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3b):毀人36計

2019-08-03|来源: 大纪元|标签: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 毁灭人类 

【大紀元2018年05月21日訊】第一章 共產主義魔鬼毀滅人類大勢鳥瞰──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

*****
目錄

1. 變亂人類思想
【第一計】詭稱無神
【第二計】妄言唯物
【第三計】邪說進化
【第四計】迷信科學
【第五計】斗爭哲學
【第六計】眾聲喧嘩
【第七計】變亂語言
2. 顛覆正統文化
【第八計】腐蝕教育
【第九計】魔變藝術
【第十計】控制媒體
【第十一計】推黃賭毒
【第十二計】變異各業
3. 破壞社會秩序
【第十三計】侵蝕教會
【第十四計】解體家庭
【第十五計】東方極權
【第十六計】西方滲透
【第十七計】邪變法律
【第十八計】操控貨幣
【第十九計】超級政府
4. 操縱社會運動,制造社會動蕩
【第二十計】發動戰爭
【第二十一計】煽動革命
【第二十二計】經濟危機
【第二十三計】離土斷根
【第二十四計】綁架運動
【第二十五計】恐怖主義
5. 有拉有打,分而治之
【第二十六計】殺戮異己
【第二十七計】拉攏精英
【第二十八計】愚化大眾
【第二十九計】制造暴民
【第三十計】加速淘汰
【第三十一計】肢解社會
6. 掩蓋和防范
【第三十二計】瞞天過海
【第三十三計】聲東擊西
【第三十四計】妖化論敵
【第三十五計】轉移視線
【第三十六計】把握多數

*****

【第十七計】邪變法律

神的誡命是法律的來源,道德是法律的不變基礎。在重新定義了‘道德’、‘自由’等概念之后,魔鬼又進一步操控法律的制定權和解釋權。在東方共產國家魔鬼制定惡法,并隨意解釋法律;在西方民主國家里,以滲透的方式任意解釋法律,以修改法律的方式重新界定人的行為,取消道德規定的善惡,用法律規定善惡;用法律來保護惡(如殺人、通奸、同性戀)、打擊善。

【第十八計】操控貨幣

廢除金本位。通過控制貨幣發行量制造周期性的經濟危機。改變傳統的‘量入為出’的理財觀念,讓政府和個人都陷入‘高消費’、‘超前消費’的習慣不能自拔。鼓勵各個國家借債,籍此削弱這些國家的主權。鼓勵百姓借錢消費,這樣他們必須依賴銀行、政府,成為終生的債務奴隸。

【第十九計】超級政府

利用經濟全球化趨勢,建立世界政府,迫使各民族國家讓渡自己的主權。魔鬼用‘軟’和‘硬’兩手,即一方面用‘國際聯盟’、‘聯合國’、‘地區一體化’、‘世界政府’等‘美好愿景’為誘餌,同時對各國政府和政客威逼利誘,以武力、戰爭和動蕩來使人類失去安全感,逐漸把世界納入超級極權政府的計劃,以對全人類進行最嚴厲的人口管制、行政管制、思想管制。

4. 操縱社會運動,制造社會動蕩
為了徹底顛覆傳統人類社會,魔鬼制造了大規模的人口流動、社會運動和社會動蕩,其過程令人驚心動魄,歷時至少幾百年。

【第二十計】發動戰爭

戰爭是魔鬼實現其目的的利器。它能打破原有國際秩序,摧毀傳統的堡壘,加速傳播魔鬼的意識形態。許多戰爭的背后都有魔鬼操縱。如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戰消滅歐洲幾大帝國,削弱沙皇俄國,為布爾什維克革命準備條件。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戰,為中共攫取政權準備條件,同時幫助蘇聯武力入侵東歐國家,建立社會主義陣營。二戰也造成前殖民地國家統治失序,蘇聯和中共趁機扶植各國共產黨,發動所謂‘民族解放運動’,把亞非拉的很多國家置于其卵翼之下。

