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

2019-07-23|来源: |标签:香港 陷入 无政府状态 

因為時間的原因,就是說現在發生的事情太快太多。就像香港發生這種事情,人人拿一個手機,那游行的人可以出來200萬人,所以大家可想而知他能匯總多少,在一個事件中在整個香港的各個角落當中發生的事情的真相。200萬人里面有100萬人拿著相機、拿著手機,對不對?那在整個全香港,它有多少?才700多萬人。任何做局者,任何欺騙者,任何他自以為的聰明的人都會被人家在旁邊的路人拍下真相。

這是今天中共權力者擁有公權力的人,公權力的人就是明目張膽的警察土匪,這就叫公權力。中共的依法治國就是公權力,依法治國的說法,用國家的說法可以屠殺所有不聽話的人。一個依法治國的非正常人類的社會,他把所有的人都當成不穩定因素,以國家的名義可以侮辱任何人。所以強調法律的人,強調今天政治上的人,強調所謂民主社會的人,對不對?絕對對。

有它很大的局限性,因為當你在利益上去追尋的時候,你干不過他,你就是個失敗者。因為你也是貪婪的。而為了自身的利益去呼喊的時候,今天大行其道,怕失敗。

早跟大家解釋過,云中子去找紂王說了一天,紂王一看狐貍就全完了,說的挺好的,一看狐貍就完了,云中子還在朝歌呢。那他怎么沒回去說,唉,傻小子,那就是那個妖怪,他怎么沒回去啊?他只不過在觀天象的臺子那留了首詩。那云中子是個loser,是個失敗者嘍,利益的人都會這么說。其實不過如此,他盡了他一個可能,從憐憫生命的角度來講,盡了一個可能。

在封神演義結束的時候,帶領著八百諸侯已經打到了午門前頭,紂王從午門出來的,紂王還問姜子牙你為什么要打我啊?我是你們的主子。姜子牙給他列了十宗罪,讓他下馬受降,商朝沒了我還留你命,那他不干,對不對?這里頭有一個什么含義?人家說他侮辱我,是。

有另外一個含義,善良者永遠是后動手,第一個;

第二個,善良者永遠是保留應該保留的,給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留有一次生的機會,對妖怪他絕不含糊。那三個妖怪都是女媧招來的,照樣毀了它。這是人身難得、萬劫不復的,在我眼睛里能夠理解到的故事。今天的現象是一樣的,時代的更迭,這種時辰的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人只不過在其中演戲。

就像我們說在香港發生的事情,就是中聯辦、整個港澳辦、原來的那套系統做的局,而做局的本身卻是把中共國帶入了一個死地。他們做局的概念是為了套住習近平,套死他,套死在共產黨,套死在整個這種死路之中。

21號第一次中共國徽,被以這樣的方式干掉。而在此之前,在7月1號中共建黨的日子里面,中共國的國旗被換成了黑紫荊旗,在天馬艦。旗幟、國徽,國家的標志,政體的標志,7月1號中共沒敢說話,把旗幟換下來它都沒敢說話。但直接打到今天中聯辦,它說話了,維護國家主權,7月1號它沒敢說,把國旗降下來升成黑紫荊旗,為什么它什么都不提?共產黨打下南京標志就是在總統府把那旗幟降下來,你看現在宣傳片還這么放,對不對?一個軍隊打仗棋手是最關鍵的,是不是?他習近平給什么各兵種受訓的時候不是也舉個旗幟嗎?好跟屁簾兒似的一舉,不就那樣了嗎?這些都是象征。

朋友說那東西沒用,那東西最有用,象征物一完蛋,就表明了命運的結束,沒了。很多朋友說,你胡說。那你媳婦嫁給你,你為什么名門正娶啊?你是個女孩子,你嫁人的時候你為什么跟那個男人說你必須給我擺3000桌?你必須得蘭博基尼請我我才上車啊?你上了那個蘭博基尼,那個蘭博基尼是你的嗎?你上了那個蘭博基尼,你渾身就改成金子的了嗎?胡說嘛。你是不是要這個氛圍,要那個儀式,對不對?一個道理嘍。那個東西沒了,你怎么覺得你身價低了?不是跟它國徽給干掉了是一樣的嗎?所以今天的人的理解,正常人的基本道義已經很低了。

