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國武警在深圳演練 警告香港抗議者意味甚濃

2019-08-16|来源: |标签:中国武警 深圳演练 香港抗议者 

在節目中咱們比較嘲諷所謂的愛國主義。在愛國主義的過程中,其實是對人的無盡的一種傷害,一種滅絕性的傷害。王滬寧承擔這個責任,他所展現的概念,他的做法就是當年把習仲勛差點殺了的做法,差不多。他可以逼得習仲勛家族,習近平的姐姐自己自殺了,那他13歲被關進了勞教所。其實他的兄弟姐姐為什么都跑到國外去?大家去這么說,那么說。我相信在我個人的眼睛里,是因為家里遭受著共產黨的迫害。

他懂得這一面,那大家會問說他今天為什么這么干?他太自卑了,他的幼年,他的少年被打的五體投地,他完全都在茍且偷生。他自己成為主席之后還在說,那15歲從北京跑到梁家河,他是非常高興,他自己說的,因為他活下來了。他活下來是這個制度造成的,對不對?是共產黨造成的。

很多人說習仲勛那么好,為什么生了這么個兒子?他兒子要替父親報仇,但是他心目中共產黨太強大,他戰勝不了共產黨。所以他同樣是想借助共產黨的概念實現他個人的夢想,報私仇。有朋友說不太可能吧。李鵬一死,他一個釘子,用了一個按鈕摁上兩只螞蚱,鄧小平是主謀,把鄧家全打了,李鵬是屠夫、執行者。結果他又跑那去磕頭,去三鞠躬。所以他的狹隘在于他自我,一定要實現自我的夢想,但是他又知道時間不多,所以他就會把事情做的非常的極端。

唯一他能仰仗的就是愛國主義,而他做的極端的,這都是他性格當中的東西,他如何做到極端呢?他就得仰仗王滬寧。

我們在原來節目中早就跟大家介紹王滬寧最大的本事:老板說一,王滬寧能給老板的1寫成1+1甚至1~100;老板說我吃烤肉,王滬寧的本事就是把有關全世界所有烤肉的東西都給你弄桌子上,老板你這肉得這么吃,這肉用后槽牙吃,這肉用舌頭尖舔,屬狗的,舌頭尖舔,那個肉你得先聞,那不還是狗嗎,對不對?這是王滬寧的本事。

而習近平自身他自我貪婪就是自卑衍生出來的自負和自戀,我相信他都沒想過他自己會走到這一步,他沒想到過,輪不著他,對吧?那薄熙來當初引著他是相當厲害的,所以在2012年他一票干死了薄熙來,順應大的趨勢,里面又包含著他個人的東西。所以在他反腐的過程中做了很多客觀的好事,他傷掉了共產黨的根脈,那是真的。他反腐是為了報復,但是呢,他確實客觀上來到了這種結果,人家客觀上做到了這種結果,那就應該承認人家做了。

那今天他又抱著共產黨不放是他個人的事,對不對?共產黨教育的文化,不是。追這女孩子,你要跟我好啊,女孩子不干,扭臉拿槍毀了人家,拿槍殺了她,他說我得不到手,不讓你任何人得到手,我殺了你。今天多少大陸男人是這個。那有的地方的男人專吃軟飯,反著來,女人在外頭混。咱別說是哪,那太多了,關鍵是太多了。

幾十年前咱馬路上碰到了,奧,OK,你能說啥呀?人家愿意,人家好這口,對不對?老爺們都沒說什么,人家家里男人都沒說什么,關你什么事?人家這么個活法,這就是現實的環境。

習近平有他自己的活法,所以在過去時間里,我們只是發現他怎么什么事都念稿啊,對不對?跟川普談判先念稿,見誰也念稿,跟林鄭月娥說兩句話,還念稿。習近平沒思想,只有王滬寧的“人之初性本惡”。他知道王滬寧的性本惡惡到極處,他認為可以幫助他實現他的夢想,是習近平的自私跟貪婪出現了類似的笑話。

跟大家分享一張圖片。國內應該叫愛馬仕,有個包,這個包應該在中文媒體中,我個人最早看到的,我們在別的節目中提到了,我當時不太相信。他是一個洋人來的,他說愛馬仕瘋了,怎么會做這么個包?我當時看之后,我說實話我不太敢相信。在這組包里面,它一共有不同的圖片,它大概有4組圖片。