【第二十一計】煽動革命

掌握政權是魔鬼毀滅人類的快捷方式,只要有可能,魔鬼總是以掌握政權為第一選擇。馬克思在總結巴黎公社的‘經驗教訓’時指出,工人階級必須打破原有的國家機器,代之以自己的國家機器。政權問題一直是馬克思主義政治學說的核心問題。煽動革命可以分為幾個步驟:第一步,煽動仇恨,分化人群;第二步,用謊言欺騙大眾,建立‘革命的統一戰線’;第三步,對反抗力量各個擊破;第四步,用暴力制造恐怖氣氛和混亂局面;第五步,發動政變奪取政權;第六步,鎮壓‘反動派’,用革命的恐怖建立并維持新秩序。共產國家妄圖發動‘世界革命’,成立共產國際,向全世界輸出革命,扶植各國左翼勢力,在各國制造亂局。

【第二十二計】經濟危機

制造、利用經濟危機,伺機發動革命,或者以救世主的面目提出社會主義的解決方案。民主國家的政客‘病急亂投醫’,只好一次次和魔鬼簽訂出賣靈魂的契約,一步步把國家引入大政府、高稅收的社會主義泥潭。美國新馬克思主義者說:‘真正的行動藏身在敵人的反應之中’,從一個側面反映了魔鬼的策略。上世紀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是歐美國家走上大政府、干預主義的關鍵,2008年的金融危機也為政府的繼續左傾準備了條件。

【第二十三計】離土斷根

移民現象自古存在,是人類社會的正常現象。但近代以來,出現了某些大規模的移民潮,包括國際間的和一國之內的移民潮,這是邪靈刻意操縱的結果。讓人們遠離自己的祖國和故鄉,可以達到多重目的:淡化民族意識、模糊國境線,削弱國家主權,也即削弱了各國維護其文化傳統和社會秩序的能力;使大面積人群失去文化的根,更容易被現代潮流裹挾;藉機挑起宗教和民族間的仇恨和矛盾;把立足未穩的新移民變成左派政黨的投票機器;使大面積的人群不適應新環境,為生計而疲于奔命,無暇顧及精神道德層面的事情,也沒有能力深度參與國家和社會的治理,從而方便了魔鬼的代理人竊取權力,左右社會走向。

【第二十四計】綁架運動

共產邪靈利用社會上原有的一些現象和趨勢,煽風點火,使事態升級,把某些正常的社會訴求擴大成聲勢浩大的運動,從而達到其攪亂社會、打擊政敵、搶奪話語權和道德制高點,最終趁機奪權的目的。西方的和平反戰運動、環保主義運動等均屬此列。

【第二十五計】恐怖主義

共產主義革命以恐怖主義起家,共產國家實行國家的恐怖主義。前蘇聯、中共資助扶持國際恐怖主義,作為對抗西方自由世界的一支別動隊。以斗爭哲學發展出的列寧主義為當代恐怖主義提供了理論溫床。魔鬼以各種方式分化人群,挑起仇恨,使個人怨恨擴展為對更大群體的仇恨,滋長各類恐怖主義行為。恐怖主義非理性的濫殺無辜,增強人的荒謬感、無助感,把社會變成一個無處可逃的所在。無處不在的暴力更容易使人變得反社會、抑郁焦慮、憤世嫉俗,這就破壞了原有的社會肌體,使社會碎片化,達到了魔鬼對人‘分而治之’的目的。

5. 有拉有打,分而治之
為了毀滅人類,魔鬼對不同的人采用了不同的態度,或殺戮,或收買,或控制,或愚弄,或把其變成殺人工具、發動革命和叛亂的暴民。

【第二十六計】殺戮異己

人的慧根不同,有人離神近、悟性好,不會輕易上魔鬼的當。尤其是像中國這樣有悠久歷史的國家,魔鬼的騙術不易奏效。因此中共發動一系列政治運動,殺戮了數以千萬計的傳統文化精英,迅速造成文化的斷層。不管是在中國還是在西方,對于能夠認清魔鬼陰謀的智者和勇士,魔鬼不惜以各種方式消滅其肉體,包括政治運動、宗教迫害、羅織罪名肆意構陷,直至暗殺。