我跟大家解釋過7月20號是個坎兒,過了這一天就不一樣了。過了這一天就把它國徽干了,中共國完蛋,共產黨完蛋,新的中國出現了,共產黨可能很快在它的固定數目中,時間點中就完蛋。

我個人覺得瞬息萬變,說這事怎么出來的?不知道。那7月20號我也沒想過,他是用這個黑漆把它給干掉。我也是在上期節目中跟大家分享我個人的偏見,個人的意見的時候才意識到,這是中共國徽,在接近還沒到70年的時候,49年到2019年嘛,給它干掉了。

我當時跟大家說過,今年是70年大慶,它沒過這日子的時候,它就是在過第6個7那兒,第6個7還沒過完呢。整個的第9個7的位置上,63到70,最后一個年頭了,就出了這種事。49年以后從來沒有出現過,從來沒有,第一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土上,在中共的中共國的正式的機關它的標志上,相當于外交部,就這么講吧,相當于大使館,打大使,就有點類似。所以我覺得這是一種標志了。

我剛才講的意思就是說,一再講,人在過程中對個體的人要充滿憐憫和善意,那并不妨礙中共國的崩潰。那個體人的善,你對他的善意是你的境界,他能否領情和接受是他自己的水平,對吧?彌勒,“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便笑笑世上可笑之人”。就另外一個角度上,不是肚大肚能容放里頭,而是根本不放里頭,在我眼睛里那是反語。

什么事情都進不了彌勒的心里面,他看的什么都明白,對吧?靈隱寺不在廟里,他在那個靈隱寺的庭院里。樂山大佛,他在江邊上,不在廟里,他在民間,在社會中。這是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今天就到這時候。所以你會看到很多惡的事情的曝光。

《蘋果日報》有一段短短的視頻,這是昨天的一段,就是打人的白衣人在收錢,被網民們給拍下來了。這是白衣人收錢,這是我們看到的他打人的場面。那打人的概念所有這些呢是先收錢后打人的,這是他們的聚集地,聚集在一起了。

梁振英在Facebook上發表譴責聲明之后,這些人拿著錢出來的,從這車里頭拿著錢出來的。21號晚上10點多拿完錢出來,這邊打人,跟20號撐警大會大媽們剛進去開會的時候,只要一到那領錢,就這么點兒事兒。所以在整個香港政府、警察跟黑社會是一個老板,所辦的這些事情都是都是今天中共上層他們之間的相互爭執啊,相互的故事,所以這是他們聚集在一起,拿完錢之后大家分頭行動。

拿人錢財替人免災嘛,對不對?所以他說大概有500人看到的整個故事,這就是今天的香港。當香港政府、香港警察跟黑社會跟中國大媽用錢相互勾結在一起,想去壓制栽贓今天幾百萬香港民眾,這是中共上層外交部、中聯辦、港澳辦,這是整個一套班子。曝光于天下,肯定就是直接威脅到香港本身。

BBC《香港元朗白衣人暴襲記者平民引眾怒,香港警方否認縱容勾結“黑社會”》,所以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故事。走到這一步,實際是香港政府承認自己崩潰了,林鄭月娥也承認自己崩潰了,香港警察也承認自己崩潰了,這個過程是完全曝光的過程。民主派政黨和示威者直接指責,“警方恍如跟黑社會是協調好一樣”,“任由黑社會管治元朗”。

香港警察的二哥就是二把手,就是元朗出來的,是南京警官學校受訓的。林鄭月娥在星期一的記者會上,譴責在元朗使用暴力的人,說有關當局勾結暴力分子的指控“完全無根據”。香港警務處處長說警察跟施暴者沒有關系,與黑社會誓不兩為,稱會檢討部署,希望大家對警方有信心。

你對警察自己都沒信心,對吧?你自己沒信心,為什么沒信心?7月20號撐警大會,你花500港幣到中國大陸買大媽,你就沒信心嗎?那在這種事情剛剛發生之后,你不做任何調查,你上來就否認,同樣是沒信心嘍,上來就否認這一切,非說你是對的,對吧?但你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我說你不知道發生什么,你不做任何調查。

