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2a)

【大紀元2018年05月20日訊】緒論: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目 錄

1. 共產主義是魔鬼,其目的是毀滅人類
2. 魔鬼毀滅人類的主要方式
3. 共產主義思想是魔鬼的意識形態
4. 作為一種超自然力量的魔鬼的特點
5. 魔鬼的多個面目
6. 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
7. 對共產主義的向往是一種‘羅曼蒂克’的幻想
8. 魔鬼造成文化的毀滅和道德的崩潰
9. 回歸神,恢復傳統,走出魔鬼的安排

******

蘇聯的解體和東歐共產主義政權的垮臺,標志著持續了近半個世紀的東西方兩大陣營間冷戰的結束,很多世人為此感到樂觀,以為共產主義的威脅已經成為過去。

而實際情況是,原教旨的和改頭換面的共產主義思想仍然在全球肆虐,這既包括仍然固守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話語權’的中國、朝鮮、古巴、越南,也有共產主義因素仍然囂張的前蘇聯東歐國家;既有打著民主或共和旗號實行社會主義的諸多非洲和南美國家,也有被共產主義因素嚴重侵蝕而不自知的歐洲和北美民主國家。

共產主義造成的戰爭、饑荒、屠殺、暴政雖然觸目驚心,但其危害卻絕不限于此。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與人類歷史上的所有政治制度截然不同的是,共產主義與人性、人的價值和尊嚴為敵。在一個多世紀的實踐中,它建立了包括蘇聯和中國在內的一系列龐大的極權國家,造成了上億人的非正常死亡,奴役了幾十億人口,并曾經一度把世界帶到核戰爭的邊緣。更重要的是,它造成了大面積的家庭解體、社會混亂、道德崩潰和整個人類文明的沉淪。

共產主義的本質到底是什么?它的終極目的又是什么?共產主義為什么似乎處處與人類為敵?人類的出路在哪里?

1. 共產主義是魔鬼,其目的是毀滅人類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游蕩。’ 《共產黨宣言》以‘幽靈’做開場白,絕非馬克思一時的心血來潮。如本書前言所述,共產主義并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低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共產邪靈與仇視正神的撒旦為伍,同時利用各種低靈和魔禍亂人間。這個邪靈的終極目的是毀滅全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后關頭,讓人不信神,道德敗壞到背棄神和傳統,最終聽不懂神的教誨而導致被淘汰。

冷戰后,東歐和蘇聯的共產政權解體了,而共產主義并沒有解體,共產主義的幽靈未死,它的毒素不僅繼續危害前共產國家,而且早已通過各種形式滲透到了全球。魔鬼藉由掌控人的意識形態,滲透進人類社會的各行各業。共產邪靈所刻意灌輸給人類的各種變異觀念,不知不覺中已經在全球氾濫,迷失的人們甚至將其當成了自己的想法和愿望,導致人類的是非、善惡標準大幅度地傾斜、顛倒。魔鬼的陰謀幾乎得逞!

當共產邪靈即將在獰笑中慶祝它的勝利時,絕大多數世人卻認為它走向了失敗。世人處于毀滅的邊緣,卻還蒙在鼓里。還有比這更危險的境地嗎?

2. 魔鬼毀滅人類的主要方式
人是神造的,慈悲的神一直守護著他的子民。魔鬼深知,要想讓神不再管他創造的人類,唯有切斷人和神的聯系。它為了毀滅人類,采用的最主要方式是破壞神傳給人的文化,并敗壞人的道德,把人變異到神難以挽救的程度。

人是神性和魔性同在、既可道德墮落又可道德提升的生命。信神的人都知道,一個有道德追求的人,他的正念正行會得到神的眷顧,神會加持他的正念,神也會幫助他的正行,神更會為他創造奇跡;同時,神會提高他的道德層次,使他成為更加高尚的人,直至回歸天國。然而,一個道德低下的人,一個充滿私欲、貪婪、愚昧、狂妄無知的人,他的惡念惡行不可能得到神的認可;相反,魔鬼會加強他的狂妄無知,加重的他的私欲、惡念,更會操縱利用他的惡行造業,貽害人間,使他道德持續下滑,直至墮落地獄。當人類社會的道德水準普遍下降,魔鬼就會推波助瀾,以各種方式肆意操控利用人們的惡念惡行,以徹底毀滅人類。

18世紀以來,歐洲歷史進入劇烈動蕩時期,人類道德的整體滑坡給魔鬼造成了可乘之機。它有步驟地顛覆善惡是非標準,灌輸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斗爭哲學等邪說。它選定了信奉邪教的馬克思作為其人間代理人,于1848年推出《共產黨宣言》,揚言用暴力消滅私有制、階級、國家、宗教和家庭。1871年的巴黎公社是共產主義第一次嘗試奪取政權。

