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中美貿易戰緣何變成習對川的超限戰?

2019-08-07|来源: DJY|标签:中美贸易战 川普 习近平 

中美貿易戰風云突變,進了從未涉足的深水區。8月6日,中國接連放出兩大招,中國商務部當天凌晨突然宣布,中國相關企業暫停新的美國農產品采購,接著是中國央行允許人民幣貶值,人民幣兌美元立刻破七。自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宣布將于9月1日增加關稅,期望中國在此期間坐下來談判,中國方面干脆不再以綿里藏針的手法回應,而是鋼鐵碰鋼鐵式的硬回應。
列為匯率操縱國只是武器

此消息甫出,我就在推特上指明,這只是威懾,因為短期內無法付諸操作,一天之后,美國放話,希望中國來華府談判。

自2018年3月貿易戰開打,至中期選舉前,觀察者大都認定,中國可能有四個反擊選項:關稅反擊、限制稀土供應、貶值人民幣、修理在華美企。經過長達一年半的談談打打之后,中國發現自己的選擇越來越少:
1、中國的關稅武器已接近用盡。以下是2018年的數據(美元):

2018年,美國對華征收關稅商品2 500億,川普聲稱將加征關稅的商品3250億,中國對美出口總額5 390億——美國對約47%不到的中國商品征了稅,現在還有加稅空間。

中國對美征收關稅商品1 100億,美國對華出口總額1 200億——中國對91%的美國商品征了稅,還擊空間不大。

2、稀土武器。今年5月,中國曾減少過對美的稀土出口,習近平視察江西稀土礦以及發改會三次座談會的主題,讓世界認為中國可能要打稀土牌。美國稀土進口的80%來自中國,2018年從中國進口價值2.5億美元的稀土磁鐵,業界公認并沒有現成的替代渠道。美國軍工產業曾警告說,對中國稀土供應的依賴是它的薄弱環節,美國經濟支柱之一的高科技產業也離不開稀土原料。九年前,中國曾因領土爭端對日本采取過類似舉動,導致稀土價格飆升,全世界的制造商在那時領教到中國對全球供應鏈一個關鍵部分的控制能力。

但媒體采訪過專業人士后,發現這張牌于中國來說不太好使,因為中國自身的需求已使其多少依賴于美國的礦石。用專家的話來說,“全球供應鏈太過復雜”,由于迂回的全球供應鏈,要想真正阻止美國獲得稀土產品,可能意味著要切斷世界其他大部分地區的供應,比如韓國和泰國的工廠生產大量的鑭基催化劑。稀土牌不是好牌,就連一直對美國開打貿易戰頗有微詞的《紐約時報》及BBC都有過專題報道,認為這牌的結果是殺敵一千自傷八百。

3、匯率牌。美國在1988年出臺《貿易和競爭力綜合法案》,要求財政部每半年提供一次報告,分析和評估主要貿易伙伴是否為了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而操縱本國貨幣。該法案第3004條規定,對于操縱匯率行為的界定,包括巨額的經常項目余額(這條中國未達標),與美國有巨額貿易順差(這條中國一直符合)。2015年美國出臺《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行法》,又添加了一條持久性的對外匯市場進行單方面干預——這一條可以說是為中國量身定做。

自1994年以后,至今25年內美國都未將某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在川普上任后的第一年,即2017年,美國財政部與IMF還一致認定中國為穩定世界貨幣市場做出貢獻,不是匯率操縱國。因此,被美國定為匯率操縱國的國家會陷入何種困境,只能從法律相關規定中來預判可能的結果。

據美國法律,中國被美國政府列為匯率操縱國后,美國財政部會要求進行專門談判,旨在矯正被低估的貨幣匯率。談判過程或長或短,估計會長達半年甚至一年,如果對方未按美國要求整改,美國總統可采取以下單項或多項行動:

1)禁止中國任何項目獲取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融資;2)將中國排除在在美國政府采購供應地之外;3)要求IMF加強對中方的監督;4)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評估是否與中方簽訂貿易協定。

從川普第一任期的時間還有一年零三個月,定為匯率操縱國的威脅意味大于實際損害。如果有第二任期,川普心意未變,才可能變為實招。川普團隊也知道這點,宣布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之后一天,又伸出橄欖枝,庫德洛表示,協商大門依舊敞開。北戴河會議之后,希望中方代表能到華盛頓進行正面的協商,9月1日前過來吧。

