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港共自制沖突 推警員送死

2019-07-16|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标签:沙田 警民冲突 港警 封锁 围堵 

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在示威者于七一占領立法會后的凌晨四點“記招”上,指警方于當晚九時退出立法會,是為了警員以及示威者的安全考慮,指一旦在室內的環境發生埋身肉搏,將引來雙方的嚴重受傷的后果,因此警隊為安全而撤出立法會,于是示威者發現警隊已撤退而在幾分鐘之后才進入占領。當時被很多人質疑為警隊的“空城計”,對此,政府方面以上述理由駁斥。

然而就在剛剛的周日(14日),在沙田發生的嚴重警民沖突,則證明了香港警隊的所作所為,與處長于半個月前聲稱采取的策略完全相反;警隊高層不但派警員進入私人的商場范圍,更于不能施放催淚彈、不能使用胡椒噴霧的商場室內,與市民來一場完全沒有理由的埋身肉搏沖突,于是造成大量示威者與警員的受傷,甚至波及大量于商場內消費的無辜市民。

第一,當日沙田的和平示威活動,其不反對通知書要到當晚11時才到期,時間未到市民當然有權作和平集會;第二,警方在當日下午5時已出動胡椒噴霧攻擊記者,然后就已經突然全面升級,被三面包圍驅趕的示威者,往港鐵沙田站出口的新城市廣場方向撤退;第三,此后警方的宣傳聲帶,都不斷呼吁示威者撤往新城市廣場,而示威者亦遵從指示;第四,當晚8時50分,NowTV攝得一段警隊白衫指揮官,于現場街頭與幾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對話的直播,當時議員質問警方不斷驅趕市民目的何在,而警方的指揮官則呼吁議員離開,不要“刻意阻礙警方的圍堵的行動”,即場被議員質疑,究竟警方的行動是要“驅散”示威者,還是要“圍堵”示威者。指揮官之言即粵語所謂“鬼拍后尾枕”,提前曝露了警方的策略;第五,當晚九時后,警隊突然在港鐵沙田站的入閘機前面,一字排開設立封鎖線,禁止市民乘車離開;于是大量市民在港鐵站至連城廣場、新城市廣場的連接通道上聚集,即變相被警方禁錮;市民于現場大叫指出“我要返屋企”,可是警方卻堅持封鎖港鐵站;第六,同時幾隊警察紛紛借進入私人商場筑起封鎖線;第七,港鐵約10時突然宣布不停沙田站,變相令市民恐懼被警察圍捕;第八,港鐵車廂內的市民,甚至因害怕封站后市民被圍捕,因此合力擋門以阻列車駛出。

結果就是,警察在港鐵站與商場內的多條封鎖線,令市民在前無去路,后又被追趕的情況下,終于爆發與警察的嚴重沖突。沖突一發生,警察就無差別瘋狂驅趕商場內的所有市民,包括純粹去用餐、購物以至一家大小的路人;記者相片拍得,如有幾歲小妹妹,后面被手持警棍高舉的警察所驅趕,又有購買多袋名牌貨品的紅裙女郎,最終要跳過沖突后的血跡而逃離現場;事后新城市廣場與其擁有者新鴻基地產,多次發表澄清聲明,指商場從未報警,亦沒有求警協助,更表態指事前并不知道警方會進入商場行動,也不知道港鐵為何停止上落,令商場內的人士無法順利離開。

此聲明所揭露的重點,即商場亦指控警方與港鐵的行動,都阻礙了商場內人群無法順利離開;那么警隊當晚的策略究竟是什么?先在街上限制市民,只可以往新城市廣場散去;然后就派警員在港鐵站外設立封鎖線,禁止市民離開,結果就制造了一場大混亂,在場的市民紛紛起哄,質疑警察誘騙市民進入商場,再禁止他們離開之目的;然后警方不但沒有第一時間撤去封鎖,反面變本加厲,封鎖多個商場的出入口;根據商場的說法,警方更借用商場內24小時對全部公眾開放的通道,先進入商場內的公眾通道;從影片可見,警察之后更借此進入商場的私人地方,在商場內多次無差別驅趕與追打市民,結果當然造成新聞影片所見的暴力沖突。

那么問題就是,究竟警方高層,指示前線警員進入商場與港鐵站設立封鎖線,其目的是什么?禁止市民離開,觸發市民作困獸斗,在室內又不能使用催淚彈,又有大量無辜途人,還要由公共地方走入私人地方混戰,這種完全不合情理,甚至違反警方自己早前說法的行徑,只能令人懷疑,事件就是警隊為制造沖突鏡頭,自編自導自演的早有預謀;一旦有警員或示威者在沖突喪命,就可以借此作為政府籌碼,去打壓示威活動,以圖扭轉反對政府的民意。用前線警員與示威者的生命作為賭注,此等拙劣手段,令人齒冷。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