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善解冤緣-走無常(67)

2019-07-16|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 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王某善解冤緣

我已故的叔父儀南公說:有王某和曾某,兩個人是好朋友。 王某心里一直艷羨愛慕曾某的妻子,總想著能得到她。

有 一次曾某被強盜誣陷抓進了監獄, 王某就趁這個機會, 暗中花錢賄賂獄吏設法把曾某害死在監獄里了。

事后,王某心里謀劃,要找媒人說合求親的時候, 忽然良心發現,自己心里很后悔,覺得做了惡事, 于是就放棄了。沒有再繼續下去。

心里還想著要彌補罪過,怎樣彌補呢? 本來想請和尚做法事超度曾某,來解除冤緣。但心中又尋思道士和尚的法事是否靈驗還不能確定,不如自己身體力行來贖罪吧。

于是他就把曾某的父母和妻子都接到自己家里,每日里衣食住行, 像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奉養十分周到。這樣一過就是好多年。 王某的家產也花去了將近一半。 曾某的父母心里十分不安, 就想把兒媳婦嫁給王某以作報答。 王某極力推辭, 不肯答應, 對曾家一家人比以前更加悉心照顧。

一晃又過了好幾年, 曾母病臥在床, 王某每日侍奉湯藥,衣不解帶,像對待自己的母親一樣。

曾母臨死之時對王某說 :“長久以來蒙受你如此厚恩,來世用什么來報答你呢?”

王某這時也是百感交集, 跪在地上給曾母叩頭不斷,直至流血,自己把當年做的事情據實稟告,請求曾母到了冥間見到曾某時為自己解釋請求寬恕 。 曾母慨然答應了。

曾父也親筆寫了一封信, 放到曾母的袖中說 :“ 你死后如果見到兒子,把這個交給他。如果他還心懷怨恨,結怨不解, 將來黃泉之下我也不要與他相見了。”

曾母去世,王某為曾母操辦喪事,出殯下葬, 十分勞倦,不經意在墓穴旁邊休息就打盹睡著了 。
就聽見耳旁有人大聲喊:“ 我們之間的冤愁已經解了。 你有一個女兒,忘了嗎?”

王某一下子驚醒了。于是就把女兒許配給了曾某的兒子。后來王某竟得善終。

以不能不感激的恩情, 去化解根本就不能解開的仇怨,王某真是夠聰敏了。這樣的冤仇都可以通過悔罪加善行來彌補、解開 ,由此可知,只要真心悔過,天下該沒有不可解的冤仇了。這件事也足以作為悔罪者的借鑒了。

------------------------

走無常

干寶所作《搜神記》中有一段記載馬勢的妻子蔣氏的事情,說的就是現今人們所說的‘走無常’這種事。(走無常”就是冥間利用活人的生魂來為冥間做事。) 武清縣王慶坨的曹家,有個老仆婦,就做這份陰差。

我的先母太夫人就曾經問過她:「冥司追捕攝魂,難道還沒有足夠的鬼卒可以用嗎,怎么還需要你們這樣的人呢?」

她回答說:「一般病人床邊一定會有人圍著,陽氣熾盛,鬼卒難以接近。又或者里面有真貴人,他的運氣旺,或者有真君子,他的正氣剛,那鬼卒尤其不敢靠近。又或者有帶兵主刑的官,身有肅殺之氣,或有強橫兇悍之徒,身帶兇殘暴戾之氣,都不能靠近。唯有活著的人魂體陰,但肉身陽氣盛,不用顧慮這些,所以冥卒出去辦差,一定要帶著我們這些人以備不時之需。 」

這話說的很近情理,不像是一個鄉村老婦人能夠杜撰出來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