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川普加碼制裁伊朗 北京亦受傷

2019-06-26|来源: DJY|标签:伊朗资产 金融制裁 

針對伊朗近日襲擊油船、擊落美國無人機等挑釁行為,6月24日,美國總統川普根據美國《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國家緊急法案》、《移民和國籍法》以及美國法典賦予他的權力,簽署了一份行政命令,宣布對伊朗實施新的制裁措施。川普表示,“我們將繼續對德黑蘭施加壓力,”“伊朗絕不能擁有核武器”,“制裁有可能持續多年”。

新的制裁措施包括限制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和他的辦公室以及與其關系密切的高官獲得金融資源。“哈梅內伊與他的團隊的資產都屬于制裁范圍。”

隨后,美國財政部宣布,八名伊朗革命衛隊高級成員6月24日起已被列入制裁黑名單。黑名單中包括伊朗海軍司令侯賽因·漢扎迪,美國指控他威脅要封鎖霍爾木茲海峽,而霍爾木茲海峽是全球運輸原油的戰略大通道。還包括伊斯蘭革命衛隊航空航天部隊司令哈吉扎德,美國指控他下令擊落了美國無人機。另外,伊朗革命衛隊地面部隊總指揮帕克波爾也被列入黑名單,他的罪名是指揮地面部隊進入敘利亞協助阿薩德政權。

財政部長姆努欽還表示,數十億美元的伊朗資產將被凍結,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也將在未來幾周被列入制裁名單。

盡管伊朗依舊嘴硬,回應美國制裁“不起任何作用”,是“智障”行動,但那些被凍結的數十億美元伊朗資產的所有者——伊朗高官們,一定是叫苦不迭,未來伊朗軍方高官能在多大程度上愿意與美國對抗,也未可知。即便伊朗背后的中共許以更大的好處,但伊朗內部的分化也讓中共意圖將美國引向中東地區的伎倆正在落空。

值得注意的是,在川普的行政令中,有兩點背后似乎另有所指,一是對于向美國列入黑名單的人員“提供物質協助,贊助或提供的財務,物質或技術支持,或貨物或服務或支持”要受到制裁;二是為伊朗列入黑名單的人員的“財產和財產收益進行重大財務交易的外國金融機構”,將受到制裁。

行政令中還特意解釋了“外國金融機構”的含義,即該術語包括但不限于存款機構、銀行、儲蓄銀行、貨幣服務業務、信托公司、證券經紀及交易商、商品期貨及期權經紀及交易商、遠期合約及外匯商戶、證券及商品交易所,清算公司、投資公司、員工福利計劃、貴金屬經銷商、寶石或珠寶,以及上述任何一家的控股公司,附屬公司或子公司。

這兩點對于或公開或暗地支持伊朗的中共當局,尤其是其金融機構,無疑上了個緊箍咒。要知道,2012年以前,中國中信銀行、建行、衢州銀行以及中國銀行的地方分行可以接受伊朗的信用證,但2012年后,出于政策風險的考慮,這些銀行都停止了與伊朗的業務往來。其后昆侖銀行成為國內企業進出伊朗的唯一資金通道。當年7月,美國財務部宣布對昆侖銀行實施制裁,切斷了其與美國金融系統的聯系,并要求任何持有該銀行賬戶的美國金融機構必須在10天之內銷戶。其后,美國關閉了昆侖銀行的美元結算通道,導致其只能用歐元和人民幣結匯。昆侖銀行也被迫停掉了除伊朗外的國際業務。制裁結束后才恢復。

可以推測,美國之所以詳細列出了“外國金融機構”,應該是知曉中共各種“繞道”的方式,其目的就是在警告中共和支持伊朗的其它國家,利用這些機構與伊朗進行交易的國家,一旦被抓住,后果很糟糕。而美國財政部將具體負責針對外國的金融財政制裁措施,以及凍結存留在美國本土的外國制裁對象的金融資產。

這怎么能不讓與伊朗勾搭、希望利用其攪局的中共,內心很受傷,很抓狂?而當伊朗在制裁下,外資枯竭,石油出口受到沉重打擊,貨幣急速貶值,國內怨聲載道后,還能“硬氣”到什么時候呢?中共應該清楚,美國用在伊朗身上的制裁措施難保有一天,不會落在自身頭上,到那時,被凍結了海外資產的中共高官們該怎么辦呢?