【第二十七計】拉攏精英

拉攏各國、各行各業的精英,使其為自己服務。為了讓精英為自己服務,魔鬼有針對性地施以利益,并以聽命于自己的程度來決定給予其大小不等的權力。對求權求名的各類精英,予之以名、權;對貪婪之士,誘之以利;對狂妄之徒,進一步助其自我膨脹;對無知者,充分利用其無知;對忠誠者,轉移其忠誠的對象;對癡迷者,加重其癡迷程度;對才智之士,用科學、唯物的幌子和話語權去引誘;對有遠大抱負和良好愿望者,充分利用其善良和抱負。讓他們覺得自己是總統、總理、學者、智囊、決策者、當權者、精英、領導人、財閥銀行巨頭、教授、專家、諾貝爾獎得主……讓他們有組織、有等級、有出人頭地的身分、有萬眾矚目的權勢、有取之不盡的財富。因勢利導,不拘一格,對癥下藥,百試不爽。在魔鬼眼里,那些上當受騙者統統是‘無知的代理人’、‘有用的傻瓜’。

【第二十八計】愚化大眾

控制大眾的信息通道,用錯誤的歷史觀(如馬克思的階級史觀)篡改歷史,愚化教育,控制媒體。靈活運用表面的安撫和膚淺的娛樂;讓大眾只關心切身利益、低俗娛樂、情色迷亂、體育比賽、花邊新聞。同時吹捧大眾,迎合選民,使其喪失警覺和判斷力。在共產極權國家里,絕不許民眾參與政治;在民主國家里,把關心公共事務的民眾的注意力吸引到瑣碎細小、無足輕重的政策問題上(比如變性人的權利),這是中國兵法中有名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法。制造社會熱點,炒作轟動事件,甚至不惜發動恐怖攻擊和局部戰爭來掩蓋魔鬼的真實企圖。用現代意識俘獲大眾,用社會的大多數淹沒那些尚具有傳統觀念的人。利用哲學家討論各民族文化的陰暗面,以偏概全,培養民眾對傳統的反感。挑動年輕一代反權威,濫用‘批判性思維’、‘創造性思維’,從根源上障礙甚至杜絕他們吸收傳統文化中的知識和智慧。

【第二十九計】制造暴民

在共產國家里,把傳統文化精英殺戮殆盡之后,魔鬼力圖把殺不掉的人變成殺人不眨眼的‘狼崽子’,尋找合適的時機讓他們把革命和暴亂輸出到其它國家和地區。中共在中國大陸攫取政權后,用了一代人的時間,‘成功’培育出一代‘狼崽子’,他們在文革初期打砸搶燒,無惡不作,十幾歲的花季少女打死老師亦毫無悔意。現在活躍在中國各社交媒體上的‘五毛黨’,動不動喊打喊殺,什么‘寧愿大陸不長草,也要收回釣魚島’,‘寧愿中國遍地墳,也要殺光日本人’,他們也是中共培養的預備殺手。在西方,共產黨直接吸取法國革命和巴黎公社的‘經驗’,每次革命和暴亂都以一群毫無顧忌也毫無廉恥、憐憫之心的暴徒為先鋒。

【第三十計】加速淘汰

加速代際更替,越來越快地淘汰老一輩人。讓老年人遠離決定社會走向的權力中心,用這種方式加速人類遠離傳統。不斷下調選舉權的年齡下限,在政治上和各行各業中增加年輕人的權重,把有傳統觀念的人、清醒的人邊緣化,直至淘汰出局。在文學藝術和流行文化中,吹捧年輕人的趣味和價值觀,鼓動人追逐時尚、符合潮流,否則就要被淘汰。加速科學技術的更新換代,加快生活節奏,使老年人無法適應;加速移民、城市改造等,改變原有城鄉面貌,讓老年人產生疏離感;給中青年一代制造更大的生活壓力,使其沒有精力陪伴照顧父母,增加老年人的孤獨無助感。

