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沒有中共 沒有警察 就沒有暴力

2019-08-19|来源: |标签:香港 「反送中」集會 

8月18號星期日,香港應該是創造了歷史性的輝煌。沒有警察,沒有港警,就沒有暴力,我們在節目中基本都是這么陳述的。今天在香港從6月9號之后出現的一切暴力的行為,警察在我眼睛里98%、99%都是警察自己一手造成的,是警察背后的勢力要他這么做的。

沒有警察就沒有暴力,在今天的香港是個金科玉律,可能香港警察不太接受咱們的說法。很多香港人看咱的節目很多,包括香港警察,我個人從他們某些用詞當中是可以看出來的。因為咱們在節目中的某些用語,只有咱們自己用過。那有的用語是在香港后來的運動中有所使用,但是我們之前在節目中我們先跟大家陳述的。

我個人就這句話,如果你香港警察不承認,不接受我的說法,你可以說譴責我。你譴責我得有一個基礎,你要獨立調查在過去時間里面你自己的所作所為。如果你做不到獨立調查,那香港警察就是今天香港動蕩的罪惡之源,我覺得這個道理是非常簡單的。有人說他可能說不需要獨立調查,今天在香港的社會中頂層的那些有錢人,那些演員嫁給那些有錢人,在他們結婚的時候他們各自的律師簽訂的合約講的非常清楚,對吧?為什么講的非常清楚?

兩個人結婚了,一男一女成為一個人了,都結為一體了,有的崽子了,有了孩子了,但是你看成龍自己的女兒不認,為什么?你沒抓著我。所以不能叫流氓,那是對流氓的侮辱。今天的香港警察的說法類似。所以在我眼睛里,6月19號的200萬游行,沒有警察就沒有暴力,這是我們當時在那一次大游行之后跟大家陳述的。那6月16號到今天,今年8月19號,正好兩個月。那對頭下來,其實這是金科玉律。沒有暴力,只有暴政。

7月1號,進入立法會的朋友們打出了這個標語。是。暴政的概念在我眼睛里就覺得完全講述了今天香港政府是中共政權在香港的代言人跟它的延續,是它的崽子,所以生命的品質是雷同的,是一樣的。而暴力的本身跟香港警察的這種相互之間的關系,在8月18號,香港歷史性大集會的過程中表現的淋漓盡致。

《環球時報》寫了個評論,它反著說。我跟你說句難聽話,《環球時報》的老板,他要不是李連英的后代,我跟你說才邪了門了,不可能,那絕對不可能。黑的說白的,白的說黑的可以跟你說的淋漓盡致,確實是黑白顛倒,它表現出來的那種水平絕佳。

8月18號民鎮公布170萬人參加了流水式集會,他申請大游行,警察絕殺大游戲,他怕造出聲勢,他不許游行,只許集會。其實在我當時的想法我覺得這挺難的,我也想不出來他該怎么辦。結果確實是一種天意,流水式集會,人們不在集會場停留,把維園作為集會的中心場地,但是集會的人可以自由進出,對不對?所以它就變成了流水式集會。

圍繞著維園各個街區,人潮洶涌,進入維園,從另外一個口出去,你不能說不對吧。擠爆了維園中心的整個港島,所有街區全是人,就沒招了,對不對?我集會,人家走了,那你要允許人走啊。

從下午2點一直到晚上9:00宣布大會結束。宣布大會結束,他講說是因為音響的問題,音響是租的,那租賃的公司到時間就得收音響,就沒辦法。所以很顯然,作為組織者他也沒有能力去知道有多少人參加。

大數據的預測說最高最高他說80萬有可能,最高145萬,但實際他認為有170萬。可是這種方式從來沒有過,所以在我個人的節目背后跟述了很多香港朋友在當地參加活動,幾乎所有人都說濤哥不止170萬,肯定200萬以上,絕不輸給6月16號。有一個朋友講說我擠在銅鑼灣,這是他附近的街區,我擠在銅鑼灣兩個半小時,我就沒挪了了窩,我就沒動過,我動不了,我進不去,我出不來。另外一個人,挺遺憾的,他在距離大概維園里面大概不到1公里,給他堵在車站上三小時。

他說我實在無奈,因為下著大雨,我就回家了,但是當我回到家,我一看濤哥節目,他說我實在太后悔了,他認為自己沒有參與。其實我個人不這么認為,他出來了,他站在了其中的一部分,因為他走不動,那就是集會的現場,整個香港島完全被擠爆。沒有碎一塊玻璃,任何一個人沒有用指甲蓋給弄破的,沒有任何沖突,什么都沒有。在集會的現場有一小小子打著中共國旗去了,穿著紅背心,就是這個福建人穿的那個。

