場面。

文章還登出了兩個拔槍的警察,開槍和踹人的是一個人,而相當驚嚇的動作,是另一個人,拿槍指著記者。所以后面有幾個警察給他們倆抱著給抱走了。

那個50歲左右是站在他的面前,跪在他前頭攔住他路,用粵語喊著,不要開槍,千萬不要開槍!因為開槍傷人,事情就完全改變了。所以他走那兒一腳就跟他踹開了。

警察在回答記者提問的時候,警察的說法,說他是條件反射。意思就是他不是故意踹人的,是條件反射。但跪的人距離他的距離3、4米遠,所以他是走到跟前給他踹倒的。

所以這個星期日,是香港事件的第12周的第一天。6月9號那天是星期日,所以這么推下來,現在進入了第12周的第一天。

我那天說,8月31號,是第13周的第一天。

2019年挺奇怪的,一個月的開頭結尾跟一個星期幾乎都是吻合的。而前半年頭上結束的時候,也是,既是那個月的最后一天,也是半年的最后一天,同時又是那個星期的最后一天。2019年在時間的角度上,顯出了非常不同的樣子。

文章的介紹大概差不多了,另外的照片顯示出在整個沖突過程中的其中的一段。但是在整個港島,不同的地方都有都發生了相當激烈的沖突,抗議的人也是拿著棍子,拿著長棍,拿著棒球棒,拿著鐵條,同樣是這樣,沒人知道他們是誰。

在這種沖突的背景之下,包括香港民主派的議員其實很多都沒露面。因為正常游行的人,跟這樣的概念,在過去時間里我們看到,基本是切割的。

而作為香港警察,警察在責怪中,在媒體的宣傳中,把所有香港的反送中的抗議的人劃歸為一體。

我以為,如此的混亂只不過表現出生命的善惡,里面真相的披露,你將會看到很多人——如果把它稱為人的話——在這個過程中,把自己的利益放在至上的時候,一切為自己的利益服務的時候,它真正背后的生命,你讓我說,就是妖魔鬼怪。其實就是這樣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