【第三十一計】肢解社會

傳統的人類社會,人們守望相助,發生矛盾時,有宗教、道德、法律、民俗等作為協調人際關系的工具,社會結構具有極大的穩定性。魔鬼無法在短期內使這樣的有機社會分化瓦解、走向崩潰,因此必須把社會分成很小的單元,最好是每個人各自為戰,彼此不相往來,這樣就方便了魔鬼見縫插針、各個擊破。魔鬼千方百計地用不同標準把社會分成互相對立的團體,再煽動各團體之間的仇恨和斗爭,比如階級、性別、種族、民族、教派等都可作為劃分依據;煽動有產者和無產者、統治階級和被統治階級、進步分子和‘落后分子’、自由派和保守派等互相對立。另一方面,政府權力不斷擴大;原子化的、孤立的個人根本無法和掌握了一切資源的極權政府相抗衡。顯而易見,社會的碎片化和極權政府的權力集中化是同一個過程的兩面。

6. 掩蓋和防范
就像犯罪分子在作案現場要抹去自己的指紋一樣,魔鬼也要千方百計地掩藏自己。其騙術登峰造極。

【第三十二計】瞞天過海

小的騙局往往發生在暗處,而魔鬼的天大騙局卻發生在明處,甚至表現得‘合情、合理、合法’。普通人無法理解也無法想像如此邪惡、如此巨大的陰謀,所以即使有人揭露魔鬼陰謀的局部,也很難被人理解和接受。此外,魔鬼還故意以不同方式釋放出計劃的局部,引起人的猜疑和恐懼,增加混亂的因素。

【第三十三計】聲東擊西

冷戰時期,世界分為你死我活的兩大軍事政治集團,但誰能想到,在似乎截然對立的兩種社會制度之下,同一個魔變過程正在以不同的方式發生著。西方改頭換面的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費邊主義者、自由主義者、進步主義者甚至公開表示不認同蘇聯或者中國模式,但他們所為之努力奮斗的社會形式其實并無不同。易以言之,魔鬼在東方和西方、共產主義陣營和自由世界虛虛實實、聲東擊西,起著互為奧援、彼此掩護的作用。

【第三十四計】妖化論敵

把揭露魔鬼的人妖魔化,稱他們為‘陰謀論者’、‘極端主義者’、‘極右翼’、‘另類右翼’、‘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排外主義者’、‘戰爭販子’、‘煽動仇恨者’、‘納粹分子’、‘法西斯分子’等等,將之打入社會和學術邊緣,成為另類,讓人對他們嗤之以鼻、懼而遠之,使他們的言論沒有市場、他們的存在不具影響力。我們不是要給這些詞代表的人或者現象‘平反’,我們只是要指出,使用這些貶義、惡意的標簽是魔鬼的一個慣用伎倆。

【第三十五計】轉移視線

魔鬼把它們的計劃安在某個民族,或者某個群體或個人身上,讓人們去仇恨、猜忌、調查這個民族、群體或個人而忽略了魔鬼本身。

【第三十六計】把握多數

即使用盡以上所有詭計,仍會有人不斷發現魔鬼的秘密,這是些非常有智慧的人。但那時魔鬼已經掌握了絕大多數人,這是它們掩蓋自己的社會基礎。少數發現魔鬼秘密的人就像處身曠野,他們的吶喊不會得到任何呼應而歸于湮滅。

*****

魔鬼毀人的手段層出不窮,千變萬化,列舉三十六計,也只是取其成數而已。上述手段雖然已經十分駭人聽聞,卻遠非魔鬼邪惡的全部。人永遠只能低估魔鬼的惡,卻無法高估魔鬼的惡。限于體例與篇幅,這里只能概括地說明這些魔鬼常用的策略,具體例證和剖析將在后續章節中逐漸展開。

圖片:《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大紀元制圖)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