馬克思主義的追隨者聲稱,政權問題是馬克思主義政治學的中心問題。我們如果了解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就會發現政權問題對共產主義來說既重要又不重要。說它重要,是因為掌握政權是大面積敗壞人類的快捷方式,只有掌握了政權,共產黨才能用暴力和強制推廣其意識形態,在短時間內從根本上破壞一個民族的傳統文化。說它不重要,是因為即使沒有掌握政權,魔鬼依然可以用其它方式變異人的道德,達到其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因此,在其實踐中,暴力不是唯一的方法,政權不是唯一的手段。事實上,共產主義這個魔鬼采用了極為靈活多變的手法,利用人類的一切弱點,使用欺詐和愚弄的手段,通過擾亂人類思想、顛覆正統文化、破壞社會秩序、制造社會動亂、分化撕裂社會等方式,全方位占領了世界。

3. 共產主義思想是魔鬼的意識形態
神給人類社會奠定了基于普世價值的豐富文化,鋪墊了人回歸天國之路,魔鬼的共產主義和神奠定的傳統文化是根本對立、水火不容的。

共產邪靈以無神論、唯物論為核心,集合了德國的哲學、法國的社會革命、英國的政治經濟學等元素,以一種世俗宗教取代了神和正教在社會及文化中的位置。共產主義把整個世界變成了它的教堂,把人的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都納入了它的控制范圍。魔鬼占據了人們的思想,讓人們反神、排神,背離傳統;魔鬼在背后操控著人類一步步地走向毀滅。

魔鬼選定馬克思等人間代理人,在人間反對和破壞神給人類社會奠定的法則,宣揚階級斗爭,廢除舊的社會制度。在東方它發動暴力革命,建立政教合一的極權國家;在西方通過高稅收、高福利進行財富再分配,搞漸進式的非暴力共產主義;在全世界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滲透進各個國家的政體,通過摧毀一切社會秩序的世界革命而達到消滅國家的目的,最后建立一個世界性統治機構取代所有國家和政府,讓魔鬼掌控世界權力。這便是共產主義許諾的建立一個沒有階級、國家和政府,并且進行集體生產的社會,最終使人類社會達到‘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所謂‘人間天堂’。

共產主義以實現其世界大同、‘人間天堂’的理念為綱領,推動無神論指導下的‘社會進化’;用唯物論摧毀人的精神追求、信仰和宗教,讓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滲透到社會的每一個領域、每一個角落,包括政治、經濟、教育、哲學、歷史、文學、藝術、社會科學、自然科學甚至宗教等等。如同意識形態中的癌細胞,共產主義不斷增殖,并排除一切其它意識形態,其中包括對神的信仰,進而毀滅國家主權、民族意識,最后消滅人類的道德和文化傳統,讓人類走向毀滅。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揚言:‘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系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發展進程中要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這句話相當準確地概括了共產主義近二百年來的實踐。

道德來源于神,神規定道德標準永恒不變。道德標準從來不該是人來定的,也不會隨著人的權勢而變。而共產主義則要對任何一種道德‘宣判死刑’,讓共產主義的信徒來重新定義道德。在否定道德的同時,共產主義用各種負面因素驅逐人類傳統中的正面因素,進而讓負面因素占領整個世界。

傳統的法律源于道德并維護道德,共產主義讓道德和法律分離,通過制定惡法、惡意曲解傳統的憲法和法律來摧毀道德。

神叫人行善,共產主義鼓吹階級斗爭,提倡暴力和殺戮。

神給人奠定了家庭作為基本的社會單元,共產主義認為家庭是私有制的表現形式,揚言要消滅家庭。

神讓人有獲得財富的自由和生活的權利,而共產主義要消滅私有財產、剝奪地產、提高稅收、壟斷信貸和資本,徹底掌控人的經濟生活。

神奠定人類社會的道德、政府、法律、社會和文化形態,而共產主義則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

神傳給人正統藝術,是為了將神和天國世界的景象通過這種獨特的方式傳遞給人,讓人回憶起天國的美好,升起敬神的信心,提升人的道德與修為。共產主義則讓人崇尚現代變異藝術,窒息人的神性,放縱魔性,操縱整個藝術界傳播擴散低、丑、怪、惡、頹廢的負面信息。

神讓人謙卑、敬天敬神,共產主義專門給人灌輸魔性和狂傲,讓人走向對神的悖逆、不服從。它放大人性中的惡,用所謂的‘自由’讓人們隨心所欲,失去道德的約束并消除人的負罪感;以‘平等’為口號煽動人的妒嫉心,并用各種手段刺激人的虛榮,讓人們被眼前的名利誘惑而跟從魔鬼。