4、修理在華美企。這方面的手段有明有暗。今年5月31日,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在新聞發布會上稱,中國將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將那些基于非商業目的,對中國實體封鎖、斷供或其他歧視性措施,對中國相關產業造成實質損害,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或潛在威脅的外國法人、其他組織或個人將列入其中。這是對美國同類舉措的報復。

美國商務部于1997年2月發布“實體清單”,這是美國為維護其國家安全利益,作為出口管制的一個重要手段。被列入實體清單的企業,在未得到許可證時,美國企業不得幫助這些實體獲取受本條例管轄的任何物項,同時,有關許可證的申請應按照《出口管理條例》(美國)第744 部分規定的審查標準接受審查,且向此類實體出口或再出口有關物項不適用任何許可例外的規定。簡單地說,“實體清單”就是一份“黑名單”,一旦進入此榜單實際上是剝奪了相關企業在美國的貿易機會。

中國此時開設實體清單制度,算是一種報復。在華美國企業還擔心中國另一種修理。據美國一些行業組織警告,中國可能會進行侵入性的檢查,延遲發放許可證,結匯時有意拖延等等。所有這些,中國政府是有“前科”的。從效果上來說,中國的效果可能會大一些,因為中國政府不允許游說,本國企業只能乖乖聽令;但美國企業在中國吃虧之后,會去向政府抱怨、游說,并公開批評政府讓他們在外吃虧。
習近平的思考題:買大豆還是打金融戰?

如同我在《中國經濟衰敗并非緣于中美貿易戰》一文中談到的,中國經濟本來就走衰,貿易戰讓中國經濟雪上加霜。但習近平至今未像一些人預測的那樣彎腰求饒,反而化被動為主動,撒豆成兵,咬定大豆戰略不松口:中國明明需要美國的優質農產品,卻寧可舍棄美國而從他國尋找替代貨源,甚至由地方政府下達養豬令,例如廣東省一向不以養殖業為重,近日為各縣下達數百萬養豬指標。這種根本不計利害的戰斗方式,已經不是美中兩國之間的持久戰,而是習近平對川普的超限戰,不管付出什么代價,只要讓川普無法贏得連任,為達此目標不惜代價。

原因在哪里?且聽分析。

中國態度大轉折是今年5月初,其中緣由,中國副總理劉鶴公開闡述得非常清楚。相對于美國的八點要求,中方回以三個主要分歧點,要不要取消關稅,中方要求全部;采購問題,中方堅持在川習在阿根廷會面時談成的數字,不能輕易改變;文本的平衡性。

很多媒體只關注第一、二兩點,忽視了文本平衡性后面有解釋:“任何國家有自己的尊嚴,所以文本必須平衡,在這個問題上中國現在再做一些工作”,這意思再明白不過了,在北京(習近平)看來,這份協議有損中國的國家尊嚴,中國必須再修改。熟悉中國文化的人都知道,中國人、中國政府的尊嚴就是“面子”,有傷“面子”的事情,恰恰是習近平不愿意讓步的底線。

川普對中國的“面子”文化有所了解,但比較膚淺。比如他知道中國人有見面就稱朋道友的習慣,認為只要對外宣稱與習近平是好朋友,就算給足面子了。他卻不知道涉及“朋友”還有一重中國文化大忌:見面稱朋友,背后下毒手,被視為有違道義。每次他宣稱完與習近平是好朋友之后,接著提出來的要求,不僅讓習近平覺得自己被耍——他是國君,當然也視為中國被耍,多次重復這種被耍的感覺必釀成恨意,中方的戰略重點就成了不惜代價,務必要盡力阻止川普連任的超限戰。影響你選票票倉的鑰匙就在我手中,但我就是不給你,你奈我何?

《華爾街日報》8月7日發布消息,受貿易戰及天氣影響,相關預測認為,中國對美國出口產品加征關稅可能使未來兩年美國農業部門失去5.9萬至7.1萬個就業崗位——川普的競選團隊再樂觀,對此情此景,也無法不著急。

在人類進入互聯網的高科技時代,世界上第一科技強國與第一人口大國開展貿易戰,涉及人類生存需求的大豆竟然成了后者手中的利器。此事將為后世研究今天的國際關系留下一個經典教案。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