他發現的網站呢是一個世界上知名的賣奢侈品的網站,這個包賣多少錢?差三塊錢12萬英鎊。12萬英鎊,如果你乘1.3的話,16萬美金。蝎子拉屎獨一份。網站上是說你想買你先交一半錢,我估計是定做的啦,所以蝎子拉屎獨一份。

這是愛國主義,對吧?在過去時間里面,這些名品、名店都被共產黨要求愛國,要把臺灣香港這事兒給說清楚。那像這種品牌,一個破包他可以賣12萬英鎊,或者說16萬美元、17萬美元,那他給你做這么一個包。這應該是真的,因為我隔了一天之后我們跟大家分享我做節目的時候,其他西方媒體開始報了,這是真的,說明什么問題?說明王滬寧的愛國主義宣傳都是他管,王滬寧的愛國主義的宣傳走到極處,把這樣巨大的品牌及其奢侈的品牌逼瘋了,就跟當初習近平從北京跑到梁家河瘋了一樣的跑是一樣的,完全一樣。可能有朋友說你別瞎扯了,他要弄個美國國旗呢。是。

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今天共產黨之下對愛國主義宣傳瘋狂跟神經狀況的出現,沒有這種概念的出現。美國國旗還做褲衩呢,還做女孩子比基尼呢,對不對?穿在上邊,穿在下邊,到處都是,都見過,那沙灘上都是這么穿的,沒人給她摁在那打一頓,還侮辱國家,你想想吧?都傻腦袋呀?你共產黨試試,對不對?

誰把這個國歌給改了,他不犯罪啊?但做國歌的那個人被共產黨打死了,這是今天共產黨。所以在權力之下中共毀了人之后,人人都想用自己權力的概念去翻身,自卑是貫穿了中國社會上上下下,要從自卑走向自負,以至于自戀,人人如此。所以你會看到城管下手也很,最上頭下手也很,都是害人的,害了人就害出這個來了。大家別樂,這是真的。所以這是把愛馬仕給整瘋了,真是瘋了,跟當年習近平一樣的瘋了。

另外一個《中國武警在深圳演練,警告香港抗議者意味甚濃》。瞎掰,這個事基本曝光了,然后解放軍報自己在登出了什么,一些人說我們要如何如何,他也承認有這件事情。什么叫瞎掰?天下最容易的事情就是從深圳,他在深圳灣體育中心停了將近200輛軍車,他們在那受訓。從那個地方開車進入香港10分鐘,從那地方開車進入香港國際機場25分鐘,56公里。誰也沒攔著你,誰也攔不住你。

香港是中國的“一國兩制”之下,是一國之下,誰能攔你,誰敢攔你。我拿著雨傘在前頭?那學生拿雨傘在前頭?不可能,沒人攔你,對不對?你要放屁你就放,有本事你就放,誰不放,誰是小狗。那他為什么這么干?他不敢進去。下命令的只有習近平個人,其他都是忽悠騙人的。所以我有期節目我說,王滬寧的武警,在深圳灣宣天宣地。五毛罵我還做新聞呢,還王滬寧的武警?

他有權力指揮武警的,聽都聽不懂我說什么話,都是在宣傳的成分中,對吧?你不用看別的,你就看看周星馳的《功夫》。那真功夫的人誰去說,誰去嚷嚷,對不對?獅子吼那倆,包租婆他倆都是裝傻。練大塊兒的那個,把那大包用腳一踢就可以踢肩頭上,那包租婆罵他你就是扛大個的。那話里有話,硬功夫是最笨的,彰顯的是沒用的,對吧?他最先死,彈琴的那倆一來,他根本就沒看見,什么都看不著,他就死了,他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一樣的道理,我在深圳操兵呢,愛干嘛干嘛,他是為了宣傳,完全是為了騙人的。路透社講星期四有人看到在體育館內身穿迷彩服的武警,聽到口號聲和哨子聲。大概是有這么一個概念出現的,所以這是故意為宣傳而用,宣傳的概念就跟剛才我們看到愛馬仕的包差不多。

另外一個,《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正式聲明抗議對香港人民的暴力升級》。幾乎美國政壇的所有重量級人物都講話了。因為在她發表聲明的同一天,川普以他自己的方式把貿易戰跟香港完全掛鉤了。他邀請習近平說小子你過來談談,咱們見個面,他是這個方式。那佩洛西就不是,佩洛西就很正式的。那參議院的人同樣是發出了非常嚴厲的這種聲明。