二戰后,有形的共產主義陣營進一步擴大,共產黨社會和自由社會在世間對峙,開始了數十年的冷戰。共產主義學說成了共產黨國家的世俗宗教,成為課本上不可挑戰的‘真理’。在其它國家,改頭換面的共產主義也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4. 作為一種超自然力量的魔鬼的特點
魔鬼是一種超自然力量,理解共產邪靈的屬性是理解魔鬼制造的世間亂象的鑰匙。

共產邪靈由恨構成,它從人的恨當中汲取能量。

共產邪靈與撒旦為伍禍亂人間,不必試圖分清它們的所作所為。
魔鬼在東西方同時布局,在各行各業同時布局,其力量時而分開,時而合一;聲東擊西、借力打力;不拘一格。

魔鬼是超限戰的始作俑者:宗教、家庭、政治、經濟、金融、軍事、教育、學術、藝術、媒體、娛樂、大眾文化、社會生活、國際關系,全都變成魔鬼毀滅人類的戰場。

魔鬼的黑色能量瞬間就從一個領域蔓延到另外一個領域,從一個團體轉移到另外一個團體,從一個運動擴展到另外一個運動。比如,上世紀70年代西方反越戰運動退潮后,魔鬼操控反叛青年轉而推動女權運動、環保運動、同性戀合法化運動,另外一部分則進入西方社會體制內,試圖從內部顛覆西方文明。

魔鬼能夠操縱有不好思想的人做它的人間代理人,以偽善欺騙善良而單純的好人做它的代理人或辯護士。

魔鬼代理人遍布社會頂層、社會上層、社會中層、社會下層、社會底層,因此魔鬼的行動有時表現為自下而上的革命,有時表現為自上而下的陰謀,有時表現為由中間層發起的改良。

魔鬼能夠變形、分體。它能夠調動另外空間的低靈為它服務。色情、毒癮都是魔,都成為邪靈利用的工具。這些低靈爛鬼從人的負面情緒──仇恨、恐懼、絕望、狂妄、悖逆、妒嫉、淫邪、憤怒、發狂、怠惰等──當中吸取能量。

魔鬼隱秘而狡猾,它利用人的各種貪欲、邪念、魔性、陰暗與負面的東西。人符合了它的想法,它就會控制人。很多時候人以為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其實卻是邪惡在背后操控。

5. 魔鬼的多個面目
正如魔鬼有多個名字,共產主義也以不同的面目示人。魔鬼慣用相互對立的表現形式迷惑世人:或為強制極權,或鼓吹民主;或為計劃經濟,或為市場經濟;或是全面的言論管制,或是極端的言論自由;在一些國家反對同性戀,在另外一些國家推動同性戀合法化;有時大肆破壞環境,有時鼓噪環境保護,不一而足。它可以主張暴力革命,也可以信奉和平演變。它可以表現為一種政治經濟制度,也可以表現為藝術文化思潮。它可以表現為純粹的理想主義,也可以表現為冷血的陰謀權術。共產極權國家只是魔鬼的一種表現形態,絕非其唯一的表現形態;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只是其歪理邪說的一部分,絕非其邪說的全部。

自從18世紀的空想社會主義以來,世人至少目睹了科學社會主義、費邊社會主義、工團社會主義、基督教社會主義、民主社會主義、人道的社會主義、生態社會主義、福利國家、馬列主義、毛主義等等諸多流派。這些流派可以簡單地分為兩大類:暴力共產主義和非暴力的共產主義。滲透和蠶食是非暴力共產主義的主要手段。

魔鬼最具有欺騙性的招數之一,是在貌似對立的東西方兩大陣營里同時布局。當魔鬼轟轟烈烈侵略東方的時候,同時也改頭換面潛入了西方。英國的費邊社、德國的社會民主黨、法國的第二國際、美國的社會主義黨和其它為數眾多的社會主義團體,把毀滅的種子撒播到了西歐和北美國家。冷戰過程中,蘇聯和中國的大屠殺、集中營、大饑荒和大清洗,使一些西方人慶幸自己仍然擁有優裕的生活和自由的環境。某些社會主義者從人道主義出發,甚至公開譴責蘇聯的暴行,更讓很多人放松了警惕。

共產主義魔鬼在西方使用了十分復雜多樣的面具,打著各種不同的旗號,讓人防不勝防。自由主義、進步主義、法蘭克福學派、新馬克思主義、批判理論、反文化運動、和平反戰運動、性解放運動、同性戀合法化運動、女權主義、環保主義、社會公正、政治正確、經濟上的凱恩斯主義、各種前衛藝術流派、多元文化運動等等,這些流派或運動,或來源于共產主義,或被共產主義所利用,來實現其邪惡目的。

……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