一群學生拿著電腦給他放六四鎮壓,六四鎮壓的時候,這傻東西還沒出生呢。那傻東西看完六四鎮壓,把旗子一扭,他走了。真可憐,大陸人確實是真可憐。

給大家放一段錄像,這是《蘋果日報》在夜里做了一段即時當時的場面,那場面僅僅是它能夠拍攝到的。大家知道這樣的活動,任何一家媒體它的涵蓋性沒有那么高,需要一點時間出來,第一個;

第二個,在8月18號下大雨的時候,一般的人拿手機都拍不了,其實它的航拍也同樣受到很大的影響。我相信那么大的雨,無人小飛機它飛不上去,它沒辦法弄。所以我們只能看到局部。

這是維園集會的現場,這是我們看到它用這種Timeline來演示整個一天的活動,它本身非常局限。比較一個有名的就是一輛救護車,穿過的時候,人群完全打開,過去之后又合上,這個鏡頭在7月1號出現過。那在我個人的眼睛里,我個人感覺就是一種回歸了,就是說再次展現出紅海之相,紅海分水的概念。紅海分水的概念是摩西帶領猶太人走出埃及,那是與神同行的故事。

香港人現在走到了與神同行的概念,用槍炮、用利益的人根本讀不懂。所以你會看到林鄭月娥的眼淚在某種程度上是真實的,她覺得她盡他最大的可能,香港人不滿意。這一次大游行,是林鄭月娥宣布向香港人派錢,拿出了191億來送香港人錢。送錢哪,想打掉這一次大游行。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在中共的體制之下,就像有期節目我說喝茶的人他的最終的結果是非常個體,各具各樣。每個人有不同的品味,每一個人有不同的理解,每一個人對茶有著不同的認識,他取決于這個人本身他內在的生命理解跟他的境界。

他講究不講究這是很多俗人的說法,其實在在這其中他能夠體會出每一個人的不同。他個體的不同與茶源于佛家的最終的來處直接相關。喝酒的人不是,在這環境當中任何一個人,甭管你是誰,你多有錢的,多漂亮的,多胖的,多瘦的,歲數多大,歲數多小的,你多么貞潔的,你多么放蕩的,多么淫穢的,多么自命清高的,你穿著西服的,打著領帶的,穿著褲頭的,光著膀子的,酒喝到一定程度,他們殊途同歸,只有一個人,肉欲。

這就是概念當中,派錢的人就是肉欲的,他永遠不理解與神同行的背景。生命善與惡的根本的概念就是在這里表現出來。

我個人從下午四點多、五點跟了一會兒,太累了,然后我就睡了一會兒,睡到8:00再起來看,整個這個過程就我個人來講,我以為相當感觸。大家可以看到下大暴雨,人人都打傘。客觀的環境促成了8月18號的故事,是5年前雨傘運動,2014年雨傘運動的回歸。一切都去應對習近平“方得始終”這句話,整個港島被雨傘遮蓋,來抵擋透天的大雨。而透天的大雨,在1997年6月30號的深夜,磅礴大雨,天漏了。

《推背圖》第43圖,有朋友貼上了,我個人覺得比較貼譜,時間的原因。它有一句話叫黑兔走入青龍穴,看不懂,那后來有另外一個人解釋,就是說黑兔講的其實是香港。那如果是講的是香港,他講整個港島是個兔子,黑呢是雨,那香港是下雨的,那昨天是下雨的。所以昨天我在看那個的時候,有朋友去貼《推背圖》的第43圖,黑兔走入青龍穴,在當年的雨傘運動的時候,9月13號還是14號,香港一個古廟的一個旗桿,左青龍,右白虎,青龍的旗桿從根上折了。

那習近平在整個過程中自此沉默是金,一句話都不說,任曾慶紅、江澤民的勢力對他借助香港的概念進行打壓,整死他。王岐山幫助他,那一頭打香港,他就殺人。應該是徐才厚他們都是前后那段時間完蛋的,包括周永康。所以那一頭王岐山幫著他整,習近平悶頭不說話,那時候王滬寧根本還不太敢露頭呢,這就是當時的場面。

