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梅講古】黃粱一夢 (上)

2019-07-23|来源: 希望之声粵語台|标签:冬梅講古 黃粱一夢 

在中國漫長悠久的歷史長河中,無數膾炙人口的故事被記載了下來,伴隨著一代代人的成長,兒時的那些神話故事,更是讓人迷思向往,仿佛那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也許是這樣吧。接下來的故事將帶您回到那令人神往的古代世界。

唐朝開元年間,有個道士,人稱呂翁,是個得道之人。一天在路旁一個旅店里,倚著自己的行囊坐在那里歇息。不一會兒,見一個年輕后生,騎著一匹青馬,到了店門前,翻身下馬,也進了旅店。只見這少年,身穿短打褐色上衣,農家打扮,但氣度不凡。那少年向呂翁稽首問禮,兩人互通了姓名,就坐在了呂翁旁邊,攀談起來。

原來盧生家住附近,略有薄田數頃,世代種地務農為生,倒是衣食無憂。今日就是在去田間的路上,不知怎的感覺有些困倦,進店來略事休息,正好碰上道長。

呂翁笑著說:“農耕度日,與世無爭,平安為福,很好啊。”

盧生聽了,大不以為然,連連擺手搖頭:“道長且不要這樣說。你看我,身穿短衣,每天勞作,面朝黃土,背對青天。出門不離方寸之地,歸家只見井蓋之天。實在是困頓難過之極!每天只是混罷了。”說著只是嘆氣。

呂翁聽了,上下打量盧生,不解的說:“我看你身體康健,面色紅潤,沒災沒病,一副衣食無憂的樣子。我們聊起來,你也是知書達理,不是無知之輩,怎么說是困頓呢?”

盧生連連擺手,“我這不過是茍且偷生罷了。”

呂翁問:“那什么樣才不叫茍且偷生呢?”

“道長有所不知。大丈夫生而為人,當有鴻鵠之志,要建功立業,不當將領也要當宰相,光宗耀祖。山珍海味吃不盡,仙音美樂賞不完,那才叫活著。我自覺讀書萬卷,也應該有個一官半職,出人頭地。可是直到現在,還是這樣!只是一介農夫,不是茍且活著,是什么?”說著,連連搖頭,嘆息。兩眼也有點睜不開,身子歪倒,頭低沉,昏昏欲睡。店家正好剛剛開始蒸黍米飯。呂翁見盧生要睡,就從自己的行囊中拿出一個枕頭來遞給他:“你枕我這個枕頭睡,可以使你心想事成,美夢成真。”

那是個青瓷枕頭,兩頭都有孔,盧生接過枕頭 謝了呂翁,側頭睡在枕頭上。昏昏欲睡間,忽然發現那枕頭兩頭的孔越變越大,里面還有光亮。盧生覺得奇怪,探頭進去,沒想到竟到了家門口。進門回家,正納悶間,又聽有人敲門,開門一看,是村里的媒人趙婆。進來給他到過萬福,連說:“盧公子,大喜了!我今天是受了清河崔家老員外之托,上門給公子提親來了。”

崔家小姐年方十七,崔員外聽說盧生文才,特請人來提親。盧生喜出望外,答應不迭。緊接著就是過禮、定親,沒幾個月,就迎娶完婚。那崔氏小姐生得花容月貌,十分漂亮,家中只此一女,陪嫁十分豐厚。盧生從此資產比從前越加寬裕,也不用再象以前那樣每日下地勞作,雇了幾個長工打理農活。自己長衫折扇、鮮衣亮服,每日里吟詩作畫、讀書寫字,夫妻間夫唱婦隨,很是愜意。

第二年,盧生進京參加科舉考試。三場下來,一舉成名考中了進士。最初被派到渭南當縣尉,不久就連續升遷,到陜西當了州牧。盧生本來就喜歡研究水利,一到那里,就主持開通河道八十里,解決了河道交通難題。當地老百姓都很受益。人們感謝他,還特意刻了石碑記錄他的功德。因治理有方,不久他又被皇帝升遷為京城的京兆尹。

神武皇帝唐玄宗年間,戎狄犯境,邊關告急。皇帝又召盧生,授予他河西節度使官職,派他帶兵,守衛邊關。盧生不僅打敗敵軍,還拓展了九百里疆土。又建立了三座邊城要塞,派兵駐守,以保護黎民百姓安全。老百姓對盧生感戴不禁,又自發在如今的甘肅境內的居延山立個石碑記述他的事跡。

石碑落成之日,當地鄉紳來盧生府上請見,邀他去參加石碑揭幕典禮,大家紛紛稱頌盧生之功,感謝不盡。盧生心里真是無限的風光和滿足。

不久班師回朝。皇帝下令,京城張燈結彩,歡迎盧生得勝回來。朝廷給盧生封爵授勛,禮儀盛大,皇帝親自給予賞賜,晉升他為吏部侍郎兼任御使大夫。一時名滿天下,眾望所歸,人人稱頌。

(未完待續)

撰文:紫君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