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長隨 朱文- 恃才傲物者戒(64)

2019-07-04|来源: 希望之声|标签:纪晓岚 

《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于:長隨 朱文

凡是州官、縣官的長隨(隨侍在官吏身邊的仆從),姓名籍貫都沒有一定,大概是預防著用奸貪贓一旦敗露,使人沒有蹤跡可以追捕吧。

先父姚安公就曾見過房師石窗陳先生的一名長隨,自稱是山東人,名叫朱文﹔后來又在高淳縣令梁潤堂先生家再見到他,這回又自稱是河南人名叫李定了。梁先生對他非常信任,很多事情都很倚賴他。臨近啟程赴任時,這個長隨卻忽然得了怪病。于是就把他委托于姚安公,暫時留住在姚安公家,說好等病好了再去找梁先生。

這個病很怪。從他的兩個腳趾開始,一寸一寸的沿著身體往上潰爛,一直爛到胸膈,爛穿了才死去。他死后,翻檢他的行囊,有一本小冊子,上面寫滿了蠅頭小字,記錄了他所跟隨過的十七位官員,每個官員名下都分條目記錄了各自的隱秘。詳細的記載了時間、地點、參與人物、旁觀人物等;以及往來書札,審判文書,一一抄錄。

他的同行中有知道他的說:「這個人已經挾制過好幾個官員了。他的妻子就是某官員的侍女,他們是偷了主人的東西私奔逃出來的。臨跑之前在桌子上給這個官員留了一封信,這個官員竟然就沒敢追捕他們。如今得了這種病而死,難道不是天道好還,善惡報應嗎?」

霍文易說:「這種人投奔官員門下,本來就是為了營私舞弊而來。就比如養鷹,要養鷹就不能因為鷹吃食而責怪鷹。關鍵在于主人要善于駕馭鷹。如果就因為喜歡他們機靈快捷而加以信任,用作心腹耳目,到頭來都必定是倒拿刀槍,授人以柄。這個長隨不值得責備,我要責備的是那十七位官員。 」

姚安公則說:「我覺得霍易書先生這話還是沒有說到根本上。假如這十七位官員,誰都沒有見不得人的事可以記錄,那么這個人就是天天都拿著筆不放手,那又能怎么樣呢?」

這話說的好啊!

---------------

恃才傲物者戒

竹吟和朱青雷同游長椿寺,在賣書畫的地方,看見一卷大字條幅,

寫的是:「梅子流酸濺齒牙,芭蕉分綠上窗紗。日長睡起無情思,閑看兒童捉柳花。」落款是山谷道人。

正要分辨一下真偽。

旁邊一個要飯的斜視著條幅微笑說:「黃( 魯直) 庭堅竟然會寫楊誠齋的詩,真是奇聞啊。」

說完甩手就走了。

青雷驚訝的說:「能說出這樣的話的人,怎么會要飯呢!」

竹吟嘆息說:「能說出這樣的話,又怎么能不要飯呢?」

我認為竹吟說的是憤激之談。所謂名士習氣吧。許多聰明才俊,往往恃才傲物,長久下去行為變得悖謬常理,使人不敢接近,不愿相與,如此下去也會去要飯;也有的有才而沒有品德,時間長了行為低下, 惡名昭著,使人不屑掛齒, 不愿理睬。這種人也要成為乞丐的。 這類人哪里配做《感士不遇賦》呢!
這篇賦是陶淵明有感于士不遇時而作,主旨是說正直之士不見容于世,只能歸耕退隱以潔身自好。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