黑兔走入青龍穴,就是今天的香港跌入了今天習近平控制之手。青龍的另外一條意思是共產黨是龍,可是是個紅龍,不是個青龍。但是他習近平又是屬蛇的,蛇打7寸。給我的感觸是相當深刻的,有時間跟大家分享。咱只能叫戲說,這可不能真是那么說。

所以這是18號看到的,其實我昨天在看整個過程中,我也挺感觸的。8月18這個數前后湊不上,我怎么也湊不上,這個數其實腦子過不去。等今天早上我做節目的時候再看,回頭看那段故事的時候,差一點3條9,對吧?18是2個9,8月18差一點3個9。8月5號,香港股市767點下跌,中午達到了777點,到晚上下跌767點。道瓊斯股票下跌767點,現在距離9,3條9,差了一點點。

跟大家分享另外一篇報道:《BBC:香港再現大規模“反送中”集會,民陣稱不滿港警“中國式鎮壓”》。如果算成集會,因為警察不允許游行,所以它最大的一次集會,跟6月16號首尾相扣,民陣稱港警的中共國式鎮壓。

8月18號銅鑼灣、維園、維多利亞公園舉行集會。香港警方原本拒絕民陣要求游行到中環,但人太多了,所以下午3:00啟動叫流水式集會,帶領集會人士向西行,那在港島區大概8條街全都被占領了。他講說在銅鑼灣、天后、維園一帶參加集會的人170萬,提出了五大訴求,堅持落實五大訴求。五大訴求最后一條:堅持真普選。

這都是他相應講的內容,同時民陣特別要求四個與警隊相關的官員,包括保安局長李家超、警務處長盧偉聰問責下臺。后來民陣發表了一封公開信,那公開信的概念其實也表現的相當強硬,因為誰都沒想到會出來這么多人。這么多人是表達整個香港人的心聲,那香港政府晚上10:00的回應說集會大致和平,但參與者占用港島多條主要干道,路面交通大受影響,給市民造成不便。

這是香港發言人的最愚蠢的地方。占領了街區,給香港人出行造成不便。香港人就在馬路上自個兒走,沒用汽車,是不是?汽車如果再跑的話,浪費汽油,因為人們都在集會。聰明人的愚蠢,堅持自以為是的說法,面對現實不認可,然后還要表達自己的聰慧,把豬全都氣死了,豬也倒了霉了,全都氣死了。

人都在馬路上打著雨傘在抗議,抗議你的邪惡,抗議你的粗暴,抗議你的野蠻,抗議你的共產黨,你說影響市民們出行,都在外頭,能出來的全出來了,多可笑。三歲的孩子都不會這么說話,對吧?所以這是皇帝的新衣的說法。與市民展開真誠對話,致力于修補撕裂,重建社會和諧。多萬人在街上下著大雨,人人打雨傘,沒碎一塊玻璃,整個香港社會就是和諧的,就是人性的。是你不是人,是你是高級動物。

林鄭月娥是中共的代言人了。港府同日較早前發表聲明說,對有團體以針對警方的口號舉行集會表示遺憾。它其實集會是針對張曉明的說法,什么止暴制亂,他用了很怪的詞,結果集會的人就把黑和警加入了這個成語里面。一加就是整個集會是反對黑警,反對惡勢力。

集會的原因的四大因素的促成:第一個少女眼睛被打壞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會失明,沒有看到更新的說法,這是最大的促進因素。國泰航空的CEO被中共壓迫從而辭職,中共問他要國泰航空公司參加所有參加抗議活動的人的名單。這個人叫何杲,英國人,他給上面遞的名單寫上是他自己的名字,這是正常人的做法,所以被迫辭職。而中共的張曉明用武警囤在深圳作為一種威懾,這是第三個因素。

那第四個因素,李嘉誠的“黃臺之瓜何堪再摘”。因果由國,法治香港還是法治自己?李嘉誠公開跟習近平、中共作對,公開講今天的林鄭月娥就是當年殺子的武則天,公開講今天的習近平就是當年亂了李家那種宗親的亂朝亂子的邪惡的女人,就是今天的習近平。所以對應著武則天是講林鄭月娥的女人,對應著習近平試講武則天要獨霸稱王之邪惡。

今天的習近平,傷及所有生命,要自己稱王。武則天的墓現在在陜西,是個無字碑,無字碑碑是從那出來的。一個女人禿山頭,她做過尼姑,嫁過兩代皇帝,今天的林鄭月娥。這四大因素,有人說促成了今天的結果。因為內容太多了,大家只能感受其中的味道,所以我個人以為這件事情可能很快結束了,3條9就差了一點點。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