參議院里面一些重量級的人物同樣是,他們同樣提到說如果川普不對香港表明態度的話,他說美國國會參議院會推動暫停甚至廢掉香港特殊關系法。佩洛西聲明:10個星期以來,香港人民鼓勵了全世界,他們以勇氣和決心為自由、正義和得到許諾的真正自治而抗爭,香港特首跟立法會必須全面、立即撤回危險的引渡法案,調查并結束警方的暴力,實現普選,最終全面呼吁香港人合法的民主訴訴求,而這是“一國兩制”所要保障的。

一國兩制就是對共產黨的根本性否定,鄧小平的否定。一國兩制,鄧小平的嘴里說在共產黨的統治之下不是人。國內還吹牛皮呢,聽不懂。那一國兩制之下為什么每天有多少人拿香港證啊?那有多少香港人到中國去放棄你香港的居住權呢?扯驢蛋。沒跟你說嘛,都是睜著眼胡說,是不是這道理?一國兩制,鄧小平說共產黨統治不是人,所以香港人是人。

那在他回歸的時候,先保持人的狀況,等著50年后共產黨死了,在這期間,這是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挺可憐的,我覺得很多大陸的朋友太可憐了。他可憐的原因就是,他在政治上,他在自己的知識上,執著于自己,認為自己如何如何,他的基點是在利益上,所以他就摧毀了他自己與生俱來的本來的人的靈魂的能力。

路透社的記者曾經在記者會上直接追問林鄭月娥。說所有的事情發生,我們作為記者、現場記者我們都知道,我們也知道抗爭者訴求是什么,我現在就問你一個問題,你作為香港政府的一把手,你有沒有權力撤回這個條款,你自己有沒有這個權力?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之下,你應該是有這個權力,我現在就問你有沒有這權力?還是你已經被北京捆綁,必須經過北京同意?那記者說我只要你回答是和不是,就像法庭一樣,是這么來的。

結果林鄭月娥上來就說,大家都聽到了港澳辦發言人的表態,他們對我,對他自己,對香港政府和對香港警察充滿信心,她不是扯了嗎?對不對?這個時候路透社記者不干,我就問你是和不是,問了6遍。她就不說,最后說了一個不歸路,死了,完了,全完了,這回就全收拾了,一定讓他們把話都說完了,這個事兒是個過程。

不斷升級的暴力和針對抗議者的層層加碼的武力令人非常震驚,親中共的香港特首和香港警方力量必須立即停止攻擊,停止針對自己的人民濫權。敦促川普撤回他最近的一些說法,那些說法會導致誤判誤。我們也敦促他努力促成香港的和平、正義和民主。她說完之后,川普就說了,習近平你過來談談,咱先不談貿易談判,咱們先談香港問題,這是他說的,這是川普的推文。在美國國會,兩黨繼續跟香港人民團結一致。

這發言,這個翻譯的十有八九就是大陸來的。“團結一致”是共產黨的話,就像我跟大家說“時代革命”這個詞兒是有問題的。太多大陸的朋友沒有能力認識自己被共產黨玩死了,在你的骨髓中,在你的精神思想中。我說的意思,佩洛西肯定不是用中文講的,對不對?她是用英文,但英文翻譯成中文的時候,這個翻譯的人他這個人他的生命品質,被共產黨影響多少,會用什么樣的詞?在國會兩黨,我們與香港人同共進、同生死。

“同共進”這都是一個相對更接近生命的話。“團結一致”,共產黨的話,我穿開襠褲的時候在幼兒園的時候就這么學的。

要求香港有充滿希望、自由和民主的未來,而這也是香港人民的權利。我們將推動國會兩院和兩黨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重申美國面對中共鎮壓,致力于民主、人權、法制,關注禁止向香港警方銷售彈藥和人群控制設備。香港警方在過去時間里發放了將近2000顆催淚彈,很多是過期的。過期的對人體的傷害巨大。他在地鐵站發放催淚彈,那東西會滲透到墻壁上。

給你舉個例子,你買了個房子,一刷房是不是家里有味兒?你怎么放也放不出去,類似。在北美有人種大麻,那房子只要種了大麻,它就滲透在墻壁里頭,類似。朋友就懂了它的傷害性巨大。假如美國為了商業利益而不為人權發聲,那我們就失去了在其他地方發出聲音的道德權威。這就是今天的香港。

時辰一到,該死的必死,該亡的必亡。

人是神造的,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將看到神的存在。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