和他的辦公室以及與其關系密切的高官獲得金融資源。“哈梅內伊與他的團隊的資產都屬于制裁范圍。”

隨后,美國財政部宣布,八名伊朗革命衛隊高級成員6月24日起已被列入制裁黑名單。黑名單中包括伊朗海軍司令侯賽因·漢扎迪,美國指控他威脅要封鎖霍爾木茲海峽,而霍爾木茲海峽是全球運輸原油的戰略大通道。還包括伊斯蘭革命衛隊航空航天部隊司令哈吉扎德,美國指控他下令擊落了美國無人機。另外,伊朗革命衛隊地面部隊總指揮帕克波爾也被列入黑名單,他的罪名是指揮地面部隊進入敘利亞協助阿薩德政權。

財政部長姆努欽還表示,數十億美元的伊朗資產將被凍結,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也將在未來幾周被列入制裁名單。

盡管伊朗依舊嘴硬,回應美國制裁“不起任何作用”,是“智障”行動,但那些被凍結的數十億美元伊朗資產的所有者——伊朗高官們,一定是叫苦不迭,未來伊朗軍方高官能在多大程度上愿意與美國對抗,也未可知。即便伊朗背后的中共許以更大的好處,但伊朗內部的分化也讓中共意圖將美國引向中東地區的伎倆正在落空。

值得注意的是,在川普的行政令中,有兩點背后似乎另有所指,一是對于向美國列入黑名單的人員“提供物質協助,贊助或提供的財務,物質或技術支持,或貨物或服務或支持”要受到制裁;二是為伊朗列入黑名單的人員的“財產和財產收益進行重大財務交易的外國金融機構”,將受到制裁。

行政令中還特意解釋了“外國金融機構”的含義,即該術語包括但不限于存款機構、銀行、儲蓄銀行、貨幣服務業務、信托公司、證券經紀及交易商、商品期貨及期權經紀及交易商、遠期合約及外匯商戶、證券及商品交易所,清算公司、投資公司、員工福利計劃、貴金屬經銷商、寶石或珠寶,以及上述任何一家的控股公司,附屬公司或子公司。

這兩點對于或公開或暗地支持伊朗的中共當局,尤其是其金融機構,無疑上了個緊箍咒。要知道,2012年以前,中國中信銀行、建行、衢州銀行以及中國銀行的地方分行可以接受伊朗的信用證,但2012年后,出于政策風險的考慮,這些銀行都停止了與伊朗的業務往來。其后昆侖銀行成為國內企業進出伊朗的唯一資金通道。當年7月,美國財務部宣布對昆侖銀行實施制裁,切斷了其與美國金融系統的聯系,并要求任何持有該銀行賬戶的美國金融機構必須在10天之內銷戶。其后,美國關閉了昆侖銀行的美元結算通道,導致其只能用歐元和人民幣結匯。昆侖銀行也被迫停掉了除伊朗外的國際業務。制裁結束后才恢復。

可以推測,美國之所以詳細列出了“外國金融機構”,應該是知曉中共各種“繞道”的方式,其目的就是在警告中共和支持伊朗的其它國家,利用這些機構與伊朗進行交易的國家,一旦被抓住,后果很糟糕。而美國財政部將具體負責針對外國的金融財政制裁措施,以及凍結存留在美國本土的外國制裁對象的金融資產。

這怎么能不讓與伊朗勾搭、希望利用其攪局的中共內心很受傷,很抓狂?而當伊朗在制裁下,外資枯竭,石油出口受到沉重打擊,貨幣急速貶值,國內怨聲載道后,還能“硬氣”到什么時候呢?中共應該清楚,美國用在伊朗身上的制裁措施難保有一天,不會落在自身頭上,到那時,被凍結了海外資產的中共高官們該怎么辦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