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茹】王全璋律師為何極度焦慮急躁

2019-07-10|来源: DJY|标签:王全璋 灌药 药物迫害 

據大紀元日前報導,6月28日下午,歷經近四年的抗爭,李文足終于見到了丈夫王全璋,一位曾代理過大量敏感案件,包括法輪功、土地維權案等的勇敢律師。然而,從李文足隨后的描述中,直接證實了王全璋經歷了怎樣殘酷的迫害。

從外觀上,王全璋“走路正常,聲音沒變,皮膚很黑,就是蒼老得像老年人,要是走在路上,一下子認不得他了”。

從精神狀態上,王全璋“表現出極度的焦慮,極度的恐懼,沒有辦法交談溝通”,“他一直非常擔心我的安全,擔心被抓,擔心孩子有沒有在上學”,“他的記憶力嚴重衰退”。

李文足表示,“他以前不是這樣的,全璋是一個比較溫和的人,我們在一起,夫妻感情很好的,他在我面前不會發脾氣,不會很急躁,跟我說話都非常好,他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我想他在里面是不是一直受到威脅和恐嚇,拿我們的安全在威脅他。”

那么,是什么原因讓年齡不過四十多歲的王全璋“蒼老得像老年人”?是什么原因讓他“極度的焦慮,極度的恐懼”,極度的擔心妻子和孩子的安全?又是什么原因讓他的記憶力嚴重衰退?他到底受到了怎樣的威脅和恐嚇?

從之前高智晟、江天勇律師披露的被折磨的內情,從海外明慧網曝光的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的案例,我們不難想像王全璋遭遇到了什么:酷刑折磨,精神折磨,甚至強制服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

7月9日,明慧網一篇題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文章,披露了作者所聽說的一位被關在湖北沙洋范家臺監獄的名叫郭春生的法輪功學員的遭遇,也間接證實了王全璋可能的遭遇。

文章提到,2008年奧運會前,郭春生被綁架,隨即被非法判刑三年,關入沙洋范家臺監獄,在監獄中他被折磨的神情呆滯,精神失常,身體虛弱。其中一個原因是獄警不僅指使監獄中的犯人暴打法輪功學員,而且讓他們給法輪功學員灌藥。他們給法輪功學員灌的是阻斷中樞神經的藥物,這種藥物是管制藥物,但獄警卻在中共的指令下,肆無忌憚的使用。

文章稱,灌了這種藥后,人的反應是表情呆滯,目光不集中,行動就像機器,只接受指令,沒有自己的想法,連大小便都不知道,你跟他說解手,他馬上蹲下解手,卻不知道脫下褲子,都拉到褲子里。你告訴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而且記憶力減退,思維能力下降,要按照提綱說。服藥控制不好劑量,或服藥時間長,還能使大腦嚴重損傷。

藥物損害人的正常機體的穩定性后,就會使人變得非常的煩躁、焦慮,有時興奮不能控制,有時又無精打采,頭昏眼花、語言模糊、動作失調、沒有情感。少數可發生昏倒、幻覺。

以中共的邪惡本性來看,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絕非個例,明慧網已經報導了不少,而中共將其使用在那些不屈服于中共暴政的人權律師、維權人士、異見人士等身上,也不是不可能的。王全璋律師的極度焦慮、急躁,背后極有可能與其被服用藥物有關。

這也就可以解釋中共當局為何四年都不讓王全璋與家人見面;為何在國際壓力下,被迫允許王全璋李文足見面后,又派出上百名便衣及雇用人員,在監獄四周布控,并拉上警戒線;為何在會面時,有警察現場做記錄……

上述種種無不折射出中共是何等的害怕,它們害怕迫害王全璋的黑幕曝光,害怕國內外正義力量的聲討,而害怕背后正是中共的恐懼和心虛。歷史業已告訴我們,如此作惡多端,如此恐懼和心虛的政權,沒有一個是可以長久存在下去的,中共難道能例外?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