香港醫院管理局表示,大概有45名傷者,其中1個男子危殆,5人情況嚴重。那現場協助傷員的主要是消防人員和救護人員,而不是警察。警方形容這是一個政見不同的打斗跟紛爭,強調不論政治立場一定嚴查到底,而截止到21號晚上,沒有任何人因為元朗暴力事件而被抓捕。所以就是香港警方公開以這樣的方式來表明跟黑社會是一體的。所以這就是香港警方今天的概念。

就我個人來講,我就覺得就是做局做的太水,做局做的太嫩,做局做的非常的瞠目結舌,直截了當,沒有任何掩飾,然后失口否認,然后把自己作為一種君子的形象來描繪,這是今天的香港政府。但他的所有行為曝光于整個全世界的鏡頭之下,全世界的手機之下,所以挺滑稽的,我覺得就是挺滑稽的。

因為在現場大批的視頻和照片都出來了,這些人穿著什么的都是統一的,警察到現在說他們只是政見不同。你說如果警察處的處長出門的時候,人家拿棍子照后脖子給他一棍子,說你活該啊,咱倆只是政見不同,行嗎?這不是胡說嘛。所以這是今天香港警察已經走到這份上的特點,我個人以為是走到極致了。

BBC的很多記者在現場,翻看了當時在現場的錄像等相應的片,采訪了一些人,大家認為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香港陷入無政府狀態,是今天我們看到習近平在處理事情上的他自己的所作所為造成的,包括在此之前人們放風說一定要讓林鄭月娥自己惹的事自己處理。這是網上傳的習近平的說法,說這話的人是香港01、《南華早報》。

所以今天在中南海,習近平跟整個中共處理香港事務的人是一體的,還是相互摩擦的,搞不好連他自己都不清,我覺得連他自己都不清。所以如果他自己說話離不開稿的話,他已經沒有能力去處理這種事情,什么意思?沒有能力處理這種事情,如果他想去拯救中共的話,就是這么個水平。如果他只生活在自己的夢想中,中國夢,對不對?我們說的大男人最沒出息的,基本上是這個概念。這個事情就一直在發酵了。

這段視頻我們沒辦法放,這段視頻是凌晨《立場新聞》的一個女記者在現場在拍攝他們打人的過程中,這是打一個人,這些白衣服的人扭過臉來把這女記者給打了。被打的時候,她的機器一直開著,所以她的救援,她的哭喊,她的一切棍棒的聲音都在其中。所以打了記者,打了議員。叫林卓廷的已經上了汽車上了,上了這個地鐵了,大概十幾個穿白衣服的人進了地鐵把他給打了,打的臉上都是血。

另外一個是叫TVB的前記者,TVB是共產黨在香港的電視臺來的,那他是TVB的原來的記者,那不知道他現在是到哪一家去做記者。打的起不來了,他整個腦袋打的跟血葫蘆一樣,我們電視不好這么放,所以他已經完全被打癱在地上。那他的中心概念就是穿白衣服的人在元朗西站,你只要穿別的顏色的衣服,全打。所以這個衣服跟在大浦撕毀列儂墻的人是一樣的裝置。所以人家是整體行動,他的做局是早過21號晚上,他的做局是整個圍繞著7月20號出現的故事。

文章里也提到now新聞臺采訪隊在期間也被毀了。香港資深的傳媒人柳俊江在現場試圖去救被毆打的人,自己反倒被打得頭破血流。應該是這個人,我剛才說打的跟血葫蘆似的,是這個人。林卓廷在地鐵上被打。孕婦被打倒在地,老人試圖攙扶的時候被拉走。

有一個男人跪在車廂上求情,是有這段視頻,我個人有看過,所以這是整個在這個過程中看到的。而當地的人們去報警,一個小時不出警。做的挺絕的,做的也挺笨的,這應該是上面真正背后的黑手的人,在他的概念中愿意達到這個場面。

這是在網上流傳的比較多的一張照片,警察跟穿白衣服的人相互協調,這是前線警察,你可以看出這是前線警察,這也是前線匪徒,所以他們在相互協調的背景之下出現了今天的場面。所以民主派說他是一種相互勾結了。就我個人的角度來講,我覺得這是一個時代走到了今天的自然的結果。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